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5.醒悟  
   
175.醒悟

墨修堯暫住的院外,鳳之遙倚靠著牆壁看著徐鴻羽從院子里走出來,俊美的眸中多了幾分探究和警惕的神色現在王爺的狀態確實讓他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同樣的,徐鴻羽的到來也沒有讓他和墨家軍的將領們加高興誠然,天下皆知徐氏之智冠絕天下,但是徐家多年來與定國王府一樣對大楚忠心耿耿如果徐鴻羽是來為了皇帝勸王爺的話,以王爺現在的狀態和徐家與王妃的關系,王爺未必不會為徐鴻羽所動而墨家軍的將領們…並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形這些年來,其實早在攝政王墨流芳還在世的時候皇家就開始打壓墨家軍這些年來,墨家軍和王爺所遭受的待遇是讓所有忠心與定王府的將領們憤然此次王妃遇難眾人自然是難過的,但是王爺因此而發布的一系列命令卻隱隱的讓墨家軍將士們心中看到一絲朦朧的希望

徐鴻羽在院門外站定,側首看著站在牆角下的鳳之遙淡淡笑道:"鳳三公子是在等在下麼?"

看著絲毫不感到意外的徐鴻羽,鳳之遙眼神微閃,挑眉笑道:"鴻羽先生一路辛苦了,不如先稍事歇息鳳三再向先生請教?"

徐鴻羽朗聲一笑搖頭道:"老夫想要喝一杯清茶,不知鳳三公子是否賞光?"

鳳三淡淡微笑,垂眸道:"如此就叨嘮鴻羽先生了"

兩人移坐到了為徐鴻羽准備的客院,徐鴻羽親自煮了一壺好茶,給鳳之遙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才淡聲笑道:"老夫明白鳳三公子心中所憂何事?"鳳之遙揚了揚劍眉,看著徐鴻羽沒有話徐鴻羽含笑搖頭,看著鳳之遙戒備的模樣宛如看著一個不聽話的晚輩,笑道:"徐家…百年前能做的事,鳳三公子以為百年後就沒人敢做了麼?"聞,鳳之遙心中一震,臉上驚愕的神色根本來不及隱藏怔怔的望著眼前儒雅的中年男子驀然發現本該飽讀詩書溫文爾雅的一代大儒眉宇間卻流露出幾分銳利的鋒芒這才有些恍然的想起,百年前,徐家可是…徐家家主親自殺了前朝末代皇帝大開城門讓太祖皇帝領命入城的雖然當日那位徐家家主就提劍自刎追隨前朝末帝而去,但是卻也深刻的讓世人明白了,徐家的骨子里從來都不是單純的文人愚忠懦弱或者風骨,其中有著就連武將也沒有的決斷和狠辣同樣的,當年徐家家主弑君開城並非是因為效忠大楚,而是為了飽經戰亂的天下百姓以及為幾乎已經快要滿門滅絕的徐氏留下一縷生機而後果然,徐家僅存的幼子徐厭離年方十九登上丞相之位,並且成為名垂史冊的一代名相而徐家…以徐氏家主和七十多位親族的鮮血換來了世人的尊重,徐厭離的生命以及之後一兩百年徐氏一族的鼎盛

如果沒人刻意去提起,幾乎在所有人的眼中徐家代表的就是書香門第,才華橫溢以及文人風骨直到此時,鳳之遙才清楚的意識道徐家同時還代表著鮮血和殺伐,決斷和無人可及的智慧謀略一個曆經兩朝而興盛不衰的家族,特別是在朝代替中其家主所需要的智慧和決斷,以及狠心絕對不是普通的文人心懷天下的悲憫就可以的徐家人不喜歡血腥,但是絕對不表示他們害怕血腥

徐鴻羽悠閑的喝著茶,看著對面的年輕人神色變幻的模樣笑而不語|i^沒有哪一個延續了數百年的時間的家族是真的慈悲的,即使他們看起來是,他們一直努力在做,但是那也絕對不是事實徐家人只是看的太清楚了,所以才會讓人覺得無法理解就像他們可以為了前朝的江山,以文人之身戰死沙場就像他們可以在皇家可以的打壓下退居云州不再理會朝中庶務就像…他們可以親手斬下君主的頭,徹底了解一個苟延殘喘的王朝,就像他們能夠為了家族的延續而陪葬幾乎所有的族人

"徐先生……"鳳之遙有些不自在的喝了一口茶,他素來自認為自己足夠聰明,但是坐在這名風度翩翩的大儒面前,他卻不知道自己該些什麼或者,他不明白徐鴻羽為什麼會在自己面前這些徐鴻羽看著他輕聲笑道:"只是希望老夫此能安墨家軍諸位的心罷了徐家…與定國王府不是敵人"鳳之遙猛然抬頭,有些不確定徐鴻羽的是否是自己理解的那個意思只聽徐鴻羽繼續道:"但是…鳳三公子…真的最好准備了麼?"

