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3.京城來使  
   
193.京城來使

當鳳之遙站在門口各種腦補的時候忘了去看墨修堯陰郁的神色,葉璃看著墨修堯盯著鳳之遙一陣一陣的冒冷氣,無奈地拉住他的衣搖了搖雖然如此境被人撞到多少有些赫然,不過葉璃到底不是土生土長的這個時代的女子,前世的時候什麼樣的事沒見過?不過是被人撞到接個吻而已,他們還是名正順的夫妻呢網游重生之全職騎士所以葉璃稍微不自在了一下也就過去了,反倒是站在門口的鳳之遙,一看他那怪異糾結的神就知道他腦補的過頭了

輕咳了一聲,葉璃輕聲提醒道:"鳳三,進來話"

鳳之遙驀地回過神來,就看到墨修堯危險而陰郁的眼神,頓時恨不得給自己一拳頭撞破了王爺的好事還不快溜居然在這里發呆,他鳳之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哭喪著臉可憐兮兮的望著墨修堯,墨修堯冷哼一聲算是允了鳳之遙這才歡喜的像葉璃道了聲謝走了進來,不過還是謹慎的選擇了靠門口最近的位置以方便萬一出了什麼問題好在第一時間逃走

墨修堯二人自然將他的做派看在眼里,葉璃掩唇偷笑墨修堯挑了下眉不予理會,"京城怎麼了?"

起正事,鳳之遙立刻恢複了正常,恭聲道:"京城傳來消息,墨景祈派出兩位王爺以及蘇老大人在內的幾位朝中重臣往西北來了只怕不日就會到了"墨修堯揚眉,"派重臣來西北?做什麼?"鳳之遙撫著下顎笑道:"還能做什麼?大約就是來游王爺唄飛鴻關以外的二十幾萬大楚駐軍,被咱們毫不費力的趕回了關內當時墨景祈氣瘋了連下數道旨意責罵王爺這麼久了也該回過神來了"墨景祈也不是真的笨蛋,只要定王府沒名目張大的反了,他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和定王府兵戎相見西陵和北戎那邊他還沒處理好呢,要是定王府如今再出來攪局,朝廷就危險了他也正是看准了墨修堯不會輕易和朝廷翻臉,所以才想起來這麼一出也讓天下人看到他的寬厚他卻不明白,並不只是他需要時間,現在西北的墨家軍同樣也需要時間

"有那些人?"墨修堯問道

鳳之遙道:"是德王墨瑕飛還有瑜王墨景瑜,還有蘇哲老大人以及吏部侍郎莫漸"

墨修堯點頭,蘇哲和莫漸不,德王墨瑕飛是先帝的親二哥,墨景祈也要尊稱一聲皇伯父瑜王墨景瑜,是墨景祈異母的兄弟,平生為人低調不愛理會世事,卻不知道怎麼墨景祈竟將他也派出來了兩個王爺兩個重臣,墨景祈這一次派出的使者倒是誠意十足,可惜墨修堯卻沒打算太給他面子葉璃秀眉輕蹙,道:"西北離京城山高路遠,墨景祈怎麼會派蘇老大人過來?"蘇哲已經年逾七十,這幾年是身體不佳按理這樣的差事無論如何也不該派這樣一位老臣來才是萬一路上出了什麼意外反而不美鳳之遙思索了片刻道:"墨景祈會不會知道了蘇醉蝶還活著,所以才派蘇大人過來的?"

墨修堯道:"都大半年了,墨景祈確實也該知道消息了,就算之前不知道現在也知道了蘇醉蝶……"如果蘇醉蝶竟然可以引起墨景祈的興趣,那麼……墨修堯臉色一沉,眼中的寒意越加的懾人

"王爺對這些人有何打算?"鳳之遙問道,那兩個王爺他沒什麼感覺,但是蘇哲和莫漸卻都是朝中難得的正直之士何況,蘇哲還要算是墨修堯的半個老師,一直以來墨修堯對他都頗為尊重

墨修堯揮揮手道:"不必在意,本王讓你擬的西北各處任命官員的名單,你擬好了沒有?"

鳳之遙取出一本折子呈了上去,墨修堯隨意翻了翻遞給了身邊的葉璃,一邊道:"差不多就這樣,消息…就定在墨景祈的人來了以後頒布之前你城中百姓想要辦個燈會為王妃和世子祈福,也定在同一天到時候城中官員一起與民同樂,也算是迎接朝中使者另外,的府邸建好了麼?咱們總是占著太守府也不是個事兒等到太守上任了總不能還讓人在民居里辦公?"

