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4.徐家訪客  
   
174.徐家訪客

大楚景帝十二年十月,在連續經曆了定國王妃大勝西陵鎮南王以及定國王妃始終之後月末,原本在大楚各地與西陵南詔和黎王交戰的墨家軍悄然撤退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各地駐軍以及猶豫著到底是陷阱還是墨家軍真的撤離的三方聯軍的當權者們直到真的確定了墨家軍已經全線撤出戰場,欣喜若狂的三方聯軍毫不猶豫的撲向大楚富饒的土地就連在西北打敗的西陵也不惜再次增兵東楚,不過這一次他們很識趣的避開了西北這塊已經被幾十萬墨家軍完全控制的土地,而是繞道南方入關然後再北上于此同時,北方邊境時北戎大軍也開始蠢蠢欲動若不是因為冬季以至並不適合開戰,還有想要觀望墨家軍的態度,只怕大楚南方硝煙未熄北方就戰事又起了除魔財迷

對此,皇帝自然是大發雷霆當天便下了一道旨意詔告天下:定郡王墨修堯不思悔改心存怨懟擅自撤軍至大楚江山與不顧削其爵位,罷其兵權,著押回京城再行處置對于這道旨意,墨修堯只是淡然一笑,隨手揉成一團扔到了不知哪個角落里墨家軍十萬精兵聽從王爺的命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飛鴻關以內的所有城池駐守城池的大楚將士自然不敢將城池拱手讓人,奮起反抗大楚西北的戰事從關外燃到了關內,只是上一次是守護大楚的墨家軍和入侵的西陵大軍打,而這一次,卻變成和大楚的兵馬交戰墨景祈連下數道旨意斥責墨修堯欺君罔上,叛國謀逆等等一時間天下嘩然,然後,那立于這場風暴漩渦之中的人此時卻站在停云山脈的懸崖邊上,遠遠地遙望著遠處虛無的曠野那個方向正是戰火紛飛,腥風血雨的時候然後那平靜的眼眸里卻不帶半絲同和憐憫

"王爺"

徐清澤和鳳之遙走出樹林,對著站在懸崖邊出神的男人見禮墨修堯回過頭來,看到徐清澤眼神微微晃動了一下,道:"清澤…有阿璃的消息麼?"徐清澤冷肅的俊顏上閃過一絲黯然,低聲道:"暫時還沒有……"墨修堯點點頭,沒有在多少什麼只是道:"繼續找,辛苦你了"離葉璃墜崖已經足足有一個月了,但是他們誰也不肯放棄尋找之前兩個專門負責帶兵四處尋找葉璃終究的人被墨修堯懲罰之後,徐清澤放下了原本需要自己處理的事務主動將這一項責任擔了下來而他們都知道,徐清澤絕不可能對尋找葉璃的事有疏忽,只是沒見到葉璃的…之前,他們誰也不願意相信那個不願承認的事實罷了

鳳之遙沉聲道:"王爺,這些日子墨景祈連發數到旨意汙蔑王爺的聲譽,咱們是不是該做些什麼?"

墨修堯淡然道:"今年之前拿下飛鴻關,其他的什麼也不用做"

"但是…"鳳之遙不贊同的道:"如此一來,百姓對王爺和定王府的聲譽只怕會受到極大的影響剛剛收到暗衛傳來的消息,京城還有許多地方的百姓似乎都被墨景祈的詔書迷惑了,對王爺和墨家軍頗有成見"墨修堯冷冷一笑,道:"那又如何?百姓的看法…不過是當權者手中隨意操縱的工具罷了墨景祈不是一直認為定國王府礙他的事阻礙了他成為一代雄主的偉大志向了現在,本王就給他給機會,拋掉定國王府和墨家軍這個阻礙,看看他有什麼能耐力挽狂瀾成就雄圖霸業"鳳之遙微微皺眉道:"王爺,那咱們……"墨修堯勾起唇角淡淡一笑,"墨家軍…暫時止步飛鴻關明年開春…揮兵西進鳳三,本王要這個天下…亂成一團他們不是喜歡打麼?那就誰也別想閑著"

