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9.前朝秘聞  
   
179.前朝秘聞

"什…什麼人?"看著同伴突然軟倒在窗戶上毫無聲息的身體,中年男子警惕的盯著窗口,聲音里有些不自覺的顫抖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林大夫,疾步上前將他挾持在自己身前,慢慢的走上前去,"什麼人在外面,出來"中年男人背心開始沁出汗意,原本這次只是為了主上來去東西,並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他們並沒有帶太多人來,卻沒想到這樣一個閉塞的山村里居然會有隱藏的高手

"出來再不出來我就殺了他"拽著林大夫,中年男子緊盯著窗戶的位置卻不再上前,而是慢慢往書房的門口移去

唰——

一道灰影從窗口一掠而過,中年男子睜大了眼睛,那灰影掠過的太快,他根本沒有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緊了緊手里的匕首,中年男子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帶著林大夫往門口退去眼看就要到了門口,窗戶嘎吱一聲動搖了起來,男子嚇了一跳,連忙將匕首指向窗口,卻只見一道暗光激射而至,男子張了張嘴無力的低下頭,只見喉嚨上插著一支有些粗糙的木質發簪他眨了眨眼睛,卻發現自己無能為力只能頹然的放開林大夫向後面倒去

林大夫低頭看著地上躺倒眼睛依然睜得大大的中年男子,那喉嚨上的木質發簪的主人是誰他當然知道抬起頭來望向窗口,窗口卻並沒有出現葉璃的身影不一會兒,門外傳來有些沉重的腳步聲,葉璃出現在了書房門口,看著林大夫出神的模樣,有些擔憂的問道:"師傅…你沒事?"林大夫無聲的搖了搖頭,看著葉璃葉璃勉強一笑,"嚇到師傅了?我……"

林大夫有些疲憊的在一邊的椅子里坐了下來,半晌才道:"當初老夫就覺得你這丫頭不簡單,如今才知道還是看走眼了我也不問你是什麼來曆了,回頭你自己走,這里不安全了"葉璃看著地上和窗邊的尸體皺了皺眉,在躺著兩具尸體的屋子里談話實在不是個好主意,但是現在她也沒力氣處理這兩具尸體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安撫了一下腹中有些不安的寶寶,葉璃皺眉苦笑道:"師父,我現在這個樣子…你讓我往哪里走?"不可能會遇到的毒蛇猛獸,就只是翻山越嶺的勞累她如今也吃不消了

林大夫歎氣,搖頭道:"你以為我是在趕你走麼?老頭子我自己也要走了,再不走…只怕要連累這村里的無辜人了"到此處,老人的神色有些淒然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要孤身離開居住了幾十年的地方確實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起來的事

"是…林願麼?"沉吟了一下,葉璃輕聲問道

林大夫一怔,沉默了許久才長長的歎了口氣林大夫不願意,葉璃也不想勉強雖然不知道這個林願到底想要問林大夫要什麼東西但是她也不希望林大夫將她當成覬覦他的寶物的人想了想,才道:"師傅若真的不願意給他,為何不將至毀了?以絕了他的念想?若是…他是師傅從養大的,師傅不給他還能給誰?"林大夫勉力一笑,搖了搖頭,站起身來往門口走去

葉璃並沒有動,她有些煩勞的看著兩具尸體發愁若是從前這兩具尸體對她來自然不難處理,但是現在卻不行了林大夫一把年紀,是沒辦法讓他卻處理這些正想著,林大夫已經拿著一個樸素無華的瓷瓶走了回來走到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面前,打開瓷瓶將里面的粉末抖落了一些出來然後葉璃就驚訝的發現那粉末在觸及尸體的瞬間冒出了刺鼻的煙霧,然後開始腐蝕地上的尸體不到片刻中,原本的彪形大漢只剩下了地上的一灘水,連衣服布料都沒有剩下絲毫重生之落難千金最章節然後看著林大夫走向另一具尸體,同樣的抖落了一些粉末,看著那尸體毫無意外的被腐蝕融化,葉璃不由得抹了抹鼻子相處這麼久,她才發現原來她的這位不知名的師父竟然這麼凶殘

