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8.山外來人  
   
178.山外來人

四月初,南方與大楚交戰的黎王和南詔相繼撤軍,原本激烈的戰事有了一絲緩和的跡象黎王和南詔一旦停戰,大楚南方就只有西陵雷騰風所率的幾十萬人馬了就算西陵再怎麼兵強馬壯但是到底遠離本土,大楚地大物博中間還橫著幾十萬墨家軍虎視眈眈,雷騰風也漸漸地手巾了前進的步伐北方北戎雖然有過幾次摩擦,卻也都是各有輸贏誰也沒占到什麼便宜,就此僵持住了

對此,無論是鳳之遙還是汝陽城里的其他人都是憂心忡忡,一旦大楚和各國停戰,甚至完全有可能達成協議聯合各方勢力來對付他們對此,墨修堯但笑不語

"王爺,墨景祈肯定已經和墨景黎達成了協議一旦西陵好北戎兩國也罷手的話,墨景祈很可能會掉過頭來對付咱們"書房里,鳳之遙擔憂的道

墨修堯淡淡微笑道:"鳳三,墨家軍一直是各國權貴的心腹大患,即使是現在…也一樣所以,即使他們全部聯起手來對付本王,本王也絲毫不會感到奇怪"鳳之遙凝眉道:"王爺可是已經有了什麼對策?"墨修堯輕撫著手里的書卷,垂眸道:"對策…鳳三,墨家軍現在需要的不是對策,是勝仗"鳳之遙望著眼前氣勢凌人的王者,疑惑道:"勝仗?"

唇邊勾起一絲冷淡的笑意,墨修堯點頭道:"沒錯…這麼多年墨家軍戰無不勝的威名早已蒙塵本王要的就是墨景祈先動手,就拿他來練練手告訴世人,墨家軍…依然是那個墨家軍…"鳳之遙有些疑慮,揉了揉眉心道:"若是四國同時向我們發難,王爺…墨家軍縱然英勇也抵不過著源源不斷的敵軍啊權少——惹火傷身"墨修堯眯眼打量著鳳之遙,良久才低低的笑出聲來看著鳳之遙疑惑不解的神色,墨修堯笑道:"鳳三,枉你自稱聰明過人,在政事上卻是一塌糊塗你覺得…會有四國同時發難的時候麼?"鳳之遙皺眉沉思墨修堯漫不經心的摩挲著指腹,淡淡道:"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用永遠的朋友真正永琲漸u有各自的利益墨家軍沒了,對誰最有好處?墨家軍如今尚有五十多萬人,想要真正滅了本王他們投入五十萬兵馬夠麼?誰出力多一些,誰少一些?還有他們自己…南詔國內部落紛爭,西陵一邊國紛擾,北戎連年干旱欠收還有大楚…墨景祈和墨景黎,你覺得他們真的會真心真意的聯合在一起麼?"

被墨修堯這麼一,鳳之遙只覺得心中豁然開朗有些汗顏的笑道:"是我想的太多了,王爺想必心中早就有數了那麼…墨家軍上下嚴陣以待,等著敵人上門來就是了不過…屬下認為最好不要一開始就對上墨景祈的人"墨修堯挑眉看著他,鳳之遙道:"墨景祈大肆汙蔑王爺,若是一開始就和墨景祈對上,只怕真的要坐實王爺圖謀造反的罪名了"

墨修堯輕哼一聲,顯然對此不以為意,只是問道:"墨家軍上下將士有何反應"

