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88.初回汝陽  
   
188.初回汝陽

汝陽城里一片喜氣沖天,原因無他,失蹤半年有余的定王妃平安歸來了舒咣玒児不僅定王妃平安歸來,就連有七個多月的世子也一樣平平安安的待在定王妃的肚子里整個汝陽城仿佛過節一般的熱鬧非凡,所有人都知道王妃以女子之身率領二十萬大軍對抗西陵鎮南王,打得鎮南王幾乎全軍覆沒如今王妃和世子都平安歸來,可不是天佑定王殿下麼?

這樣的亂世之中,老百姓其實很少有閑暇去關注那些儀禮經典聖人教誨,誰給了他們安甯的生活他們就愛戴誰擁護誰在如今這個大楚戰亂四起的時候,最早遭受戰亂的西北反倒成為了一方安甯的所在,這其中有大半都是定國王妃的功勞因此定王妃的歸來自然讓人們歡欣鼓舞,同時也對西北的未來多了幾分信心

在這一邊歡愉熱鬧之中,位于城中的太守府卻依然是一片甯靜,即使所有的人面上都帶著歡欣之意,此時卻依然不是該慶賀之時

臥室里,葉璃坐在床邊看著床上臉色蒼白陷入昏睡之中的男子,心中只覺得一陣陣的酸澀揪痛沈揚心翼翼的取下了墨修堯身上的銀針,退到一邊淨手葉璃擔憂的問道:"沈先生,修堯到底怎麼樣了?"下午的時候著實將葉璃嚇了一跳特工重生在校園最章節原本好好的墨修堯突然昏倒甚至隱隱有七竅流血之象沈揚看著葉璃安慰道:"王妃放心便是,王爺暫時沒事"

"都是因為我竟忘了今天的日子,王爺怎麼會……"在深山里帶了幾個月再加上皇陵里那幾日無日無月讓葉璃一時間有些忘記了時間,沒想到今天就是月圓之日了沈揚道:"王爺只是用了截脈之法封閉了痛感但是這每月月圓之時的疼痛原本就不是能夠封得住的王爺強行而為,自然免不了受些內傷了索性發現的早,沒有什麼大礙"葉璃皺眉,道:"修堯發作起來的模樣我也見過,但是這次卻並不一樣沈先生,修堯可是出了什麼問題,還請如實相告"沈揚在對面坐了下來,道:"王妃稍安勿躁,這幾個月王爺卻是表現的平靜了許多並不是因為毒發的程度變弱了,而是王爺的忍耐力似乎上一層樓了或者也可以…王爺的痛感似乎變得有些遲鈍了幸好就在下看來,目前王爺並沒有別的什麼問題,這也算是一件好事王妃如今安然回來,在下也可放心專研王爺身上的毒了"

這幾個月日子難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其中也包括沈揚他不能如往常那樣長時間將自己關到幽靜的所在研究醫術,不能出遠門尋找珍貴的藥材或者尋訪醫術高手因為他必須隨時隨地的注意著墨修堯的況以免出現什麼意外但是看著墨修堯那個模樣,即使沈揚暗中調整了無數次墨修堯的飲食滋補,如果一直那麼下去沈揚也敢斷定就算解了身上的毒,王爺也活不過三年,他會把自己熬死現在王妃回來了,有她看著王爺事自然好辦多了

葉璃點點頭,低頭看著床上男子沉靜的睡顏,眼中閃過一絲歉疚和心疼,"多謝沈先生,你下去休息王爺這里我看著就是了"

沈揚起身拱手道:"王妃如今身子也甚是不便,也當找些休息有什麼事讓人喚在下一聲便是了"

送走了沈揚,揮退了跟前服侍的人葉璃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墨修堯蒼白的俊顏,手輕輕拂過左臉上那道長長的疤痕,微微歎了口氣,"修堯……"

