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7.接你回家(下)  
   
187.接你回家(下)

"修堯……"馬車里,葉璃有些怔然的望著外面含笑對著自己伸出手的青衣男子淡淡的斜陽透過林間的樹蔭灑落在他的身上,透過淡淡的光暈葉璃清楚的看到他比起從前見蒼白消瘦的容顏不知怎麼的,葉璃只覺得心中一酸,來不及阻止晶瑩的淚珠已經從眼角滑落望著馬車里端著的清婉女子,目光落到她眼角跌落的淚珠上,墨修堯的目光突然變得有些驚慌了起來,卻依然固執的將手伸向葉璃,"阿璃…阿璃是怪修堯來的太晚了麼?"

葉璃眼瞼微微煽動,這才察覺自己竟然已經流下了淚水,連忙伸手抹去對著馬車外的男子伸出了手

墨修堯心翼翼的將她抱下了馬車,卻再也不肯放開仿佛只要一放手懷中的人兒就會就此消失一般抬起手來輕輕托起葉璃為易容過的容顏,依舊溫婉柔美卻與往日的清麗容顏多了那麼幾分不同魔修堯取出懷中的手帕,仔細的將那一點點遮掩住清麗容顏的妝點拭去,露出了原本熟悉而美麗的嬌顏

"阿璃……"癡癡的望著懷中的人兒,墨修堯眼中滿是溫柔和愛憐之意,"阿璃…以後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葉璃抬頭,頓時落入了那滿是溫柔和愛憐的眼眸之中,頓時只覺得這些日子的心翼翼瞬間的消失無蹤,只想靠在眼前的男人懷中靜靜的休息輕輕點頭道:"嗯,以後咱們再也不會分開了"葉璃輕聲歎息,魔修堯眸光一亮,心的將她抱入懷中,英挺的下顎靠著她纖細的肩頭蹭了蹭,微笑道:"好,咱們定了再也不分開……"

被冷落在一邊的譚繼之臉色難看的盯著眼前這對目中無人的男女,但是當目光落在倒在不遠處的幾個侍衛的身上時就被他強自按捺了下去暗中隨行的侍衛到現在還沒有反映,很顯然在他們還沒察覺的時候就已經被人制住或者消滅了還有剛剛,魔修堯後發而先至,甚至中途還毫不費力的解決掉了幾個阻攔的侍衛單是這份功力就足以讓他目中無人譚繼之從來沒有瞧過魔修堯和定國王府不然他不會這麼多年都心翼翼的躲在墨景祁的身後暗中操縱著一切,因為他知道一旦暴露了自己,等待他的必將是魔修堯的致命一擊

蘇醉蝶…這個賤人?

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反而加冷靜了下來無論願不願意他都必須承認,蘇醉蝶出賣了自己背地里,譚繼之緊緊地攥起了手掌,心中飛快的思索著要如何脫身

"屬下等見過王爺,見過王妃"秦風等人解決了譚繼之暗中安排的侍衛,又在暗處等待了半晌卻依然不見王爺和王妃召喚,實在忍不住了只得自己現身,並且如願得到了墨修堯暗中一個凌厲的眼刀

"屬下見過王爺,王妃"樹林里三三兩兩的分散著許多人,齊齊向兩人行禮看似隨意的站位,卻將譚繼之的退路完全封死了見狀,譚繼之臉色變了變,最後終于歸于平靜上前一步,譚繼之含笑道:"在下見過定王殿下"墨修堯仿佛這才發現此處還有外人一般,分給了他一絲絲的注意瞥了一眼躬身見禮的譚繼之,墨修堯淡淡問道:"譚大人,你…想要帶本王的王妃去哪兒?"

譚繼之心中一沉,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賭一把如果賭贏了…或許他還有機會平安離開此地,但是若是輸了…不,如果不賭這一把他今天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了而且看定王看自己的神色,並不像是知道了那件事的樣子很快,譚繼之已經下定了決心,拱手賠笑道:"確實是在下一時貪念想差了,既然王爺已經在此,在下也恭祝王爺和王妃合家團聚今日之事…還請王爺見諒"

"見諒?"墨修堯笑容極淡,卻讓看得人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冷意輕輕點頭道:"本王想起譚大人差一點帶走了本王的愛妃,心欠佳若是不心讓譚大人有什麼損傷,也請譚大人見諒"完,似乎對譚繼之完全沒有了興趣,一揮手道:"帶下去,殺了"譚繼之心中一緊,沒想到墨修堯竟然會如此決然殺就殺心中心念一轉,道:"定王難道不想知道陛下的想法麼?"

