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4接風夜宴  
   
194接風夜宴

194接風宴

汝陽城城門口,鳳之遙含笑而立,帶著城中幾個執事的官員還有不少看熱鬧的百姓看著慢慢走近的隊伍在場的幾個汝陽城中的官員都穿著便服,映襯的鳳三公子一身衣風姿逼人相比起東道主這邊的隨意,對方人馬皆是一身官服顯得格外的隆重而詭異鳳之遙握著折扇,靠著城牆倚著,漫不經心的問道:"這大熱天兒的,穿那麼多他們不熱麼?"所以他嘛,做官有什麼好的?大熱天的上各朝還要里三層外三層的,也不怕把自己給捂出病來要知道,大楚號稱禮儀之邦,即使是夏天的朝服也足足有四五層,何況朝廷的制服布料可都不是輕軟透氣的紗制品,而是為了顯示皇家的氣派莊嚴,朝服一般都是用厚重華麗的云錦制成,只看看那些侍衛汗流浹背的模樣就知道有多熱了

旁邊沒有人回到他的問題,因為前方的隊伍已經到了城門口了汝陽城的百姓們還是很有些好奇心的,西北偏僻若是沒什麼事幾十年也見不到一個真正的達官貴人百姓們能見到的最大的人物便是城中的太守了如今汝陽城里住著一位定王,現在一下子又來了兩位王爺和幾位大官,百姓們自然是紛紛湧到城門前來看熱…迎接朝廷使者了

上百侍衛護送這長長地隊伍停在了城門口,第一輛紫檀雕花馬車上下來一個略有些富態的老者,穿著一身絳紫色蟒袍,須發花白卻是神態傲然頗有些睥睨眾生之意踩著一個侍衛的被落地,掃了一眼城門口站著的眾人頓時臉色一沉鳳之遙只當沒看到他的臉色,含笑迎了上去拱手笑道:"定王府鳳三奉王爺之命前來迎接兩位王爺和大人,鳳三見過德王"

"鳳三,鳳之遙?"德王沉著臉看著鳳之遙道鳳之遙的名聲德王自然聽過,若是尋常時候他也不介意給後生晚輩一點面子,但是此時墨修堯派一個身為官職的布衣百姓來迎接,卻是打了他的臉德王一大把年紀便是皇帝也要敬他兩分,哪里忍得了這個?鳳之遙笑道:"真是在下,德王殿下好記性"

德王冷冷道:"墨修堯何在?"德王雖然一把年紀,但是論輩分卻是和墨修堯平輩加上定王府的地位平日見面德王也要稱一聲定王,但是現在墨修堯既然不給他面子,他自然也沒打算給墨修堯面子,毫不客氣的便直呼其名鳳之遙也不生氣,笑容可掬的道:"王妃有孕在身,王爺心系王妃和世子,因此無暇前來迎接王爺,還請王爺恕罪"德王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鳳之遙的委婉,但是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是十分明了定王忙著陪王妃呢,沒空來迎接你

"放肆皇上已經奪了墨修堯的爵位,爾等何敢再稱其王爺"德王怒斥道

鳳之遙眼眸微垂,站在他身後的官員皆是定王府親信豈能容忍德王如此無禮,正要上前理論後面馬車里的瑜王墨景瑜已經趕了上來,連忙拉著德王打圓場,"皇伯父這是怎麼了?咱們好不容易千里迢迢的到了汝陽,怎麼站在這城門口生氣起來了?喲…這是鳳三公子?"鳳之遙昔日在京城名聲在外,墨景瑜自然是認識他的鳳之遙含笑拱手道:"鳳三見過瑜王,蘇大人,莫大人"

蘇哲年事最高,長途跋涉之下蒼老的容顏滿是疲憊和蒼白,卻也對著鳳之遙點了點頭鳳之遙看看蘇哲,心中微微歎了口氣讓開了城門請一行人入城年少的時候他跟在墨修堯身邊,也曾受過蘇哲不少的教誨再想想如今還關在地牢里的蘇醉蝶,也忍不住在心中長歎了一聲

