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1.神秘黑衣人  
   
181.神秘黑衣人

林願就算得到皇陵里的寶藏,也完全沒有必要將這個村子里的人殺了滅口因為這些人原本就是幾百年前前朝高祖的忠臣之後加奇怪的是林願身為前朝皇室後裔卻不知道高祖陵墓的秘密所在,反而是林大夫這個撫養林願的人知道當然…如果解釋為當時林願年紀還的話也勉強得通但是…如果林大夫不希望他有複國的心思的話,也完全可以不告訴他他的身份,當初林願到這個村子的時候才不過一歲,根本不可能記得事抬頭看了一眼坐在一邊出神的林大夫,葉璃微微挑眉,這個林願…總覺得哪兒不對勁還有那個高祖皇帝的寶藏,顯然不像是的金銀財寶還是古玩玉器之類的普通意義的寶藏也不像是什麼秘籍兵法,寶劍寶刀之類的傳奇寶藏那麼…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呢?

葉璃有些遺憾的看了看腹部,如果不是有了寶寶不方便,她還真不介意探一探這個前朝開國皇帝的寶藏和秘密

休息夠了,兩人又起身沿著地圖上顯示的路線前進無論這個皇陵里有沒有危險,只是這種密閉的空間里的感覺就讓人不怎麼愉悅一路上,葉璃很習慣性的記下了他們走過的路線身為前陸軍特種兵,良好的方向感顯然是必須的至少無論在什麼地

方她都從來不擔心自己會迷路兩人一路無聲的向前走去,葉璃看著四周越來越華麗的裝飾微微蹙眉,不經意的問道:"師傅,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

林大夫低頭看了看手中的路線圖,側首看她,"哦?怎麼?"

葉璃凝眉道:"我們似乎是再往皇陵的中間走,與出口的方向正好相悖"就算皇陵里不可能給出直線距離的路徑,也不可能完全相反?就算地球是圓的,可是這皇陵到底還沒占據整個地球的范圍林大夫看著她淡淡道:"誰出口在洪州了?"葉

璃默然,無語的看著林大夫,就算不在洪州也不可能在陵墓的中心?被葉璃這樣看著,林大夫也有些不自在,道:"好,我要去取一件東西,然後才能出去建隋大業你若是不願意去可以在這里等我,或者你自己看看這份圖抄一份下來自己先出去"

葉璃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能這麼至少證明了這個便宜師傅沒有打算害她不然的話…她雖然有把握能夠制住他但是在這種幾百年的皇陵古墓里會遇到什麼還真不好想了想,葉璃遲疑了一下問道:"林願…是不是還有別的辦法能夠進來?"林

大夫顯然不願意將那東西交給林願,所以才想要趕去將東西拿走林大夫沉默,但是只看他的表葉璃已經明白了果然…那些所謂的只有一個出口的法從來就不靠譜比如據古代修築皇陵的工匠都會給自己留下一條隱秘的暗道以防皇家殺人滅口

聳了聳肩,葉璃淺笑道:"我還是跟師傅一塊去萬一我迷了路出不去了可怎麼辦?"

"你可想清楚了,據我所知這座皇陵並不算危險,你可以到出口等我,如果我兩天還沒有過去,你就自己打開機關出去就是了"

葉璃看看四周,道:"原本這里危不危險我不知道,但是現在可不一定了我是姑娘家,一個人在陵墓里走總是有點害怕,跟著師父壯壯膽也好啊"林大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輕輕歎了口氣轉身往前走去,"我不知道你這丫頭為什麼非要跟著我,若

是被連累了可別怪我老頭子"葉璃微笑著趕上前兩步輕聲道:"因為你是我師傅啊,我知道師傅是個好人"林大夫輕哼一聲,"我不是好人,你這丫頭也別在我面前裝無知老頭子這輩子見過的人也不算,始終看不出深淺的卻沒有幾個"葉璃對

他的嘲諷只作不知,眨了眨眼睛,"師傅是在誇我麼?"

師徒倆走走停停,因為要照顧葉璃的身體同時林大夫的年齡也不了,走的並不快皇陵里不見天日,葉璃只能大概的估計時間,從他們進入皇陵之後走走停停了三四個時辰,又在一間石室里休息了幾個時辰他們在這里面耗費的時間大約也有將近一

天多了但是兩人卻也不過是剛剛走到皇陵內部的入口站在一座顯得氣勢磅礴的宮門前,林大夫轉頭對葉璃道:"進去心一點,別碰不該碰的東西,若是觸動了機關可別怪師傅沒提醒你"葉璃望著他,"師傅明明這里面不危險的"林大夫輕哼

一聲,眉宇間多了幾分驕傲的神采,"跟著師傅我走當然不算危險若是跟別人走那就不一定了之前在皇陵外圍,不過是一些障眼法罷了,里面的機關陷阱至少是外面的五倍以上"

葉璃抹了抹額頭上不存在的汗,"師傅,徒兒覺得好像掉進陷阱了,如果我之前不跟你一起進來會怎麼樣?"

