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6.接你回家(上)  
   
186.接你回家(上)

"王爺,秦統領求見"書房外守衛恭聲稟告

書房里,正閉目養神的墨修堯豁然睜開眼睛,眼中沒有絲毫的睡意,淡淡道:"讓他進來"

不多時,秦風拉著墨華匆匆的奔了進來,臉上還帶著無法壓抑的激動和興奮對于葉璃身邊的人,墨修堯素來都十分寬厚,若不然以他現在的脾氣韓明晰找不知死到哪兒去了因此也不在意秦風的失禮,皺眉問道:"何事如此慌亂?"秦風止不住激動

高聲道:"王爺,有王妃的消息了"

墨修堯一愣,怔怔的望著眼前的燭火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秦風的是什麼秦風有些焦急,又重複了一遍,"王爺,有王妃的消息了"

墨修堯這才回過神來,半垂的眼眸微微動了一下,平靜的道:"清楚"秦風對墨修堯如此平淡的態度有些不解,站在他身後的墨華卻清楚的看到王爺擱在桌上向下緊握著的指尖正在顫抖,連忙上前一步將事的經過了一遍蘇醉蝶在秦風的拷問下

雖然還沒有吐露出全部的事實但是已經足以讓他們知道了不少關于譚繼之的事,因此譚繼之在西北的所有據點自然也被納入了暗衛見識的范圍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王妃竟然會落入譚繼之的手中,還一起出現在了離汝陽不遠的鎮上,並且還成功的

送出了密信給他們

墨修堯接過那張藥方單子,上面的密碼已經被秦風用筆謄寫在了一個角落一些奇怪的符號組成的兩行文字,墨修堯曾經在麒麟的卷宗你看到過一些,但是並沒有仔細的學過,將目光轉向秦風秦風此時才終于平複了心,眼中卻依然閃動著鋒芒,"

王妃一切安好,請王爺勿念"

"安好…勿念…"墨修堯仰首靠著椅子閉上了眼睛,許久才站起身來吩咐道:"傳令下去,立即前往迎接王妃歸來"

"王爺"墨華上前攔在墨修堯跟前,不贊同的看著他道:"王爺,王妃由屬下等人前往迎接即可,王爺還是坐鎮汝陽為好王爺,今天就是……十五了…"秦風這才想起來,今天正是月圓之日,王爺根本不能隨意行動也連忙贊同道:"墨統領

之有理,王爺,屬下自請前往迎接王妃歸來"墨華上前道:"屬下也願前往"

墨修堯一揮手,沉聲道:"夠了,本王心里有數傳令下去,一刻鍾後出發秦風,你帶人跟本王隨行"

雖然擔心墨修堯的身體,但是葉璃的平安讓人太過歡喜,秦風猶豫了一下還是領命轉身出去了門外,已經收到消息匆忙趕來的卓靖等人都站在門口,看到秦風出來連忙上前秦風對著三人點了點頭,匆匆辦事去了卓靖三人也是一愣,眼中迸射出狂

喜之意,林寒連眼眶都不由得了卻毫不在意,臉上全是許久不見的欣喜之色

清晨,葉璃早早的就起身收拾停當了其實一整晚葉璃都沒怎麼睡好,自從林大夫被譚繼之帶走了之後葉璃一直沒有聽到他回來的聲音雖然和譚繼之認識不過幾天的功夫,卻已經足夠讓葉璃了解這個男人的心腸有多狠,這讓葉璃不得不為那個救過自

己和孩子的性命的老人擔憂在花廳里坐了一會兒,譚繼之就帶著舒曼琳走了進來,看到葉璃似乎有些疲倦的模樣不由笑道:"怎麼?定王妃昨晚沒休息好?馬上就要離開汝陽了,王妃舍不得是麼?"葉璃皺眉問道:"林大夫怎麼樣了?"

譚繼之有些驚訝,上下打量了葉璃一番笑道:"原來王妃是在擔心他?可別告訴在下,王妃真的對家父有了所謂的師徒之?"

葉璃平靜的看著他道:"雖然時日不長,但是林大夫傳授本妃醫術是事實|i^就算是師徒之又有何不對?"

