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4.父子決裂  
   
184.父子決裂

秦風和卓靖領命退了出去,韓明月驚疑不定的看著墨修堯半晌不出話來墨修堯揉了揉眉心,扔下手中的書卷冷漠的看著韓明月道:"韓明月,你應當知道本王為何容忍你至此"韓明月低頭,苦笑道:"我知道,自然不是為了我們之間的交"墨修堯道:"你確實該慶幸你有個好弟弟…你該慶幸韓明晰是阿璃承認的朋友不要給他惹麻煩,他不是每一次都能救得了你"韓明月沉默,他知道這段時間韓明晰其實都在汝陽城中,兄弟倆雖然沒有見面,但是韓明晰暗地里讓人照料他他還是能夠察覺的到的韓明晰擔心傷了他的自尊,做的這些也極少讓他知道只怕自己暗中打探麒麟的住所的是也是韓明晰事先替他求的有些黯然的低頭道:"是我這做哥哥的對不起他"

墨修堯輕哼一聲,這輩子除了對蘇醉蝶執迷不悟,韓明月真正對得起誰過?

"修堯…求你,放過醉蝶"韓明月艱難的吐出自己的請求早前,即使是放低了姿態他也還有籌碼可以和墨修堯談條件,但是現在,一無所有的他只能乞求…

"出去"墨修堯淡淡道

"修……"韓明月還想要再求,卻只見墨修堯眼中一道猩閃過,一道極強的勁力撲面而來,後面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韓明月已經被撞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門外的院子里,書房的大門同時在他眼前被關上墨修堯這一下又快又狠沒有絲毫留,韓明月連防備都來不及直接被打飛了出來跌倒在地上一口血噴了出來

"哥……"暗的衣擺無聲的出現在韓明月身邊,韓明月抬起頭來就看到韓明晰原本風流不羈的俊顏上寫滿了擔憂和難過扶著韓明晰的手站了起來,韓明月有些羞愧的看著弟弟,他並不想讓自己這麼狼狽的出現在弟弟面前,"明晰,抱歉"韓明晰沉默的搖搖頭,看著韓明月道:"哥,別白費功夫了只要君唯一天不回來,誰也救不了蘇醉蝶"這些日子,韓明晰已經放棄了勸兄長忘掉蘇醉蝶的想法,只是告訴他他目前的努力的不可取,"定王之所以還留著蘇醉蝶的命,可不是因為舍不得她"只不過是他需要蘇醉蝶活著而已,那麼輕松的讓蘇醉蝶死了只能算是便宜她了就像墨家軍明明有能力在戰場上殺了沐陽侯,但是墨修堯卻還是下令將他放了回去只是不知道將來等待這沐陽侯的將會是什麼

"葉璃已經死了"韓明月咬牙道

韓明晰神色一黯,低聲道:"只要沒有親眼看到她的尸體,她就還沒有死大哥,你最好還是祈禱君唯…不會真的被人找到…尸體,否則的話……"沒有人知道墨修堯會干出什麼事來自從君唯出事之後,墨修堯給人的感覺太過目測除了最開始殺了那七千搜捕君唯的將士和驅逐飛鴻關以外駐守的大楚將士以外,他沒有表現過任何一點對王妃遇難的事的態度但是韓明晰畢竟是接近定王府核心的人,即使墨修堯沒有,他也隱隱能感覺到墨修堯正在布一個局,一旦他真正出手的那天,伴隨而來的必定是無盡的腥風血雨

"如果定王妃……"

韓明晰搖搖頭,漠然道:"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大哥,你好自為之"