魔修堯冷笑一聲,淡淡的吐出幾個字,"秦風,殺"完,俯身心地抱起葉璃轉身便要離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這樣打橫抱起,葉璃很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魔修堯淡淡的微笑道:"阿璃,別動……"葉璃微微蹙眉,隱隱的覺得墨修堯有些不對勁,一時間卻又不上來有什麼不對只是一對上他溫柔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的眼神,不知怎麼的什麼樣的想法都不出來了,只得任由他這麼抱著

譚繼之見他要走,心里明白一旦魔修堯和葉璃離開,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條望了一眼被墨修堯抱在懷里的葉璃,譚繼之突然開口道:"王妃,你不想知道定王身上的毒要怎麼解麼?"

葉璃一怔,魔修堯卻對此仿佛毫不在意舉步往林外走去,譚繼之高聲道:"王妃,你真的不想知道碧落花在哪里?還是你以為冰火蓮就可以解定王的毒麼?"定王妃在暗中尋找碧落花並且為此和閻王閣的三當家結了仇的事知道的人並不多葉璃愣了一下,出聲道:"秦風,帶他回去"墨修堯輕哼了一聲,卻也沒有反駁葉璃的話,抱著人頭也不回的往林外去了

被留下的秦風等人臉色難看的目送魔修堯的背影離開他們還沒能和王妃上一句話呢就被王爺帶走了,不過這些日子都處在一種極其微妙的危險氛圍中的眾人誰也沒有那個狗膽現在將墨修堯攔下來任何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揮揮手讓人將譚繼之和舒曼琳押走,秦風看了一眼站在一邊臉色猶豫的墨華,問道:"怎麼了?"墨華沉聲道:"王爺的身體……"今天正是月圓之日,這幾個月王爺每次發作起來越發嚴重了上個月月圓當天中午就開始發作了,按照沈揚的推測王爺現在絕對不會好受但是現在……秦風望了一眼魔修堯離去的方向,猶豫了一下道:"應該…沒事?不少字"發作起來也沒別的,橫豎就是痛,以王爺的定力來基本上不會有生命危險何況任何藥物對此都毫無用處,那麼王爺現在在哪兒做什麼也就無所謂了,最重要的是他們現在誰也不敢去打擾,"我讓人保護王爺和王妃安全"

墨華點了點頭,雖然這原本應該是暗衛的責任,但是這些日子墨華也承認麒麟比暗衛優秀

靠在魔修堯懷里,葉璃突然覺得從未有過的心安這些日子雖然表面上她表現的平靜而從容,但是懷著幾個月的身孕讓她行動十分不便,心里又怎麼可能真的輕松自在特別是與譚繼之相處時,看似每一句隨意玩笑的話都是經過了心翼翼地算計和思量的此時突然全部放松下來了,一股困意頓時湧了上來,靠著魔修堯的胸口蹭了蹭便有些昏昏欲睡,"修堯…去哪兒?"

墨修堯低頭看著她半垂的眼眸柔聲笑道:"困了就睡"

葉璃搖搖頭,強撐著睜開眼睛看著前方越走越偏的路只要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就連墨修堯自己也沒有固定的目標,他只是再撿偏僻的路一直往前走葉璃不知道墨修堯想要帶自己去哪里,但是她卻能感覺到墨修堯眼中少見的固執和堅定輕歎了一聲,道:"修堯,我有點累了咱們休息一下在走好麼?"

