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5.消息  
   
185.消息

這是距離汝陽城不遠的一處極不起眼的的鎮,同樣也是他們離開皇陵後看到的第一個集鎮總共也不過百來戶人家,還有每隔兩天附近村寨的百姓拿著自己多需的東西到這里換取另一些需要的才會顯得熱鬧一些進入鎮的時候正好趕上鎮上的集

市,譚繼之換了一身衣裳,三人看上去倒是像一個老公公和夫妻一家三口,也沒有太過的引人注目

踏進一家破舊的客棧,三人很快別人迎到了客棧的後院,這里顯然是譚繼之早已准備好了的據點與客棧前面破舊簡陋完全不同,後院里乾淨幽靜的不像這個西北鎮能有的風景剛剛踏入院門,里面就有人迎了出來,"繼之,你終于回來了"迎面

而來的是一個穿著藍色羅衣的嬌美女子,也不管還有外人在場直沖沖的撲進了譚繼之懷里嬌聲道:"繼之,你總算回來了,人家擔心了好久就怕你出什麼意外"譚繼之對這年輕女子顯然很是縱容,原本陰沉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柔聲道:"我這不是

沒事麼?讓你擔心了"藍衣女子退出他的懷抱,這才看到站在旁邊的葉璃和林大夫當然目光主要還是集中在葉璃身上的,指著葉璃目光里充滿了妒忌和厭惡,"這個女人是誰?"

葉璃嘴角抽了抽,大姐,你沒看到我還大著肚子麼?這醋也吃的太狠一些了?

譚繼之連忙拉住她,柔聲寬慰道:"琳兒,她還有用不能動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個"

藍衣女子卻並不因此滿足,不依的瞪視著譚繼之,"你還沒有告訴我她是誰"譚繼之無奈的苦笑道:"她是定王妃,所以…千萬別傷了她"藍衣女子眼中掠過一絲精芒,倚著譚繼之打量著眼前的葉璃,"定王妃?定王妃不是死了麼怎麼會出現在這

里?"譚繼之柔聲道:"意外遇到的,你讓人好好看著她"藍衣女子粲然一笑,道:"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什麼時候辦壞過?"譚繼之點頭,側首對葉璃道:"定王妃,咱們暫時要在這里住兩日,你有什麼事可以告訴琳兒,她會幫你辦的"

葉璃對此沒有意見,藍衣女子卻不高興起來,瞪著譚繼之道:"你是什麼意思?我可不是她的丫頭"

于是,譚繼之又是一陣甜蜜語的哄著,好半天才讓她高興起來輕哼了一聲道:"好,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對于這兩人當著面打罵俏葉璃毫不在意,她只是垂眸淡淡的微笑心中卻是心念急轉,這個叫琳兒的女子她肯定沒有見過,但是…聲音聽起來卻有些耳熟…不經意的抬頭看了一眼那藍衣女子,二十出頭的模樣,長得非常美麗,眉宇間帶著一絲絲奇

異的邪魅風,但是看著譚繼之的眼神卻似乎充滿了愛戀之意.!~;還有她的聲音…中原話的非常好,但是像葉璃這樣專門受過一些聽力訓練的人還是能夠發現,有的地方的發音會有些聲音這樣的話方式葉璃之見過一個人,南詔安溪公主看著眼前的

藍衣女子,葉璃神色不變琳兒…琳兒…南疆聖女——舒曼琳

看來他們從前的猜測都有一點失誤,他們以前都認為舒曼琳和墨景黎狼狽為*,現在看來…墨景黎不過是個被利用的工具和擋箭牌罷了真正的幕後黑手正是眼前這笑的一臉柔的青年男子譚繼之想通了這一點,葉璃心中對譚繼之的評價又有了的

高度一個悄無聲息默默無聞,卻能夠將兩個國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物比起時而瘋癲時而沖動的墨景祈和有頭無腦的墨景黎,眼前這個男人才是真正應該提防的存在

"王妃在想什麼這麼出神?"譚繼之終于和藍衣女子溝通好了,回頭盯著葉璃試探的問道

葉璃淡淡瞥了他一眼,她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出神?"沒什麼,看到譚大人和琳姑娘感這麼好不由有些感概罷了"藍衣女子靠著譚繼之吃吃笑道:"定王妃可是想念定王了?"葉璃笑笑也不反駁,幽幽道:"離家許久,不僅僅是想念王爺,對于家

人也很是掛心呢本妃出事之前一直沒能收到大哥的消息,譚大人可有什麼消息?"

