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2.坦露心意  
   
192.坦露心意

192袒露心意

徐家三人公子果然如鳳之遙所的第二天一早就趕到了汝陽城,只看那一身風塵疲憊就知道必定是連夜趕路的這讓還沒將這個消息告訴葉璃的墨修堯心中暗自不爽,沒事跑那個快干什麼?阿璃在這里又不會跑掉卻完全不肯想一想徐家人乍然知道了

葉璃還在世的消息是何等了歡喜,沒有舉家跑到西北來已經是因為局勢不允許了,不然他還有的煩惱

對于三位兄弟的到來,葉璃卻是萬分欣喜的她最近閑的很,兩位大夫都不許她在處理任何公事,墨修堯是變本加厲連女也不許她碰,每天除了吃睡就只能在府中的花園里各處散散步,偶爾看看書葉璃覺得自己這兩輩子加起來也沒有這麼閑過

又經曆了一番生死,再見到親人的感覺自然是不出的激動和喜悅,"二哥,三哥…五弟,你們……"

"璃姐姐"年紀最的徐清炎是止不住歡喜之就如往常一樣上前要拉著葉璃話站在旁邊的墨修堯抬手隔開了兩人,淡淡笑道:"五弟,阿璃現在有了身子千萬要心一些"

呃?徐清炎仿佛這才看到眼前的表姐已經不若往常那般輕盈纖細,依然不算***的身形是襯得腹間那圓鼓鼓的摸樣看的他心驚不由得手足無措可憐巴巴的望著葉璃,連墨修堯對他那有些詭異的稱呼都忽略過去了倒是坐在一邊的徐清澤挑了挑眉,淡

然的看了墨修堯一眼葉璃含笑拍拍徐清炎笑道:"許久不見,五弟又長高了不少坐下話"

看著葉璃被墨修堯扶到首座上坐下,徐清炎有些不甘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望了望葉璃,只得在徐清鋒的下首做了下來徐家諸子中他的年齡最,其他人哪怕是徐清柏都長了葉璃半歲算是哥哥,只有他才是葉璃的弟弟兩人年紀差的也不算多從算是一

起長大,與其他哥哥都護著葉璃不同,徐清炎卻是從被葉璃護著的那個,他從不當葉璃是表姐,只覺得就是親生的姐姐徐家搬離京城的時候還因為葉璃不能同行而哭鬧不休,差點沒也跟著留在京城了徐清柏雖然年幼,但是墨修堯的占有欲他卻絲毫

不漏的收在了眼底,當場對墨修堯的不滿就成倍的增長了征途最章節這個家伙害的璃姐姐為他做這做那不,還險些丟了性命,現在什麼意思居然還敢防著爺?少年人的報複是可怕的,當場徐清炎就決定了墨修堯不讓他纏著璃姐姐,他偏要纏著璃姐姐

徐清炎不懷好意的挑釁目光墨修堯當然也收到了,鳳眼微沉冷冷的掃了徐清炎一眼,眼中盡含威脅徐清炎是什麼人,又豈會被這區區一眼嚇到?挑了挑眉對著墨修堯呲牙一笑

這廂眼神厮殺的厲害,那邊葉璃卻與徐清澤徐清鋒相談甚歡葉璃看看許久不見顯得沉穩了不少的徐清鋒奇道:"二哥三哥和五弟怎麼會走在一起的?"

徐清鋒朗笑道:"我原本就在西北,倒是五,當初聽你出了事兒一個人連夜往西北跑卻迷路迷到南邊去了正好被我找到就帶著她一塊兒來西北了"徐清鋒沒的是他帶著徐清炎兩人在洪州附近轉了一兩個月只為了心存一點僥幸想要找到葉璃

最後正碰上了去洪州赴任的徐清澤,三兄弟這才聚到了一塊兒只是徐清鋒和徐清炎的下落並不適合讓外人知道,所以徐清澤就連對墨修堯也沒有提過那幾個月墨修堯心煩意亂,自然也沒有理會這些事