做好准備了麼?鳳之遙茫然做什麼准備?天下大亂逐鹿天下…鳳之遙心中微微一怔,很快的又心中狂跳起來因為徐鴻羽的一語,似乎有什麼一下子點破了心中原本的一層模糊的簾幕

逐鹿天下…無數的墨家軍心底生出期盼著王爺帶領他們前進的方向,只有了解墨家軍的人都知道,曾經最初的墨家軍諸國中最有希望一統天下的雄師然而只因為被曆代的皇帝所忌憚,處處受制以至于大楚一統天下的雄心壯志從未實現不僅如此,墨家軍似乎也漸漸的熄滅了曾經的雄心而現在…他們真的已經做好了逐鹿天下的准備了麼?剛剛失去了王妃的王爺,確實彈指間讓天下一片戰亂,但是那其中多的是想要攪亂天下,報複那些王爺討厭仇恨的人們以及旁觀者看戲的心態而王爺似乎完全沒有心思考慮過墨家軍的未來,即使前期靠著墨家軍的叫矯勇他們能得到一時的勝利,但是這樣的局面顯然是無法長久維持的還有…王爺的身體同樣也是時刻威脅著墨家軍的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原本心中的興奮不甘和對徐鴻羽的敵意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鳳之遙忍不住在心中捏了一把汗恭敬的望著徐鴻羽道:"請先生指教既然徐先生不遠千里來了汝陽,必然是不會眼看著王爺就這樣……"

鳳之遙的話沒有完,但是對坐的徐鴻羽顯然很明白對方想要表達的一絲,淡笑道:"王爺不過一時想不明白罷了,鳳三公子且等著看罷"

鳳之遙苦笑道:"王爺這樣子已有數月之久,都怪鳳三一時暈了頭就沒有想到…多謝徐先生指點"

徐鴻羽淡笑,抬頭望著漸漸暗下了的天邊升起的第一顆星辰,眼神悠遠,"墨家軍有墨家軍的私心,徐家也有徐家的私心楚京的那位……"徐鴻羽搖搖頭,不再多徐家從未做過愚忠之人,不僅是為了天下黎民和璃兒的事,即使是為了徐家百年傳承的延續,徐家也不會在扶持墨景祁

墨修堯獨自一人在房里呆了兩天,任何人也不見第三天的時候又請徐鴻羽入內密談除了當事的兩個人,沒有人知道兩人談了了什麼三天後徐鴻羽暗中啟程返回了云州

徐鴻羽離開後第二天,墨修堯才從房里重走了出來看到漫步走出房門的男子,鳳之遙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眼前的墨修堯依然憔悴蒼白,而且比之前加蒼白,他的眼睛依然帶著冷漠而無的鋒芒,但是卻少了那讓人心驚的危險,鳳之遙知道,王爺總算是真正的平靜下來了平靜下來的墨修堯重拾起了這幾個月被丟給下屬的事務,有條不紊的吩咐這各項政令和兵馬調度烽煙四起的天下,原本毫無生氣的西北一帶開始漸漸的回複生機和活力

"屬下秦風見過王爺"秦風帶著站在墨修堯跟前,年輕的臉上多了一絲淺色的傷痕整個人的氣質也和幾個月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以前的秦風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寶劍,現在的他就是一把隨時等待出擊的利刃這幾個月西北邊關每一處地方都留下了秦風和他的麒麟的蹤跡從最開始按照王妃的命令攔截西陵三十萬大軍,火燒西陵糧草,到王妃墜崖的消息傳來之後,秦風和麒麟開始獨立為戰,瘋狂的報複兩國邊境的西陵守軍短短三個月時間,西陵守軍三易主將,軍營兩度失火就連遠在千里之外的西陵皇城的皇宮和鎮南王府也沒能幸免雖然沒有什麼重大損失,卻也鬧得西陵皇和鎮南王府灰頭土臉雞飛狗跳同樣,極高強度而且各式各樣的戰斗也讓所有的麒麟們完全蛻變成身經百戰的真正的精銳戰士如今在西陵邊境,麒麟這個名字甚至比墨家軍和黑云騎具威力

墨修堯打量了秦風片刻,方才道:"你們這些日子的表現本王都知道了,可有什麼損傷?"

秦風沉默了片刻道:"多謝王爺關心,有三個兄弟陣亡,還有五人重傷"

墨修堯問道:"可知道本王為何招你回來?"