"大哥?"譚繼之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道:"王妃的是徐家大公子徐清塵?"

葉璃點頭,清楚的看到那藍衣女子的神色僵硬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怨恨和不甘的神色心中微微一笑,看來眼前的女子確實是那位南疆的舒曼琳聖女那日在南疆皇宮的密室里她雖然沒能看到舒曼琳的真面目但是卻聽到了她和大哥話的聲音,那其

中對大哥的那一份自在必得的執著和起來怎麼也不想眼前這個對譚繼之一心依戀的女子果然…都是演戲的高手麼?

被安置在院子最深處的一個房間里,譚繼之就沒有再出現過了倒是那美豔的藍衣女子打著照顧她的名頭時不時的過來看看,然後著一些挑釁嘲弄的話每每看到葉璃心平氣和的含笑以對,只把她自己氣的咬牙切齒葉璃對此倒沒什麼不滿,譚繼之

不許手下的人跟她話或者接觸,時間久了葉璃都擔心自己得抑郁症,有個人來磨磨牙也不錯只是葉璃有些好奇這疑是舒曼琳的女子這麼針對她到底是因為譚繼之還是因為徐清塵?

"你倒是忍得住"替她把完脈,林大夫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道

葉璃悠然的倚靠在椅子里喝著剛剛燉好的補品笑眯眯的道:"不上什麼忍不忍的師傅,難道你不覺得現在比在皇陵里還有那個村子里的日子舒服多了麼?"需要什麼補品藥材,要做什麼隨時有人幫忙去做,這才是一個孕婦該做的事而不是跟著壓根兒不熟的人上山下海的挖墳掘墓林大夫神色複雜的盯著她,"你就不擔心他拿你要挾定王?"

葉璃無奈的聳肩,"既然已經落到他手里了,擔心有什麼用?孩子生下來之前他總不能為難我?倒是師傅你…我覺得譚繼之明知道危險還停留在我們王爺的地盤上…總不是什麼好事"林大夫臉色微變,他當然知道譚繼之現在還不走停留在這里是為了什麼這兩天譚繼之也並非沒有找過他,只是…林大夫蒼老的臉上笑容有些苦澀,"我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麼?"

葉璃點頭,"我信"就只看那張布帛上的留就知道那位前朝高祖是一個怎麼樣不著調惡趣味的存在了,不讓任何一個人知道他自己和寶藏的真正下落這種事他完全做得出來,"可惜譚繼之不信"林大夫黯然,無聲的歎了口氣看了看葉璃,林大夫道:"你現在絲毫不著急是因為你有信心能夠逃離這里,什麼?"

葉璃有些遺憾的看著他道:"若是從前,這地方還真的困不住我但是現在…師傅,要一個懷孕七個月的孕婦單獨逃出虎口,徒兒還沒這個能力其實也不需要擔心這些,譚繼之若是聰敏的話就應該知道用手里的籌碼能夠得到哪些好處而墨修堯…"想起墨修堯,葉璃的眼神變得柔軟了許多,"即使付出一些代價…我相信他是不會介意的只要譚大人不要太過分的獅子大開口,妄想一些根本就不可能的條件譚大人,您誰什麼?"

譚繼之沉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身邊自然還跟著那美麗的南疆聖女舒曼琳譚繼之看著坐在放了軟墊舒適的椅子里一臉放松的葉璃,淡淡笑道:"都識時務者為俊傑,王妃當真是讓在下刮目相看"葉璃點頭笑納了他的稱贊,道:"魚死網破兩敗俱傷那時莽夫所謂,何況,本妃現在的況就連兩敗俱傷都做不到呢"

譚繼之冷笑一聲,道:"王妃過謙了對了,告訴王妃一個好消息,應該會讓王妃感到高興今兒…突然有墨家軍的士兵出現在這個鎮上王妃認為…這是怎麼回事?"葉璃神態從容自若,只當沒看到譚繼之盯著自己探究的目光淺笑道:"這個應該問譚大人?譚大人若實在懷疑本妃做了什麼,本妃也沒有辦法不是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啊……"譚繼之輕哼一聲,道:"王妃了解自己的處境就好您最好…還是不要拿世子來冒險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不只是定王就是在下也是十分遺憾的"葉璃端著手中的茶杯對譚繼之舉了舉,微笑道:"多謝譚大人提醒既然譚大人這麼,本妃就給譚大人一個提議,最好盡快離開西北既然已經引起了王爺的注意,墨家軍或許好應付,暗衛可不是那麼容易能讓譚大人應付過去的若是再因此引來了麒麟…譚大人,我真不想你這一行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