譚繼之看著葉璃的神色帶著些古怪和嘲弄的意味,挑眉笑道:"起來,王妃還真不像是皇室中人如今連自身都難保,王妃居然還有心卻管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麼?"葉璃淡然冷笑道:"譚大人連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也能眼也不眨的舍就舍,倒

的確比本妃像是皇室中人,不愧是前朝後裔"譚繼之被葉璃一語戳中了痛楚,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冷聲道:"王妃既然准備好了,咱們這就啟程"

"譚大人隨意"葉璃淡淡道

出了客棧,雖然只有葉璃譚繼之舒曼琳三人外加三四個仆役,但是葉璃敏銳的察覺到暗地里的目光跟隨這幾天雖然一直被限制在院子里不能往外走,但是葉璃也大概估計過只是她和林大夫住的最深處的院里至少就藏了十多個人不用別的什麼

地方了如果暗衛一時心急搶先強闖進來了,在那麼狹的院子里反而不妙站在客棧門外,葉璃回頭看了一眼門可羅雀的破舊客棧,依然沒有見到林大夫的蹤影譚繼之還沒能拿到他想要的寶藏,應該不會對林大夫下死手葉璃只能在心中如此希望

鎮上果然不時有墨家軍走過,都是兩人一排並肩而行,看上去不像是在找什麼人倒像是在巡邏一般譚繼之自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形,皺了皺眉揮手讓舒曼琳扶著葉璃上了聽在路邊的馬車,不一會兒,慢車慢慢的移動向著鎮外面而去

舒曼琳坐在葉璃對面,神色不善的盯著她打量著之前舒曼琳雖然也經常到院子擠兌葉璃,但是一般林大夫都會在場,這反倒是兩人第一次單獨相處了葉璃平靜的看著對面的美麗女子,淡淡微笑舒曼琳媚眼微翹,不屑的輕哼了一聲盯著葉璃道:

"你可知道我是誰?"葉璃垂眸,我一點兒也不想知道你是誰,"琳姑娘若是自己都不知道你是誰,我怎麼會知道呢?"

舒曼琳傲然的斜睨了她一眼,道:"你不用裝蒜,我知道你早就猜到我的身份了定王妃,在南詔的時候你用徐清塵未婚妻的身份把我和安溪那個蠢貨都騙了,你以為我不會防著你麼?"葉璃抬眼看著她,微笑道:"那麼…聖女有何指教?"比起年紀

輕輕治國有方的安溪公主,葉璃實在沒有看出來眼前這個舒曼琳有什麼資格稱呼人家是蠢貨果然是真正的蠢貨總是認為別人是蠢貨麼?

"你知道我想要什麼,識趣一點的話就乖乖的閉上你的嘴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舒曼琳沉聲威脅道

葉璃挑眉,當然明白她的是什麼事果然是背著譚繼之糾纏大哥的麼?不過,舒曼琳居然會怕譚繼之,這一點倒是讓葉璃有些意外畢竟在任何人眼里,譚繼之就算有著前朝皇室後裔的身份,但是現在也不過是一個皇帝跟前的禦前行走罷了要錢沒

錢要權沒權要人也沒人而舒曼琳卻是南疆聖女,地位權勢幾乎可以與南疆王太女一拼高下,有著南詔王和墨景黎的暗中支持就算是勾搭為*,也該是譚繼之讓著舒曼琳才對看來,她之前果然還是因為譚繼之在皇陵的表現而低估了他

偏著頭想了想,葉璃含笑道:"聖女應該知道我並不是那種喜歡道人長短的長舌之人"

舒曼琳冷笑一聲,道:"你識相最好不然的話,本姑娘多得是辦法讓你閉嘴"

靜靜地看著舒曼琳,葉璃唇邊溢出一絲清冷的笑意,"聖女…你這話聽得本妃十分的不舒服…現在,你敢殺了我麼?不,你現在敢對我動手麼?"舒曼琳俏臉一沉,沒錯,這幾天譚繼之已經多次警告她絕對不能動葉璃一絲一毫她雖然心中不悅,卻