高祖皇陵

陰冷的皇陵里,譚繼之的臉色比整個皇陵加陰冷被自己的祖先耍了一把是讓他胸中的怒火無處發泄葉璃也十分識趣的不在此時去撩撥他,三人離開了那座白玉宮殿,自從宮殿的門被葉璃打開以後,整個皇陵里的機關似乎都消失了,就連原本沉入水銀河里的橋墩也重升回了原本的位置.!~;三人一路退到了皇陵外圍的一間石室才坐下來休息折騰了大半天,葉璃早就有些累了,也不客氣走到牆角的石椅上坐下取出隨身帶著的干糧和水吃了起來

譚繼之就坐在她對面,靠著牆隨意的坐在地上,臉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信心滿滿的得意和傲然,本就氣質陰郁的臉上多了幾分頹廢和陰狠

"定王妃現在很高興?"看著葉璃神態自若的吃著東西,譚繼之陰森森的問道葉璃拿著干糧的手微微頓了一下,淡笑道:"譚大人這話的,坐在這種陰沉沉的地方,本妃哪里高興的起來"譚繼之怎麼會信,冷笑一聲道:"看到在下落了個空,王妃也看足了笑話,怎麼會不高興?"葉璃真誠的看著他,肯定的道:"本妃素來不愛幸災樂禍"聞,譚繼之臉色又是一陣扭曲,很快又盯著葉璃笑了起來,"雖然在下這一趟落了空,但是…遇到了定王妃和未來的定王世子,倒也不算吃虧當然,這還要謝謝父親"

林大夫冷著臉不予理會,只當沒聽見他的話

葉璃笑道:"我也要謝謝師傅,若不是有師傅出手相救,本妃也等不到今天能見到譚大人了"

譚繼之有些奇怪的看了葉璃一眼,不在用語擠兌她他在墨竟祁身邊的時間比大多數人認為的久,對葉璃自然還是有所了解的如果墨景祁在這世上最討厭的人是墨修堯的話,最恨的人大概就要算是葉璃了雖然在譚繼之看來,這恨意其實純屬墨景祁自己腦抽在墨景祁看來,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定國王府和已經半死不活的墨修堯完全是因為葉璃的出現才變得失去控制的,這讓墨景祁有一種十年之功毀于一旦的憤怒和仇恨大概比起墨修堯來,墨景祁希望葉璃先死譚繼之雖然不認同墨景祁那莫名其妙的恨意,但是這不妨礙他因此對葉璃的重視他當然明白葉璃這樣的女子並不是自己三兩語就可以左右得了的眼睛微微一轉,譚繼之很識趣的換了個話題,"這麼長時間,王妃不想知道定王怎麼樣了麼?"

葉璃扯了扯唇角,給他一個虛偽的假笑,"譚大人肯告訴我麼?"

譚繼之笑道:"能夠跟王妃話,自然是在下的榮幸起來…定王殿下對王妃可真是一往深,王妃墜崖第二天,山下那七千將士全部人頭落地不,定王殿下還將原本抵抗南詔和西陵的墨家軍全數撤回,如今大楚可是戰亂不休了"看著葉璃皺眉,譚繼之繼續道:"若是這樣也就罷了,定王還將飛鴻關以外的所有大楚駐軍全部驅逐,反抗不從的將士全數被殺如今…天下諸國誰不知道定王殿下已經反了…沖冠一怒為顏,王妃可是感動不已?"

葉璃神色不變,"多謝譚大人告知作為一個女子,知道王爺如此作為,本妃自然是感動不已的"

譚繼之挑眉,"王妃出身云州徐氏,徐家素來忠心不二,王妃就沒有別的想?"

葉璃歉然笑道:"出嫁從夫,無論王爺做了什麼,就算天下人都罵他在本妃眼里他總是對的"

"得妻如此,定王殿下真是福氣不淺"譚繼之咬牙道葉璃笑道:"譚大人過獎了其實,比起我家王爺,本妃對譚大人的事有興趣一些"

譚繼之一怔,警惕的盯著眼前笑容彥彥的布衣女子葉璃擺擺手,淺笑道:"譚大人不必緊張既然你已經讓本妃知道了你的身份,想必也不在乎其他了?"

