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0.前朝皇陵  
   
180.前朝皇陵

自從昏睡中醒過來之後,葉璃第一次感到這麼頭疼前朝滅亡至今已經二百多年,至少近近幾十年沒有聽過還有什麼前朝余孽想要複國之內的消息但是…國仇家恨這種東西誰又得清呢雖然定國王府不是如今坐江山的人,但是前朝覆滅至少有一半的仗是第一代定王墨攬云打下來的所以,葉璃也不能確定那些前朝遺民到底是恨大楚皇帝多一點還是恨定王多一點而現在,她很明顯的落到了一個前朝遺民聚集的地方不過可喜可賀的是,住在這里的居民們除了極少數的幾個德高望重的,似乎並不知道什麼改朝換代的事,對誰做皇帝這種事顯然也沒有興趣

看著她撐著下巴臉色變幻不定,林大夫也沒有多什麼,畢竟這種事卻是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得了的

"師傅…是想要複國麼?"好一會兒,葉璃才理清楚心中紛亂的思緒,似乎漫不經心的問道

"複國?"林大夫臉色古怪的看著她,仿佛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一般半晌才輕哼了一聲道:"你見過躲在這深山里好幾十年複國的人麼?而且…我是大夫,拿什麼複國?毒死墨流芳和墨敬宣?"葉璃喝了一口清淡的茶水,淡定的道:"是墨景祈和墨修堯,墨流芳和墨敬宣已經過世很多年了"林大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有些奇怪的皺眉道:"這一代定王叫墨修堯?我記得當年墨流芳的兒子剛出生叫墨修文來著…"葉璃這次相信林大夫真的幾十年沒有出去過了,認真的解答道:"墨修文是前代定王,九年前去世了"林大夫看了她一眼道:"你這丫頭倒是知道的清楚"

葉璃微笑道:"師傅不是也我出身名門麼,怎麼可能連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

林大夫擺擺手,有些煩躁的道:"國仇家恨…都過了兩百多年了那些事誰的清楚?何況,就算現在天下百姓對大楚皇室有什麼不滿,難不成還會懷念起前朝不成?"若是如此,前朝也就不會滅了當初後面幾代皇帝昏庸無能,老百姓民不聊生即使末帝有心想要改革圖,卻奈何他本身也不會個帝王之才最終也無法力挽狂瀾只得眼看著國破家亡,起來,實在怪不得大楚太祖太多白了不過就是成者王侯敗者寇罷了

"林願要的是什麼東西?師傅為何執意不肯給他?既然師傅對複國還有外面的事已經都不在意了,為何……"

林大夫歎了口氣,看著她淡淡苦笑道:"不是我不肯給他,而是…我沒有東西能給他他想要的…是前朝高祖皇陵的寶藏"

葉璃蹙眉,帝王陵中藏有寶藏是再自然不過的事,葉璃不明白林大夫的沒有是什麼意思林大夫淡然道:"高祖皇帝的皇陵的確在此,這個村子里的人就是當年追隨高祖皇帝最忠心的侍衛的後人高祖駕崩之後這些人立下誓願永世為高祖皇帝守護皇陵為了防止後輩中有不孝之人,他們還定下了規矩,後輩不得習字,眾生不得踏出皇陵附近,不得離開村子到山外去而且,皇陵的秘密也只有村中的族長世代相傳,就連這些村民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來曆

對此,葉璃不知道該如何評價,索性也就不了抬頭問道:"師傅現在有什麼打算?如果發現屬下沒有將東西帶回,林願會不會親自回來?"

林大夫點頭,想了想問葉璃道:"現在…世道不穩?"若是大楚國泰民安,完全複國無望林願也不會將腦筋動到皇陵上去

葉璃也不隱瞞,點頭道:"確實有點亂,不出意外的話…墨家軍和大楚皇室很可能會決裂……"

"決裂……"林大夫有些感歎,悠然道:"當年都大楚太祖和開國定王如何兄弟深,聯手逐鹿天下時何等的威風再活一世之悠閑的生活最章節沒想到這兩家如今也走到了決裂的地步了難怪…難怪……罷了,這些事我這老頭子也管不著,丫頭,收拾一下咱們盡快離開這里"葉璃不由一愣,"離開,這里的村民怎麼辦?"林大夫輕哼一聲,道:"我自然會留下信息告訴他,最好是不要對這些人出手"葉璃挑眉,"他會聽你的?"林大夫冷笑,"他不同我就把東西交給墨修堯……"葉璃沉默,心中對這位便宜師傅佩服不已你自己都不知道皇陵里有沒有寶藏或者到底是什麼寶藏現在就敢把事往墨修堯身上引?你是想墨修堯死呢還是林願死?