清晨,葉璃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個微溫的懷中,不由得愣了一下抬頭望向不遠處的睡榻因為不想驚醒了墨修堯昨晚她睡在了房內的一張軟榻上,卻沒想到再睜開眼睛時卻已經呆在了墨修堯的懷里她一動,墨修堯立刻也睜開了眼睛也不話,只是靜靜的望著葉璃,葉璃淡淡微笑,"好點了麼?"墨修堯眼中帶著明亮的光芒,在葉璃肩上蹭了蹭,將她往自己懷里攏了攏道:"痛,還要再睡一下"葉璃抬手輕輕拂去他臉上的發絲,心中苦澀難辨:渾身都痛又怎麼可能睡得著?卻不願反駁他的話,點點頭柔聲道:"好,再睡一會兒"

"阿璃一起睡"墨修堯閉著眼道葉璃應聲道:"睡"

不過他們想要貪懶賴床一會兒別人卻不肯給他們這個機會不一會兒院外就吵吵嚷嚷起來了,葉璃隱隱的聽到韓明晰等人的聲音昨天晚上她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晚,又因為墨修堯但是昏迷不醒因此竟是只招了沈揚來診治以外,別的人一概不見,也難怪韓明晰他們一大早就來鬧了有些無奈的坐起身來,葉璃還沒話就將墨修堯也跟著騰地做了起來,只是臉色陰沉的實在是有些嚇人也沒有招來侍候的丫頭,兩人慢條斯理的收拾停當出了門時外面已經鬧開了只是暗衛十分盡職的擋在門口,任是在著急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看著站在院門口一臉怒色的韓明晰,葉璃淡淡淺笑道:"明晰,一大早的就聽到你的聲音,鬧什麼呢?"

乍然聽到葉璃的聲音,韓明晰一怔猛的回頭看到站在門口盈盈淺笑的青衣女子不由露出狂喜之色,"君唯"一時間也顧不得其他,韓明晰朝著葉璃的方向掠了過去然而,韓明晰輕功雖然稱為一絕,但是卻有人比他快葉璃身邊墨修堯根本不給他近身的機會,將葉璃擋在自己身後對著向這邊掠過來的韓明晰毫不留的一掌拍了過去韓明晰嚇了一跳,半空中一個翻身退出了十幾步才避開了這一掌,"墨修堯,你個瘋子你干什麼?"

旁邊的人都不禁暗暗為韓明晰捏了一把汗,因為他們都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男子臉色有多麼可怕墨修堯一不發,揉身上前對著韓明晰連拍了幾掌,韓明晰武功本就平平,哪里能是他的對手立刻便手忙腳亂的只能四處躲避,萬幸他的輕功卻是不愧是江湖一絕,不然的話以墨修堯的掌力和狠勁會是什麼後果實在是難的很九州風云亂

"修堯,你在做什麼?"葉璃無奈的歎息,這算是起床氣麼?以前可沒有發現墨修堯會像這樣一不發的就直接動手墨修堯身子頓了一下,抬眼掃了一眼站在樹梢上不敢下來的韓明晰,冷冷道:"韓明晰,本王過,心你的命"韓明晰心中一驚,別人都站在墨修堯的背面不知道,但是他確實看得一清二楚墨修堯盯著自己的眼神里掠過的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殺氣剛才墨修堯並不是拿自己撒氣,而是真的想要殺了他

"好了"葉璃漫步走到墨修堯身邊拉下了他的手緊緊握住她前世是狙擊手,對環境和氣氛最是敏銳,怎麼會沒有察覺到墨修堯話語中的殺意安撫的拍了拍墨修堯的手背,感覺他放松了一些才仰頭對著韓明晰笑道:"明晰,許久不見了大清早的你們是在鬧什麼?"韓明晰摸了摸頭發,苦笑道:"抱歉,昨天就聽王妃回來了,但是這麼晚……"

葉璃點頭歉然道:"是我和王爺晚了,讓諸位久等了"在場的眾人這才回過神來,齊聲拜道:"屬下等見過王爺王妃"