"累了?"墨修堯低頭看她,果然發現清瘦的容顏帶著掩不住的疲倦,眼瞼下也帶著淡淡的暗影看了看四周,墨修堯腳下一點帶著葉璃騰空而起踩過了路邊的樹梢往對面的山頭的路邊飛去

身後,悄然跟上來的秦風拉住了想要施展輕功飛過去的墨華墨華回頭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秦風聳肩道:"你沒看出來,王爺就是想要避開咱們才一直往前走的麼?再跟過去王爺還得往前走"

墨華無的停了下來,皺眉道:"王爺和王妃的安全……"

秦風望天翻了個白眼,在山路邊挑了一塊平坦的石頭坐下來,"山下都是墨家軍,中間還有暗衛和麒麟若是還讓刺客混進來咱們也別活了一起從這兒跳下去"

墨華沉默片刻,默默的在旁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秦風撐著石頭,望著湛藍的天空好心的歎道:"天真藍啊…"

墨修堯回頭看了一眼對面抱著葉璃轉過了山腳拐進了另一條加偏僻的路很快的遭到了一出僻靜而平坦的地方將摟著葉璃坐了下來,這才對她得意的一笑道:"總算把他們甩掉了"葉璃無,終于明白了自己之前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她沒有見過這樣的墨修堯,以前的墨修堯即使偶爾會故意挑撥逗弄她,成功之後也會得意的對著她挑眉微笑但是那笑意總是溫和而自信的笑容,即使溫雅也依然讓人覺得強大而安心但是現在的墨修堯,得意的笑容里卻帶著一絲任性和肆無忌憚

"修堯…你怎麼了?"葉璃蹙眉,抬起手輕觸他蒼白的面容,"抱歉,讓你擔心了"

墨修堯將臉埋進她的發間,悶聲道:"阿璃,我想殺了他們"

葉璃一愣,"他們?誰?"

"所有的人"墨修堯聲音里殺意畢露,緊緊地將葉璃捆在懷中道:"將所有的人都殺掉…傷害阿璃的人…他們都該死還有那些礙眼的家伙,我只想要阿璃一個人……其他人都去死"葉璃心中一顫,有些顫抖的微微推開墨修堯,將他埋在自己發絲間的臉抬了起來,看著墨修堯臉上還未及掩去的殺意和狠戾墨修堯同樣從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樣,曾經偽裝出來的溫文爾雅蕩然無存其實…墨修堯從未真正的溫雅過,他也從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但是在葉璃的眼中看到的自己無疑是難看的,被葉璃輕巧的取下了臉上的面具,左邊臉上略顯猙獰的傷痕加上臉上殘存的狠戾的殺氣,不像是往日人們眼中溫文冷淡的定國王爺,像是地獄里出來的奪命修羅

"阿璃怕我麼……"墨修堯緊緊的盯著懷中的女子,語氣里多了一絲委屈和脆弱,臉上的氣焰卻反而甚溫和淡然,從容睿智,那從來都是偽裝真正的他從來都是愛恨分明肆意妄為的,曾經的墨修堯縱馬京城神采飛揚,手中長鞭下打紈绔無賴,上打皇孫貴胄手中寶劍神擋誅神,佛阻殺佛而現在的墨修堯,褪去那一層偽裝卻已經是滿身傷殘,滿心怨恨殺虐早已不複當初那個火一般明媚的少年他不知道該慶幸阿璃沒有看到過自己曾經的神采飛揚還是該怨恨自己只能給她如今這樣不完美的自己,"阿璃……"

"什麼傻話"葉璃輕歎,坐起身來輕輕在他唇邊落下一吻她不知道這幾個月眼前的男子是怎麼度過的,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此時的擔憂,傷痛,怨恨都是因為自己摟著他的脖子,葉璃認真的看著他,低聲道:"修堯,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的這里……"執起他的手輕輕覆上圓鼓鼓的腹部,柔聲道:"這里已經有了我們的寶寶了修堯…很快,我們就會有一個完整的家了"

墨修堯愣住,其實從最開始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孩子也幸好他太過的心翼翼抱著葉璃這一番折騰才沒有傷到孩子怔怔的望著手下已經很大的肚子,感受著手下不時的輕輕的動靜墨修堯皺眉,重將葉璃摟入懷中,悶悶不樂的道:"我討厭孩子阿璃,我只要你……"葉璃眨了眨眼,看著眼前仿佛孩子一般任性的男人卻不出半句嗔怒的話來墨修堯從來都不討厭孩子,曾經兩繾倦之時也曾期待著孩子的到來很快,葉璃就明白了他為何會有此反映正是因為她懷著孩子行動不便,才導致了撤離的時候一路慢行墨修堯是將她墜崖的原因怪到孩子身上無奈的安撫著難得鬧緒的男人,"我愛他…他是我們的孩子…"

