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0.汝陽太守  
   
190.汝陽太守

"師傅,這幾日可還好?"拉著墨修堯進走進林大夫暫住的院,葉璃看著正坐在院里的大樹下獨自喝茶的林大夫笑道林大夫回頭看了她一眼,將目光落在了站在她身邊目光有些不善的墨修堯身上之前遠遠地林大夫也見過墨修堯一次,不過那時候墨修堯一頭發黑看上去遠沒有現在這樣震撼再看了一眼葉璃,林大夫點頭道:"坐"

葉璃也不客氣,謝過之後拉著墨修堯坐了下來徑自拿起坐上的茶杯為自己和墨修堯各倒了一杯茶,一邊笑道:"這幾日事頗多,一直沒來得及開看師傅,還請師傅恕罪"林大夫淡淡的哼了一聲,他們並沒有正式拜過師收過徒不過是指點了葉璃一點醫術罷了,葉璃一直師傅師傅的叫著他其實兩人都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到後來倒多的是因為安全的問題了所以林大夫自然也不會真的對葉璃有什麼意見,事實上有了譚繼之的事之後如今葉璃已經算是對得起他的救命之恩了

"他曾經中過寒毒?"林大夫打量了墨修堯一番,皺眉問道,"為何現在體內卻是寒火雙毒?"寒毒和火毒生性無法相容,所以一般的以毒攻毒也是行得通的,但是墨修堯體內的兩種毒性卻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級貼身保鏢最章節然而這並不能是墨修堯好過一些,事實上兩種屬性的毒同時存在的後果便是身體承受的痛苦也是雙倍身子多墨修堯挑了下眉,似乎沒想到眼前這個老頭還真有些本事雖然他對這個老頭沒什麼好感,但是卻還記得他救了阿璃以及她腹中的孩子,也不隱瞞淡然道:"之前本王用過鳳尾草"林大夫打量了墨修堯許久,才終于道:"定國王爺果然不同于凡人,至少這忍耐力就足以傲視天下我想見一見之前的大夫"以林大夫的醫術自然不會看不出來墨修堯之前還有過什麼問題,高明的大夫遇到和自己一樣高明的人時總是會忍不住想要探討切磋一番

葉璃有些期盼的望著林大夫,問道:"墨修堯體內的毒,師傅有什麼法子麼?"

林大夫冷笑一聲道:"原本若是只有寒毒倒是可以想象法子,現在這樣什麼法子也不用想了先解了哪一種毒另外一種也會立刻要了他的命而這兩種解毒藥性同樣相克,至少目前為止老頭子沒想出過什麼法子讓他們相容又能不損藥性的"葉璃原本也沒有對此抱太大的希望,所以也不上失望,只是問道:"如果有碧落花呢?"

"碧落花?"林大夫皺眉,放下了茶杯看著葉璃想了想道:"碧落花…如果真的有碧落花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我似乎在哪本古籍上看到過碧落花制成的丹藥可解百毒活死人其實是能解百毒不如能夠祛除百毒與咱們研究的所謂的解藥完全不是一個道理可以只是靠著碧落花巨大的藥性強制的祛除人體內的任何毒性只是碧落花已經絕跡于世很多年了,所以我也沒有認真研究過那個藥方"葉璃心中一喜,雖然還沒有拿到碧落花,但是沈揚其實已經研究那個藥方很長時間了但是因為是失傳的古方,所以研究起來很是費心費力病書生倒是知道藥方,但是從他手里拿來的東西葉璃總是不那麼放心的

林大夫看了她一眼道:"具體是哪本書里提過我也不記得了,你自可以派人回去取只是不要驚擾了那里的村民便是了"

葉璃點頭道:"謝謝師傅"

林大夫冷淡的瞥了兩人一眼,起身往屋里走去看著他的背影,墨修堯放下了茶杯道:"阿璃,他有問題"