鳳之遙心中一顫,驀地想起那日清晨眼前的男人一頭白發淡然而無的話他是真心要把這個天下都拖入戰火之中,山河作祭…那個溫婉的女子的離去只怕已經成為了王爺心中永遠無法抹滅的傷痕

從景帝十二年冬,墨家軍占據了飛鴻關,驅逐所有飛鴻關內的大楚駐軍,反抗者殺無赦景帝十三年春,北戎鐵騎也開始在大楚邊境蠢蠢欲動然後此時已經在汝陽城中的墨修堯全無反應,反而下了另一道命令命呂近賢,張起瀾為左右路元帥,各領兵二十萬進攻西陵邊境這個消息,仿佛給了各路人馬一個信號二月初,北戎三十萬鐵騎正式叩響了大楚的邊境,南詔再次增援二十萬兵壓大楚,西陵國內同樣也為墨家軍這個決定而雞飛狗跳但是西陵畢竟是幾乎可以與大楚並立的強國當下,鎮南王下令再往邊關增兵五十萬,而原本在大楚境內的鎮南王世子雷騰風率領的兵馬也沒有退出大楚的意思顯然不願意放棄在大楚的已經到手的利益似乎短短的時間內,天下就真的打亂了

當時的人們身在局中很難真正的看清楚明白,直到無數年後當這段曆史已經塵封史冊,多事的史學家和文人們才驚奇的發現,當時的每一個轉變似乎都隱隱約約和那個據只是做了揮兵西陵的決定的男子有關而人們清楚的發現,這一切的變化都來源于停云山下那七千大楚將士的喪命而在那同一天,停運山上那個曾親率二十萬墨家軍全殲西陵大軍並策劃阻擋了三十萬西陵援軍的定國王妃墜崖失蹤文人墨客們每每在此吟詩作賦,留下自己的各種猜想民間也流傳著無數旖旎而浪漫的傳有甚者,將定國王妃列為曆代十大顏禍水之列,也讓葉璃定王妃成為了唯一一個同時位列曆代女將,奇女子,美女,賢後,以及禍水之列的傳奇女子勝者為王這場立時數年,席卷四國的戰事也因最初的開始源于西陵鎮南王洪州之敗而被稱之位:洪州之變而在民間眾口流傳著的則是一個美麗傳奇的名字——傾城亂至于其中又演變了多少愛恨纏綿的話本傳奇就加的多不勝數了

三國大兵壓境,其中還有江南墨景黎的虎視眈眈,墨景祈即使在惱怒痛恨墨修堯,此時也沒有辦法再分出絲毫的力氣針對他了每每夜深人靜,墨景祈甚至有些後悔自己太過沖動了,以至于造成現在這樣進退兩難的地步他心中加明白,自己算是徹底將墨家軍和墨修堯逼到了極限了從今以後,墨家軍不會再是大楚最堅固的壁壘和守護者,反而…將會是最危險的敵人而眼前,他甚至還不能去對付墨修堯,因為他自己已經自身難保了身為定王,他並非不知道鄰國的胃口並不是自己割讓一城一地就能夠喂飽的只是他之前一直認為只要沒有了定國王府,他一定能過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大楚強盛起來,繼而征服四方然而,讓定國王府真的抽身而去,他才發現…別國根本不會給他強盛起來的機會

"傳旨給墨景黎,告訴他朕同意他劃江而治還有…讓他認清楚,誰才是真正的敵人"

"微臣領命"

汝陽城,

鳳之遙看著眼前神色淡然而悠閑的男子,眼中悄悄的升起一抹擔憂已經四個月過去了,墨修堯似乎漸漸的從王妃的失蹤里恢複了過來至少沒有向前兩個月那樣時常的出神,但是同樣的,那日漸變得見淡然的神色卻讓鳳之遙心中隱隱的不安如今似乎天下皆知,定國王府和大楚已經反目,不…在天下人眼中,定國王府已經背叛了大楚但是他卻絲毫看不到墨修堯的心思和對未來的計劃現在的墨修堯像是一個置身事外的看戲人,坐在汝陽城中閑看著天下大亂西陵實力最強,他就出兵攻打西陵北戎擔心墨家軍插手和大楚的戰事他就將墨家軍所有的兵馬全部撤回飛鴻關就連剛剛傳來墨景祈想要和墨景黎聯手的消息也絲毫不能讓他動容看著手中的信箋只是淡淡一笑道:"墨景祈太弱了,多一個人陪他玩兒也沒什麼不好免得到時候…玩不下去…"

