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3.第一美人的慘狀  
   
183.第一美人的慘狀

183被虐的蘇醉蝶

汝陽城

汝陽城中,城西最偏僻的角落里一處毫不起眼的院落從外表看這座院與汝陽城中所有的院落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意的地方甚至每天院的主人都會和鄰里一樣的出門買菜逛街散步但是當你真正進入這座院的二進之後就會發現這里跟外面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天地因為這里是定國王府最神秘也是最精銳的麒麟的駐紮地等閑人只要一踏入願中就會落入正在此地休整和學習的麒麟們的手中然後將會遭受到的痛苦經曆絕對足夠讓任何人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深夜,一道暗影悄然的從牆外掠入高明的輕功讓落地的人影沒有發出哪怕是一丁點的聲音黑衣人謹慎而迅的看了一眼整個院落,然後抬腳想要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別動"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他身後想起,黑衣人一怔,隨意眼神一暗順從的站在了原地,"麒麟果然不愧是讓西陵視如猛虎的存在,佩服"

在他話的瞬間,已經有人悄無聲息的到了他身邊,隨意的拍了幾下,身上攜帶的武器已經全數被搜了出來黑衣人並沒有反抗,他當然知道此時院落中絕對不止身邊這一個人在看著他,"能夠摸到這里來,閣下也不錯跟我去見統領韓公子"黑衣人——韓明月一愣,終于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們早就知道我……"身邊的男子冷笑,"若是不知道,韓公子以為你能夠找得到這里麼?"韓明月無,順從的跟著身邊的男子往里走去

燭火下,秦風還坐在書房里審閱著厚厚的卷宗一個多月前,剛剛從軍中以及暗衛各處選了三百多名精英在城外接受最初的訓練,靠著自己受訓的經驗和王妃留下來的大量的資料總算是勉強上了軌道身為麒麟統領的秦風堅持每天查看記載著這些受訓的士兵的資料,評估著他們未來發展的可能性同時還要進一步的根據王妃留下的資料訓練自己和原本的成員因此秦風每天忙的團團轉,反倒是沒時間卻想那些讓人憤怒的事了當然這種忙碌到底是必然的還是刻意的秦風並沒有打算去弄清楚它所以在看到被人押進來的韓明月時,秦風的心立刻變得惡劣起來他很忙,而韓明月的到來無疑會讓他忙重要是韓明月的出現會讓他想起一些讓人不怎麼愉快的事

"韓公子,這麼晚了你出現在這里可是有什麼指教?"靠在椅子里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秦風有些慵懶的眯起了眼睛,半開的眼眸中卻透露出毫不掩飾的危險

只要跟葉璃有關的人永遠也不會待見他,韓明月毫不意外對著秦風拱了拱手,韓明月淡笑道:"打擾了,秦統領"

秦風淡淡的斜了他一眼,意思是既然知道打擾了你還來干什麼?

"在下想見醉蝶一面,請秦統領通融一下"知道如果自己不提,秦風絕對不會和自己起這件事,韓明月也不繞彎子直接了當的道自從兩個月前蘇醉蝶被墨修堯交給秦風之後,就被帶離了太守府畢竟太守府的大並不足以住下定國王府所有的人因此如暗衛,麒麟以及大多數的文官武將都離開了太守府另覓住處現在依然還住在太守府的就只有墨修堯自己,以及親信的鳳之遙,徐清澤等人還有暫時無處可去的他自從蘇醉蝶被帶走之後,韓明月就再也沒有見過她了這讓他不能不為此擔心,然後沒有了天一閣在手,要找到蘇醉蝶的下落即使就在這不算大的汝陽城中,也讓韓明月費了不少功夫如今看來,就是這樣也都還是人家放了水的結果韓明月不禁苦笑,心里同時升起一股無力的感覺沒有了天一閣,沒有了韓家,明月公子終究也只是一個尋常人罷了

