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1.定王的威脅  
   
191.定王的威脅

深夜太守府

月黑風高,正是夜行者最喜歡的時候一道黑影飛快的掠上太守府的圍牆悄無聲息的落入了牆邊的花圃中然後多的黑衣人從圍牆後面潛入,向著太守府的某個地方而去

不遠處的閣樓上,半開的窗戶里幾雙眼睛將遠處的黑衣人的蹤影收入眼底閣樓上,淡淡的燭光下墨修堯慵懶的倚坐在軟榻里,居高臨下的望著遠處的夜色旁邊鳳之遙,韓明晰秦風卓靖墨華等人也或坐或站在悠閑地欣賞著黑衣人自以為隱秘的行動韓明月靠著窗戶站著,臉色有些蒼白疲憊,目光卻半點也不曾移動,緊緊地盯著下面的黑衣人

鳳之遙拈著放在身邊桌上的精美點心,一邊不解的問道:"這些人是真傻還是假傻?定國王爺駐紮之地這麼容易讓他們闖進來了他們居然一點都不曾懷疑?"若是墨景祁或者雷振霆的地方這麼輕易的讓他們闖進去了,他們第一件事絕對是懷疑有詐而不是就這麼一往無前秦風抱劍在身前,輕哼一聲道:"只怕這些人不過是被派來試探的炮灰罷了對方總要知道定國王府的戒備到底有多嚴才會真正動手禦夫呈祥"墨華點點頭贊同秦風的法,就以普通刺客的水平來這群人也太菜了一些,"是譚繼之?"

卓靖沉聲道:"才剛剛離開西北他就迫不及待了?"韓明晰低眉笑道:"那就證明他確實迫不及待要蘇醉蝶的命啊看起來…蘇姑娘確實隱瞞了什麼比較重要的秘密?秦風,你們到底行不行啊?蘇醉蝶交給你們可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提起這事秦風臉色不由得一沉,掃了一眼一邊直挺著背脊站著的韓明月不無抱怨的道:"這個女人確實有點難搞,折騰了幾個月差不多什麼都了,就是關于譚繼之的事不肯開口"

"什麼都了?"韓明晰嗤笑,擺明了就是不信一群號稱是專業刑訊的人,幾個月了還搞不定一個沒什麼用的女人,居然還好意思什麼豆了?

秦風惱怒的瞪了他一眼道:"沒錯,包括她跟幾個男人上過床都了"這話一完,秦風就覺得錯話了這個蘇醉蝶曾經是王爺的未婚妻,但是從審問出來的一些消息表明這位好像不是貞靜收禮的人,這樣王爺的臉上是不是…不太好看?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墨修堯,卻發現墨修堯正撐著額頭靠著軟榻出神,臉上還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看起來不像是生氣的樣子秦風只好祈禱也許王爺沒聽見他什麼正想著,墨修堯已經坐了起來,一頭白色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身上,比起從前的淡然平靜多了幾分冰冷和疏遠看了秦風一眼,墨修堯淡淡道:"不用著急,將事問出來之前別把人弄死了當然…如果你有其他渠道得到消息,就不用另外稟告本王和王妃了"意思是,他只要蘇醉蝶隱藏的秘密,至于蘇醉蝶這個人的生死全權由秦風自己處理就可以了

秦風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王爺果然還是聽到他的話了?這幾天一定要跟著王妃…不,這幾天要出遠門辦點事兒至于蘇醉蝶…秦風有些苦惱的看了韓明晰一眼,他是無所謂了,既然王爺不在意那麼就算他把蘇醉蝶弄死了大不了以後想辦法抓譚繼之來問也是一樣的但是…好歹他和韓明晰的關系還不錯,而韓明晰又剛好是韓明月的親弟弟…所以,蘇醉蝶那個女人還是適合被別人刺殺死了算了?

