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2.天下皆驚  
   
172.天下皆驚

這一年的十月,絕對是一個只得全天下人銘記的日子

比如黎王墨景黎與南詔西陵聯合進攻大楚,比如定國王爺親率五十萬墨家軍迎戰三方聯軍再比如,年方十六的定國王妃以女兒之身坐鎮西北,十月十五十六兩日,在大楚西北最後一道防線洪州城內全殲西陵大軍至此,與定王妃在西北對峙的二十萬西陵大軍全軍覆沒,西陵鎮南王倉惶西逃,此消息一傳出天下皆驚再比如,定王妃與西陵鎮南王對峙的同時,甚至還兵分兩路,以區區三萬兵馬將近三十萬大軍堵在大楚西北必經的峽谷內,進退兩難定王妃身邊親衛秦風率領一支僅幾十人名為麒麟的隊伍神出鬼沒,每次墨家軍暗襲

或阻截,麒麟必為前鋒所向披靡十月十七日,西陵增援大楚援軍押運的糧草被一把火燒成了一堆灰燼巨大的麒麟焰火在火光中升上天空,至此,麒麟一戰成名,天下皆知三十萬西陵大軍糧草全失,損兵折將只得倉惶的退回了西陵邊境

而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消息最讓人震驚的消息是,十月十六,定國王妃于大楚洪州城與汝陽城之間的停云山脈墜崖,不知所終而讓覺得詭異的是當時山下駐守著的不是敵人而是七千多名大楚士兵事後,定王大怒,七千士兵包括所有的將領在內盡數處死一個

不留據,鮮的血緣幾乎染了山下寬闊的大河這個消息一出,天下人自然議論紛紛有罵定王殘暴濫殺無辜的,有為定王話,認為是有人造謠汙蔑的,有一些人在心中暗暗揣測著定王妃的失蹤與這七千將士之間的關系的然而,無論天下人怎麼樣議論紛紛,已經重進駐洪州城的墨家軍和定王卻沒有絲毫的表示仿佛這一切都和他們毫無關系

消息傳回楚京,正是早朝的時候大殿之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的心翼翼的等著殿上神色扭曲的皇帝的旨意墨景祁幾乎有些握不住手里呈上來的折子,不知是怒極還是恐懼的手不停地顫抖著許久才咆哮道:"放肆墨修堯你好大的膽子?七千兵馬,他一聲不啃的就給朕殺了,想要反了是不是?"殿下,幾個老臣低著頭不著痕跡的抽了抽嘴角至尊農民工皇上你究竟有沒有看到重點啊,定國王妃可能死了啊以定王對定國王妃的重視以及定王妃如今在墨家軍甚至整個大楚的聲望,您覺得這七千人真的是大事麼?還有…就算你真的覺得定王要反了,你也不用現在當著文武大臣的面在大殿上講出來啊

"皇上,定王私自處死朝廷七千兵馬還有數位將軍,實屬大逆不道若不嚴懲勢必讓大楚將士和天下百姓心寒,請陛下下旨嚴懲定王"如今朝中風頭正盛的柳丞相出列啟奏道另外幾家墨景祁心腹的大臣也紛紛出列附議墨修堯正要話,突然有人出列道:"皇上,不可"墨景祁抬眼看去,確實年過花甲的老大臣太學學正蘇哲墨景祁臉色微沉,淡淡道:"蘇老大人有什麼想法?"蘇哲恭敬地一拜,啟奏道:"皇上,定國王妃罹難,定王此時必定悲憤異常,只可安撫不可施壓"柳丞相轉身看著蘇哲嘲弄道:"難道那七千將士就白死了?蘇老大人也是讀書人,當明白這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這定王還只是陛下的臣子呢定王妃罹難我等自然深表哀悼,難道定王妃的命是命,那七千將士就是野草麼?"這話的確實是冠冕堂皇,但是能站到這朝堂之上的又有那一個是死讀呆子?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一條若真能兌現的話,這些日子跋扈異常的柳家早就該抄家滅族了

蘇哲看了看柳丞相,輕歎一聲繼續對墨景祁道:"臣請皇上三思如今大楚正值戰亂,定王殿下這次縱容行事偏頗但是現在大楚卻萬萬離不得定王殿下,請皇上恕了定王殿下之過"

柳丞相輕哼一聲道:"離不得定王殿下?難道我大楚滿朝的文臣武將都是酒囊飯袋,大楚沒了定王就不行了不成?"