"蘇醉蝶?"秦風怔了一下,似乎才想起來有這麼一號人臉色微沉,"要見蘇醉蝶請韓公子親自去向王爺明.!~;"

韓明月苦笑,若是他能夠得動墨修堯又何必深夜闖進這里看他的表秦風也明白他的意思了,淡然的道:"沒有王爺的允許…韓公子,別你一個人單槍匹馬,就算你帶著千軍萬馬來你也見不到蘇醉蝶"韓明月劍眉微揚,他知道秦風手下的人都很厲害雖然沒有詳盡的消息但是從他們出現不過半年的戰績就足以證明他們的實力但是若能夠敵得過千軍萬馬也未免太過自信不過…他現在也拿不出千軍萬馬來

秦風饒有興趣的觀察著他的神色,靠在椅子里笑道:"韓公子誤會了,麒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但是絕對不會硬碰硬自取死路在下的意思是…只要沒有王爺的同意,就算韓公子闖進去了…在下也會在韓公子見到她的前一瞬間殺了她韓公子如果想見到蘇醉蝶咽氣的那一幕,盡管試試看"

韓明月默然,他知道秦風並不是在笑葉璃雖然不是蘇醉蝶親手所殺,但是如果不是她突然發出的暗器,葉璃也不會摔下懸崖若不是墨修堯還想要蘇醉蝶活著,只怕定國王府的人早就將她碎尸萬段了歎了口氣,韓明月道:"在下只想見她一面,不話也可以"

秦風已經重拿起了卷宗,送客的意思不而喻

"秦公子,讓我見醉蝶一面我用一個絕密的消息跟你換"韓明月沉聲道

秦風連眼皮也沒有抬起來,只是淡然道:"麒麟暫時沒有任務,不收集消息韓公子有什麼想的可以去找王爺"

韓明月笑容苦澀,因為蘇醉蝶的事他已經找過墨修堯兩次,墨修堯已經明確表示如果再看到他,不是將他扔去給西陵鎮南王,就讓他卻和蘇醉蝶做伴他確實想見蘇醉蝶,但是那是想要保住她的命,若是真的被扔去和醉蝶做伴了那才真的完了,"秦統領,這個消息你們王爺絕對會感興趣的而且,這和定王妃遇難也有一點關系"秦風翻閱卷宗的手微微的頓了一下,似乎考慮了片刻才談起頭來道:"看"

"我要先見醉蝶"韓明月可沒有忘記秦風剛才的麒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那麼過河拆橋很顯然也包括在內秦風挑了挑眉,站起身來道:"沒問題,你可以見見她,但是不能話她也看不到你"完還對著韓明月咧嘴一笑,道:"我不擔心韓公子出爾反爾,同樣的,如果你的消息不能讓我滿意,很快你就會看到…因為你的原因蘇醉蝶需要承受什麼樣的懲罰"

韓明月身體一僵,盯著秦風沉默了許久才歎了口氣道:"定王妃調教人的手段實在是厲害……"

秦風聳聳肩,冷笑道:"原本可以厲害請,韓公子"

看著眼前的一幕,韓明月心中五味雜陳實在是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後不後悔這樣千方百計的想要來見蘇醉蝶一面

他們站在一個極為簡陋而普通的房間里,尋常人絕對發現不了這里有什麼特別指出但是在牆壁上的機關被打開之後,就能看到牆壁的後面是空曠的密室而且是在他們的腳下,他們居高臨下可以將整個密室一覽無余只需要一眼,韓明月就看到了蘇醉蝶因為此時的房間里只有蘇醉蝶一人,但是韓明月卻實實在在的有些懷疑地上的人到底是不是蘇醉蝶

灰蒙蒙的囚衣上滿是汙穢和血痕,蘇醉蝶無力的臥倒在肮髒的地面上,即使是他們站在這麼高的地方也隱隱刻意穩到下面傳出來的難聞的氣息韓明月清楚的看到她的手指詭異的扭曲著,軟綿綿的搭在地上同樣一條退也扭曲著,即使已經昏睡著那條腿依然不時的痙攣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不時的搖著頭低喃著什麼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她再——我錯了…饒了我…救命…