並不是那種不識大體的女人前朝的寶藏沒有拿到,就越發的顯得定王妃這個籌碼的重要性了他們現在不僅不能傷害葉璃,甚至還必須保護她,只要將葉璃平安帶出了墨家軍的勢力范圍,就等于他們擁有了兩個隨時可以挾制墨修堯的籌碼

"葉璃,你不要太得意總有一天…"舒曼琳咬牙低聲道籌碼總有一天會失去效用,都是後她想要怎麼折磨眼前這個女人都行想起去年葉璃在南詔的那一場大鬧和在碎雪關的所作所為,將他們原本的計劃幾乎破壞的一干二淨只要想起這件事,舒曼琳就忍不住想要將她剝皮抽筋,不用她居然還是徐清塵的表妹

葉璃以手支頤悠然的提醒她,"聖女你還是先考慮現在?將來會發生的事誰知道呢?當然,你若是不在意的話,我也不介意偶爾長舌一下跟譚大人聊一聊當初在南疆嗯哼南疆聖女與清塵公子不得不的事兒?"舒曼琳氣的臉色發青,揚起手就想往葉璃臉上扇去,不過葉璃比她快,"啊呀?"

馬車外,騎著馬的譚繼之飛快的趕上前幾步,俯身揭起車邊的窗簾就看到舒曼琳舉著手的模樣,不悅的皺眉道:"琳兒,你這是在做什麼?我過了,不得對王妃無禮"舒曼琳憤憤的放下了手,甩了葉璃一記眼刀低聲嘟噥道:"我知道了"譚繼之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兩人,叮囑道:"馬上要出鎮子了,別鬧"然後才放下了窗簾葉璃笑眯眯的對著舒曼琳挑了挑眉梢,舒曼琳咬牙,"葉璃,你等著"

馬車在鎮的出口被攔了下來,幸好攔在路口檢查的並不是墨家軍而是普通的衙門衙役讓譚繼之松了一口氣

"車上是什麼人,下車"車外設卡檢查的衙役沉聲吼道

譚繼之頂著易過容看上去忠厚老實的書生臉上前,道:"官爺…這是,這是怎麼了?"衙役敲了敲車門道:"奉上面的命令,搜查進入西北的細作只要是外鄉人通通檢查,讓里面的人出來"譚繼之一臉為難的道:"官爺見諒,我家娘子有了七個月的身孕,實在是不方便,還請官爺海涵…"著還不著痕跡的塞了兩定錠銀子過去,十足的做足了懦弱書生的模樣

衙役得了好處,相互對望了兩眼道:"不下車也行,揭起簾子來看看"著也不管譚繼之同不同意猛的上前掀起了簾子只見馬車里坐著兩個年輕女子,其中一個挽著少婦發型,果然已經大腹便便的模樣另一個藍衣女子卻是美麗動人,對著他淺淺一笑衙役愣了一愣,低聲嘟噥道:"真是好福氣,這種破地方,居然還能有如此的美人兒……"

譚繼之心翼翼的笑道:"官爺,這個生是不是能走了?"

衙役有些不舍的又往里面望了一眼,這才放下了簾子揮揮手道:"走走"

"多謝官爺,多謝官爺"譚繼之欣喜道,連忙揮揮手讓車夫趕著車往鎮外而去

待到馬車走的不見了蹤影,鎮子外的幾個衙役臉上那耀武揚威的神色才漸漸退去,其中一人問道:"怎麼樣?看清楚了麼?"之前揭開簾子查看的衙役凝眉道:"是王妃,王妃對方人多,而且有南疆人要我們稍安勿躁"

"可惡看著王妃從跟前過去……"旁邊的男子低聲咒道

身邊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膀道:"既然被咱們盯上了,他還想帶著王妃離開西北不成?這里的確不是動手的地方,如今王妃身懷六甲,行動不便馬車里那個女人也不是善茬,萬一傷了王妃怎麼辦?"