"墨家軍上下這些年被墨景祈大肆打壓,對于這次的事是一清二楚,自然是唯王爺之命是從"鳳之遙有些無奈,他實在不明白王爺為什麼一點都不考慮反駁墨景祈潑在自己身上的髒水民心的重要性即使是他也清清楚楚,但是王爺卻好像一點兒也不在意這個問題一般仿佛看穿了鳳之遙的想法,墨修堯淡淡道:"無論怎麼辯,墨家軍漸漸脫離大楚都是事實費再多的口舌,在許多人眼中也不過是欲蓋彌彰罷了墨景祈喜歡玩兒,本王就陪他玩玩兒他是被先皇和太後養的太嬌氣了,得民心者的天下…他以為民心真的那麼容易得麼?墨景祈那里不必管它怎麼折騰,傳訊給韓明晰,讓他回來見本王,還有冷皓宇讓他盡快回來,本王有事吩咐他們"

鳳之遙點頭應是,提起冷皓宇,鳳之遙猶豫了一下問道:"王爺,慕容將軍那里你看是不是……"慕容慎也算是大楚的一員名將,而且曾經也是跟隨墨流芳出來的如今慕容慎唯一的女兒是墨修堯最親信的心腹之一冷皓宇的夫人那麼拉攏慕容慎就顯得理所當然了墨修堯沉思了片刻,擺擺手道:"暫時不要,慕容將軍絕對是墨景祈第一個懷疑的人,現在身邊絕對布滿了細作派人注意著一點就行了,只要墨景祈不對慕容將軍下手,暫時不必驚動他南方…也需要一個可靠的將領駐守本王雖然看墨景祈不順眼,卻也不想讓那些南夷踏足關內"聽墨修堯這麼,鳳之遙心中有數對于慕容慎墨修堯顯然已經有把握了,只是現在還需要慕容慎留在南方側首想了想,鳳之遙也明白了墨修堯的想法若是論起周邊諸國,最討厭的是哪一個鳳之遙絕對會選南詔不同于西陵和北戎的悍勇,南詔部落凌厲風俗各不相同,但是論起排外來絕對是諸國之最而且那些亂七八糟讓人眼花繚亂的毒蟲毒蟻,鳳之遙實在不想想象如果他們把美麗富饒的中原也變成一個毒蟲毒蛇滿地的地方要怎麼辦

"屬下明白了,立刻去辦"

墨修堯點點頭,讓鳳之遙退下鳳之遙拱手告退,看著坐在書案後面又陷入沉思的墨修堯動了動唇角想要些什麼卻終究還是咽了回去悄然退出了書房

葉璃提著一籃子野菜沐浴著夕陽漫步而回清麗的容顏被陽光照成了健康的色,額邊沁出細細的汗珠雖然身體已經好了,但是拖著七個多月的身孕上山一趟還是讓她有點吃力趁著今天天氣不錯,她去了一趟林大夫撿到她的那個河邊,那條蜿蜒

卻激流的河顯然和她墜崖的那並不是同一條河甚至連分流都不是河的盡頭是一處從高處落下的瀑布,但是葉璃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從瀑布上面掉下來的那足足有二十米高的瀑布,還有下面那淺淺的河水,掉下去的重力即使掩不死她也絕對足夠

摔死她的所以,她那瀑布下面很有可能還有一條地下暗河,而她有可能就是從那里被沖出來的可惜…看那水流的湍急程度,即使她的猜測是真的,那也不是一條適合原路返回的路,何況她如今還挺著個大肚子就加不可能了無奈的放棄了進去一探究竟的想法,采集了一些可以使用的野菜和野果,葉璃才漫步返回已經居住了好幾個月的村重生嫡女妻

林大夫和葉璃的屋在村的最外圍,此時已經是家家炊煙升起的時候了,山村里除了一棟棟屋里傳來隱隱的歡笑聲,沒有半個人影遠遠地,葉璃就看到林大夫家里並沒有冒著煮飯的炊煙,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師傅還沒回來麼?記得他了今天不出去的?慢慢走進兩座並列相隔不遠的木屋,葉璃秀麗的眉漸漸地皺了起來,林大夫屋里有人,而且不止一個這兒時候一般來村里是不會有人串門的,而且…聽聲音像是練家子