"嗯?"葉璃挑眉,含笑看著他墨修堯冷淡道:"你了譚繼之是他的養子,而且他對譚繼之還很有感但是剛剛他連問都沒有問譚繼之的事"葉璃微笑道:"他住在這府中,難道會不知道譚繼之已經走了麼?"墨修堯搖頭,"那也不應該一點反應也沒有"無論是擔憂失望還是別的什麼,這個老頭表現的好像譚繼之完全是一個跟他沒有關系的人一般,反而顯得刻意了低頭望著葉璃,墨修堯輕聲道:"我不信阿璃沒看出來"葉璃拈起他胸前的一縷銀發,輕聲道:"就算他隱瞞了一些什麼又有什麼關系?誰沒有一點秘密只要他能對你的身體又幫助,我並不想太為難他畢竟,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對林大夫,葉璃心中是感激的她知道林大夫心中必定有著一些秘密,與譚繼之不同,譚繼之太過在意他所謂的寶藏而常常武斷的懷疑著從養大他的養父,卻忽略了林大夫這個人本身但是葉璃在一邊旁觀卻是仔仔細細的觀察著身邊的每一個人的,林大夫的每一個表和眼神都不可能逃過她的眼睛不管林大夫有什麼秘密,只要他沒有傷害她在意的人,只要能夠對修堯的身體有幫助,其他的又有什麼關系呢?

墨修堯看著葉璃把玩著自己胸前的銀發,他當然知道阿璃對此的內疚輕輕拉開葉璃的手將那縷發絲扯了出來,寵溺的道:"既然阿璃這麼,那就不用管他了"林大夫這個人他會派人去查,只要他不做什麼不該做的事,他也不會對他如何

林大夫從屋里出來就看到兩人坐在樹下輕聲交談,周圍的氣氛溫馨而甯靜的讓人不忍打擾葉璃和墨修堯都是修為不弱的強者,早在林大夫還沒踏出門就已經聽到了他的腳步聲葉璃回過頭來看著他,林大夫扔過去一個綠色的瓷瓶道:"他的頭發沒有法子,這個給你"也沒有這藥是拿來做什麼的,完這話林大夫也不送客就直接背著手回房去了他們彼此都清楚,向墨修堯這樣的人物怎麼也不可能用一個陌生人給的藥物,自然是需要交給高明的大夫檢查的既然如此,不藥的用法也就不所謂了重生田園地主婆葉璃將瓷瓶接在手里,打開聞了聞對這瓶要的用處也大概明白了她在林大夫家里的時候也是見過不少他收藏的各種珍貴的藥物的

收起了藥瓶,葉璃在墨修堯的攙扶下站起身來打算再去漸漸沈揚雖然她相信林大夫不會在這瓶藥里動手腳,但是必要的檢查還是要的,而起林大夫也了想要見見沈揚,她需要先和沈先生一聲

來到沈揚的院時正好鳳之遙和周煜也在,葉璃對周煜其實並不熟悉,算起來他們前前後後也只見過幾次而已雖然當初葉璃對周煜算是有些許恩惠,但是到底是葉家有錯在先,所以葉璃一直並沒有放在心上卻沒想到周煜居然會一直記得而且不顧自身危險的替華國公送信見兩人進來,三人連忙起身行禮,"見過王爺王妃"

墨修堯擺擺手示意三人免禮,扶著葉璃在椅子里坐下才自己轉身在旁邊坐了下來問道:"鳳三,你這時候你在這里做什麼?平時給你的事太少了麼?還有周煜,身體不適?"只一眼墨修堯就看出來周煜的臉色有些灰暗,顯然是身體不適聽了墨修堯的話,鳳之遙一口鮮血險些當場噴了出來悲憤的瞪著眼前一臉悠閑且毫無愧意的男人自從王妃回來了,原本日日夜夜泡在公事上的男人徹底改變了,每天放在正事上的時間絕對不會過兩個時辰,晚膳之後絕對不進書房,每天跟在王妃身邊噓寒問暖,不止他自己不努力工作,還不許王妃做美其名曰是為了照顧好定王府的未來的世子墨家軍未來的少主于是,身為人家下屬的人還有什麼好的?但是當一個拼死拼活累的半死的下屬面對著他悠閑萬分無所事事的主子,還被質疑他是不是太閑了,這讓他何以堪?

