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3.聖旨引發的反應  
   
173.聖旨引發的反應

"下官吏部侍郎柳叢云見過定王殿下"

這一次,來傳旨的使者和上一次那位倒黴的大人明顯的不同至少單就排場來就能顯示出兩人完全的不一樣一個柳家出身的吏部侍郎,隨行的居然還有幾個武將不用提跟著一起來但是被攔在了城外的三千精兵和幾百侍衛了站在一邊的鳳之遙扯了扯嘴角,眼中閃過一絲嘲弄的笑意墨景祁這是什麼意思?座上,墨修堯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但是卻絲毫也看不出來今天以前他還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模樣早前的一頭白發也在沈陽提供的藥水下重恢複了漆黑再加上俊雅的容顏上那淡淡的微笑,墨修堯實在是好的不像是一個剛剛愛妻落崖失蹤了的人柳叢云看了看座上的定王,微微皺了皺眉,心中因為定王這完全出乎意料的模樣而多了兩份忐忑因此,即使他是帶著訓斥墨修堯的旨意而來的,卻依然恭恭敬敬的上前請安見禮

"柳大人免禮"墨修堯平靜的笑道,揮手指了指旁邊的位置笑道:"柳大人請坐"

柳叢云有些拘謹的看了墨修堯一眼,徒勞的發現從對方平靜幽深的眼中看不到絲毫的緒,只得起身謝過,在旁邊的墨修堯的下首落座墨修堯掃了旁邊的鳳之遙一眼,鳳之遙明了一笑,在柳叢云的對面坐了下來不多時,駐守在洪州城的幾位將軍也紛紛到場,在下首的位置坐了下來,柳叢云看著眼前的形,笑容有些僵硬了起來墨修堯悠閑的放下茶杯,對柳叢云笑道:"柳大人,本王最近身體略有不適,沒能親自到城門口迎接聖使,還請恕罪"看著墨修堯笑的如此和藹可親,柳叢云只覺得心中毛骨悚然連忙陪笑道:"王爺笑了,王妃的事…王妃乃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奇女子,吉人自有天相還請王爺寬心"

墨修堯微微一頓,很快又笑了起來,點頭道:"柳大人的是,本王的阿璃確實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奇女子"鳳之遙也帶著寫意的笑容稱贊起王妃如何賢德如何才貌雙全,又如何率領墨家軍殲滅西陵大軍智計無雙讓柳叢云也只能跟著賠笑不停地稱贊起葉璃的功德,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正事不過幸好墨修堯坐在這里並不是想要人不停地稱贊自己的王妃的,在柳叢云接不上話之前從容的轉變了話題,"本王記得柳大人的柳丞相的嫡長孫?柳丞相進來可好?"

柳叢云謹慎的答道:"祖父身體康健,也時常掛念王爺征戰在外的辛勞"

墨修堯淡淡笑道:"本王幼年時也多承教于柳相,老丞相身體康健本王也很是欣慰對了,能讓皇上將柳大人這位柳家未來家主派出來,必定是有重要的事希望本王沒有單獨柳大人的公事?"

柳叢云連不敢,只覺得嘴里微微發苦此時的氣氛實在是好的讓他有些不知道怎麼將皇上的旨意拿出來,只怕若不是墨修堯主動相問,一直拖到最後他都可能找不到機會宣旨.!~;他當然也可以一來的時候就光明長大的宣旨,但是柳叢云到底是柳家的嫡長孫,從被當做未來的當家人培養的,可不是一般的庸碌之才能比的若當初王敬川的死沒有什麼貓膩柳叢云是絕對不信的他同樣了解王敬川的性格和為人,因此對待這個原本他根本不想來的差事是心翼翼,絲毫不敢在定王面前露出得意之色

站起身來,柳叢云對著墨修堯拱了拱手,道:"下官確實帶來了皇上的旨意,請定王殿下接旨?"