譚繼之沉默,不錯,他最大的秘密無非就是他的身份罷了如果這都已經不再是秘密了,那麼還有什麼不能的?抬起頭來,譚繼之唇邊噙著一絲笑意,可惜常年習慣了陰沉的容顏怎麼也達不到風度翩翩的模樣,不過也沒人在乎就是了譚繼之挑眉笑道:"能讓王妃有興趣,真是讓在下受寵若驚"葉璃笑道:"譚大人何必客氣譚大人這麼多年在墨景祁身邊的用意本妃也就不猜了,無非就是為了那麼一件事兒,可對?"

譚繼之微微點頭,"不錯"身為前朝後裔,費盡心思隱藏在當朝皇帝身邊是為了什麼,根本就不需要費腦子去猜

"譚大人可見過曆史上有幾個前朝後裔複國成功過?"葉璃放下手中的干糧,倒出些許的清水淨了手問道

譚繼之臉色一沉,陰冷的盯著葉璃,葉璃笑道:"譚大人不必多心,本妃可不是在嘲笑你本妃的問題,譚大人不妨想想"

"確實沒有幾個成功的,難道王妃有什麼高見?"

"高見不敢,其實複國…遠比建國難不是麼?前朝距今已有兩百年之久,老百姓誰會為了一個早已滅亡不知多少代的皇室後裔去冒掉腦袋的危險?而身為前朝後裔的譚大人又能給他們什麼養的好處讓他們去為你冒險?譚大人想要複國,卻不知…金錢,兵馬,人才從哪里出?譚大人不會以為定國王府沒了,再弄死了墨景祁這大楚的天下就能歸了?雖然這次譚大人沒有得到想要的寶藏,但是這座皇陵還是值不少錢的"

"王妃提醒的事,在下多謝王妃提點"譚繼之打量了葉璃一會兒,拱手受教

葉璃默然:我沒提點你,我想打擊你來著不過也對,一個想要複國還能夠忍辱負重在墨景祁那樣的人身邊潛伏這麼多年的人怎麼可能真的一點准備都沒有?葉璃心中思索著剛剛從譚繼之這里知道的信息,面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波動與人相處的分寸葉璃一向很會掌握,她很清楚不能在下去再下去譚繼之就不該想用她跟墨修堯談判而是想要殺人滅口了

葉璃不想話,譚繼之卻顯然對葉璃很有興趣了,"話回來,以王妃之智當初怎麼會被迫嫁給定王?或者…在咱們那位皇上還不知的時候王妃已經和定王殿下兩相悅了?"

"譚大人話本子看多了?本妃眼光好"葉璃撇了他一眼淡淡道

"眼光好?"譚繼之有些好笑的反問,顯然對葉璃的話嗤之以鼻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嫁給墨修堯都算不上好事葉璃撇撇嘴決定不跟外人解釋自己的眼光問題如果單純的以這個時代的女子的眼光來看,嫁給墨修堯確實不是什麼好事但是對于葉璃來卻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不用在無數的後院的女人中周旋,不用花一輩子時間跟深閨貴婦們討論胭脂水粉家長里短,也不用一輩子蝸居在的一方天地里即使對這樣的生活早有准備,但是能有好的選擇為什麼不要?即使和原本希望的平靜安甯相去甚遠,但是有得到必然就有付出她不可能奢望既享受與前世一樣的自*自在又同時不用盡到任何的責任和義務別人的眼光和看法不重要,很多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墨修堯給予她的讓她心愉悅,也心甘願為他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如此而已