葉璃皺眉道:"三哥不是在軍中麼?"徐清鋒身份特殊,想要離開不可能不引起上面的注意這讓她不得不懷疑徐清鋒是不是當了逃兵徐清鋒擺擺手笑道:"皇上可不是真的想要咱們徐家再出一個武將,我只了五離家出走我要去找他,沒幾日就

批了"葉璃有些歉然,她民百徐清鋒在軍中想必也是受了不少排擠,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是徐家的兒子,同樣也是因為他是定王妃的表哥

"外公和舅舅可好?大哥四哥如今又在何處?"葉璃有些焦急的問道這些消息暗衛當然也有傳回來,但是總歸沒有聽自己的親人的那麼讓人感覺安心

徐清澤淡然道:"西南如今正在打仗,老四被召回京城去了大伯的意思是讓他和父親看著機會辭官歸隱不過皇上可能不會答應祖父和父親都還好,大哥…"徐清澤皺了一下眉道:"大哥只傳了消息在南方,但是我們卻不清楚他到底在哪兒做什

麼"清塵公子行蹤漂浮,就是暗衛和天一閣也未必能夠十拿九穩的找得到,他若是不誰也不能確定他到底在什麼地方

葉璃微微皺眉道:"如今算來徐家竟只有四哥的下落在墨景祈的掌握之中,墨景祈會不會因此對徐家起疑?"徐清鋒冷笑道:"當今什麼時候對徐家不起疑了?只要祖父還在只要徐家沒有光明正大的造反,他就算為了他的名聲也不會對祖父大伯和爹怎

麼樣的"

"三弟"徐清澤皺眉,不贊同的看了一眼徐清鋒徐清鋒輕哼一聲閉口不葉璃秀眉緊蹙,明白了徐家的家史葉璃覺得自己有些明白外祖父和舅舅的想法如今大哥在南方,二哥三哥五弟都在西北,就算皇帝真的想要對徐家怎麼樣也不至于一網打

盡而只要祖父和大舅舅還留在云州,只要二舅舅還在京城,就算徐家和定國王府因為自己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皇帝也不敢輕易就徐家有不臣之心畢竟,徐家身為天下文人清流之首,其影響力絕對稱得上無遠弗屆若是真的逼反了徐家墨景祈自

己也逃不了好祖父和大舅舅…是在為西北爭取時間

深吸了一口氣,葉璃心底盤算著等到去京城取碧落花的時候,無論如何也要去云州一趟

三人交談也不過半個時辰,墨修堯便起身對葉璃笑道:"阿璃,該去讓沈先生診脈了也讓清澤他們歇息一下,他們可是連夜趕過來的等到晚上咱們再設宴為他們接風?"葉璃看了一眼風塵仆仆的三人一眼,懊惱的道:"我竟忘了二哥三哥和五弟

一路上辛苦了,就拉著你們個不停我的極品師兄們二哥,你的院子還留著,先同三哥五弟梳洗一番歇息了晚一點咱們再"

徐清炎眨巴著眼睛望著葉璃,"璃姐姐,五還沒同璃姐姐上幾句話呢"

葉璃含笑看著已經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少年,笑道:"二哥的院子就在主院旁邊,咱們有的是世間等到你休息好了,隨時都能來找我話"徐清炎眼睛一亮,歡喜的笑道:"當真?"懷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瞟了某人一眼道:"到時候該不會有人不

許清炎陪璃姐姐話?"葉璃拍拍他的腦門笑道:"怎麼會?五可是姐姐唯一的弟弟呢誰敢不讓你陪我話?"徐清炎得意的挑了一邊的墨修堯一眼墨修堯眼一沉,眼刀從徐清炎身上掠過,笑道:"阿璃的是,阿璃想要找人五弟聊天隨時都可

以五弟年紀還,有的是時間"意思是除了陪葉璃聊聊天,徐清炎就是個白吃白喝什麼都不會干的廢物徐清炎咬牙,笑的加燦爛,"姐夫得對,我一定會經常陪在璃姐姐身邊,面得姐夫忙于政事,璃姐姐一個人孤單無聊"

親自送了徐清澤三人回院子里休息,葉璃好笑的看著臉色陰沉的墨修堯輕歎道:"五還是個孩子,你跟他計較什麼?"之前徐清炎和墨修堯的互動她自然也看在眼底,只是不罷了此時再看墨修堯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墨來了,薄唇也緊緊的抿起倒

像個鬧脾氣的孩子了墨修堯輕哼一聲,半天才道:"他都十五歲了哪里算什麼孩子?"