看著林大夫臉色平靜的處理完兩具尸體,葉璃現在相信自己剛才的舉動並沒有嚇到這位老大夫了看他這熟練而平靜的模樣,顯然並不像是手

做完了這一切,原本就不熟悉的師徒倆面面相覷看了對方許久才想起來移坐到外間去雖然房間里已經沒有了礙眼的東西,但是老實留下來的那味道並不怎麼好聞

在外間坐了下來,林大夫平靜的到了兩杯茶給葉璃和自己一人一杯喝了兩口茶,似乎緩過來一些了,林大夫才道:"我不能連累村里這些無辜的人,這里不能再留了…"葉璃沉默了片刻,開口道:"聽師傅的意思,那位…並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師傅又怎麼能保證師傅離開了他就不會對這些村民不利?若是如此…師傅又怎麼會勸我離開?雖然我與師父相處不久,但是總覺得師傅是個好人"

林大夫無,他確實不能保證自己離開以後那人回來找不到東西不會惱羞成怒對無辜的人下手不然的話,他只需要把葉璃安置在村里任何一戶人家就可以了,而完全不必讓她聽著幾個月大的肚子離開這里

不管怎麼,外面的路對于一個幾個月的孕婦來實在是太危險了

許久,林大夫才問道:"你有什麼主意?"

葉璃搖頭,有些遺憾的看著林大夫道:"我現在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除非我能夠最快的離開這里回到洪州…"

"洪州……"林大夫看著她,"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有辦法?"

葉璃抿唇微笑,指了指里面籍,"村里的村民告訴我這三十年來你從來沒有離開過這里但是…他們同樣也過當年你只帶了一些簡單的行禮和一個孩子在這里住下那些書顯然並不是簡簡單單可以送到這里的,所以,這些年你至少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離開過這里很多次而且絕對不需要來去幾個月那麼久"

林大夫看著她歎氣,"你確實很聰明,從一開始你就看出來了?"葉璃淡笑不語,林大夫看著她搖搖頭道:"沒用的,那條路我也有二十幾年沒走過了你現在走不了,我也走不了了,我老了"葉璃心中早就有數,並沒有因此太過失望,側首想了想問道:"我猜走的是水路我在洪州附近的墜崖,砸入水中時正好被卷入了一個暗處的漩渦中,然後被地下暗河沖到了這里?"林大夫贊賞的點頭,"你卻是很幸運,既沒有被水淹死,也沒有被激流沖倒水中的石頭上撞死,甚至連孩子也沒事"葉璃揚眉淺笑道:"我倒覺得不是因為我幸運,而是因為修那條地下河的人修的太精細了,隨意我才沒有被河道里可能有的石塊阻礙或者撞死那麼師傅…什麼樣的人會花費這麼多力氣修這樣一條暗道?或者…這座村子本身就隱藏著什麼秘密?"

林大夫愣了一下,看向葉璃的目光多了幾分探究和危險葉璃也不再相逼,安靜的坐在桌邊垂眸看著自己多了一些細繭但是依然纖細的手指這雙手,一刻鍾前剛剛輕而易舉的扭斷了一個人的脖子

"丫頭,你到底是什麼人?"林大夫盯了她半晌終于開口問道

葉璃沉吟了片刻,輕聲道:"如果師傅你真的已經二十多年沒有離開這里,那麼我是什麼人對你來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不是麼?"林大夫看著她道:"我至少必須知道你不是大楚皇室的人"葉璃心中輕聲歎息,林大夫這樣的問話本身就透露出了許多的答案搖了搖頭,葉璃肯定的道:"我不是大楚皇室的人"墨修堯雖然也姓墨,雖然和大楚開國太祖同一個祖宗,但是論血緣其實已經非常遙遠了如果不是有一個世襲的爵位,他們與皇室可以基本上沒什麼關系了而在所有人的認知里,似乎從來都把墨家軍和大楚皇室分的清清楚楚所以葉璃也毫無負擔的認為她和大楚皇室沒有任何關系

得到葉璃的答案,林大夫神色緩和了許多葉璃認真的看著他,出其不意的問道:"師傅,你和前朝皇室有什麼關系?"