"王爺,云州有人到"鳳之遙低聲稟告道

墨修堯一怔,坐起身來皺眉道:"徐家和清云先生出了什麼事?"鳳之遙搖頭道:"不,雖然楚京卻是有人提過王爺和徐家的關系,但是卻被許多大臣勸了下來而且,以清云先生和徐家的聲望,墨景祈現在絕不敢輕易動他們分毫"墨修堯心中稍安,鳳之遙皺眉問道:"王爺既然擔心徐家的安危,何不將他們接到汝陽來?"墨修堯搖了搖頭,默然無語鳳之遙望著他,許久才道:"王爺根本就沒有為以後打算過是不是?所以才不願意見徐家的人接來汝陽就是怕有朝一日王爺……"

"鳳三…"墨修堯叫了他一聲,定定的看著他鳳之遙一揮道:"算了,你看著辦反正幾十萬墨家軍兄弟還有他們的家眷的命都在你手上"罷,轉身出門去了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墨修堯劍眉深鎖,低聲輕喃道:"幾十萬墨家軍…真累…鳳三,我又能擔著他們幾年呢…父王,大哥,你們當初也很累……"

不多時,有人走了進來,見墨修堯坐著出神也不出聲,只是站在門口看著他墨修堯皺了皺眉,抬起頭來看向來人卻是一怔,起身看著來人,半晌才沉聲道:"徐先生,你怎麼來了?"來人取下頭上的氈帽,淡然笑道:"王爺不歡迎麼?"墨修堯搖了搖頭,道:"徐先生請坐先生此來所為何事?"徐鴻羽打量了他一番,才道:"來汝陽的途中,我原本以為見到王爺的時候王爺若不是臥病在床就必然是在借酒消愁"墨修堯有些意外的道:"先生何出此"徐鴻羽淡笑道:"王爺入住汝陽,墨家軍如今控制著包括西北在內的五州十九城,雖然不過是大楚十分之一的疆土,但是卻也不比南詔了但是王爺才我一路上看到了什麼?民生凋零,百姓勉強度日若不是墨家軍控制范圍內算是目前最安穩的地方,王爺以為現在這些地方還能有多少人?"墨修堯沉默不語

徐鴻羽也不等他回答,繼續道:"我來之前,家父曾對我過,以王爺之才文可安邦武可定國,絕不會遜于攝政王墨流芳甚至是初代定王墨攬云"墨修堯澀然一笑,道:"多謝清云先生謬贊,本王怕是當不起清云先生如此盛贊連妻兒都無法保護的人…和談定國安邦?"徐鴻羽一怔,想起那個聰慧溫婉的侄女眼中亦是黯然傷神嫡女謀葉璃是徐家這一代唯一的女兒,對于這個比男兒聰慧果斷的外甥女徐鴻羽是真心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疼寵教導的不僅僅是因為芳齡早逝的妹,是因為葉璃本身值得然後…這個聰慧的女孩兒留下了一場即使是男子也未必能做到的勝利之後突然遇此大難甚至比她的母親還要年輕好幾歲果真是天妒顏麼?仔細看著眼前神色淡定從容,眼眸中卻隱隱露出冷酷無和無邊恨意的男子,徐鴻羽突然笑出聲來,盯著墨修堯道:"王爺如今的舉動難不成是為了璃兒麼?好一個癡種,想必璃兒泉下有知也是欣慰的很"