"師傅還是換一個人?西陵鎮南王雷振霆怎麼樣?"葉璃衷心勸道,看林大夫的樣子和林願顯然還是有些感的,葉璃心中還是不願意讓他和墨修堯對上,免得將來傷了她們師徒的感林大夫瞥了她一眼,眯起眼睛懷疑的道:"丫頭,你是墨修堯的什麼人?我之前好像聽那兩個家伙,墨修堯現在也在洪州附近,這麼巧你……"

葉璃淺笑,"師傅,我是什麼人現在不重要,你呢?你只要知道徒兒絕對不會對你不利就是了"

林大夫盯著她打量了半晌,葉璃也不動,神色從容的坐在那里任由他打量好一會兒,林大夫才輕哼了一聲,點點頭算是將這個話題揭了過去

要離開這樣一個閉塞的山村並不是走就能走的,特別是要上路的人是一個年過六旬完全不會武功的老人和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的時候,糟糕的是他們要走的路是一座事先根本沒有人走過的皇陵因為以他們這一老人一孕婦的陣容,根本不必幻想能夠走得出對成年男子來都危險重重的巨大山脈,而且路上極有可能會與林願或者林願派來的人相遇,所以,那條皇陵中據存在的通往外界的路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葉璃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看過的某些盜墓類的,希望這個皇陵沒有真的如那些書里寫的危險詭異,不然的話……如果可以選,葉璃甯願等寶寶出生了再從安全的路離開但是現在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一旦那個名叫林願的人出現了就不一定了如果他真的有著所謂複國的雄心或者野心的話,那麼絕對不會猜不到她就是墨修堯的妻子,定國王府的當家主母,到時候就麻煩大了

幾天之後,林大夫才收拾好所有的東西,包括他那些可稱得上是古籍和孤本的書籍而葉璃也趁著這段時間准備了一些需要的東西,然後才在早上全村人們都還在睡夢中的時候,由村里已經年過古稀的老族長親自將他們送進了山里果然就是葉璃之前察看過的那個瀑布下面,老族長帶著兩人閃進了瀑布下面,里面是一個巨大的溶洞葉璃早有准備,扯下了身上披背的斗笠抖了抖上面的水早在她拿出斗笠披在身上的時候,老族長和林大夫都有些驚訝的看了她一眼,葉璃嫣然微笑,"我這不是為了寶寶麼,以防萬一……"林大夫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沒多什麼,白發蒼蒼的老族長看了看兩人也沒有多什麼顯然林大夫之前已經和他交涉過了,帶著兩人往溶洞里面走去

這個溶洞既大而且深,顯然是一個天然的溶洞,頂上掛著形態各異的石筍不時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著水珠中間是一條水流湍急的人工河流,不止是河道修的整齊美觀,就連兩邊的路都是用石塊細心雕琢出來的,雖然因為常年無人行走而長滿了苔蘚,但是仔細看依然能看見石基上精美的圖案葉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據每個皇帝一登基開始就要為自己修皇陵,如果都是這個前朝高祖的規模的話,那確實需要一登基就開始修,就連和皇陵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都修成這樣,要不早點開始不定人死了還沒地兒埋呢

三人沿著溶洞一直往里走,大約走了近半個時辰才停了下來,已經都到了盡頭了,只看見激流的河水從石壁下方冒出來葉璃只希望現在這種況不是要他們潛水

老族長在四周長滿了苔蘚和各種野草的石壁上慢慢的摸索著,好一會兒功夫才摸到了一個地方然後從懷里取出一把形狀怪異的鑰匙按在了石壁上轉動不一會兒,轟隆一聲,石壁上裂開一道門來老族長看著兩人道:"你們進去,好自為之**引"

林大夫點頭道:"你們……"