這座皇陵的寶藏雖然是假的,但是面積卻依然不負他皇家陵墓的名聲照著地圖,一路上除了必要的休息基本上沒有什麼耽誤,三人也足足走了一天多才走到了出口處

走出皇陵出口,迎面而來的陽光讓葉璃有些不適應的閉了閉眼抬手遮住眼眸適應了一會兒才從睜開,就看到譚繼之正含笑盯著她打量,"王妃對在下可真放心"葉璃淺笑道:"譚大人要對本妃出手,早在皇陵里就能動手了不是麼?譚大人放心,本妃不會逃跑的,畢竟…我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譚繼之滿意的點頭,"王妃想明白了就好實話,在下也不想對王妃動粗"

自從遇到譚繼之,林大夫就變得十分沉默寡大多數時候都是葉璃在和譚繼之兩人話,林大夫只是冷著臉聽著兩人你來我往的試探對方站在山崖下看著皇陵的入口慢慢的在跟前合上變得沒有絲毫蹤跡可循,林大夫轉身往前方走去

譚繼之臉色一沉,盯著林大夫的背影道:"父親,你想去哪兒?"

林大夫回頭,冷漠的道:"皇陵你已經進去了,如今我這個老頭子去哪里你還需要關心麼?"譚繼之神色複雜的看著林大夫,沉吟了一下才道:"父親,我要真正的皇陵地址"

林大夫臉上露出一絲驚愕,盯著譚繼之道:"你認為這座皇陵是假的?"

譚繼之負手而立,"里面什麼都沒有,顯而易見不是麼?"

林大夫嘿嘿一笑,"我告訴過你,皇陵里根本沒有什麼寶藏,你自己不信現在你自己也親眼看到了,現在又來懷疑這里不是真正的皇陵?你是想我這個老頭子將真正的寶藏藏起來了?"

譚繼之不語,那神色竟像是默認了林大夫的話林大夫臉上劃過一絲黯然和傷痛,瞪著譚繼之連連冷笑道:"好好就算是我將寶藏藏起來了,你待如何?殺我我這個老頭子?"

"父親"譚繼之咬牙,盯著林大夫的目光里多了一絲狠意,傲然的盯著林大夫突然間顯得有些傴僂的身影冷然道:"你是否忘了…你並不是我的親生父親那些寶藏也並不是譚家的"林大夫臉上扯出一絲嘲諷的笑,在葉璃看來那卻像是哭,"那你也別忘了,你現在還掛著譚家的姓"譚繼之神色變幻不定,臉色變得加難看,"你……"

"我,我們是不是應該先離開這里這兒應該還在汝陽附近?"葉璃突然開口道

譚繼之一愣,終于將到口中的話咽了回去,看著林大夫**的道:"跟我一起走"

林大夫白眉一揚剛要話,卻被葉璃伸手抓住了手臂葉璃歉然道:"師傅,徒兒好像有點不舒服,還要勞煩你一會兒替我瞧瞧"林大夫怔了一下,深深的看了葉璃一眼終于不再反對

按下了這對差點就要爆發激烈沖突的養父子,葉璃在心中微微歎了口氣不經意的摸了摸放在帶中的那一方布帛,跟上了走在前面的譚繼之的腳步

譚繼之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頭看著葉璃道:"我的人在里這里不遠的地方王妃不用激動,我們這次就不去汝陽了所以暫時你可能見不到定王殿下了"

葉璃淡淡一笑道:"既然落到了譚大人手里,自然一切聽憑譚大人安排不過本妃有些好奇,譚大人打算帶本妃回京麼?"

譚繼之笑道:"王妃怎麼會這麼想?將王妃帶回京城對在下能有什麼好處?"

葉璃垂眸,"那本妃就好奇了,譚大人是用什麼借口離開京城這麼長時間的?墨景祁的疑心病可是不清的"譚繼之略顯得意的笑道:"在下既然能得到陛下的信任,又怎麼會連區區這一點時間都抽不出來?至于王妃要去哪里…等王妃到了就知道了"

葉璃莞爾一笑,"既然如此,本妃拭目以待"能夠欺騙墨景祁這麼多年那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本事走出飛鴻關

上篇:183.第一美人的慘狀     下篇:185.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