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0.交易達成  
   
190.交易達成

離開了地牢,墨修堯與葉璃並肩而行葉璃有些猶豫的抬頭問道:"就這麼放了譚繼之好麼?"墨修堯淡淡笑道:"有什麼好不好的?阿璃高興放了他便是,不高興殺了就是了"葉璃無奈的睨了他一眼道:"殺人不是切蘿蔔,什麼高不高興的?放了他也沒什麼,畢竟他提出的條件確實不錯了,但是我總覺得有什麼事被漏掉了"雖然定國王府家大業大,但是如今和墨景祈決裂已經成為定局,定王府的產業也並非完全沒有損失十萬兩黃金不算多,但是也不是一個數目了再加上譚繼之十年來在西北和京城布下的勢力,如果只是為了譚繼之企圖抓她這件事的話,這個交易明顯是劃算的

墨修堯學著葉璃平時的模樣聳聳,對他來殺人和切蘿蔔的差別確實不算特別大,"放了就放了,他若是不老實再抓回來就是了"葉璃含笑道:"王爺覺得譚繼之很好抓麼?"這次若不是譚繼之倒黴正好在西北這塊兒被墨修堯知道了,要抓他也,沒那麼容易他能在墨景祈身邊潛伏這麼久都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就已經足以明這人的能耐墨修堯漫不經心,"本王要殺的人沒有殺不死的,就算現在沒事,總有一天也是要死的"

伸手挽起墨修堯的手,兩人漫步在走廊上這次回來墨修堯真的變了很多,葉璃不出這種變化到底是好還是壞從前的墨修堯太過深沉,即使是葉璃有時候也未必能夠完全看透他有時候葉璃甚至覺得她所看到的都是墨修堯願意讓她看得而現在的墨修堯卻多了幾分隨性和無忌當然還有一點古怪的偏執,比如他看韓明晰不順眼,所以每次見到韓明晰都毫無顧忌的放殺氣偶爾葉璃甚至會擔心墨修堯會不會哪一天就背著她將韓明晰給殺了為此葉璃也在墨修堯心好的時候跟他談過,當時墨修堯認真的凝視著她阿璃不高興,我不殺他就是了葉璃相信墨修堯的承諾,但是讓她哭笑不得的是一轉身還是對著韓明晰放殺氣弄得韓明晰現在看到墨修堯也不挑釁了,直接繞著道走

而現在,墨修堯既然記下了要殺譚繼之這件事,葉璃覺得譚繼之就算被放走了以後的日子大概也會很頭疼

"王爺,王妃"秦風出現在走廊的盡頭,向兩人行禮

葉璃點頭,含笑問道:"蘇醉蝶那里有什麼消息?"秦風有些挫敗的皺起了眉頭,一臉菜色的道:"屬下無能,蘇醉蝶除了出譚繼之的身份,什麼也不肯了"秦風覺得自己從前輕視蘇醉蝶這個女人絕對是個錯誤,這麼多年他就沒見過這麼能熬得住刑的女人特別是這個女人還是個嬌滴滴的平時針紮到手指頭也得掉眼淚的女人

"無妨,意料之中慢慢來不必著急,心一點別把人弄死了"葉璃道,蘇醉蝶若是真的如表面上那麼弱不禁風她沒那個膽子當年勾搭韓明月背棄墨修堯,再甩了韓明月搭上西陵皇和西陵鎮南王一個出身名門連楚京都沒出過的女子居然會有這樣的心計和手腕這就不得不讓人驚歎了,所以她若是還有一些別的本事葉璃一點都不奇怪但是葉璃卻並不想就這麼殺了她,她能感覺到能讓蘇醉蝶這般強撐著也不肯開口招供的,絕對是一個足以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屬下領命"秦風低頭領命墨修堯低頭看著低眉思索的葉璃,輕聲道:"阿璃現在不能太累了,想那麼多做什麼"

葉璃淺笑道:"也沒什麼,就是覺得蘇醉蝶有點不對勁"誠然蘇醉蝶是個能忍的女人,但是她絕對不是一個天生就能吃苦的女人,除非她了以後的況會比現在糟糕

墨修堯挑眉,想了想對秦風道:"暗地里放出消息去,就…本王找到了蘇老的孫女蘇醉蝶"

秦風一怔,有些不解的望著墨修堯道:"王爺……"墨修堯把玩著葉璃肩上的發絲,漫不經心的道:"也不用做太多的動作,讓該知道的人知道就成了蠱鼠明白?"

