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2.寶藏?  
   
182.寶藏?

"王妃何不自己到前面來看看?"

墓室里一片甯靜,葉璃越過黑衣人的肩頭看了一眼站在對面有神色明顯緊繃的林大夫,沉吟了片刻突然輕笑一聲主動放開了頂著黑衣男子的匕首退開了幾步對上林大夫有些意外的眼神,葉璃含笑道:"開個玩笑而已,現在咱們也算是一條船上的人了,若是還鬧起來指不定大家都別想出去了呢"黑衣男子微微整了一下,低下頭低低的笑出聲來,沉聲道:"都定王妃聰明過人,在下原本是不信的不過現在看來確實是名不虛傳,難怪定王肯為了王妃……"

提起墨修堯葉璃心中一緊,她已經太久沒有知道墨修堯的消息了,想起他的身體還有他所處的環境就不由的擔心但是此時,她卻不會在眼前這絲毫不知底細的男子面前透露出一絲一毫的心思只是平靜的看著背對著自己的黑衣男子,淡淡道:"看來本妃與閣下果然是認識的,既然如此何不以真面目相見?"黑衣男子也不多少什麼,轉過身來面對著葉璃繾綣江山最章節

根據葉璃的了解林願的年紀當在三十出頭,但是眼前的男子看上去也不過二十六七的樣子一身黑衣顯得身形加消瘦挺拔,同樣也將原本稱得上俊美的容顏趁得加陰鷙冰冷只是一眼,就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葉璃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葉璃的神色,男子也不介意,望著葉璃的目光在她已經不的腹部停留了一會兒,笑道:"在下見過定王妃"

葉璃盯著他看了半晌,才淡然開口叫出他的名字,"譚,繼,之"

黑衣男子看著葉璃,原本陰沉沉的笑容似乎也多了幾分愉悅的模樣,"沒想到王妃竟然能記得在下這樣一個的人物,在下真是三生有幸在下譚繼之,王妃也可以稱我為林願"葉璃輕哼一聲,淡淡道:"譚大人,現在好像不是敘舊的時候,如果再不想辦法…你我都可以在此長眠了"對于葉璃明顯嘲諷的話,譚繼之也不在意,很是心平氣和的道:"王妃的是"罷轉過身望向門口那已經越來越大的黑霧只能慶幸這些東西似乎比較喜歡聚在一起而不是單獨的四處亂飛,不然他們的麻煩就大了譚繼之回過頭來看著葉璃問道:"王妃既然對這東西有幾分了解,不知道可有對應之法"葉璃也明白此時並不適合討價還價,淡淡道:"這東西遇熱為蟲遇冷為玉,譚大人不需要本妃的多了?"

譚繼之撫了撫下巴,沉吟道:"冷麼…明白了,王妃稍等"

罷,譚繼之再次騰空而起往對面掠了過去,顯然是想要去需找什麼東西,同樣伴隨而至的是毫不間斷的暗器和利箭幸好譚繼之似乎對這個墓室相當的了解,雖然有些狼狽倒是沒有被傷到,幾個起落已經消失在了對面重重的宮室和珠寶之中

葉璃拉著林大夫往遠的地方退去,林大夫看了看阻止了她自己走在前面帶路陵墓里面並不如之前走的墓道那麼安全,許多機關和陷阱並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得出來的

直到無處可退了,林大夫才站住了腳步回過頭來看著葉璃道:"你是這一代定王的王妃?"葉璃歉然笑道:"正是,隱瞞了師傅還望莫怪我姓葉單名一個璃字"林大夫輕哼道:"你叫什麼跟我沒關系,你是怎麼認識林願的?"葉璃秀眉輕揚,"我和譚大人有過一面之緣,他是大楚皇帝禦書房行走,真正的心腹起來…徒兒會出現在這里,指不定也和譚大人有幾分關系呢"林大夫皺眉,沉思道:"大楚皇帝和定王府鬧翻了?"