看著黑衣人的蹤影消失在太守府最偏僻的一個院,墨華一揮手向外面打了個手勢表示可以收網不一會院的燈火亮了起來,然後傳來了隱約的兵器撞擊聲墨修堯皺了下眉,道:"讓他們快點,不要饒了王妃休息"墨華道:"王爺請放心,聲音不會傳到王妃的院子的"就是為了不繞到主院的眾人休息,所以才特意把關押犯人的牢房放在了太守府最偏僻的地方而且暗衛們下手也有分寸,就是他們這里也只能聽到一個隱約的聲音,何況王妃的院子離這邊還有一半的路程呢果然,前後不到一刻鍾,遠處的院里燈火重熄滅了,整個太守府又恢複了原本的甯靜

秦風皺眉道:"這段日子的刺客只怕不會少,屬下不明白為何要講蘇醉蝶遷回太守府"放在麒麟的駐地多好,誰都不會被打擾到

卓靖道:"放在你那邊刺客就不用來了"因為根本就找不到地兒

鳳之遙看看沒什麼事便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子,打了個呵欠道:"沒什麼事兒屬下先告退了"

墨修堯隨意的點了下頭,鳳之遙往外走了兩步似乎想起什麼來了,回過頭道:"對了王爺,按腳程徐清澤明天大約就能到了,聽跟他一起的還有徐家另外兩位公子……"

墨修堯臉色一沉,冷眼瞥了鳳之遙一眼問道:"之前怎麼沒聽你?"鳳之遙的眼神里帶著幸災樂禍的笑意,聳聳肩道:"這個…屬下也是用晚膳的時候才接到消息的那時候王爺不是陪著王妃用膳麼屬下哪敢打擾?"墨修堯輕哼一聲道:"你去安排,府里沒地方住了,去城里給他們找個宅子住"鳳之遙搖頭,"王爺,這恐怕不成…徐二公子之前的院子還空著呢,若是王妃問起來徐家三位公子為何要住到府外屬下要怎麼回?"這些日子,墨修堯恨不得把原本住在太守府的所有人都給趕出去,首當其沖的就是經常在葉璃跟前晃的鳳之遙和卓靖林寒衛藺四人無奈卓靖三人是王妃指定的隨身助手,原本就是要住在府里的于是鳳之遙獨自一人承擔了墨修堯的所有怒火偏偏鳳之遙突然體會到與大伙兒同住的樂趣,死活不肯搬出府去住獨立的府邸于是每天就在墨修堯的蹂躪下痛並且愉快的忙碌著此時有機會給墨修堯添堵鳳之遙自然是不遺余力了獵豔無雙

"鳳三…"墨修堯陰沉著臉,輕柔的念道:"滾"

鳳之遙聳肩絲毫不在意墨修堯的話,心不爽的人有理由發泄一下拱了拱手,鳳之遙笑道:"屬下告退,屬下會好好安排徐家三位公子的住處的特別是徐五公子,聽是打算留在汝陽陪伴王妃了,五公子年紀尚幼正好給王妃做伴,免得王妃無聊王爺你是不是?"叫你自己不肯干活就算了還不讓王妃干,據他所知徐五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到時候郁悶死你

"鳳三"墨修堯驀然一笑,看著鳳之遙道:"被你一提醒本王想起來了,這府里確實還少了一個總管正好墨叔要收拾各地的產業,不如以後就由你來做這府中的總管如何?"