鳳之遙一一應了下來,墨修堯此舉分明是在跟墨景祈派來的使者挑釁,不過他喜歡一邊笑道:"府邸早就准備妥當了原本是汝陽城首富的府邸,那人跟著駐軍逃到關內去了,屬下命人將左右兩處院子府邸並在一起改建了一番雖然不及京城王府宏大,倒也勉強住的那府邸現在在城中東南的位置,不過按照下面呈上來的汝陽城的規劃,將來改建之後府邸正好在汝陽城中心位置"這些瑣事之前自然早就有人在辦了,只是王爺心不好也不提要搬家的話,下面的人自然誰也不敢也就導致了

如今這樣的形,暫代城中事務的官員依然在太守府前面的衙門辦公,但是辦完公之後卻得拿著一應的卷宗折子繞路回自己暫住的地兒去,平時還好,若是冬天或雨天,跑來跑去的好不麻煩巫妖記

"很好"墨修堯滿意的點頭道:"讓人抓緊時間把地方收拾出來"

鳳之遙笑道:"早就准備妥當了,王爺和王妃隨時可以搬過去不過,府邸的匾額還請王爺題字才好"這事兒原本不用太過為難,但是如今墨修堯的爵位已經被墨景祈給奪了,一時間誰也拿不定的府邸該替什麼字所以干脆還是請王爺自己題好了墨修堯渾不在意,淡然道:"就題定王府"

鳳之遙愣了愣,不是京城里的那塊"敕造定國王府",而是就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定王府看著墨修堯毫不在意的模樣,顯然是根本沒將墨景祈奪了他爵位的事放在心里,不由一笑道:"屬下遵命"

因為葉璃的歸來,雖然汝陽城里並沒有什麼大的動靜,但是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到不同城中的百姓們忙碌著自己的生活,駐守的將士們似乎也和他們的主人一樣擺脫了之前的沉郁顯得朝氣蓬勃,整個城里一片欣欣向榮之象葉璃的院里卻依然是難得的甯靜而舒適,徐清澤回城第二天就被鳳之遙抓去干活去了,徐清鋒和徐清炎卻是沒什麼事,每日徐清炎便拉著徐清鋒到葉璃院子里還不是聊天就是下棋,日子過的悠閑又自在每每看的墨修堯恨不得將他出汝陽城不過有了葉璃那日親口訴的愛語,墨修堯顯然心好了許多,但是每次看到徐清炎還是忍不住皺眉

棋盤上,黑白子厮殺的正烈院外的某處也正平平碰碰的厮殺個不停徐清炎捏著棋子皺眉道:"璃姐姐,這府里當真適合養胎麼?每隔幾天都來上這麼一回……"這才住了幾日,徐清炎對時不時的闖入府中行刺的事都已經習慣了任誰天天看都會看習慣的,對此徐清炎當真只能佩服這些刺客的耐性,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就是忒煩人了一些

葉璃悠然的接過身邊的丫頭送上來的銀耳湯喝了一口,淺笑道:"無妨,這府里就是太無趣了一些,偶爾熱鬧一下也好"

徐清炎對此深以為然,墨修堯怕別人打擾葉璃修養,除了秦風卓靖幾個和為葉璃看診的沈揚及林大夫,府里尋常人壓根就靠近不了王妃的院子府里有什麼事也都是直接去稟告墨修堯處理,誰也不敢把這些瑣事拿來煩葉璃這原本倒是好意,但是這樣一來葉璃就閑的有些無聊了輕哼了一聲道:"定王真是氣,璃姐姐出去走走怎麼了?生怕別人多看一眼似的,璃姐姐這般出色,本就是要天下眾人仰慕的"起這個,徐清炎不由得得意起來了,天下的美女才女多了去了,但是有誰的姐姐能夠統兵

數萬力抗強敵?只有他徐清炎的姐姐啊將來他一定也要娶一個和璃姐姐一樣厲害的女子

葉璃抬手在徐清炎腦門上敲了一記,斜了他一眼道:"叫姐夫,你嫌修堯不夠折騰你是不是?"

徐清炎頓時郁悶了,這幾天跟墨修堯斗法的經曆告訴他他暫時斗不過墨修堯那個*詐人,雖然在璃姐姐的面前墨修堯都會讓著他,但是背後他就會想方設法的給他下絆子使陰招昨天居然還給璃姐姐進讒他看上了城里的漂亮姑娘,要璃姐姐寫信給爹娘給他定親這要是真的傳到爹爹耳朵里,他還不被扒了一層皮?上面幾個哥哥都還沒成親呢他這個最的倒是看上別人家姑娘了,喜好美色就是他的罪名

"璃姐姐都知道啊"徐清炎垂頭喪氣,斗不過墨修堯被璃姐姐知道了讓他覺得很沒面子旁邊觀戰的徐清鋒嗤笑一聲,抬手往他頭上敲了一下笑道:"二哥三哥早就告訴你了,別去招惹王爺,你偏偏不聽"