"兩位王爺和大人長途奔波必定是乏了還請入城中稍事歇息晚些時候王爺和王妃再為幾位接風"

德王看了一眼周圍盯著自己面色有些不善的官員和百姓們,也知道在這里鬧下去難看的只會是自己哼了一聲甩往城里走去墨景瑜看看周圍含笑跟了上去,心中徑自感歎墨修堯入主汝陽也不過是半年時間,竟能讓城中百姓官員一心的向著他,定王府的實力和對民間的影響果然是深不可測

德王的性子是老爾彌辣,在城門口受了鳳之遙的氣自然不可能得到晚上接風宴上在向墨修堯發作,進了城也不管鳳之遙給安排的暫住城中客棧,直奔太守府就去了其實他不明白,墨修堯原本就沒打算派人去迎他,如果鳳之遙沒有帶人去,他擺著那麼大的陣仗到了城門口卻空無一人,那面上不好看到了太守府卻被告知王爺和王妃剛剛搬家去了的府邸了太守府從現在起是汝陽太守的府邸了于是氣沖沖地,德王又帶著人奔向在汝陽城東南的定王府這次前來西北,本來就是以德王為主的,他不可休息非要找墨修堯理論,其他人自然也不能休息,只得跟著一起去了

定王府坐落在汝陽城東南,城中的主軸線玄武大街上自然比不上楚京的定王府面積龐大氣勢恢宏,但是經過這幾個月的改建卻也頗具規模畢竟楚京的繁華多了幾分西北的簡樸和豪邁,平添了幾分肅殺之氣大門上,簡簡單單的定王府三個字,飛龍走風氣勢磅礴德王只氣的手指頭發抖,"放肆太放肆了,墨修堯他想干什麼?"身邊眾人默然不語,德王只是憤怒的想要發泄脾氣,並不是真的想要人回答墨景瑜是事不關己的站在一邊仿佛在觀賞風景一般的悠然

不多時,就有人出來請一行人入內同時德王的臉色加難看起來了,墨修堯沒到城外相迎也就罷了,就連府門口都沒有出來他身後其他三人臉色也有些難看,卻不是因為面子的問題,而是定王這樣的做派是表明了不打算給朝廷面子了,這樣一來…他們這次的事差事只怕是不好辦墨景瑜直接就在心里咒罵起墨景祈來了他本就是個閑散王爺,誰當皇帝跟他都沒關系墨景祈自己將定王府的關系弄糟糕了如今卻要自己千里迢迢來西北墨修堯若是真有反心,他們這些人還有命會京城麼?

衛藺木著臉將一行人領進了王府,太過年輕的臉讓他看起來實在不像是能管理一府事務的總管當然事實上他也不是,只不過他沒卓靖和林寒躲得快,才被王爺抓來暫任總管之職側首看了一眼跟在一邊悠閑自得的鳳之遙,衛藺默默在心中贊同他的看法總管這個職位一聽起來就很德高望重,實在是不適合他們這樣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啊聽人叫自己一聲衛總管,衛藺就覺得淡淡的胃疼

大廳里,墨修堯正坐著和葉璃話,看到衛藺領著人進來也不客氣,淡淡笑道:"德王,瑜王,蘇大人,莫大人,請坐"看到墨修堯一頭華發隨意的挽起,眉眼帶笑的模樣分明比從前在京城的溫雅疏離多了幾分暖意,卻半點也讓人生不出來親近之感反而加的讓人覺得心驚之前墨修堯一直掩人耳目,是以即使墨景祈設法在汝陽布下了不少的探子,楚京里卻依然沒人知道墨修堯一夜白發的事如今乍然一見倒是嚇了一跳

德王斜著眼,冷哼一聲道:"離開京城有段日子,連禮數的忘了麼?看來皇上你目中無人果然是沒有錯"墨修堯玩味的看著眼前怒發沖冠的德王,禮數?是想要讓他行禮麼?在德王看來,墨修堯如今不過是被皇帝奪取爵位的庶人,按理是該向他行禮不過很可惜,從德王進入汝陽城開始就注定了他要一直憋悶下去了