鳳之遙臉色一僵,匆匆的敗退而去了風流天下知的鳳三公子成了王府的總管?對比一下全天下各種府邸各種總管,鳳之遙頓時覺得自己絕世翩翩公子的形象瞬間崩潰了

其他人也紛紛告退,只留下了韓明晰和韓明月兄弟兩人,閣樓里一片靜謐墨修堯抬手為自己斟了一杯酒握在手中漫不經心的淺酌著,一邊思索著剛才鳳之遙所的話沒有心開口徐清澤在洪州,徐清炎在云州徐清鋒在關內軍營,這三個人是怎麼攪到一塊兒去的最重要的是,這三個人不好好的待著跑到汝陽來干什麼?現在的墨修堯打從心底不願意任何和葉璃有關的人出現在府中來引走阿璃的注意力但是這三個人卻該死的明顯的阿璃非常重要出神的同時,陰沉的寒意不經意的散發了出來,讓原本就有些冷清的房間里的氣氛加凝重而低沉了

"修堯……"猶豫了一下,韓明月還是開口道

墨修堯抬眼看了他一眼,眼底寫滿了明顯的不耐煩然後淡淡的掃了韓明晰一眼,韓明晰無奈的皺眉從前韓明晰敢毫無負擔的挑釁墨修堯是因為他能夠看清楚墨修堯的性子但是自從葉璃出事再到這次回來之後,韓明晰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不懂墨修堯了就像以前,他可以篤定墨修堯看在葉璃的面上絕對不會對他出手的,但是現在即使理智上明白墨修堯不會對他動手,但是每每看到墨修堯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韓明晰心中就不那麼肯定了所以他現在一般況下也不太會去挑釁墨修堯了,想到此處韓明晰也不經苦笑這就是他和墨修堯的差別,沒有那個實力他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與墨修堯去爭君唯的注意

韓明晰明白,墨修堯是在警告他如果韓明月再不知道收斂,他就不客氣了但是韓明晰又能如何?韓明月就是再糊塗,也是他唯一的哥哥,從將他養大,疼他,教他為他遮風擋雨的哥哥即使他再如何的想不明白他那天縱英才的哥哥為什麼就會死心塌地的為著一個根本不值得的女人拋棄一切,即使他再如何氣如何很韓明月拋下家族拋下了自己,真到了韓明月有危險的時候他還是要去求葉璃韓明晰明白墨修堯為什麼一直沒有對韓明月動手,不是因為他顧念曾經的兄弟之,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必然會去求葉璃,而墨修堯根本就不想讓他去求葉璃,不想讓他和葉璃有過多的接觸

無奈的歎了口氣,韓明晰起身道:"大哥,你先回去我還有事要和王爺談"

韓明月皺了皺眉,看著弟弟強撐著疲憊的模樣,終究還是不忍再糾纏下去讓弟弟為難他可以為了蘇醉蝶付出一切,但是這其中從來都不包括他的弟弟

看著韓明月走了出去,韓明晰心中松了口氣重坐了下來墨修堯有些意外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韓明晰挑了挑眉韓明晰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看著墨修堯道:"王爺,求你幫幫我大哥"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冷淡的笑意,"求我?韓明晰…你求本王幫你大哥?本王看不出來韓明月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助的,他明顯是甘之如飴啊何況,本王為何要幫?"

韓明晰咬牙道:"我知道蘇醉蝶必定是死路一條只求王爺到時候放我大哥一條生路"

"死路一條?"墨修堯坐起身來,打量著韓明晰,有趣的看著他問道:"你為何不求本王放過蘇醉蝶好成全了韓明月?雖然本王不會答應,但是以你和阿璃的交,你去求她她定然不會拒絕你的極品女仙"起和阿璃的交,墨修堯有些咬牙切齒阿璃身邊所有的人,他最討厭的就是韓明晰了,偏偏他答應了阿璃不殺韓明晰但是每次看到韓明晰看著阿璃的眼神,他就想將他的眼睛摳出來

韓明晰沉默了片刻,苦笑道:"王爺何必明知故問若是之前在下不定真的會去求王妃高抬貴手但是現在…蘇醉蝶死咬著不肯出口的秘密必定是事關重大,一旦出口她就必死無疑雖然現在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是倒時候只怕…王妃也未必做得了主何況……"韓明晰冷笑一聲道:"蘇醉蝶是我什麼人?本公子憑什麼要為了她去求人?她若是早死了也沒有如今這麼多的事了"