墨修堯含笑已對,但是斜靠在椅子里的身子卻絲毫沒有要移動的意思別是起身跪迎了,就連動一動坐正身子以示恭敬的意思都沒有不只是墨修堯,包括坐在下面的將領也沒有絲毫的表示柳叢云抽了抽嘴角,只當做沒看見他是來宣旨的,不是來維護皇上的威嚴的只要能活著回到京城,想怎麼在禦前告狀都行,但是前提是讓他宣讀完了聖旨還能活著回去回頭從跟在身邊的侍從手里接過放在錦盒里的明黃色布帛展開,柳叢云朗聲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定王墨修堯擅動私刑濫殺無辜,實屬欺君罔上朕念起祖上功績,赦其死罪降世襲定王爵位為郡王,罰俸三年"

大廳里一片甯靜,柳叢云清楚的感覺到周圍的人射在自己身上的不善的目光,還有握著聖旨的手心里隱隱的汗跡力圖讓自己表面上看起來平靜而從容,柳叢云合起明黃的絹帛上前道:"王爺,請接旨"墨修堯輕輕一揮,擺一卷轉瞬間明黃的聖旨落到了他的手里墨修堯打開看了看上面的熟悉的筆跡,俊眸微微眯起似乎沉思了良久,唇邊的笑意越見明顯也加讓人覺得冰寒做的最近的鳳之遙將自己往椅子里塞了塞,其余的將領們紛紛眼觀鼻子鼻觀心當做什麼也沒看見

"降…為郡王,罰俸三年?"只聽墨修堯的聲音靜靜地在大廳里響起,其中仿佛帶著一些古怪的笑意,"皇上要的就是這些麼?嗯?"

柳叢云心中捏了一把汗,恭敬的道:"啟稟王爺,皇上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此次的事皇上總要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墨修堯挑眉笑道:"難道皇上就沒有提起過諸如墨家軍的兵權…定國王府啊不…定郡王府屬下明顯多于郡王府的產業?"柳叢云心中一跳,皇上確實提過這些並且暗示他最好能夠從定王手里將這些拿回去,甚至許諾皆是必定會晉升他為吏部尚書但是柳叢云心中卻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打算跟定王提起過這個問題比起那他早晚都能得到的尚書之位,不要惹怒定王活著回去顯然重要一些雖然柳家從來都是效忠皇上的,但是在柳叢云心中因辦事不利向皇帝請罪比惹怒定王要容易太多了強笑了笑,柳叢云道:"這個…皇上旨意中並沒有提及,下官不敢擅自揣摩聖意想必皇上心中自有聖斷"

墨修堯點點頭,贊同道:"柳大人的十分有理按理…皇上都已經下了降爵的詔書了,咱們做臣子的就應該識趣的自己將那些東西都交上去只是無奈…本王手里的東西實在是…不方便隨意交出去倒是…定王這個封號是可以交還給皇上的能否有勞柳大人回去跟皇上一聲,親王還是郡王什麼的,本王也不所謂作為保留墨家軍和墨家的祖業的交換,換上可以將本王所有的爵位都消了如何?"柳叢云臉色一變,墨修堯話里的意思他自然明白他墨修堯根本無所謂他到底是不是定王,就算他是平民百姓,墨家軍依然只聽墨修堯一個人的,定王府的產業依然只有墨修堯一個人能夠調度所謂的定王之位,不過是個虛名罷了如果墨修堯願意,他想封自己為什麼王都可以

"王爺息怒,皇上並無此意……"

墨修堯冷笑一聲,"並無此意,那麼請問柳大人汝陽城六十里外飛鴻關暗暗調集的六十萬大軍是怎麼回事?南方墨景黎,南詔,西陵大軍毫無阻礙有志一同的逼近西北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這個…下官不知請王爺恕罪"柳叢云大驚,沒想到這些暗中秘密進行的兵馬調動定王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就連具體人數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看著他蒼白的臉色,墨修堯有些歉疚的安撫道:"柳大人你放心,這次本王一定會讓你平安回去的順便麻煩你回去告訴沐陽侯一聲…他有兩個好兒子,可惜他自己太能糟蹋了看在沐揚是個孝子的份上,本王將沐揚給你一起帶回去至于沐陽侯…讓他在汝陽城等著,他的命本王要定了"

"王爺…"柳叢云不知道自己還能什麼墨修堯笑道:"當然…前提是柳大人趕回去的時候沐陽侯還活著"

"王爺這是什麼意思?"柳叢云僵硬的問道

墨修堯側著頭微笑道:"墨家軍上下有志一同的想要抓住害的本王的愛妃他們的主母失蹤的罪魁禍首為愛妃報仇,本王很是感動也不好拒絕將士們的一片忠心,柳大人你是不是?"柳叢云臉色大變,心中暗吸了一口涼氣只覺得痛徹心扉剛才進城的時候他確實看到了一些兵馬調動的況,但是他以為那是為了防著西陵援兵以及關內正逼過來的三方聯軍竟然沒想到定王竟然是要去攻占汝陽的,"王爺三思如今大楚兵亂四起,還請王爺以大楚江山為重"

墨修堯眼角微微上挑,似嘲弄似不解的看著他道:"江山為重?那是什麼東西?"