葉璃無奈的瞪了墨修堯一眼,含笑看向周煜問道:"周大人可是身體不適?"周煜起身恭敬地道:"在下如今已經不在朝廷任職,王妃稱呼在下周煜便可偶感風寒,有勞王爺王妃關心"鳳之遙撇嘴道:"什麼偶感風寒,這人都快趕上拼命三郎了天天快到半夜才睡,我過去的時候他正碰上他暈過去了我王爺,您老現在心可好了?不錯的話是不是把西北各地的官員任命給安排一下?"被鳳之遙揭穿,周煜有些窘迫的低下了頭墨修堯依靠在椅子里,懶洋洋的道:"官員任命?你沒辦?"鳳之遙咬牙切齒,"王爺,據屬下只是一個的副將"墨修堯了然點頭道:"你在提醒我給你升官?"

"墨修堯你當爺不敢揍你?"鳳之遙終于暴怒,翩翩公子的形象全無他這幾個月心翼翼累死累活,接過這位爺絲毫沒有感恩的心也就罷了,居然在王妃回來之後變得加惡劣要不是他們從一塊長大,本公子才不侍候這麼難搞的主

"你想揍我?"墨修堯危險的眯起了鳳眸鳳之遙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看向一邊的葉璃他不是不敢揍墨修堯,年輕時候也沒上沒下的打得天昏地暗問題是…他打不過啊自從墨修堯出師以後,每次一動手他都是挨揍的那個

"修堯"葉璃看不過去,只得輕聲喚道墨修堯坐起身來,正色道:"本王知道了,前些日子形有些亂所以來不及處理這些這兩天本王會好好考了的,那個周煜,這段日子汝陽城你管得不錯,你就先任著汝陽太守回頭選幾個有能力的人幫著你"這幾個月墨家軍內部其實相當的混亂,就西北實質上可以易主之後出現的大量的空缺職位,而墨家軍縱然精英云集到底不是朝廷,特別是文官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多等候替補的所以很多時候都是一人身兼數職甚至武將暫代文職至于徐清澤這樣既有能力又是墨修堯信任的人是直接被派到了洪州主持西北三州的事務也是因此,葉璃回來到現在竟還沒能見到過徐清澤一面

"下官多謝王爺信任"周煜再次起身謝道所有人都明白定王親自任命官員意味著什麼按規矩官員任免必須由朝廷出面,而如今墨修堯的表現也隱約的表明了西北將會漸漸地脫離朝廷這讓許多人心中皆是五味雜陳,有人歡喜有人憂

"先休息兩天,將身體養好了再"葉璃叮囑道,若是身體垮了就什麼也別想了如今西北人才緊缺,看鳳之遙和墨修堯的態度,周煜雖然年輕卻顯然是個能干的周煜點頭道:"多謝王妃提點"

一邊的沈揚不滿的斜睨了眾人一眼道:"各位還記得我這里不是議事的書房?"四個人里就有三個不健康,居然還敢當著他這個大夫的面談論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網游之蠻力法師周煜顯然這才想起來這事沈揚的院子,連忙壓下心中的興奮和喜悅,對沈揚歉然道:"在下失禮了,沈先生恕罪"

沈揚擺擺手揮出一張紙箋道:"自己去抓藥,若是不想倒在床上爬不起來你就盡管逞能"然後也不管周煜的反應,側身打量了葉璃和墨修堯一番道:"王爺王妃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墨修堯搖搖頭道:"先給阿璃診診脈,以後三天診一次脈,沈先生,就麻煩你了"

沈揚也知道王妃如今的身子重要,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只在心里計劃著將之前打算閉門研究的計劃推後一些至少等到王妃見孩子生下來再替葉璃把了脈,沈揚道:"王妃身體不錯,這幾個月雖然有些虛弱但是之後調理的也不錯,不會影響到王妃的世子生下來可能會有些弱,但是可以調理好"畢竟嬰兒最重要的幾個月王妃幾乎都在昏睡之中,事實上孩子能保住沈揚就要贊一聲大夫的醫術高明了墨修堯點頭道:"以後就有勞沈先生了"