蘇哲淡淡道:"老夫倒是聽過柳大人府上倒是出了一位將軍只不知柳將軍能帶兵幾何又有何戰績?可能代替定王平定西北戰亂?"柳丞相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墨景祁重重的一拍禦案,怒道:"夠了你們當朝堂上是斗嘴皮子的地方麼?都給朕閉嘴傳朕旨意,定王墨修堯擅動私刑濫殺無辜,實屬欺君罔上朕念起祖上功績,赦其死罪降世襲定王爵位為郡王,罰俸三年"

此一出,大殿俱寂,好半天才有人反應過來,"皇上三思……"

"閉嘴朕主意已定"

朝堂的消息,很快的傳入了後宮華皇後原本正在接受宮妃和命婦朝拜,聽到身邊的心腹宮女傳來的消息也忍不住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終究還是坐穩了身子揮手讓茫然不知發生了何事的宮妃和命婦們退下,才沉聲問道:"此事可當真?"宮女低聲道:"剛剛從朝堂上傳來的消息,皇上問罪的旨意這會兒只怕已經離京了"皇後無力的跌坐回鳳椅上,低聲輕喃道:"他瘋了……定王妃…定王妃…"宮女道:"家里也收到了消息,定國王妃只怕是凶多吉少"皇後想起那個見過幾次的溫婉女子,看似溫順婉約,卻總有一股讓人想要親近的感覺和讓人心安的氣勢那個女子…在西北戰場上驚豔了天下,卻又在下一刻就此凋零了麼?果然是…天妒顏……

很快,皇後就回過神來,收斂了臉上的神色道:"你親自出宮去見我父親告訴他…告訴他一切以華家為重,不必顧忌本宮"

宮女猶豫的看著皇後,皇後擺擺手道:"去,父親會明白本宮的意思的"宮女帶著憂心告退了出去,皇後這才靠著鳳椅深深地歎了口氣,美麗的容顏上滿是擔憂和無奈

"母後……"長樂公主步跑進殿來,看到母後臉上疲憊的神色擔憂的問道:"母後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麼?"

皇後將長樂公主摟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背脊柔聲道:"沒事,不會有事的好孩子…母後會為你安排好一切的……"雖然皇後不肯明,但是長樂公主的心中也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乖巧的靠在皇後懷里道:"長樂也會保護母後的,長樂想要母後跟長樂一起平平安安的"

"好孩子…"

洪州城

依然是太守府里,氣氛卻與往日截然不同與信陽不同,整個洪州除了幾道城門以外城池損失幾乎可以不計重生之都市逆襲讓人膽戰心驚的是發生在城中的那持續了一天一夜的血戰,當援軍趕到洪州城的時候,原本的三萬墨家軍只剩下一萬多一點,而七萬左右的西陵兵馬是只剩下三萬不足整座城池里充滿了血腥氣,每走一步腳下都會沾滿了暗的血跡尸體很快被人移走處理完畢,染血的街道巷陌很快的被清洗乾淨出了空氣中還彌漫著淡淡的血腥,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大戰之前的模樣但是城樓上,太守府里,再也沒有了那似乎總是閑適寫意卻讓人墨鏡的覺得心安的青衣女子,而墨家軍的另外一位主人卻依然陷入沉睡中昏迷不醒

太守府最深的院落里,鳳之遙煩躁的在房里來回踱步看著坐在床邊把脈的沈揚煩躁的問道:"沈先生,王爺到底什麼時候能醒?"自從那日從山上下來,墨修堯原本就不算健康的身體終于受不住連日的焦心勞累和突如其來的巨大打擊,連吐了幾口鮮血跌下了馬背,從此就再也沒有醒過來而尋找王妃的人手卻是誰也不敢停頓,鳳之遙每日派出近萬人沿著那條大河下流甚至往上四處尋找但是已經過了七八日了,依然沒有絲毫的消息傳來鳳之遙心里清楚,只怕是真的是沒什麼希望了沈揚回頭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鳳之遙沖上前一把抓住他道:"你搖頭什麼意思?"沈揚道:"王爺什麼時候能醒,並非我了能算的"鳳之遙干笑道:"什麼意思?你該不會告訴我王爺不想活了?"