徐清炎瞪眼,"明明是他針對我"徐清鋒挑眉,"那王爺怎麼不針對你二哥和我?"所以,還不是你自找的麼?徐清炎趴在桌上哀歎"三哥,我是你親弟弟啊"他好想四哥啊,如果四哥在的話一定會幫著他對抗墨修堯的

聽著徐清炎耍寶一般的嘮叨,葉璃含笑落下一子,問道:"對了,三哥這些日子在府里可是無趣的很?"徐清炎還是個孩子,自己在哪兒都能找到樂子夢想進化最章節徐清鋒一個大男人在府里帶著哪兒也不去,確實是有些為難他了徐清鋒笑道:"比起軍中是無趣了一些,倒也不妨等你將孩子生下來我就該回京城去了三哥和你二哥都不在京城,爹娘總是會擔心的"

提起這個,葉璃皺眉道:"起來,二哥如今在西北,京城里皇帝可有為難二舅舅?還有箏兒,她與二哥的婚期本就定在去年,如今卻是……"

徐清鋒安慰道:"沒事,皇上想為難咱們徐家什麼理由找不到?不會為了這個為難爹的,而且父親也了…不希望二哥現在回去也不知道京城如今是個什麼局面,二哥也不是四弟那樣長善舞的人,陷入其中將來反而難以抽身至于秦家姐…"

徐清鋒有些無奈的抓了抓頭,他現在也只能慶幸自己還沒來得及訂婚不然如今這樣豈不是耽誤了人家姑娘?將來若是有個什麼意外,只怕還要牽連上妻族,"如今咱們徐家也不好過,秦家姐還沒過門其實也算好事聽二哥讓人給爹娘帶了信回去,若是有好人家,便請秦家姐自行婚配了"

葉璃皺眉,她和秦箏關系極好,怎麼會看不出秦箏對自家二哥根深種?何況兩人是從便訂了婚的,十幾年秦箏的心思也只能掛在二哥身上,如今在讓人家自行婚配實在是有些……雖然知道二哥是為了秦箏好,但是還是感覺很欠揍另一方面,對秦箏葉璃也有幾分歉疚到底二哥當初隨軍來西北,如今滯留西北不還還不都是因為她?徐清炎望著葉璃,笑嘻嘻的道:"璃姐姐,這也不怪你咱們家如今這個形能少牽連一些人總還是好的指不定哪天宮里那麼就來個滿門抄斬呢,到時候不但秦家姐姐,就連秦家都要被牽連了"

徐清鋒皺了皺眉,拍了徐清炎一下,"你這子真是口無遮攔"

徐清炎做了個鬼臉,在西北特別是這府里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放心話,不用擔心什麼隔牆有耳

葉璃低頭看看自己越發的艱難的身形,歎了口氣道:"現在也沒法子可想了回頭還請三哥給舅母寫信探探秦家的消息三哥既然覺得無趣,這段日子不妨去城外軍營待些時候"

徐清鋒眼睛頓時一亮,就連徐清炎臉上也多了幾分興奮好奇的神色墨家軍本就是大楚的精銳之師,徐清鋒自然也是慕名已久只是因為身份特殊也不好往軍營里串,以免外人葉璃的是非有些猶豫的問道:"這是不是不合規矩?"葉璃淡笑道:"有什麼合不合規矩的,又不是讓三哥去領兵打仗"徐清鋒點頭笑道:"璃兒的是,若是能去墨家軍,便是當個卒子也無妨想來旁人也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

一邊迎面而來的秦風聽了這話,看了看徐清鋒笑道:"徐三公子若是吃的了苦,不妨去在下那兒"墨家軍大營畢竟人多嘴雜,而麒麟卻是完全直屬于王妃的,自然方便的多徐清炎眨眼睛,"秦大哥,我能去麼?"秦風看了看他搖頭道:"五公子只怕一天也堅持不了"徐清炎不服,瞪著眼睛道:"憑什麼三哥可以我就堅持不了了?你看不起本公子年齡本公子偏要做給你看"秦風搖頭笑道:"在下倒不是看五公子年紀,這會兒我那兒還有兩個比五公子的呢不過五公子從養尊處優又不習武藝,所以我才五公子受不了"

葉璃笑看著秦風道:"三哥去你那兒成麼?"秦風道:"不過王妃一句話的事,三公子隨時都可以去"

葉璃擺擺手道:"我和王爺既將麒麟交給了你,便是由你了算"秦風臉上雖然沒什麼表示,心中卻對葉璃的信任很是感激看著徐清鋒道:"既然如此,三公子明天一早到城外報到不過在下可好了,到時候可是不會手下留的,若是三公子受不住在下也只得將你送回來了"徐清鋒也聽過麒麟的神秘和威名,也是一臉的躍躍欲試,朗聲笑道:"既然如此,秦統領也不必叫我什麼三公子,叫我名字便可"

完了這些,葉璃才問道:"這時候過來,可是有什麼事?"