葉璃聳聳肩不答,就算表面上還沒有鬧翻估計也差不多了只是不知道這其中這個譚繼之又出了幾分力朝堂之上那麼多文武百官王侯將相,竟然都被這個人給忽悠過去了朝中上下也不乏武功高手,但是似乎所有人都將這人當成了一個文弱書生,就連墨景祁疑心那麼重的人居然也沒有對他產生絲毫的懷疑可見這人的手段確實是了得林大夫看著葉璃,有些奇怪的問道:"既然如此,我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你有擔心自己的安危的樣子?"葉璃掩唇微笑,"師傅,恕徒兒句不敬的話在這古墓中…譚大人就算丟下您老人家也不會丟下我的但凡有一絲的希望,他都會想要帶我活著出去"一個活著的定王妃和未來世子的價值可遠不是一具尸體可以比擬的或者的她和孩子譚繼之可以用來威脅墨修堯和墨家軍,甚至跟墨修堯談條件而如果只是一具尸體,譚繼之未必敢送到墨修堯面前去,因為那只會徹底的激怒墨修堯

林大夫低頭,默認了葉璃的話他將林願養到了近二十歲,自然是了解他的想法的在林願眼里,自己這個養父未必能及得上葉璃這個有利用價值的定國王妃

兩人正話間,譚繼之已經回來了他的輕功顯然是非不錯,至少躲過了十幾波暗器和箭矢之後依然是游刃有余看了一眼站在最角落的水銀河邊的葉璃兩人,他不再猶豫的沖向那眼看就要時空的黑霧

"咦?那是什麼?"葉璃有些驚訝的看著遠處,一層厚厚的白色冰晶將那團黑霧包裹了起來雖然還有些妄圖掙紮,但是譚繼之手里拿著一袋水不停地往冰晶上澆,讓白色的冰晶結的越來越厚漸漸的將黑霧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林大夫臉色有些不好看,冷聲道:"雪玉珠八歲狂後"

葉璃茫然,她時候在徐氏和徐家的教導下,珍寶古玩品鑒也算有一定的基礎了但是這個雪玉珠確實是沒有聽過林大夫冷冷道:"另外一個名字叫養尸珠只要將它放入死者口中,死者很快就會被一層冰晶包裹,百年不腐他動了陪葬的嬪妃的遺體"

葉璃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自己的臉頰,對著林大夫賠笑道:"師傅,事急從權……"這個陵墓至少也有五百年了,從五百年的死尸嘴里掏出來的東西…即使是葉璃笑容也有些僵硬起來了不過如果那是唯一能夠解決目前的狀況的話,葉璃也只能對那些陪葬的嬪妃一聲抱歉了畢竟誰也不知道那黑乎乎的萬一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只看那不斷膨脹的穆模樣葉璃毫不懷疑最後它們很有可能會完全腐蝕大半個墓室,包括跑不掉的他們

看到那邊似乎解決的差不多了,兩人才漫步走了回去譚繼之含笑看著兩人,對林大夫道:"父親,墓中的機關已經全部啟動了我們如果想要平安出去的話,只能完全破解了這殿中先祖留下的謎題和寶藏"林大夫冷著臉道:"少主這一聲父親老頭子當不起,我也不知道什麼謎題和寶藏既然少主是這皇陵的主人,要做什麼少主請便就是了"

譚繼之臉色微沉,淡淡道:"父親何必跟我賭氣,我做的一直都是曆代先祖的遺願不是麼?父親不支持也就罷了,為何還處處刁難?"林大夫臉色扭曲了一下,轉過身去不再話譚繼之也不在意,側首看著一邊的葉璃含笑道:"王妃,這墓中處處陷阱,在下可以相信王妃不會搗亂麼?"葉璃輕撫著腹部,笑容溫婉,"譚大人盡管放心,本妃就算自己不要命總還是要顧及腹中的孩兒的"譚繼之滿意的點點頭道:"很好,在下也不想傷害王妃和世子,不想和定王殿下為敵"