"你倒是比韓明月看的清楚"墨修堯淡淡道,兩人都明白,韓明月不是看不清楚而是他不肯承認罷了曾經名滿天下的明月公子,為了蘇醉蝶這個女人早就墜入迷障醒不過來了都美人鄉是英雄塚,這句話果然不假

"不過有一句話你錯了,定國王府沒有任何事是阿璃做不了主的"看著沉默的韓明晰墨修堯繼續道:"只要阿璃高興,別是區區一個蘇醉蝶的生死,就算她想要本王的命,本王也會送到她手里的當然,你沒有去求阿璃是對的,若是你讓阿璃為難了,本王會讓所有人跟著一起為難韓明月的命,你自己留著本王沒興趣但是你最好記清楚了,再敢用你那雙眼睛盯著本王的阿璃,本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

韓明晰只覺得喉嚨里發苦墨修堯所的盯著自然不是一般的盯著看,葉璃身邊那麼多人,比他親近的也不少墨修堯沒有去警告鳳之遙,沒有警告秦風,也沒有警告卓靖林寒衛藺,淡淡卻來警告他韓明晰當然知道是什麼原因雖然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掩飾的很好,但是即便可以瞞過任何人卻瞞不過身為葉璃丈夫的墨修堯抬起頭來,看著墨修堯韓明晰冷笑道:"王爺想必也知道君唯是世間難尋的奇女子,難不成王爺還能擋得住天下人的目光?還是王爺想將君唯藏在深閨里不讓任何人看?"

墨修堯眼神一冷,笑容加冷漠無,"本王當然不會將阿璃藏在深閨里無論本王在哪兒阿璃必然都會伴在本王身邊但是…誰敢看本王就挖了他的眼珠子"

韓明晰心中驀地升起一股寒意,終究是無話可,"你不過是運氣好先遇到她而已"

墨修堯揚眉,眉宇間不無得意,"本王就是運氣好又如何?韓明晰,牢記你的本分本王答應過阿璃不殺你你最好別逼本王違背諾"

韓明晰低頭沉默良久,方才抬起頭看著他淡笑道:"王爺過濾了韓明晰…並沒有非分之想,與君唯不過是君子之交而已,難道這王爺也要阻止?"他知道自己比不上墨修堯風月公子得好聽,也不過是個沒什麼本事的采花賊罷了君唯不嫌棄他的名聲肯與他相交,然而在這亂世之中他卻無法保護她的安危韓明晰自從遇上了葉璃,從未那麼後悔過年少時總是賴皮偷懶不聽哥哥的教誨,結果只落得文不成武不就他若是有如同兄長一般的才華智謀武功,就算不及墨修堯他也有那個底氣與他一爭高下

墨修堯微微眯眼,懷疑的看著眼前的俊美男子雖然極度的厭惡眼前俊美非凡的男子,但是墨修堯卻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一心一意幫著阿璃的而且…阿璃終究是需要有自己的朋友穿了,他墨修堯不過是在嫉妒韓明晰罷了韓明晰容貌比他好,性格比他好雖然不比他武功高強,地位非凡但是這又有什麼用?如果是韓明晰的話,自然可以毫不猶豫的帶著阿璃退隱山林悠閑平靜的過一生他不過是害怕阿璃喜歡韓明晰這樣的男子,害怕阿璃會後悔嫁給他罷了無論如何…這世間誰也不能將阿璃從他身邊搶走

"本王便信你一次,不過你記著本王過的話永遠都有效"墨修堯起身,淡然丟下一句話拂而去

韓明晰獨自一人坐在窗邊,看著墨修堯下樓穿過花園往太守府最中將的院子走去那里…有著他平生唯一一次心動過的女子輕風透過窗戶回來,韓明晰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發冷

------題外話------

明晰這個可憐的娃,阿堯實在是太壞了…

上篇:190.汝陽太守     下篇:192.坦露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