沈揚搖頭道:"那到不是王爺若是真的尋死覓活那他也不配為墨流芳的兒子我的是王爺的身體現在根本不允許他醒來,原本體內的毒素未清,體弱久病,如今是已經到了一個極危險的邊緣了一旦王爺醒來必然大動肝火,皆是…不用他自己想什麼,他的身體會徹底崩潰"鳳之遙顧不得風度,惱怒的抓了抓頭發道:"那現在怎麼辦?這三天兩天的我頂得住,十天半個月勉勉強強時間久了王爺若是還不醒我們要怎麼辦?墨家軍怎麼辦?西北准備辦?"沈揚白了他一眼,面無表的道:"我是大夫其他的你問我我問誰?"

"墨修堯還沒醒?"韓明晰沉著臉進來,掃了一眼床上的人問道

鳳之遙皺眉看著他,"韓公子,請你自重"韓明晰冷笑一聲,"自重?自重個屁阿璃出事了他就躺在床上裝死?閃開…"鳳之遙攔在他前面,沉聲道:"韓公子,我敬你是王妃的好友讓你三分,不要不知好歹"韓明晰怒極反笑,"你還記得你們的王妃啊…真是難得墨修堯,你要還能喘氣兒就給爺爬起來君唯遇到你真是到了八輩子的血黴了"鳳之遙還想話,卻被站在一邊的沈揚拉住了,沈陽搖了搖頭,示意鳳之遙站在一邊別管

韓明晰輕哼一聲,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臉色如紙的男人,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若不是為了這個男人,君唯好好地一個大家閨秀用得著在戰場上出生入死麼?用得著被逼得就連懷孕了還不能好好地修養麼?這一切全是墨修堯的無能造成的

"你繼續睡睡死了算君唯的仇本公子自會報的哼懦夫,白癡,廢物……"

鳳之遙目瞪口呆的看著韓明月連重複都不帶的用他所知道的所有的罵人的話將墨修堯從頭罵到尾連停頓都不帶的鳳之遙神色僵硬的不知道該作何反應,蒼天在上,只怕從定國王府建立開始就從來沒有人這樣罵過定國王爺似乎終于將這幾日來憋在心里的怒火發泄完了,韓明晰的臉色明顯好了不少撇了墨修堯一眼輕哼道:"你要裝死繼續裝,爺不伺候了"完如一陣風一般的刮了出去鳳之遙眨了眨眼睛眼神空洞的望向沈揚,沈揚看看床上的人,搖搖頭轉身走人

清晨,鳳之遙被侍衛火急火燎的叫道墨修堯的院子里原因無他,早上侍候王爺的侍衛一進門就發現,原本應該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不見了在上百暗衛守護之下,還有城里城外十幾萬墨家軍的拱衛之下,王爺竟然無聲無息的消失無蹤這讓所有的人都慌了手腳沖進院子,鳳之遙顧不得其他一腳踢開半掩的房門沖了進去,卻被眼前的形弄的呆在了當場

原本據王爺失蹤了的房間里,床上依然是空蕩蕩的但是偏廳的窗戶邊上卻站著一個消瘦而挺拔的身影,讓鳳之遙震驚的是那披在身後那一頭雪白的刺眼的銀絲,"王…王爺?"回過神來,鳳之遙沖著門外吼道,"請沈先生過來"墨修堯回過頭來,看著眼前的人鳳之遙只覺得心中一酸銀白的發絲隨意的垂在墨修堯的頸邊讓原本就消瘦的人顯得加單薄而蒼白一代仙嬌但是他的精神卻似乎顯得出奇的好,完全沒有沈揚之前預測的可能會因為大發雷霆而讓身體崩潰的形在鳳之遙看來,他的身體似乎比王妃出事之前還好了不止一點半點只是那雙原本溫潤中隱藏著冷漠的眼睛,多了一絲鋒利的精芒讓鳳之遙不由得想到了淬血的刀光,似乎那樣的平靜之下隱藏著什麼讓人覺得恐怖的巨獸一旦有一天破閘而出…鳳之遙心中顫了顫,不敢再想,"王…王爺,你沒事?"