秦風會意,"屬下明白,立刻去辦"

第二天一早,不用墨修堯和葉璃去問,譚繼之就請看守地牢的侍衛帶來了話他完全同意葉璃提出的所有條件,只要能保證舒曼琳的安全,他同意將舒曼琳暫時押在汝陽城做人質,直到葉璃找到碧落花為止對此,葉璃和墨修堯沒有絲毫的驚訝,關系到自己的性命,無論用什麼來換明顯都是譚繼之賺了畢竟,若是沒有了性命,那些東西留著也不過是一堆廢物罷了譚繼之不是優柔寡斷的人,付起賬來也十分豪爽,帶著他的印信,暗衛當天就在西北境內譚繼之隱藏的勢力手中得到了十萬兩黃金同樣這也從側面證明了譚繼之暗中隱藏的勢力已經足夠驚人

墨修堯這段時間心不算太差,所以也沒有打算出爾反爾當即便下令將譚繼之從牢房里放了出來,譚繼之急著離開西北,直截了當的推辭了鳳之遙不只是真的還是假的挽留到明日再上路,表示馬上就要啟程葉璃也不留他,只有最後一件事,碧落花的下落譚繼之看了看葉璃,眉宇間帶著一絲惡劣的笑意,"王妃,你天南地北的到處找碧落花,其實…真正的碧落花原本一直就在您的眼皮子底下"

葉璃蹙眉,微微一沉思道:"碧落花在楚京?"

譚繼之傲然一笑,道:"不錯,碧落花確實在楚京而且,就在楚宮里就在…墨景祈手里"

"為何會在墨景祈手里?"葉璃皺眉問道,墨景祈不可能不知道碧落花能夠治好墨修堯的身體,如果被他得到的話,他會不會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將之毀了?譚繼之似乎看出了她的擔憂,笑道:"王妃盡管放心,碧落花號稱可肉白骨活死人,墨景祈那麼惜命的人是絕對不會將它毀了的他只會心翼翼的藏起來,藏到一個誰也想不到的地方老實,自從碧落花到了他手里,就連在下都沒能猜出來他到底把他放到了什麼地方"

葉璃冷然的掃了他一眼,問道:"碧落花是你交給墨景祈的?"譚繼之並不否認,有些自得的笑道:"王妃不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麼?其實原本我也不想把他交給墨景祈,但是自從知道王妃你還有閻王閣的病書生都在找它的時候,我就不得不這麼辦了以定王府和閻王閣的手段早晚會查到碧落花不在姓梁的手上,然後不定我也會有麻煩但是誰會想到那樣的世間至寶會在大楚皇帝手里?定王最需要的東西,就在最恨他的人手里呵呵……"

"你走,既然本妃答應了你的條件就不會失不過,你最後祈禱你下一次不會落到本妃手上"葉璃淡淡道譚繼之收起了臉上顯得刻意的笑容,陰鷙的掃了葉璃一眼,道:"在下一定會謹記王妃的話的絕對不會讓自己再有機會落入定王府手中告辭"葉璃轉身而去,"不送"

送走了譚繼之,墨修堯立刻翻臉毫不客氣的將墨景祈派來的使者給扔出了汝陽城至于他們是來要人的問題…整個汝陽城的男女老少都看到譚繼之從城門口出去了,他自己不肯回楚京可不管墨家軍和定王府的事關于譚繼之的身份的問題,墨修堯沒有打算告訴給墨景祈知道,但是也沒有刻意隱瞞墨景祈有沒有本事知道就不關他的事了

房間里,剛剛梳洗過後的墨修堯披著一頭還帶著水汽的白發,厭惡的看了一眼銅鏡中的白發男子然後將目光落到了放在一邊的一個黑色的瓷瓶上,那時沈揚特意為他配置的染發的藥水從前墨修堯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注重外貌的人,但是現在每每看到鏡中的人影他卻越發的覺得不能忍受一頭雪白的頭發,在加上左臉上那一道猙獰的疤痕,將原本就蒼白的臉襯得加詭異和恐怖這樣讓人驚懼的樣子他不想讓阿璃看到,他不怕會嚇到她,但是他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模樣他的阿璃是那麼的完美,而自己…陰沉的眼中掠過一絲恨意,而自己卻是如此的殘缺和丑陋直到現在,墨修堯才知道並不適合自己從前不在意容貌,而是十七八歲的時候他本來就有用得天獨厚的外貌,他無需羨慕嫉妒任何人,而十七歲以後卻是再也沒有讓他覺得需要在乎自己的容貌的人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現在的自己和阿璃站在一起,將會是一副多麼詭異的畫面異客之旅