林大夫怔怔的望著葉璃,顯然沒有想到葉璃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樓皆浮云好一會兒才問道:"你為何會覺得我跟前朝皇室有什麼關系?"葉璃啟唇淺笑,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中粗糙的茶杯道:"師父這麼關心我是不是和大楚皇室有關,又避世于此,很明顯與大楚皇室…就算不上不共戴天之仇,但是也絕無好感鑒于此地依然是大楚境內,而師傅你看起來也不像是外族人另外…從我墜崖的那條河到師傅救我的地方,據我估計即使是直線距離也至少過了二十里那樣一條地下人工水道並不是水邊什麼人都能修的出來的而且修建的出口還在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村里,這很奇怪最後,據這個村里已經有將近五百年的曆史了,而且祖先規定了村里的人代代不得識字我覺得…他們不是偶然避世到這里的,他們是在…守護什麼東西雖然很可能這些村民中的大多數人已經不知道了,但是總還是有人知道的不是麼?"

看著眼前侃侃而談的女子,林大夫不得不感歎,"你知道的太多了"

葉璃無辜的眨了眨眼睛,眼巴巴的望著眼前的老人,"師傅要殺我滅口麼?就想剛才兩個人一樣?"完,葉璃還指了指里間的書房林大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那兩個人到底是誰殺的?

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林大夫道:"你不必試探我這個老頭子,就你剛才那幾下我也看出來了咱們倆誰殺誰滅口還要兩呢"葉璃笑眯眯的端起茶杯,讓自己笑的加純良和善,"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徒兒絕對不會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的師傅,咱們還是想想以後該咱們辦?鑒于咱們都想好好活著"

林大夫沒好氣的瞪著她道:"是你想活著,我一個老頭子早就活夠了"

葉璃含笑給他填了一杯茶道:"這村里的左鄰右舍們還沒活夠呢"提起這些淳樸的村民,老人端著茶杯的手緊緊地握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有些糾結和歉疚,"這些人…他們都是忠臣之後…只不過這麼多年,他們只怕早就忘了自己的先祖了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平平安安的日子過起來不比外面那些人舒心百倍?但是…如果還讓他們因為那些舊事而喪了命……我實在是…"于心不忍啊

一邊聽著林大夫的話,葉璃一邊努力的在心中回想自己能夠想起來的關于前朝的舊事西北這樣一塊地方,自古以來就算得上是偏僻了,至少比起楚京和江南的繁華實在算不得什麼好地方葉璃實在是想不明白前朝能有什麼事和這個地方扯上關系的許久,一個念頭從腦海里一閃而過,葉璃眨了眨眼睛,試探的問道:"前朝皇陵是不是在這里?"

看著林大夫驚愕的神色,葉璃知道自己蒙對了

前朝皇陵

葉璃腦海里迅翻過一部部的史冊古籍前朝曆經三百七十多年,曆經二十一位帝王其中除了末代皇帝被大楚太祖以王侯之禮下葬以外,另外十九位帝王陵墓或毀于戰亂或被盜墓賊洗劫,幾乎都毀于一旦了但是有一位帝王的陵墓卻始終沒有人知道下落那就是前朝開國高祖皇帝的陵墓葉璃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前朝皇家國姓似乎是姓林

似乎察覺到葉璃的目光,林大夫看著她淡淡道:"不用想太多,我不是前朝後裔"

"那該不會是林願?"如果林願找的是前朝皇帝的陵墓,那是他的也得過去

林大夫閉口不,葉璃無語問天所以…又蒙對了?

------題外話------

那嘛…關于收費的問題鳳以為是看字數不是看篇數的好嘛…今天鳳自個兒買了一章去看,卻是只有一頁來著,鳳不愛分段的毛病好像又出現了不知道有沒有影響親們閱讀實在抱歉的很另外…關于貴不貴的問題,鳳沒有調過價格,一直是按照書院的價格收的…那嘛…親們是嫌我太羅嗦了麼?

ps:咱們要不要一起去盜墓呢?

上篇:178.山外來人     下篇:180.前朝皇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