"徐先生"墨修堯沉聲道,警告的盯著眼前的中年男人即使已經過了這麼久,他依然不能接受有人在他面前提到阿璃的生死,何況這個人是阿璃的親舅舅

徐鴻羽毫無懼色的看著他,輕哼一聲道:"王爺如此深意重,老夫倒要替璃兒謝過王爺了只是…璃兒撐著有孕之身在西北為王爺布下如此的局面,原來就是為了讓王爺如今躲在汝陽城里看戲,看這天下大亂民不聊生的?"墨修堯垂眸,半晌唇邊才慢慢溢出一絲冷笑,幽幽道:"那又如何?他們不是想要這天下麼,那就去爭去奪啊墨景祈不是嫌定國王府礙眼麼?現在沒有了定國王府不是正好讓他順心如意?本王等著他帶百萬雄師來平叛呢?從此以後…大楚再出一位蓋世君主,後代君王也再也不必擔心有定國王府和墨家軍如骨鯁在喉這世間,想要本王的命的人何其多,本王就坐在汝陽城,等他們來"

徐鴻羽輕聲歎息,看著眼前煞氣畢露的男子,問道:"王爺生無可戀?天下黎民何辜?那些世代為定國王府效忠的人何辜?"

"呵呵…"墨修堯低頭輕笑,"徐先生,你這些只怕已經晚了這場戰亂既然已經起了,不分出個成敗生死是不會輕易結束的據聞鴻羽先生精通天相,難道看不出來麼…天下大亂,民不聊生已成定局"徐鴻羽道:"原來王爺也精于天相?"墨修堯搖頭,目光湛然,"本王不懂天相,本王要的就是這亂世之局,誰也休想改"不是天下因天相而成,而是天相因他的局而生這場亂世之局,這棋局中所有的人注定都無法掙脫,那麼就留下為阿璃和他們的孩子陪葬

對于這樣的墨修堯即使是徐鴻羽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勸了,看著墨修堯的眼神也漸漸地多了幾分暖意至少,這個男人是真的愛著璃兒的,也不枉璃兒對他的一片苦心看著墨修堯平靜的神色才掩藏在眼底的無盡痛苦,徐鴻羽甚至覺得那些勸解的話有些不出口道理永遠都只是道理,即使是他這樣被稱為一方大儒的人,也從未打算把自己活得就像道理一樣規規矩矩這個男人需要戰亂和敵人的生命去平息他失去了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的痛苦就想他聽到璃兒的消息的第一個反應同樣是想殺了墨景祈那個蠢貨而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樣但是…無論是為了墨家軍,為了徐家,為了璃兒還是很為了天下黎民,他都無法真正看著這個男人將天下拖入血海,至少那些無辜的百姓和他們自己不行

看了看眼前的墨修堯,徐鴻羽轉身走了出去就在墨修堯以為他已經離開的時候,他又重走了回來將厚厚的一疊卷宗放到了墨修堯身邊的案幾上,跟在他身後的卓靖等人同樣沒人手里抱著一摞卷宗,放到了他跟前無聲的退下了自從葉璃失蹤,卓靖衛藺和之後趕回來的林寒每日無日無夜的沿著大河四處尋找直到最後絕望,三人開始變得向幽魂一般的神出鬼沒無論是墨修堯還是鳳之遙都知道,他們依然沒有放棄經常出去四處尋找

徐鴻羽輕輕扣了扣桌上的卷宗道:"這些都是璃兒留下來的,你自己看看看完了再告訴我王爺你的決定這幾日,只怕要叨嘮王爺一段時間了"

墨修堯愣了愣,看著最上面的卷宗上幾行熟悉秀麗的字跡——論西北未來商業可行性計劃一如阿璃往常時不時的出的一些奇又似乎很有道理的詞只看這一行字就能明白里面大概是要什麼的還有卷宗下方那一行字,阿璃總是習慣在一些卷宗和折子下方留下日期——景帝十二年十月初二…

墨修堯眼神微閃,阿璃在守著洪州的時候還花時間寫出這些東西……

看著墨修堯對著卷宗出神,徐鴻羽對卓靖等人揮揮手帶人出去,空寂的房間里只剩下偶爾卷宗翻動的聲音

上篇:173.聖旨引發的反應     下篇:175.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