"你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終于,還是忍不住出聲質問道

秦風毫不在意淡淡道:"別告訴我天一閣沒有刑訊你放心,我的人也不全是生手,就算偶爾沒了分寸也不會要了她的命的"

韓明月不禁打了個寒顫那些暗地里的刑罰手段他當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明月公子不是活菩薩,他曾經也面不改色的折磨過落到自己手里的敵人,但是他從沒先過那些手段會用到他最愛的女子身上,"她只是一個弱女子,那些手段她怎麼受得了?"秦風聳肩,誰在乎她受不受得了,只要不死就行了

"事實上她比一般人能夠熬"對于這一點秦風還是對蘇醉蝶有些另眼相看的,刑訊這東西並不是就能會的當然是需要訓練,訓練自然需要人蘇醉蝶並不是一個人,事實上和蘇醉蝶同時進來的還有兩個人,兩個會武功的男人在完全沒有放水的況下,兩個男人受不了自殺了蘇醉蝶還好好的活著,"其實這也不能怪我們,王妃原本是極為反對這種血腥的審訊方式的而且她本人對此也極有心得,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全部教會我們就失蹤了所以…就只能勞煩蘇姐繼續受用以前的老法子了另外,韓公子不必擔心,她身上的傷都不是…嗯,除了腿以外都不是不可逆的傷害明天早上就會有人幫她把指骨接好的沈先生提供的治傷靈藥,保證十天內康複"

韓明月臉色陰沉,"好了之後再讓你們打斷?"

"是捏斷,手指太纖細並不怎麼好打,除非是完全砸碎永遠不能至少的那種"秦風糾正道

"這樣…以後她的手還能完全康複麼?"韓明月吼道只聽秦風的語氣就能明白這絕對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就算沈揚的藥再好也不可能不留下一點後患

秦風揚眉,淡然道:"韓公子覺得她還有機會出去麼?"王爺可沒要保證她完好無缺,事實上目前蘇醉蝶還能保持完整無缺就已經是手下的人已經很有分寸了,"韓公子不用擔心,她的臉我們不會動的韓公子的消息若是能讓我滿意你還可以抽時間過來畫兩幅畫像留念王爺把她弄得太丑了會嚇到王妃和世子"

韓明月臉色鐵青,卻什麼也不出來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臥倒在地上呼吸微弱的女子,轉身跟著秦風離開了這個房間

"墨景祁身邊的那個叫譚繼之的男人是前朝皇室後裔"對上秦風冷漠的雙眼,韓明月道

秦風眯眼,"韓公子,你在耍我麼?"前朝皇室後裔?若是以前這或許算是一條不錯的消息,但是現在,他們跟墨景祁暗地里可以已經是勢成水火,誰有功夫管他身邊的什麼人是不是前朝後裔?就算墨景祁本人是前朝後裔都跟他們沒關系了

韓明月冷然道:"譚繼之雖然是今年才正式出現在朝堂上的,但是他在墨景祁身邊的時間已經過十年是墨景祁最信任的心腹和智囊,你覺得這重不重要?"

墨景祈的心腹和智囊?

秦風凝眉,能夠被墨修堯從眾多的黑云騎中挑選出來交給葉璃,又能夠得葉璃的肯定成為麒麟的統領,秦風無論哪方面的能力至少都是在平均水准以上的所以聽了韓明月的話秦風立刻敏銳的察覺到了韓明月想要表達的意思一個前朝後裔,即使前朝滅亡已經過兩百年,但是這樣一個人出現在當朝皇帝身邊並且是以心腹的身份出現的,總是會讓人有那麼幾分的注意和警惕秦風當然也不會忘記,當初出兵之前在楚京里墨景祈企圖從王妃手中奪得兵權的時候,這個叫譚繼之的人還刁難過王妃

只是一瞬間,秦風的心思已經轉了幾百遍盯著跟前的韓明月,秦風面無表的道:"我怎麼相信你的是不是真的?還有…如果這個消息連定王府都不知道的話,韓公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韓明月淡然道:"我好歹曾經還是天一閣主?"天一閣掌握著天下最大的消息來源,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消息有什麼奇怪的?