老族長抬手阻止他,點頭道:"我知道,我們守著這個地方幾百年了,從來沒有人進去過這麼多年…我們也不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既然當年太祖並沒有將里面的東西留給後人,那麼現在我們不想改變我老了,只希望以後這個村里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村子,再也不用守護什麼這個秘密到我這里就此了結罷了老夫謝謝你這些年一直沒有將這個秘密透露給少主…你們進去以後,這個也用不著了,一起帶走""

林大夫點點頭,道:"保重"接過老族長遞過來的鑰匙,林大夫拉著葉璃走了進去,石壁慢慢的在兩人面前重合上了

石壁合上的同時,兩人眼前一片漆黑,林大夫點亮了火折子走到石壁上的油燈面前點亮很快,石壁上的燭火照在斜對面的銅鏡上,然後光線折射出去照在另一個銅鏡上片刻之間原本細黑的通道已經一片明亮葉璃挑了挑眉,一不發的跟在林大夫身後往前走去

通道里一片甯靜,只能聽見兩人的腳步聲葉璃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兩邊的牆壁,不得不,這前朝高祖皇帝的確是財大氣粗,葉璃身為定國王妃還是參加過一兩次皇陵祭祀活動的先皇的地宮也進去過,雖然只是在最外面,但是絕對沒有連這樣最邊毫不起眼的通道也用大理石精雕而成牆壁上和地上的龍形浮雕栩栩如生,每一條龍的眼睛上都鑲嵌著各色寶石,帝王和皇家的富貴霸氣撲面而來

兩人一路沿著通道前行,倒是並沒有碰到什麼傳中的各種機關陷阱在這樣不見天日的皇陵里,葉璃也只能大概的判斷出他們所走的方位和距離

半個時辰後,終于來到一間耳室殿上油燈頓時滿室生香,葉璃警惕的往後退了幾步遠離油燈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這香味並不是什麼毒而是龍涎香不過那對孕婦依然沒有什麼好處,葉璃還是盡量離它遠一些林大夫低頭看著手里破舊的地圖一邊打量空蕩蕩的房間,"先休息一下,你也累了…"

葉璃看著他手里的地圖,有些好奇的問道:"既然老族長不願意讓皇陵里的寶藏重見天日,他就不怕咱們出去以後再回來將里面的東西帶走麼?"林大夫回頭看著她,淡淡道:"據…皇陵我們進入的那個口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而我們要出去的那個出口…只能開啟一次,每次只有一刻鍾"葉璃忍不住滴汗,"師傅你確定那個出口還沒有被人開過?"師傅這個稱呼顯然讓老人心愉悅了一下,臉上的神色也輕松了許多,道:"若是開過,你要如何?"葉璃莞爾一笑,無奈的道:"那就只能陪著師傅同生共死了,只是可憐了我的寶寶……"林大夫也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看著她道:"這子命大的很,跟著你這麼久都還好好的,不會有事"

"承師傅吉"葉璃笑道心放松了一些,葉璃很是不解的問道:"前朝開國皇帝到底留了什麼東西在皇陵里,還有老族長為什麼不願意讓林願拿到呢?"林大夫淡淡道:"不知道,但是高祖卻是吩咐過守陵的侍衛不得將里面的寶藏流傳出去,至于老族長…他們只是想要好好活著而已"葉璃挑眉,林大夫道:"林願從在村子里長大,老族長自然知道他的心性如果他拿不到東西還好,若是讓他得到了東西,這個村子里的人一個都活不了"

葉璃疑惑,林大夫擺擺手表示自己無意再

葉璃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輕撫著腹部安撫這寶寶然後低頭研究其石壁上的雕刻來空蕩蕩的石室中靜悄悄的只聽到葉璃偶爾以手指輕叩著石壁的聲音

------題外話------

啊啊,剛剛發現,前面兩章的結尾和開頭好像重複了幾百字,因為我是用寫字板寫的,偶爾發表之前又會補上一段,接過昨天打開寫字板繼續寫就忘了前面一段已經寫過了,還因為寫了兩個版本出來謝謝親們的提醒,已經改掉了,但是因為沒辦法刪掉,多的字數鳳會在後面的章節補上,或者親們喜歡一個後面給個公眾的番外?

上篇:179.前朝秘聞     下篇:181.神秘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