"啪"一掌不輕不重的拍在跟前的桌面上,紫檀木的桌子發出痛苦的呻吟,幾道裂紋迅的不滿了整個桌面

"修堯"葉璃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墨修堯身子一僵,如果不是清楚的明白外面的人是誰,只怕他一掌就將人給打飛出去了他只覺的想要躲藏,但是室內卻並沒有適合他這樣高大的男子隱蔽的地方,何況阿璃明顯知道他在房里,他又怎麼可能真的躲起來?葉璃緩步進來,轉過屏風看著坐在銅鏡前的白發男子,仿佛沒察覺到墨修堯的僵硬一般,走過去拿起放在一邊的毛巾輕輕為他擦拭著頭發,"怎麼還濕著頭發,雖然現在天氣還挺熱但也要心頭疼"

"阿璃……"墨修堯轉身,怔怔的望著眼前笑容溫婉的女子回來之後調理了幾日,葉璃的氣色明顯好了許多雖然不像許多懷孕七八個月的女子那般珠圓玉潤,但是看上去卻也是十分健康美麗葉璃一邊動手擦拭著他的頭發,一邊輕聲問道:"怎麼了?"墨修堯搖搖頭,"沒事"葉璃淺笑道:"沒事就好,我幫你把頭發弄好"

房間里一邊靜謐,葉璃輕柔的將他的頭發擦干,然後手指靈巧的將一頭雪白的銀絲挽了起來,從一邊的匣子里抽出一根銀色的絲帶系好,這才滿意的看了看點頭道:"很好"

墨修堯將葉璃摟進懷里,將臉貼著她圓滾滾的肚子,聆聽著肚子里的寶寶有活力的動作,時不時還會被踹上一腳,"阿璃,我變得這麼丑,你不嫌棄我麼?"葉璃一愣,忍不住莞爾一笑但是看著眼前的人心翼翼的模樣,眼睛卻不由得一酸險些掉下淚來輕撫著墨修堯銀白的發絲,葉璃輕聲問道:"如果我變丑了,你會嫌棄我麼?"

"當然不會,阿璃永遠都是最美的"墨修堯鄭重的道

葉璃笑道:"那就是了,何況,你從來也沒有好看過"好看的男人葉璃見得還少麼?凡脫俗宛如仙人的徐清塵,如溫文爾雅如皓月當空的明月公子,還有俊美不凡看似邪魅不羈實際卻單純真誠的韓明晰和京城聞名的美男子鳳之遙,冷皓宇等等比起來,墨修堯的容貌就算再出色也改變不了半邊臉上已經被毀容的事實所以,在葉璃眼里,墨修堯真的算不上是美男子看了看墨修堯怔愣的模樣,葉璃含笑道:"不過你既然有這個覺悟,知道自己難看,回頭讓沈先生和師傅看看臉上的傷如何?"

墨修堯猶豫,當初沒有制臉上的傷並不是治不了而是當時病毒重傷纏身,日日深陷在痛苦之中的墨修堯根本不想去理會臉上的傷痕就連健康的身體和腿都沒了,區區一張臉毀不毀又有什麼差別?何況當時好幾次沈揚都以為救不活墨修堯了,自然也沒有功夫卻纏著他處理臉上的問題了等到墨修堯的狀況穩定下來,沈揚想起這回事兒卻被當時心陰郁的墨修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伸手摸了摸臉上的傷痕,"已經這麼多年了…"

葉璃笑道:"試試又有何妨?我可是聽當初某人的臉上是半點要都沒上,全憑自然愈合的真是…了不起啊,既然如此,王爺今兒怎麼又突然憂心起容貌問題來了?"被葉璃這般調侃,墨修堯反而覺得心中輕松了許多叩著她的腰將她鎖入懷中,墨修堯悶悶地道:"就算阿璃你嫌棄我也晚了誰敢跟我搶本王就將他碎尸萬段"

葉璃無奈的拍拍他道:"真是越來越像孩子,你以為我是金元寶人人都想要?"

墨修堯輕哼一聲,他的阿璃可比金元寶貴多了不過…只能是他的覬覦他的寶貝的人統統都要死

------題外話------

今天有個傻妞,興匆匆的出去游玩早上五點起床五點二十出門,七點上到車出發,晚上七點半才回來但素…路上坐車花了七個時,到達之後聽神馬某領導某總發致辭廢話了大半個時,中午吃飯半個時,太陽底下傻傻曬了兩個半時剩下滴就是今天游玩的時間…囧,下次再跟莫名其妙的的團我就是豬頭~還有那萬惡的高公路,誰能告訴我為神馬高公路也要堵車啊~一百公里左右走了四個多時我暈車啊

上篇:189.談判     下篇:190.汝陽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