墨修堯極淺的掀了一下唇角,但是鳳之遙沒能感受到絲毫的笑意只聽他淡然問道:"我睡了幾天了?"

鳳之遙心中微顫,"九天了"

"阿璃可有消息?"

鳳之遙低頭,沉聲道:"王妃…鴻福齊天,一定會逢凶化吉的"

"那就是沒用了……"墨修堯淡淡道,"鴻福齊天…逢凶化吉?本王不信鬼神,不求蒼天她若殞命,本王便將這天下化為煉獄,讓這萬里山河為她作祭"

鳳之遙心中一震,終究挫敗的搖了搖頭如果墨修堯瘋狂,沮喪或者悲痛,他還能些什麼勸解他的話但是面對眼前平靜的出這樣令人心驚的話的男子,他卻不出任何話來,他不知道能什麼,或者他不敢

房間里一片沉默,許久墨修堯才道:"跟本王阿璃的事"鳳之遙不知道要些什麼,但是他不能不,于是便將自從墨修堯離開之後的事凡事他能想起來的都細細的了一遍在無可避免的提到那個才將近兩個月的孩子的時候,鳳之遙悄然看了看早窗口的銀發男子一眼,出了看到他的手緊緊地握著跟前的窗欞以外,平靜的容顏上看不出一絲的波瀾

沈揚拎著藥箱急匆匆的進來,鳳之遙立刻住了嘴將門口的位置讓了出來沈揚站在門口看在站在窗戶邊的人也愣了一愣,顯然眼前的形並不在他的預料之中一夜白發的形並非沒有記載過,但是真正看到了又是另外一回事另一方面,沈揚倒是有些明白為什麼墨修堯這麼快醒來還能自己站起來而不是身體差的臥病在床了原本心中的怒氣怨氣痛苦悲傷在即使在昏睡中也沒有離去,于是才會出現眼前的這一頭白發但是到底算是釋放過了,只要定王不過分放縱自己的脾氣和心,暫時還算是安全的只要有時間,他總有辦法能夠找到徹底治愈他的藥物想到此處,沈揚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走上前來,沉聲道:"王爺,請讓在下為王爺把個脈"

墨修堯並不反對,隨意的在窗戶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將手腕放在桌上沈揚上前拔了把脈,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墨修堯半晌,皺眉道:"王爺的身體…暫時沒什麼大礙不過還請王爺不要太過勞累,保重為好"

"有勞沈先生了"墨修堯點頭道

這一次,沈揚也察覺到墨修堯的不對勁了墨修堯不是難侍候的病人,但是也絕對不是個對大夫聽計從的病人,此時這副顯然認真將他的囑咐聽進去的模樣不知為何讓他心中有些不安

"王爺這幾日…只怕傷了心神在下開幾服藥王爺當暗示服用"

"本王知道了"墨修堯點頭道,想了想掠起肩頭的白發看了看,道:"還請沈先生提本王准備一些掩蓋這白發的藥水"

沈揚一愣,點頭道:"屬下遵命"

"啟稟王爺,京城來使"門外侍衛稟告道

墨修堯垂眸,唇邊勾起一絲極淡的微笑,"讓他進來"

------題外話------

那嘛,親們提了好多不喜歡的狗血,嗚嗚…其中居然還真有一條我原本打算灑狗的既然親們不喜歡,我就先潑一盆別的狗血,咩哈哈一夜白頭什麼的很有愛是不是?不過我們阿堯木有打算頂著白發四處招搖喲

上篇:171.大亂之象     下篇:173.聖旨引發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