林大夫對著她毫無笑意的扯了扯唇角,"出口處的機關不必這里面少而且破解機關的圖就和寶藏放在一起"

"知道的真清楚"葉璃低聲嘀咕陵墓里寂靜無聲,葉璃的聲音林大夫自然聽得清清楚楚,有些得意的笑道:"這個陵墓就是我們祖上設計修建的,你覺得世上還有人能比我清楚的麼?"葉璃挑了挑眉,緊跟上林大夫的步伐往里走去

進入到皇陵內部葉璃才真正明白了什麼叫做皇家陵墓秦始皇陵墓里面是什麼樣的沒人知道,前世葉璃見過的一些皇陵大多是被盜墓賊洗劫過的或者已經被開掘過後的只能算是個遺跡了葉璃記得史記曾經記載過關于秦始皇的皇陵"穿三泉,下銅而致

槨,宮觀百官,奇器異怪徙藏滿之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她不知道這座皇陵是否比得起秦始皇陵的宏偉壯闊,但是映入眼底的景象卻足以證明至少他堪比秦始皇陵的富貴雍容

大理石雕刻的精美的地面和牆壁,一條條水銀和星羅密布在面積龐大的驚人的墓室里無限誘惑最章節抬頭仰望頭頂上漫天繁星,那都是用各種夜明珠點綴出來的星象圖墓室中的陪葬品並不是青銅器之類的東西,而是各種精致的金器,玉器寶石,等等墓室四周擺放著長明燈,加上整個墓室的金器夜明珠數不清的珍寶,整個墓室里恍如白晝看著眼前的金碧輝煌的陵墓,儼然就是一座縮的皇城模樣,葉璃不由得又將注意力放到了史記上那短短的幾句話上…古代的皇陵無論哪個時空都是如此的相似麼?

"皇陵附近該不會也有兵馬俑什麼的?"葉璃輕聲嘟噥著,跟著林大夫心翼翼的上前,即使眼前每一件東西都是稀世珍寶也完全沒有上前觸碰的意思

林大夫回頭看著她,"你怎麼知道有兵馬俑?"

葉璃驚怔,"真的有?"這個前朝高祖該不會是秦始皇轉世?葉璃搖搖頭揮去了心中的腦海中的胡思亂想秦皇掃**,前朝高祖雖然也是武功蓋世但是還差了點林大夫打量了她一番,回過頭去繼續向里走,一邊道:"據先祖記載,確實是有的不過那時候天下初定,根本無法再耗費那麼大的巨資去興建皇陵,所以最後高祖的構想被劃去了三分之二兵馬俑也只有在極少數關于高祖的秘史里面才有提到"葉璃驚歎,就這樣的規模才三分之一,要是真讓他修出來整個的陵墓,前朝指不定能早亡個一二百年

"其實這樣也不錯,後代子孫有什麼困難把這皇陵給拆了也很夠用了"葉璃淺笑道前面傳來林大夫的冷哼聲,"就算是再不肖的子孫也絕不會拆祖先的墓的"葉璃眨眼,"那這麼多金銀財寶藏在這里做什麼?"道理她當然知道,大概沒當過皇帝的人永遠都不能理解建造這樣一座皇陵的意義在哪里有這麼多錢還不如留給後人什麼時候應應急呢

一路再無話,即使在林大夫的帶領下兩人也是心翼翼的繞過了幾道機關才接近了陵墓最中心的一座狀似宮殿的建築葉璃明白,那里就是放置墓主人靈柩的地方這是一座完全由白玉雕砌而成的建築,佇立在整個墓室最終將的位置,即使遠遠的也能看到這種雪白的宮殿靠近了再看精雕細琢的窗欞殿閣,房簷上蹲著龍子,屋簷下垂著碧玉雕成的栩栩如生的花草植物殿階上雕著霸氣雍容的龍鳳最重要的是,有一條巨大的白龍纏繞著這座白色的宮殿,龍頭就讓在宮殿的房頂上,一雙巨大的夜明珠做成的眼睛怒視的來客不知為什麼,看到這種可以集奢侈,華貴,霸氣與一身的宮殿時,葉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中升起一股極為詭異的感覺不過看到林大夫一臉激動仰慕懷念的神色,葉璃決定還是不要多嘴比較好

"師傅,要進去麼?"將林大夫看的出神,葉璃忍不住問道

林大夫回過神來,收起臉上的神色有些戀戀不舍的再看了一眼眼前的白色建築,點了點頭

兩人站在宮殿門口各自發呆宮門緊閉著,既沒有鎖也沒有別的什麼只有一塊黑色的刻著字的玉石,周圍有蟠龍環繞兩人仔細看了看,很簡單的幾個字毫無規則的排列著,不過這些字塊都是活動的,顯然是需要人從排列葉璃挑了挑秀眉,看著眼前的幾個字——掃,合,六,君,下,橫,臨,天非常簡單的八字游戲,拼起來應該是橫掃**君臨天下