雖然朝廷已經下了明昭奪了墨修堯的爵位,但是在汝陽城,不在整個西北人們卻仿佛有志一同的望了那一道聖旨一般依然如故的稱呼墨修堯為王爺葉璃為王妃墨修堯對此也沒有什麼意見,如果不要王爺還要另外費事想一個稱呼多麻煩,而且他也習慣了王爺這個稱呼同時也是告訴墨景祈,他墨修堯想要為王不需要誰的冊封墨修堯臉色沉郁的盯著一干屬下,看的眾人心肝兒砰砰直跳自從王妃出事以後,王爺的脾氣就變得格外的莫測,雖然大事上依然英明如故,但是性卻沒有往常那麼好相處了見他如此臉色,眾人仔細一想也明白問題出在哪里了王爺和王妃久別重逢,自然想要多多的獨處溫存一二,他們這些人一大早的來攪人好夢王爺能高興才怪了不由得一半將怨恨的目光射向一邊剛剛從樹上落下來的韓明晰身上一半將祈求的目光望向站在墨修堯身邊的葉璃身上

葉璃抿唇微笑,悄悄拉了拉墨修堯的手墨修堯輕哼一聲道,"免了,都起身"

"謝王爺王妃"眾人如獲大赦,連忙起身謝恩

行過了禮,沒什麼事兒的人就匆匆告退了大家誰都不是笨蛋,王爺現在不想見到他們他們當然要識趣一點讓自己消失了墨修堯神色不善的看著留下來的幾個,沉聲道:"你們有什麼事?"為首的鳳之遙無奈的摸了摸鼻子,他們真的有事兒鳳之遙上前道:"啟稟王爺,王妃平安歸來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朝廷方面大概很快又會有消息了咱們也得盡快拿出應對之策另外,下面官員來報,城中百姓為了慶賀王妃平安歸來,准備舉辦燈會為王妃和世子祈福不知屆時王爺和王妃是否參加?"提起朝廷,墨修堯的神色加陰沉了,輕哼一聲道:"墨景祈沒這快,暫時不用理會若是派了人前來,直接趕出去"

鳳之遙無奈的聳聳肩沒話了秦風上前道:"啟稟王爺王妃,昨天帶回來的兩個人不知作何處置?"

提起譚繼之,葉璃連忙問道:"昨天我交代你找的那位林大夫有下落了麼?"秦風點頭道:"那位林大夫受了點傷,被譚繼之命人從另一條路帶走了,大概是打算帶回京城的今天早上已經到了汝陽城里,王妃現在是否要見?"葉璃想了想搖頭道:"讓人好好照顧林大夫,他一路也幸苦了等他休息好了再"秦風點點頭,表示會安排妥當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墨修堯繼續道:"譚繼之想要見王爺和王妃"葉璃自然還記得昨天為什麼留下了譚繼之的命,抬頭看了看墨修堯,清楚的看到他臉上的不悅之色,無奈的對她安撫的笑笑,對秦風道:"回頭我和王爺一起去見他"

墨修堯一手攬著葉璃,目光淡淡的掃過眾人的臉上,"完了?"

還想要話的卓靖和冷皓宇識相的將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王爺看他們的眼光絕對是在威脅,橫豎也不是十萬火急的事既然王爺不想聽那他們就不了唄原本他們一大早過來也只是想要確定王妃確實是平安歸來了罷了,這幾個月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他們再也不想面對那樣的王爺了

看著眾人告辭離去,葉璃輕聲歎息活該你單身墨修堯的想法她並非不知,但是他們已經處在了這樣的一個位子上又怎麼可能真的拋下一切不管不顧呢?拉著墨修堯的手重往院里走去,葉璃輕聲笑道:"回去用了早膳在休息一會兒,下午你彈琴給我聽可好?"墨修堯眼中的陰郁漸漸地散去,看著葉璃的眼睛充滿了溫暖和寵溺,"好"

摟著他的一支胳膊,葉璃淺淺微笑以後的事還會很多,剛剛回來稍微放縱一下也不要緊?