得到葉璃的承諾,譚繼之也就不再顧忌其他,走上前去俯身查看那宮殿前的大門之前那一團黑色的蟲霧對這扇白玉的大門也造成了不的破壞,原本雪白的大門現在布滿了黑色的斑斑點點和坑坑洞洞葉璃看了一眼滾到一邊的球形冰晶里面還有黑色的如玉一般的東西清晰可見原本門上的拼著游戲依然存在,在那古怪的黑玉下面是另外一層碧玉這一次譚繼之顯然吸取了之前林大夫的教訓,並不用手指去觸碰那碧玉的表面,而是取出一把匕首慢慢的移動上面的字塊八個字的拼圖原本就不難,沒一會兒功夫譚繼之就完成了,只聽卡卡兩聲,碧玉分成兩半墜落到地上露出來的是一個奇怪的鎖孔,白玉門上並沒有鎖,只是一個圓形的鎖孔譚繼之回頭看著林大夫,道:"父親,請把鑰匙給我"

林大夫平靜而漠然的看著他,"沒有鑰匙"

譚繼之皺眉,陰鷙的臉上明顯的顯露出不悅他當然不會相信林大夫沒有鑰匙,如果問這世間除了他自己以外最清楚這座陵墓的人是誰,那麼毫無疑問就是從養大他的養父因為他所知道的這些都是從聽著他一點一點的給他聽的

"或許我可以試一試?"看著譚繼之越來越陰沉難看的臉色,葉璃突然開口道

對峙的兩人都是一愣,齊齊的看相葉璃譚繼之的目光是驚訝和懷疑,林大夫則是疑惑和擔憂葉璃漫步上前,低頭觀察了一會兒門上的鎖孔,低頭悶笑了一聲開鎖…也是曾經的必備技能啊何況是先前這個…葉璃突然對前朝的那位開國高祖有些好奇起來了抬手從發間取下一根樸素的銅簪,葉璃漫不經心的在鎖孔里撥弄起來身後的兩人神色都有些古怪的看著跟前的女子如果定王妃能文會武不算什麼的話,那麼還會開鎖就顯得十分奇怪了看著她那駕輕就熟的模樣,譚繼之覺得大概江湖中愈多神偷大盜也未必及得上眼前的女子至少為了進入這個陵墓他就特意的研究了不少的機關和鎖,但是眼前這一個卻明顯的讓他有些不明所以

大約用了一刻鍾的時間,只聽里面咔嚓一聲,葉璃抽出了銅簪往後退了一步

白玉大門咔咔作響,片刻後在三人的注視下慢慢的往旁兩邊退去,將整個皇陵最中心的位置展現在三人眼前

里面是一座恢宏的大殿,顯然是仿造當時的宮中正殿建造的殿中長明燈依然靜靜的燃燒這,恢宏的大殿金碧輝煌,讓人仿佛真正的置身于一座皇宮之中而不是陰森森的古墓里警路官途最章節目光在殿中轉了一圈,卻沒有看到原本認為應該在殿中的前朝高祖的靈柩,只是在殿上的禦案上頭放著一個檀木盒子,正前方掛著一副帝王朝服的畫像顯然就是前朝那位高祖皇帝譚繼之愣了愣,看不上前跪倒在了畫像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葉璃挑了挑眉,看向一邊正眉頭深鎖的林大夫,他顯然也沒有跪拜前朝皇帝的意思

譚繼之跪拜完先祖站起身來,看著葉璃道:"定王妃,這位便是我的先祖,前朝開國高祖皇帝"語中充滿了對祖先的仰慕和向往對葉璃的語氣也多了幾分炫耀和自得在里面葉璃很給面子的點點頭,笑道:"恭喜你,久仰"譚繼之顯然也不在意她的敷衍,快步走上了大殿,怔怔的望著禦案上那個紫檀木的大盒子,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顯然那就是他苦苦尋求的寶藏葉璃饒有興致的盯著那個檀木盒子,她確實比較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珍寶能夠比得上外面那成山的金銀珠寶和玉石古玩

譚繼之看向她,笑道:"王妃也有興趣麼?不如上來和在下一起共同揭開這寶貝的秘密?"