譚繼之眼角微微抽搐,他這些年跟著墨景祈自然和暗衛也打過不少交道,豈會不知道其中的厲害至于麒麟…雖然還沒有接觸過,但是這半年麒麟卻是名聲在外,讓譚繼之不得不處處心謹慎看了看坐在旁邊的林大夫,譚繼之臉上閃過不甘的神色舒曼琳顯然也不同意,起身道:"繼之,別忘了咱們此行的目的若是就這麼回去了……"

傳國玉璽,天命所歸的象征開國寶藏,據前朝高祖征戰多年積累下來數不清的寶藏建國之後便將這些寶藏都藏在了一個秘密的地方還有傳中的兵書秘籍,前朝高祖用兵如神,但是後世卻沒能留下他的哪怕一篇的兵法著作據這些…都被高祖藏了起來只待後代子孫發現只要有了這些,何愁大事不成?譚繼之咬了咬牙,一揮手道:"來人,將林大夫打下去"兩個男子出現在門口,領命進來將林大夫押了起來就要往外拖走葉璃皺眉,"譚大人,你帶走了林大夫,本妃怎麼辦?"譚繼之看著她淡淡道:"定王妃放心,在下和琳兒也略懂一些醫術只要離開了西北在下一定再為王妃尋一個名醫隨身照料"

"他是你父親"看著面無表的林大夫,葉璃沉聲道

舒曼琳輕哼一聲道:"他算什麼父親?不過是仗著他養大了繼之罷了繼之可是前朝皇裔,他不過是皇家的下人而已繼之念他養育之恩敬他幾分,他還真以為自己是繼之的什麼人了麼?帶下去"

看著林大夫被帶下去,葉璃有些疲憊的閉了閉眼定定的看著譚繼之沉聲道:"你會後悔的"

譚繼之不屑的嗤了一聲,道:"王妃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們上路"完摟著舒曼琳的要轉身走了出去,舒曼琳回頭給了葉璃一個挑釁的眼神葉璃瞥了她一眼,沒有心理會這個無聊的女人

深夜,汝陽城外一匹快馬飛快的疾馳而至,城上守城的將士立刻警惕起來城下的人似乎找有准備,隨手將一塊東西拋了上去守城的士兵接在手中再三檢查之後揮了揮手道:"快放行"

片刻之後,城門開了一道口子馬上的人也顧不得其他的之前一提缰繩飛快的沖進了城里

城內麒麟駐紮之處,睡到一般被人叫起來的秦風臉色有些陰沉快步走進書房看著等候的墨華問道,"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墨華神色有些古怪,沉默了一下從懷中取出一張折疊的紙箋遞過去道:"暗衛剛剛所過來了,你看看"秦風皺眉,手中的是一張極為普通的藥方,無論是用紙還是筆跡都沒什麼問題,抬起頭來問道:"藥方有什麼不對?"墨華道:"這是原本天一閣手下的一個暗樁傳來的,那個鎮上前幾日來了兩男一女,那女子懷著幾個月的身孕,住進了鎮上的一家客棧那間客棧正是天一閣目前監視的目標昨天客棧里的人去抓藥,這是一張安胎藥的藥方但是其中有兩味藥明顯下的重了坐堂的大夫為了謹慎仔細看了藥方發現上面有些奇怪的自己,但是他們完全無法破譯"

秦風心中一動,神色激動的望向墨華,墨華沉默兩人靜默了片刻,秦風一把抓起手中的藥方,對著燭火慢慢的看著原本乾淨的藥方上漸漸的出現了兩行有些模糊的自己,雖然模糊,但是卻不妨礙秦風看著那熟悉而特別的問題,忍不住激動的道:"快去見王爺,有王妃的消息了"

那嘛…今天不舒服在家休息,結果一覺睡到了六點半明天他們若是還不能相聚,我就…吃泡面永遠都只有調料包~

上篇:184.父子決裂     下篇:186.接你回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