秦風輕哼一聲,"若是別的消息在下可能不會覺得奇怪,但是若是在楚京里…天一閣真的有能力探到連定王府都不知道的消息?"這些年,不只是皇帝片刻不停的盯著定國王府,定國王府也從來沒有放松過對墨景祈的提防若不然在定王重病閉門不出的這些年,定國王府早就被皇家給吞了

"你若是不信我也無話可,定王妃這次的事絕對有這個人摻了一腳你可以想想看,如果墨修堯和墨景祈決裂,真正受益的有那些人"

當然是周邊諸國和占地為王的墨景黎,當然如果韓明月所的是真的的話,那麼譚繼之也要算一個其實不管秦風信不信,這樣的消息都是要報告給墨修堯的

不過,墨修堯對此的反應卻讓韓明月大驚失色

"砍掉蘇醉蝶的左臂"

"你瘋了"看著神色平靜的墨修堯,韓明月怒吼道墨修堯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出消息的來源,否則的話沒過一個時辰我會砍掉蘇醉蝶的一部分給你"

"我過了"韓明月憤怒的道

"我不信"墨修堯推開跟前的賬冊道,"別忘了天一閣在誰手里,你在京城有多少人我知道或者,你是在告訴我之前你跟我的交易你隱瞞了一些什麼?那麼,我還是可以殺掉蘇醉蝶"韓明月神色複雜的看著他,"你別忘了,她的爹和兄長都是為了你們墨家的人才死的"墨修堯向後靠著椅子,有些蒼白的臉上帶著疲憊和無謂,"那又怎麼樣?我過…阿璃如果今年不會來,誰也救不了她"

葉璃已經死了韓明月無比的想要吼出這一句話來,但是看著墨修堯淡漠的眼神他卻怎麼也不出來或者他不敢,他不敢肯定如果自己吼出這句話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墨修堯,你這個瘋子…"韓明月低聲道墨修堯低聲嗤笑,對于韓明月的評價毫不在意,"我一向都比你清醒,我知道我要做什麼,韓明月,你知道麼?"他要等阿璃和他們的寶寶回來,如果阿璃不會來,他就慢慢的殺,殺掉那些想要傷害阿璃和妨礙他們的人,一直殺到阿璃回來或者他死,"現在,告訴我答案,或者你要蘇醉蝶的手臂?"

韓明月挫敗的閉了下眼睛,他開始懷疑告訴墨修堯這個消息到底是對是錯,"是醉蝶告訴我的"

"呵呵,有趣…"墨修堯低低的笑了起來,"蘇醉蝶告訴你的?一個遠在西陵,被鎮南王當成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的女人…居然會知道這麼隱秘的消息?秦風,卓靖"

"屬下在"兩人上前聽命

墨修堯冷聲道:"一天之內,我要從蘇醉蝶嘴里聽到答案,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法子"

兩人對視一眼,"屬下遵命"

我木有虐啊…這才叫虐我木有傷害阿璃有木有?其實我不會寫虐文啦,看到人家寫的好多虐文看得我心肝抽抽的那才叫虐,看得我羨慕嫉妒恨啦我這大概是有點拖拉親們覺得他們分開太久了?我保證馬上就要團聚了啦而且這一次以後嗯哼…到結尾他們都會黏在一起…阿堯的占有欲啊還有那神馬神馬的是從哪里來的?就是因為這次分離麼…以後誰敢再分開他們阿堯會砍人滴…

上篇:182.寶藏?     下篇:184.父子決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