對上譚繼之仿佛恩賜一般的神色,葉璃扯了扯唇角笑道:"不必了,譚大人自便"

葉璃的拒絕讓他有一點的失望,但是珍寶在前的感覺讓他決定忽略這的不悅走到禦案後面的龍椅上做了下來,譚繼之一派心滿意足的俯視著殿下的葉璃和林大夫,然後才慢慢的伸手揭開了盒子幸好這一次盒子上並沒有弄出什麼讓人頭疼的東西來,譚繼之很容易就揭開了盒子心翼翼的從里面捧出一方玉璽來葉璃秀眉輕挑,這應該是千年前那位始皇帝所制的傳國玉璽上面刻著"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八個大字據當年前朝的高祖確實得到了那個玉璽,但是之後的曆代皇帝卻誰也沒有拿出過那個玉璽大楚太祖皇帝君臨天下之後,將前朝舊宮翻了個底朝天也沒能找出來所以後來史書上一般都認為前朝高祖得到傳國玉璽只是訛傳也只存在與一般的野史之中

譚繼之欣喜的捧著傳國玉璽,臉上的神色多了幾分迷幻的味道高高在上的仿佛他現在已經能夠掌握天下生殺大權一統天下了一般

等到他終于陶醉夠了,才開始仔細的摸索著手中的玉璽,漸漸的…他的神色開始變得有些僵硬起來,然後慢慢的露出驚恐之色,"怎麼…怎麼會這樣?"

葉璃不解,之間他將玉璽翻來覆去的看了半晌,終于猛然站起身來隨手一揮將禦案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到地上,然後好不可惜的將玉璽也扔了下來,"怎麼會這樣?"葉璃眨眨眼,躲過了上面落下來的東西,看著滾落在自己腳邊的玉璽心的俯身撿起來一看,確實是難得的好玉,上面刻著蟠龍還有那傳中的八個字無論是大還是模樣和史書中記載的絲毫不差但是…為什麼那玉璽的右下角會有那麼大的一個仿字?

旁邊的林大夫也撿起了被譚繼之掃落下來的紫檀木盒,盒子里還有一張布帛葉璃側首瞟了一眼,只見上面囂張無比的寫著兩行字,膽敢撅朕陵寢的不肖子孫,朕會告訴你真正的傳國玉璽和寶藏在哪里麼後面還有加囂張無比的三個大字——哈哈哈

葉璃終于忍不住唇角抽搐看到這里他若是還沒明白這個開國高祖是什麼來曆她就不混了不過…別人都是坑爹,這位高祖皇帝倒是坑起了後代子孫來了

上面的譚繼之自然也看到了林大夫手里的布帛,連忙躍下了殿階奪過了林大夫手里的布帛然後之後的神色卻讓葉璃也有些不忍心在看他了這位滿懷希望的前朝皇室後裔真的被他的祖先給坑苦了

布帛在譚繼之手里頹然落地,葉璃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側首對林大夫道:"師傅,他這樣出去不會有事?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點"

林大夫長歎一聲跟著追了出去葉璃咬牙,有些苦難的低頭撿起了那份布帛看了看,唇邊露出一絲淡淡的淺笑,將它收入了袋中回頭看了一眼大殿上那穿著帝王朝服的畫像,轉身也跟著走了出去若是讓那兩個人走了出去,她一個人可是出不去的不過…如果譚繼之還沒被他不著調的祖先氣瘋的話,應該不會丟下她的

上篇:181.神秘黑衣人     下篇:183.第一美人的慘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