放下了籃子,葉璃心的扶著腹部繞到了林大夫的屋後面,靠近書房的位置那里有一個不高的窗戶,林大夫雖然不愛看那些書,但是卻十分愛惜,經常打開窗戶通風通氣靠近搬開的窗戶,卻聽到里面的聲音越加的清晰起來,顯然這些人就在書房里葉璃心的屏住氣息,走到窗戶外站定透過縫隙往里面看去,林大夫冷著臉坐在一張陳舊的椅子上書房里站著兩個男子,一個正站著對林大夫話,另一個則在那一排排書架上翻找著什麼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的零落了一地

"林老先生,我們不想傷害你,請你把東西拿出來那東西您老留著也沒用,何不教出來咱們省事,你老也圖個清淨?"站在林大夫跟前的中年男子心平氣和的笑道,顯然並不想對林大夫動粗林大夫眼皮掀了一下,淡淡道:"老夫不知道你們的是什麼東西"中年男子並不生氣,笑道:"林大夫何必裝傻?你應該清楚咱們既然找到了這里就絕對不會被你糊弄過去你老已經在這里住了三十年,想必還想要繼續安享晚年那東西對你來不過是一堆廢紙,但是對敝上來卻是萬分重要的看在你和敝上一番意,您老何不成全了他?"

聞,林大夫臉色微變,唇角抖動了兩下,顯然心起了幾分波瀾許久,才冷哼一聲道:"什麼敝上敝下的我老頭子聽不懂你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中年男子皺眉,有些不悅的看著林大夫道:"林老先生,起來那東西原本就是敝上家傳之物,如今我們要回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你若是就此私吞了未免太過分了些"林大夫冷哼一聲,閉上眼睛不在話另一名男子顯然已經將書房完完整整的搜了一遍卻毫無發現,有些煩躁的道:"東西不在這里"中年男子的耐性並不多,看向林大夫的眼神開始有些不善,"林大夫,敝上吩咐過因為您的養育之恩,要咱們對您客氣一些,但是…您最好也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林大夫睜開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老頭子已經有三十多年沒喝過酒了你們走,他要什麼讓他自己來跟老夫"

男子不屑的一笑道:"敝上日理萬機,哪有功夫為了這點事浪費時間林大夫,你若是依然如此固執,別怪在下得罪了"下巴微微一揚,向旁邊的男子示意男子會意上前一把抓起林大夫,冷笑道:"林大夫,對不住了咱們上頭交代了,東西一定要拿到"林大夫重閉上眼睛不肯再開口話男子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了一聲得罪了,一把抓起林大夫的一條胳膊就要往後擰去林大夫已經六十多歲,又不是習武之人,這一下去最輕的也會將整個胳膊擰折了

咔咔…窗外一聲輕微的異鄉,男子手里的動作一頓,和那中年男子疑惑的對視了一眼,厲聲道:"什麼人?"

窗戶輕輕晃動了一下,卻沒有看到什麼人男子疑惑的皺了皺眉,放下林大夫走到窗口,左右看了看才探出頭去一雙微涼的素手突然伸了出來扣住了他的脖子,他只覺得脖子上一涼,然後一陣劇痛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看著突然倒在窗戶上動也不動的同伴,中年男子臉上閃過一絲恐懼原本因為這是一趟並不算難的差事,他們並沒有帶太多人來,卻沒想到這個的村子里竟然隱藏著神秘的高手

"誰?出來……"中年男子厲聲道,目光警惕的盯著窗戶外面空蕩蕩的地方看了看旁邊的林大夫,中年人一把拉過他來當在自己跟前,心翼翼盯著窗口往門外退去

刷…窗口一道灰色的身影飛快的掠過,中年男子驀地瞪大了眼睛,卻只看到一道銀光飛快的射了進來喉嚨驀地一涼,男子低頭怔怔的望著自己喉嚨上不知何時插著的一枚明晃晃的鐵器,僵硬的往後倒去

上篇:177.甯靜村居     下篇:179.前朝秘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