秦風點頭,送上一份密封的卷宗道:"雖然王爺不許打擾王妃修養,但是屬下還是想請王妃看看這是下個月的訓練計劃,想請王妃指點一二逍遙緣"這幾個月都是秦風一人負責麒麟的人訓練,偶爾和卓靖林寒等商量一二麒麟的起點太高,因此秦風心里總有那麼幾分忐忑如今葉璃回來了自然忍不住想要讓葉璃看看,不稱贊至少能讓他知道他的訓練到底有沒有問題葉璃將卷宗放到一邊笑道:"回頭我會看的,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能教你的我也大都交給你,再過三個月…我大約就能行動了你手下的人也該訓練完了到時候我會親自去看看他們"

秦風大喜,笑道:"謝過王妃,屬下明白了"當下便決定了到時候便請王妃親自設計那群子的最後考核去年他們第一批的最後考核因為突發事件沒能進行,一直讓秦風深以為憾,這一次就連他們老人一起好了

"對了王妃,屬下剛剛過來的時候看到暗衛又抓了幾個刺客"秦風想起剛才過來看到的形便隨口道

葉璃莞爾笑道:"這幾日暗衛那邊快要人滿為患了?"天天抓刺客,而且全部都要留活口,也不知道墨修堯打算留著這些人干什麼秦風笑道:"可不是麼,今早看到墨華臉色難看的很還要跟咱們借牢房關人呢"葉璃想了想,道:"無論如何,別把那些刺客和蘇醉蝶關在一起跟墨華一聲,不那麼重要的人就別留在他那兒了"

秦風點頭道:"屬下也這麼不過王爺不讓殺,是有用"葉璃點頭,"王爺怎麼怎麼辦"

"本王怎麼了?"墨修堯一身青衫,白發如雪,站在月洞門下含笑看著眾人問道

葉璃身子不便,也懶得起身笑問道:"怎麼回來了,仔細一會兒鳳三又過來叫苦"眾人起身見禮,墨修堯隨意的揮揮手,走到葉璃身邊坐下有些不悅的道:"墨景祈的人來了,他們正准備去迎接呢不然本王哪兒能閑著回來?"葉璃坐正了身子,"德王他們到了?王爺不去迎接?"墨修堯撇嘴,"本王哪有那個功夫?鳳三去了"葉璃忍不住嘴角一抽,讓鳳三去你還不如隨便在軍中找一個將軍去呢雖然鳳之遙是墨修堯身邊一等一的親信,但是鳳之遙也不知是性古怪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不肯接受朝廷的封賞于是直到現在其實鳳之遙也還是個白身而且他管的事也多,大家稱呼起來也就隨意了上了戰場叫他鳳將軍,汝陽城里大官員叫他鳳大人,墨修堯身邊身邊的親信叫他鳳三公子其實鳳之遙本人連個最末品的官銜都沒有聽聞德王此人最講究排場和面子,派鳳之遙去還不把他給氣著

"是鳳三自己要去的"墨修堯道,他可沒打算派人去城門口迎接他們,能讓他們進城就不錯了

葉璃默然,所以鳳之遙怕你直接把人氣死了,所以決定自己去把人氣個半死?

墨修堯靠著葉璃懶洋洋的坐了下來,笑道:"阿璃不用操心這些破事兒,德王他們想什麼本王還不知道麼?懶得起理會他們罷了"

葉璃無奈的將他推著坐正了,道:"今晚的接風宴總是要辦的?王爺可別告訴我連這個都省了傳了出去人家還以為咱們不懂得待客之道呢"墨修堯皺眉,歎氣道:"墨叔不在可真是麻煩不少"若是往常這些事墨叔直接就辦好了,只需要稟告他們一聲就成了但是如今定王府的大半勢力都轉移到了西北,墨叔就不能立刻過來了,不然關內的事無人主持也是一個麻煩,"可惜鳳三不肯來當總管"

葉璃瞥了他一眼,讓鳳之遙當總管,真不愧是定王想出來的主意

搖了搖頭,葉璃道:"算了,一會兒我讓衛藺林寒去辦"堂堂定王府找不到一個能當總管的人,出去也是個笑話?墨修堯滿意的點頭笑道:"阿璃身邊卓靖幾個都是能干的完全可以分一個出來當先替著墨叔嘛"

葉璃想了想卓靖幾個如墨叔一般整天操心著王府各種事物的老成模樣,不由打了個寒戰那三個好歹跟了她不少時間,她這個做主子的也不能太不講義氣了,"他們幾個太年輕了,回頭還是從下面提一個信得過的管事上來"

墨修堯不無遺憾的聳了聳肩表示贊同

上篇:192.坦露心意     下篇:194接風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