"屬下不知"到此處,秦風的語氣有些僵硬他們正打算全部人前往西陵皇城為王妃報仇,但是王爺卻派人來命令他必須即刻啟程反悔汝陽這不僅僅是他自己心中不願意,而是所有的兄弟心里都不樂意他們所有人幾乎都是王妃教導出來的,王妃被鎮南王害死的仇若是不能抱他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王妃?墨修堯取過手邊壓著的一份卷宗放到桌邊道:"雷振霆沒那麼容易殺,而且,就算要殺他你打算付出多少人的性命?"秦風朗聲道:"就算麒麟所有人全部戰死,也要為王妃報仇"墨修堯點了點手下的卷宗道:"拿回去看看,想明白了再來見本王"秦風伸手取過,低頭看著卷宗上熟悉的筆跡即使是鐵血的男兒也忍不住眼眶一熱,抬頭道:"啟稟王爺,這個王妃給屬下看過原本王妃打算等到西北戰事平息在開始執行……"

墨修堯看著他,"那麼,你可能做到?"

秦風沉默片刻,重重的點頭道:"能屬下定不辜負王爺和王妃厚望"

墨修堯點頭,"很好這些都交給你了,本王只給你一年時間,我要麒麟之名響徹天下"

"屬下領命"

墨修堯揮揮手道:"去,需要什麼去找鳳三和卓靖"

"是,屬下告退"

"對了……"秦風轉身還沒出門,背後傳來墨修堯的聲音道:"你去找墨華,他那里有個人以後交給你了,墨華知道需要怎麼做"秦風沉默的點點頭,回來之後他已經見過卓靖和林寒了,自然知道墨修堯指的是什麼人眸中閃過一道冷光,心中卻不知道是對那個女人還活著表示高興還是鄙視墨華連個女人也弄不死

"韓公子"一出門就看到迎面快步而來的韓明月,秦風皺了皺眉點頭打了個招呼因為葉璃的關系,跟在葉璃身邊的人幾乎都不喜歡韓明月,即使葉璃還在的時候看起來跟韓明月關系還算平和韓明月看著變化頗大的秦風,眼中閃過一絲擔憂,點了點頭問道:"王爺可在?"秦風點頭道:"在下還有事,先行告辭"看著好不停留的離去的背影,韓明月怔了怔不由得苦笑這幾個月在他在汝陽城中並不怎麼受人待見,雖然墨修堯並沒有趕他走但是底下的人卻都明顯的表現出不歡迎的態度若不是看著韓明晰的面子,卓靖幾個只怕直接就將他扔出去了韓明月也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還要靠從帶大的弟弟的面子立足但是…他卻不能離開這里他不知道墨修堯是怎麼想的?明明已經恨極了醉蝶卻依然沒有下手殺她甚至韓明月看得出來,雖然讓人折磨這蘇醉蝶,但是墨修堯並沒有讓人下死手,甚至還允許他每個幾天去探望蘇醉蝶正是因為這樣,才讓他始終狠不下心離去有時候他甚至再想若是墨修堯直接讓人殺了醉蝶會不會好一些

"修堯…"踏進書房,就看到墨修堯端坐在書案後面看著什麼出神

回過神來,墨修堯神色平靜的看著他,"何事?"

"你究竟想要怎麼對醉蝶?"韓明月忍不住問道,他已經聽墨華了,今天醉蝶會被轉交給秦風他不知道秦風能做什麼,但是直覺的認為醉蝶的處境會比現在糟糕

墨修堯莞爾一笑,抬頭看著他問道:"蘇醉蝶是不是覺得本王對她余未了?"

韓明月沉默不語,這幾個月醉蝶確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痛苦,至少比起之前在懸崖邊墨修堯的狠絕的態度差的太遠墨修堯甚至派人治好了她的手所以蘇醉蝶見見的也認為墨修堯確實是舍不得他的,之所以現在還關著她讓她受苦,不過是因為氣還沒消還有做給別的看罷了但是韓明月清楚,這一切不過是蘇醉蝶自作多罷了自從多年前蘇醉蝶轉身而去的那一霎那,那就永遠失去了動搖墨修堯的能力,或者她從來沒有擁有過而現在,提起蘇醉蝶的時候墨修堯眼中的陰狠是讓人觸目驚心

"你放心,她不會死的至少…今年十月之前她不會死的"

韓明月心中一驚,"你…你打算把她……"

墨修堯淡然道:"就是你想的如果今年十月之前還沒有阿璃的消息,本王打算拿她的血來祭山,就在阿璃墜崖的山上明年的話…就該輪到雷振霆了……你這個主意怎麼樣?每年一個,所有傷害了本王的阿璃和孩子的人,直到阿璃回來為止…"或者這個天下徹底被染成色為止

"可是……"韓明月艱難的道定王妃已經死了啊

那嘛…阿璃很快出現,木有失憶氮素親們不能要求她馬上回來啊,她懷著孩子從懸崖上掉下去,不是身強體健從山坡上摔下去爬起來拍拍灰就能跑了~

上篇:174.徐家訪客     下篇:176.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