出了鎮,譚繼之明顯的感覺到有些不安一路上吩咐人加快度馬不停蹄的往飛鴻關趕去原本按照他的計劃是不應該有什麼問題的他在大楚和南詔之間潛伏了近十年也沒有引起包括定王府在內的所有權貴的注意而且他也並不是從飛鴻關進入西北的,按不應該引起墨修堯的注意才對但是鎮上突然出現的巡邏人馬卻隱隱讓他覺得有些什麼地方失去了控制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個人來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只希望那個女人不會那麼蠢將他的事全部都出來眼中掠過一絲殺氣,應該不會…那個女人不會不知道,一旦了她只能是死路一條墨修堯絕對會將她千刀萬剮…

"繼之,休息一會好不好,我累了…"舒曼琳揭起車簾,臉色有些難看的道她從嬌生慣養,怎麼受得了這一路上馬車顛簸之苦早就受不了了再加上這一路葉璃不時的語冷嘲熱諷幾句,忍了半天的舒曼琳終于忍不住發作了譚繼之看了她一眼臉色的確難看,有想起葉璃還懷著身孕不能太過顛簸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道:"休息半個時辰"

舒曼琳歡喜的叫了一聲繼之真好就起身跳下了馬車,想要活動活動筋骨譚繼之挑眉,望著車里的葉璃道:"王妃,可要下來走走?"葉璃臉色也有些蒼白,加上做完沒睡好看上去加疲憊,搖搖頭道:"既然停了我睡一會兒,不要打擾我"譚繼之也不在意,他當然希望葉璃事越少越好不待他再什麼,舒曼琳已經拉著他往一邊的樹腳下走去了,"繼之,過去坐一會兒休息一下,熱死了我好累……"譚繼之對她顯然十分的又耐性,低聲道:"既然如此,你也靠著我睡一會兒"

"繼之最好了"

午後的樹林里,馬兒安靜的吃著草樹蔭下一對璧人倚坐在一起休息,好一副靜謐而祥和的圖畫

譚繼之發現不對的時候猛的抬起了頭,驀然發現樹林里安靜的太過詭異不知何時,一個青衣男子出現在不遠處的樹腳下黑發如云,一襲青衣上銀色的龍行暗紋在斜暉下閃動出奢華的光芒男子身形消瘦,俊雅的臉上帶著銀白色的半邊面具,卻依然掩蓋不住臉上病態的蒼白然而即使他只是靜靜地站著,只是微微的揚起臉看向他們的方向,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卻是天然矜貴的王侯氣度讓人不由得自慚形穢但是此時,讓譚繼之心中微微發寒的卻是,樹林里包括就在不遠處戒備的侍衛都仿佛完全沒有看到那個男子一般仿佛他感覺到的鋪天蓋地而來的壓力指示出于他自己的幻想一般

"墨修堯"譚繼之沉聲道,卻完全不顧身上的壓力,不顧一切的飛身往聽在不遠處的馬車上撲了過去

一邊的侍衛仿佛這才發現樹林里多了一個陌生的男子,連忙拔出武器迎了上去

樹下,青衣男子微微皺眉顯然對眼前的形很是不滿他一步上前,如流云般的從侍衛中間掠過,廣飛揚間帶起妖豔的血光,然後同樣的朝著馬車而去他站的比譚繼之遠,動作似乎比譚繼之慢,但是卻並沒有比譚繼之晚到幾分在譚繼之伸手抓向馬車的簾子的時候,銀光一閃寒冷的銀輝斬向了他伸向馬車的手

譚繼之咬牙,"墨修堯"

這一刻,他沒有功夫去想墨修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唯一能想的就是必須擊敗眼前的男人然而,這何其的困難墨修堯有天下四大高手之稱,在沐擎蒼始終已久的今天,他就是大楚真正的第一高手

一擊不成,譚繼之飛身疾退,厲聲吼道:"放箭"

樹林里一片甯靜,卻沒有那預料之中的利箭破空之聲譚繼之臉色微變,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青衣男子

卻見墨修堯根本連看也沒有看他一眼,轉身掀起身後的馬車的簾子,望著馬車里的女子笑容溫柔而和煦,"阿璃,我來接你回家"

咩哈哈…終于見到了…

上篇:185.消息     下篇:187.接你回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