沈揚收回診脈的手,挑了挑眉問道:"這幾個月王妃應該遇到了一個不錯的大夫,不知道在下可否看看大夫開的方子?"葉璃也不在意,報出了幾個之前林大夫為他開的調理的方子,沈揚也顧不得其他連忙拿筆記了下來,連連贊道妙極葉璃笑道:"林大夫如今就在這府里,他也想建議將沈先生呢沈先生若是有空的話到不妨去林大夫那邊坐坐,兩位也可切磋交流一番"沈揚大喜,撫掌笑道:"好極了,在下明日一定過去拜訪"

葉璃取出林大夫給的瓷瓶遞過去,道:"這是林大夫方才給的,沈先生不妨看看是做什麼的?"

沈揚心的接過,低頭聞了聞思索了片刻又取出一些往手上抹了抹仔細觀察了片刻,笑道:"這應該是去除舊傷疤痕的靈藥,其中有打量的靈香草,確實是難得的好東西"罷,還看了看旁邊墨修堯帶著面具的臉笑道:"這不是給王妃用的,應該是送給王爺的?王爺可以試試看,回頭在下還可以修改一下藥方看看能不能有好的效果"

"沈,揚"墨修堯沉著臉咬牙道一個大男人太過關注顏面這種事總是讓人覺得不怎麼自在的,但是墨修堯必須承認他確實希望這個藥能夠有效的如果一定要頂著一頭白發的話,那麼至少他應該有一張完美的臉,免得阿璃被人嘲笑不是麼?沈揚可不在意墨修堯生不生氣,笑呵呵的將藥瓶還給了葉璃在沈揚看來,現在的墨修堯其實比從前要好一些當一個人臉自己的臉和身體都不在意了的時候就表示這世間沒有什麼是值得他在意的現在墨修堯肯在意自己的臉,至少明了他有在乎的人,只要有在乎的人活著總是有希望的不等墨修堯發飆,沈揚直接揮手將他們趕了出去

除了沈揚的院子,周煜便告辭出府去了離開前還有些驚異的看了墨修堯一眼,他還很年輕,所以看到名震天下的定國王爺這樣和他們一樣被一個大夫氣的臉色發青然後毫不留的被趕出來還是有些沖擊的

目送周煜離去,葉璃才問道:"周煜還太年輕,做汝陽太守行麼?"對你西北那一群被葉璃和墨修堯一捋到底的太守們,才剛滿二十歲的周煜顯得太過年輕了一些鳳之遙點頭道:"他能力是足夠了,年齡確實是了一些不過…在王爺看來這也無妨是?"墨修堯冷冷一笑道:"能力夠了就行,那些混吃等死的你趁早給我清理乾淨誰敢有什麼不滿讓他到本王跟前來"

鳳之遙滿意的點頭笑道:"有王爺的話,事就好辦多了不過周煜也算是王妃的人,只怕到時候那些老頭子又要出來嘮叨什麼王妃是女兒身之類的……",麻煩就麻煩在他們不能把那些老頭子全都殺光了,畢竟安撫民心還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這些老頭子都是在西北占著極重要的分量的人物不如什麼大儒名士啊,忠臣義烈啊,鋪橋造路的大善人啊之類的還真沒辦法動他們

這些話葉璃之前也不是沒有聽過,早在當初她領兵的時候就聽過那些老頑固的論了,莞爾一笑道:"既然王爺和鳳三都覺得周煜可用,那就是他了至于那些老人家有什麼話,也不用找王爺了,直接來找本妃就成了"鳳之遙眨眨眼睛,看著這對夫妻撫額還是算了,真讓那些老人家來煩著王妃,王爺還不把人給宰了,他可是領教過那些酸儒的功力的現在這還不算什麼,等到將來…鳳之遙覺得那當真是一場災難

上篇:190.交易達成     下篇:191.定王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