午後,太守府後院的大樹下也多了一絲淡淡的清涼葉璃倚坐在美人靠上悠閑的翻著書卷,墨修堯慵懶的坐在旁邊,靠著椅子將頭埋在葉璃的身邊閉目養神顯然若不是葉璃如今有孕在身他大約就要直接枕著葉璃的腿睡覺了葉璃也不在意,一只手握著書卷,一只手搭在他背上,不時輕輕地拍拍

鳳之遙走進來就看到眼前這溫馨而靜謐的一幕,看到墨修堯平靜而恬然的睡顏他突然有些後悔進來打擾他們的安甯但是眼前的事他又不得不進來稟告葉璃也看到他在門口猶豫不決的模樣,淡淡一笑對鳳之遙點點頭,"鳳三,過來話"鳳之遙這才舉步走了過來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靠著葉璃的墨修堯,只見墨修堯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就在鳳之遙以為他要什麼或者動手將自己趕出去的時候,墨修堯又重閉上了眼睛

"鳳三,有什麼急事?"看著鳳之遙一副見鬼了的模樣,葉璃莞爾一笑放下書卷執起放在一邊的扇子輕輕為墨修堯打扇對此,墨修堯似乎十分滿意,輕輕在她腿邊蹭了蹭整個人加放松了一些

鳳之遙看了一眼閉著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睡著了的墨修堯,低聲道:"稟王妃,朝廷來人了"

葉璃挑眉,"這麼巧?"她昨天才回來,墨景祈的人今天就到了,這也未免太巧了一些鳳之遙點頭道:"確實很巧,不過屬下查過了應該和王妃沒有關系對方也是昨天才剛出飛鴻關的不過,大概和昨天我們抓回來的那位有點關系"

"譚繼之?"葉璃皺眉思索著,"譚繼之的膽子倒是不,想要墨景祈來救他?他就不怕他的身份萬一曝光了,第一個要他死的人就是墨景祈?"鳳之遙笑道:"他大概沒想過他的身份會被我們知道,屬下猜測之所以牽扯出墨景祈的人大概也只是他做得兩手准備畢竟西北現在在咱們手中,他就算再心也確實有可能落到咱們手中如果我們不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還有跟王妃有關的話,只是單純的抓到譚繼之這個人,最後確實有可能將他交還給墨景祈"

葉璃點頭,"那麼也就是…墨景祈知道譚繼之來西北是要做什麼的至少是對他有好處的事"

鳳之遙揚眉笑道:"譚繼之會不會將前朝高祖皇陵在西北的事告訴墨景祈?墨景祈想要皇陵里的寶藏"據前朝高祖的神秘皇陵里可是曆代帝王陵墓中陪葬最豐盛也是最神秘的一個就連鳳之遙也沒有想過那座從一開始就失蹤了的皇陵居然會在西北葉璃搖扇的動作停了下,"他要怎麼解釋他從哪里知道皇陵的秘密的?"

"那就要問譚繼之了"鳳之遙笑道

葉璃想了想,"告訴譚繼之,我要碧落花和王爺身上的毒的解法另外…"葉璃皺了皺眉,道:"告訴秦風再審一下蘇醉蝶,她一定還知道些什麼重要的事只是譚繼之的身份不足以讓她撐那麼久不肯招供重點問一問…她和譚繼之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屬下遵命,那…墨景祈派來的人?"鳳之遙問道

葉璃垂眸,淡淡道:"先放著,等王爺有空了再"

聞,鳳之遙嘴角抽搐的看了一眼拍在椅子上睡得一臉甯靜的墨修堯,王爺很閑好麼?工作狂的王爺很糟糕,但是突然變得懶惰了的王爺加糟糕想起雖然才不過兩天書房里就已經堆得高高的折子和卷宗,鳳之遙就覺得眼前一片昏暗只希望王爺目前的狀況不會持續的太久

"屬下告退"

上篇:187.接你回家(下)     下篇:189.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