"目中無人?本王怎麼記得陛下的是叛國謀逆來著?嗯,鳳三?"淡淡的,墨修堯語帶笑,一雙眼眸卻是透露出絲絲寒意

鳳之遙搖著扇子笑道:"回王爺的話,陛下的聖旨確實是這麼的"

"大膽墨修堯你……"德王被兩人這麼一番搶白,勃然大怒

"啪"一聲脆響奇異的蓋過了德王的怒吼,眾人循聲望去墨修堯手中握著的白玉茶杯瞬間破碎,幾片碎玉跌落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墨修堯慢慢的攤開手,白色的粉末從掌心滑落飄落在他跟前的地上德王的嗓子頓時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張了張嘴卻半天也不出一個字來只聽墨修堯笑道:"德王,聲一點若是嚇到本王的愛妃和世子…可真是會讓本王為難了"對上墨修堯冷冽的雙眼,德王不由得心中一顫不知怎麼的想起了那七千被墨修堯斬殺的將士愣了半天,德王終究還是不敢再什麼,一張保養得還算不錯的臉一陣青一陣的變幻不定

墨景瑜看看大廳中眾人,陪笑道:"皇伯父一路遠來,難免火氣有些大,還望定王見諒"

墨修堯掃了他一眼,淡笑道:"原來如此,那倒是不妨天氣熱難免火氣重西北又比不得京城繁華,回頭本王吩咐人為德王多准備一下降火的吃食就是了"墨景瑜笑臉有些僵硬,但是該的話卻還是不能不他算是看出來了,讓這麼脾氣本就不好的皇伯來的話,指不定惹怒了墨修堯他們誰也別想活著回去了,"西北苦寒,冬冷夏熱,地方有偏僻的很定王出征多時如今西北早已平定何不早日班師回朝?也免了王妃和世子在此受苦?"

"班師回朝?"墨修堯仿佛聽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揚眉看著墨景瑜許久不見,墨景瑜這個閑散王爺睜眼瞎話的本事竟然也漲了不少墨景祈都下旨奪了他的爵削了他的兵權,還有那宣揚的全天下都知道的謀逆叛國現在墨景瑜居然告訴他該班師回朝了?是墨景瑜自己腦子出問題了還是他以為他腦子出問題了?

墨景瑜的腦子沒問題,是他上面的人腦子有問題竭力維持著臉上的笑容,墨景瑜在心中將墨景祈罵了無數遍別墨修堯終于忍不了他了,也不提他親弟弟都反他了,再怎麼下去他都想要反了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蘇哲,墨景瑜盼著墨修堯能給這位老大人一點面子畢竟蘇哲也算是墨修堯半個老師,而且素來墨修堯也對這位老大人敬重有加

蘇哲看著墨修堯那一頭華發,心中重重的歎了口氣他們這些老頭子可以是親眼看著墨修堯怎麼從當初那個意氣飛揚,如火一般奪目耀眼的少年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墨修堯是他曾經最得意的學生,也曾是他寄予厚望的未來孫女婿然而這近十年來看著他艱難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卻是無能為力這次的事是不是墨修堯的錯蘇哲不知道,蘇家里朝堂的核心已經太遙遠了但是有一點蘇哲卻是心知肚明的,那就是墨修堯絕對不能現在回京所以,發覺墨景瑜看向自己的目光是,蘇哲只是垂眸平靜的喝茶,仿佛什麼不知道一般蘇哲不肯開口,莫漸人微輕自然不上話,墨景瑜心中暗自惱怒卻也無法可施

大廳里氣氛一直有些凝重起來,葉璃沉靜的目光淡淡的從眾人身上掃過,輕聲道:"幾位遠道而來,想必已經乏了何不先歇息梳洗一番,有什麼事晚上再談?"