葉璃抬手拉了拉他崩得緊緊的俊臉,笑道:"他就是二十歲了也還是我弟弟"罷,葉璃上下打量了墨修堯一番,偏著頭道:"話回來,墨修堯你最近吃醋上癮了麼?什麼醋都吃你也不怕酸死自己?"對韓明晰挑三揀四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也就算了,韓明晰的心思雖然沒挑明過但是葉璃自己也知道一些,也因此她一向對韓明晰並不比鳳之遙秦風等親近但是如果連徐清炎都要挑剔那就有些過了最重要的事,葉璃其實實在有些不明白墨修堯這樣的警惕是從哪里來的在葉璃看來,無論是武功才智權勢,當世比得上墨修堯的寥寥無幾,從前墨修堯也並不是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的若是因為自己剛剛曆劫歸來,但是她都回來快半個月了還沒好就有些誇張了

墨修堯將她困在懷中,低頭在芬芳的櫻唇上輕輕咬了一口,低聲道:"我就是吃醋不行麼?阿璃,你不許對別的男人好,我會生氣"

葉璃無奈,"五不是別的男人"徐清炎是她的弟弟,她從當親弟弟疼著的

"我以外的男人都是別的男人"墨修堯霸道的判定葉璃幾乎想要翻個白眼給他看,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圓滾滾的肚子上笑問道:"那他怎麼辦?沈先生和林大夫都了是男孩兒,他也是別的男人?"墨修堯理所當然的道:"當然等他生下來就把他扔…交給清云先生承歡膝下清云先生教導出來的孩子一定是出類拔萃的"出類拔萃的讓他恨,若不是早就知道阿璃只當徐家那幾個是親兄長,徐家那幾個也只當葉璃是親妹妹,他早就醋死了在葉璃威脅的眼神下,墨修堯心不甘不願的將那個扔字吞了回去換了一個委婉一點的法

葉璃覺得總有一天她要被這個男人給氣死,就這墨修堯的懷里轉了個身正面對著他,抬手就去捏他的臉,"墨修堯,他是你兒子"墨修堯眯著眼掃了一眼那圓滾滾的地方,冷哼一聲,"別的男人"他看那個東西不順眼很久了,要不是懷著孕阿璃也不會因為行動不便而險些喪命,要不是懷著孕,他也不用…一直忍著不能與阿璃親近只因為沈揚那個混賬……想起沈揚那張幸災樂禍的老臉,墨修堯覺得眼前這個躲在阿璃肚子里的家伙礙眼了當然他也有錯,他發誓等到這一個生出來,他絕對不會在讓阿璃懷孕了,既危險有麻煩還討厭

對于這麼出離幼稚的男人葉璃已經徹底無力了,但是看著他望著自己委屈有倔強的眼神葉璃又覺得莫名的可愛和心疼,竟是半點脾氣也發不出來了拉著墨修堯坐下來,葉璃也不在意的坐在他腿上扳過他的臉正對著自己,"公子爺,咱們能不這麼幼稚麼?"墨修堯不滿的張口就咬,咬住了葉璃纖細的手指卻不忍心用力,輕輕咬了一下就松開了,"本王才不幼稚,就算幼稚阿璃你也不許嫌棄本王絕色不好追"