柳叢云胸中險些噴出一腔熱血從世代守護大楚的定國王爺嘴里吐出這樣一句話,實在不得不讓人噴血旁邊的鳳之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連忙忍住王爺這是跟著王妃學的?這明顯是屬于王妃偶爾的話風格再想到此時已然生死不明的某人,原本往上翹起的唇角漸漸地下沉了柳叢云沉聲道:"王爺,定國王府世代守護大楚,王爺萬不可因為一時之氣而毀了定國王府也毀了大楚江山"

墨修堯不在意的端著茶道:"哦?大楚江山?那不是墨景祁的事麼?至于世代守護大楚的定國王府…本王現在不是定國王爺而是定郡王不定過兩天就是普通的布衣百姓了"柳叢云努力想要自己苦口婆心的規勸,奈何被勸的那個完全的不以為意最後,柳叢云只能無奈的帶著人告退走了他必須立刻回京將這個消息稟告給皇上

看著柳叢云匆匆而去,墨修堯也沒有阻止低頭看了看手里的聖旨輕哼一聲甩手將明黃的絹帛扔到了大廳里的某個角落里鳳之遙起身笑道:"王爺就算看不順眼,也沒有必要丟了啊那寫著旨意的布可是最好的蠶絲,最好的染工最好的織工做出來的,尋常人一輩子也別想摸到一塊"墨修堯點點頭,贊同道:"有道理,那就掛到城外城門上讓過往的百姓都一飽眼福?"鳳之遙收起地上的絹帛,看著墨修堯問道:"王爺,真的就這麼放柳叢云和沐揚離開?"在場的眾將領也紛紛看向墨修堯,顯然他們對這個決定也有疑惑墨修堯笑道:"放,為什麼不放?柳叢云這人…比他爹比他祖父都聰明,他都這般委曲求全了,本王若是還對他下手,豈不是讓人覺得本王心胸狹窄?"當然,柳叢云也比他的父親和祖父有野心墨景祁,養著這麼一個能屈能伸,背後還有那麼一個大家族支撐的臣子本王倒想看看,就算沒有了定國王府你要怎麼樣君臣和睦成就千古佳話?

"那沐揚……"提起沐揚鳳之遙就忍不住咬牙切齒倒不是他對沐揚本人有什麼意見,而是沐揚的爹,沐陽侯這一次王妃被大楚兵馬追殺雖然不是沐陽侯親自帶兵的,但是卻是沐陽侯指揮的同樣,沐陽侯從墨景祁那里接到的旨意全部內容是什麼他們也清清楚楚這樣的形下,就算殺了沐揚也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所以鳳之遙完全不明白王爺為什麼要將沐揚放回去給沐陽侯

墨修堯眼中掠過一絲寒光,淡淡道:"沐揚這個人本王還有用,還有沐陽侯…你讓人心一點,別讓他真的死在戰場上了"

見墨修堯明顯心中自有打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打算,但是鳳之遙也不再過問只是偶然抬頭看到墨修堯某種一閃而過的光讓鳳之遙心中默默為沐陽侯哀歎一聲,被王爺盯上了其實死在戰場上才是沐陽侯最好的歸宿?

墨修堯站起身來,臉上淡淡的笑意變為肅然端凝的神色原本坐著的將領們立刻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恭聽王爺吩咐

墨修堯眼神悠遠的望向大廳外面的蒼藍的天空,聲音空洞而肅然,"號令全軍…所有正與南詔西陵交戰各部,全部撤離往汝陽城靠攏以飛鴻關為界,十天之內本王要看到所有墨家軍全部齊集"

"是,王爺"眾人齊聲領命,對于這樣的決定沒有絲毫的質疑鳳之遙出列問道:"王爺…汝陽等地的朝廷駐軍…"

"全部驅逐,不服者,殺"

呐呐…有木有親看出來,阿堯現在有點不正常不是他瘋了啊,而是怎麼…有點魔障了所以關于墨家軍突然撤軍之後帶來的後果之內滴咱們就不討論了並不是他真的就不關心黎民百姓了,畢竟是上百年的家訓和職責而是他現在根本不願分清百姓江山和墨景祁的江山有什麼差別,還有就是…打仗木有犧牲是不可能的抓頭…不知道我的明不明白?

上篇:172.天下皆驚     下篇:174.徐家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