看著林大夫上前開始移動門上的字塊,葉璃秀眉淺皺不知怎麼的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但是仔細看了許久依然沒有看出來到底有什麼問題,葉璃也只能站在一邊心的盯著林大夫恍然間,葉璃仿佛看到一邊的字塊非常詭異的扭動了一下葉璃眨了眨眼睛,想要確定自己到底是出現幻覺了還是真的看到了什麼認真盯著那一個天字看去,終于發現天字下面的一瞥不知怎麼的歪了一點,而且認真看的話會發現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蠕動葉璃心念疾閃,有什麼在腦海里飛快的閃過來不及細想伸出手一把拉住正低頭移動字塊的林大夫將他拉開了

"哎呀…"林大夫驚呼一聲,不用葉璃拉已經連連後退,震驚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兩根手指上粘著一些黑色的古怪的東西在慢慢蠕動,而他的手指也在以極快的度被腐蝕著林大夫臉色大變,來不及細想葉璃一把抓起林大夫的手,手中鋒利的匕首劃出兩道銀光,林大夫兩根手指上的皮膚和一部分被腐蝕的肉已經被削落在地上然後兩人震驚的發現,落在地上的腐肉竟然在繼續腐蝕著地面上的白玉地基全能修煉系統

齊齊的轉身望向大門上大門上的自己已經漸漸地模糊多的黑色的東西在上面蠕動著,隱隱有要脫離其中的感覺葉璃拉著林大夫疾退了兩步,道:"師傅,麻煩大了快走"林大夫看著還留著血的右手,臉色很是難看,"祖傳的秘錄上沒提這個"葉璃道:"很顯然,前朝那位高祖坑了你們"

"那是什麼東西?"兩人飛快的下了殿階往外走去,但是很顯然墓主人並沒有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冒犯他陵寢的人原本建在水銀河面上的供人過河的橋墩突然全部沉入了水底,葉璃甚至聽到許多地方咔嚓的響聲,顯然是某些機關啟動的聲音,別他們現在誰都不能躍過這條水銀河,就算能過去接下來的機關暗器只怕也不好消受墓室的設計者絕對不會沒想到闖入陵墓的可能是武功高手這個可能

兩人回頭望向門口,那黑色的東西已經開始變得比剛才大了,上面完全看不到剛才的字跡身子有一些已經脫離了本體如的蟲子往外飛來兩人都見識過那些蟲子的厲害,林大夫只沾上了一點兩個手指就被腐蝕了還有那白玉的地基上還有酒杯大的一個洞,若是讓它們沾到身上,兩人不僅會死,而且會死的很難看

"這是什麼東西……"林大夫皺眉,他們家雖然早已不在從事陵墓方面的事,但是家族中的記載還是不少的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葉璃拉著林大夫,一邊找地方後退,一邊警惕的盯著不遠處那一團黑色的霧氣,"冬蟲夏草師傅知道"林大夫不解,"冬蟲夏草,這和冬蟲夏草有什麼關系?"葉璃道:"冬天為蟲,夏天為草這個也一樣,暖時為蟲,冷時如玉師傅剛才移動字塊的時候,手指的溫度讓這些東西都活了過來師傅有辦法麼?"

林大夫無奈,"我見都沒見過這鬼東西,能有什麼辦法?"

葉璃道:"那就麻煩了,這些東西如果到處飛,不僅我們會倒黴,這整個陵墓里的珍寶大概也會遭殃"

"現在你還有功夫惦記這些?"林大夫橫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

葉璃淡笑道:"我不惦記不代表別人不惦記?"

林大夫一愣,"什麼別人?"話音剛落,一道黑影從對面掠起,只聽嗖嗖幾聲破空而響,幾道利箭飛快的射向空中的黑影黑衣人凌空一番險險的避開了空中的利箭,頭頂上一排巨型的釘板又壓了下來,在空中還來不及落地的黑衣人只得再次翻身艱難的避開了釘板,刺啦一聲顯然衣服被刮破了一些才看到黑衣人狼狽的落到了這邊,在地上晃了晃站穩了身子葉璃出手如電,手中匕首閃過一道寒芒,黑衣人才剛站穩,冰冷的刀尖已經頂住了他的背脊,"別動,我若是一時手重了,未必會要了你的命但是恐怕會讓你在床上躺一輩子"

黑衣人微微一側首,"定王妃?原來你還活著?"

葉璃莞爾一笑,"原來還是熟人麼?不過…本妃認識的人里面好像沒有閣下這一號人?"

男子舉起手來,將手中的兵器扔在地上,道:"王妃,你不用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也絕對不會讓你死至少…絕對不會讓你死在這里"

葉璃嫣然一笑,"正是感動之至,不過閣下來時先將你的來曆報上來不然…我可不保證你不會死在這里"話間,葉璃一手握匕首一手扣著男子轉了個方向,讓他面對著林大夫笑問道:"師傅,認識麼?"

林大夫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的黑衣男子,許久才長歎了一口氣道:"你終究還是來了"

男子理所當然的道:"我只是來拿回本就屬于我的東西,有什麼不對?"

葉璃偏著頭看著兩人,笑道:"我真是越來越好奇閣下到底是誰了"

男子笑道:"王妃何不自己到前面來看看?"

上篇:180.前朝皇陵     下篇:182.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