進退兩難的墨景瑜自然是求之不得,連忙笑道:"王妃的是,是王唐突了"

葉璃開口,墨修堯自然沒有什麼好的,關切的看著葉璃問道:"可是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完也不理會大廳里還坐著的客人,扶著葉璃起身朝鳳之遙和衛藺丟下一句招待好客人便帶著葉璃揚長而去了

看著墨修堯和葉璃在門口消失,德王這才順過氣來指著門口氣喘籲籲的道:"他…他這是什麼態度?"墨景瑜苦笑,按住德王勸道:"定王妃頭一次有了身孕又剛剛曆劫而歸,定王緊張是難免的,皇伯父何必動怒?"德王哼了一聲,端起旁邊的茶猛灌了一口才勉強將怒意壓了下去一邊的鳳之遙挑了挑眉笑道:"兩位王爺,原本我們王爺住在太守府中地方狹才將下榻的地點安排在客棧,如今碰巧王爺王妃搬到了府邸來,就請王爺和兩位大人在府中歇息"德王翻了個白眼給他,他當然不可能去住客棧身為皇帝的伯父又兼著欽差之職,若是被扔到客棧去住,他回京城還不給人笑死?

衛藺面無表的看了一眼眾人,轉身吩咐人安排住所去了

夜晚,整個汝陽城里燈火通明與早前只有寥寥幾人的迎接不同,接風宴卻是格外的隆重接風宴就拜在汝陽城東門的城樓上正對著玄武大街從上往下看去街上到處都是人潮湧動,街道兩邊處處張燈結彩熱鬧非凡城樓上同樣也是觥籌交錯,歌舞升平只要是在汝陽城或者汝陽附近的文官武將還有汝陽本地的名士望族通通出席的今晚的夜宴雖然定王入駐汝陽城已經有半年半年光景了,但是城中的百姓真正見過定王的卻依然只是極少數至于定王妃是可以從未在外面露過面因此看到一身白衣銀龍滾邊袍服,白發如雪氣勢卓然的定王牽著一個身懷六甲容顏清麗氣度雍容的青衣女子走上城樓時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了一白一青兩道人影並肩而立,竟顯得無比的和諧而自然,仿佛他們天生就該如此一般

墨修堯扶著葉璃步上高台,心翼翼的扶著她坐下底下在座著的許多將士已經有許久沒有見過墨修堯了,有之前跟隨葉璃的將士是分外激動,齊聲高呼,"屬下等參見王爺王妃"受到他們的感召,另一邊的文官們也紛紛起身參拜,"屬下等參見王爺王妃,恭祝王爺王妃喜得世子"

雖然不怎麼待見那個來賴在阿璃肚子里不肯出來的東西,但是墨修堯此時心頗佳,一揮手道:"諸位免禮"

同時,城樓上的聲響也影響到了下面的玩樂的百姓,只見城樓下原本嬉鬧游玩的百姓們紛紛轉身向著城樓的方向跪下,有人帶頭喊道:"恭祝王爺王妃千歲安康,恭喜王妃平安歸來"有人帶頭,後面的百姓自然也跟著喊了起來,一時間聲音幾乎穿透了整個汝陽城

墨修堯端起一杯酒,站起身來,看著城下的百姓提聲道:"免禮,今晚官民同樂,大家隨意本王敬諸位一杯"帶著內力的聲音想著四周遠遠的傳開了城下的百姓們站起身來齊聲歡呼著,氣氛比方才加熱鬧起來

城樓上,眾人紛紛起身端起酒杯道:"多謝王爺,王妃"

飲過一杯,墨修堯坐了下來道:"諸位隨意,不必拘束"

歌舞絲竹重響起,城樓上一邊和樂融融只坐在前面賓客位置的德王和瑜王卻是臉色難看之極兩人實在沒想到,在朝廷極力破壞定王名譽的時候,僅僅半年時間墨修堯竟能讓整個汝陽城的官民百姓依然對他如此愛戴臣服是接風宴,倒不如墨修堯想要給他們和朝廷一個響亮的耳光

上篇:193.京城來使     下篇:195.提前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