靠在墨修堯懷里葉璃輕聲歎息,墨修堯的狀況沈揚為她診脈的時候不經意的提起過若是尋常人家尋常時期她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獨占欲強一些也是證明墨修堯確實愛她即使現在她心中隱隱有些擔憂又何嘗沒有一絲絲歡喜但是現在卻不能讓墨修堯這樣總是這樣對自己毫無信心她知道,她那一次墜崖將墨修堯隱藏在心底的諸如自卑怨恨無力的負面緒都釋放了出來甚至無限放大雖然墨修堯看上去總是將她墜崖的原因歸咎與孩子或者鎮南王墨景祈甚至是蘇醉蝶,但是他心底其實真正覺得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錯他認為是他無力保護才導致了她遇到的危險葉璃一直想要跟他談談,但是面對著墨修堯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修堯"抬手取下來他臉上的面具,林大夫的藥效果然不差,雖然才不過幾日但是墨修堯臉上的傷痕卻已經可以看出變化了就算將來不能完全消失,葉璃也相信會好上許多的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葉璃輕柔的吻落在他左臉的疤痕上墨修堯一怔,摟著葉璃似乎一時反應不過來一般的僵在了那里葉璃親吻著他的臉頰,低聲道:"修堯,無論世上有多少人,在我心中,只有你才是最優秀最好的那一個你可明白?"

墨修堯修長的睫毛動了一下,抬眼望著眼前笑容嫣然的美麗女子他的妻子,他今生唯一的也是最愛的女子她在她心中只有他才是最優秀最好的那一個,輕柔的話語讓他心中湧起無限的歡愉,甚至比年少時父王的稱贊加讓他欣喜若狂同樣的卻也讓他心中湧起多的歉疚和怨恨為什麼不能讓我在一生中最好的時候遇到你?

"修堯,這世間俊美無儔,才華橫溢位高權重的男子有很多但是我遇到了你…我遇到的不是曾經那個騎馬倚斜橋的少年定王府公子,而是你定國王爺墨修堯,你明白麼?修堯,如果早十年遇到你,我必定不會愛你"葉璃輕聲嚀喃道十年前的墨修堯太過年輕,年輕的會讓她這樣曆經兩世的人覺得太了當時那樣風華絕世,光芒四射的少年只會是葉璃避之唯恐不及的的存在而當時的墨修堯也必然不會看上一個尚書府籍籍無名的千金並非年少的墨修堯以貌取人,而是那個年齡的墨修堯只怕還沒有將任何女人看在眼里過所以就連如蘇醉蝶那樣的天下第一絕色,在墨修堯心中也不過是一個背叛了的前未婚妻罷了,無愛故無恨如果沒有這十年的經曆,葉璃不會看上墨修堯墨修堯也不會愛上葉璃他們在彼此都最糟糕的時候相遇,但是葉璃卻覺得他們依然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

"那麼,阿璃現在愛我麼?"墨修堯低聲問道,目光一瞬也不動的望著眼前的清麗容顏他知道阿璃的是對的,但是卻無法想象如果今生錯過了這個女子他將會如何?

"我愛你"葉璃毫不掩飾的低聲道她愛這個男人,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已經愛上所以她願意為他勞心勞力的籌劃,願意為他做所有的事所以她驕傲于他的優秀卓絕同樣也心疼他的痛苦和脆弱當一個女人願意無條件的縱容一個男人的時候,她必然是愛他的

"阿璃"墨修堯滿足的輕歎,低頭噙住那一抹覬覦已久的香唇,撬開她的貝齒挑動著她與自己共舞,"阿璃,我愛你…墨修堯今生只愛你一人……"

"啟稟王爺,京城……"

一聲急促的男聲打斷了房間里的熱烈纏綿之意站在門口的鳳之遙心中只有兩個字——完了他居然打擾了王爺和王妃親密相處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該死的你們要親密難道不會進里面去麼?就算有個屏風當著也好啊墨修堯,你用不用那麼饑渴,王妃是個孕婦啊你個禽獸

------題外話------

如果早相遇十年,阿璃不會愛墨修堯,墨修堯一不會愛阿璃早十年阿璃不會喜歡墨修堯那樣神采飛揚的少年,阿璃心理年齡本來就比較大,十年前的墨修堯在她眼里不過是個孩子在怎麼風姿卓越功勳彪炳也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孩子十年前的墨修堯不會愛阿璃,不是因為他看不上阿璃,而是那個時候的少年,其實心中還沒有他在意的是他的朋友,兄弟,沙場征戰建不世之功勳阿拉,還有我好想看幾個長評還沒得急看,謝謝香寶寶…

上篇:191.定王的威脅     下篇:193.京城來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