墨修堯的身體微微的僵硬了一下,重抬起頭來緊緊的盯著她葉璃有些不解的望著他,輕聲道:"怎麼了?"墨修堯抿唇不語,只是死死地盯著她不放

葉璃無奈的歎息,鬧脾氣的男人的心思很難猜墨修堯望了她半晌,將目光移到了那圓滾滾的肚子上,眼光中充滿了怒氣和嫉妒葉璃一愣,回想起自己方才到底過了什麼不由莞爾一笑伸手抬起墨修堯的臉正對著自己,葉璃低聲淺笑,在他耳邊輕語道:"修堯,我愛寶寶是因為…我愛他的父親…你明白麼?"

一瞬間,仿佛春回大地原本沉郁的眼中灑滿了點點柔和的星光墨修堯低頭,狠狠的吻住了那一抹微甜的芳唇從未覺得,世間有過如此動人的語讓他忍不住想要沉溺其間永遠也不願清醒,"阿璃…阿璃,我愛你…墨修堯今生只愛阿璃一人……"

葉璃抬手摟住他的肩膀,回應這久別的親吻,"我知道…我也是…"

黃昏的夕陽下,幽靜的山坡上,久別重逢的兩人纏綿的交換著對彼此的愛念和思念唇舌糾纏間讓彼此的氣息融為一體,墨修堯緊緊地將眼前清婉的女子嵌入自己的懷中,"阿璃…阿璃,誰也不能將你從我身邊帶走……"

"修堯……"

晚風輕輕吹拂著為燥熱的夏日帶來一絲清涼葉璃睜開眼睛看著摟著自己靠著山坡熟睡的男子不由莞爾一笑他們都太累了,兩個成年人竟然就坐在這里毫無防備的睡了過去若是讓他們的仇敵知道了不知道會如何的扼腕長歎她一動墨修堯就立刻睜開了眼睛,"阿璃?"葉璃安撫的淺笑道:"沒事,累了就再休息一會兒,咱們晚一點再回去"既然已經晚了這麼久了,就不在乎再晚上那麼一會兒墨修堯即使在沉睡中也依然緊皺的眉頭讓葉璃心中微微發酸

墨修堯重閉上了眼,將臉埋進葉璃的懷中吸吮著熟悉的馨香緊皺的眉頭見見的舒展開來,已經熟悉的疼痛漸漸的從腿上傳遍了全身各處,但是他卻不想理會經過了這幾個月他才明白其實那每月一次的疼痛根本算不了什麼有時候他甚至期盼著那樣的疼痛到來因為只有那樣劇烈的疼痛的時候他才能忽略心中那仿佛無底洞一般的黑暗和冰冷才能壓抑下那中幾欲毀滅一切的瘋狂想法現在這樣…很好…

葉璃低頭輕輕彈落落在他肩頭的樹葉,夕陽的余暉照在他烏黑的發上葉璃的手停頓了一下,指尖微微的一顫她心翼翼的輕觸著他的發絲,那烏黑的發絲間泄露出一縷灰白她抬手輕輕的摩挲著發絲,手指上漸漸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黛色頓時,清麗的眼眸中蘊滿了水光,如斷線的珍珠滑落了臉頰

"阿璃……"墨修堯輕聲喚道

"沒事,睡風吹著很舒服"葉璃輕聲微笑道,滴滴晶瑩的淚珠無聲的滑落,浸濕了她的手背

"嗯"

------題外話------

嗚嗚…我討厭感戲,寫劇都好啊…這一章廢了我好半天功夫,親們看看不知道到底怎麼樣,話寫到最後幾句的時候突然覺得有點酸酸的感腳…謝謝親們一直為鳳的票票努力哈~41了唉…好像夢一樣…深刻的感腳這兩章的名字應該改一改…

上篇:186.接你回家(上)     下篇:188.初回汝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