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5.提前離席  
   
195.提前離席

"德王這是怎麼了?本王看德王氣色不佳,可是哪里怠慢了?"倚坐在主位上,墨修堯一手扶著葉璃一手握著酒杯神態謙和的看著下手臉色發青的德王德王一哽,應該自從進了汝陽城他到底有哪里沒有被怠慢了雖然今晚這個接風宴擺得確實熱鬧歡騰,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來,接風只是順便,真正為定王妃的歸來和未來的世子即將出生賀喜才是真的

德王冷淡道:"不敢,本王豈敢怪定王怠慢?"

墨修堯仿佛完全沒有聽出德王話里的意思,朗聲笑道:"沒有就好德王一路辛苦了,今晚何不開懷暢飲?"旁邊的墨景瑜將德王又要變色,連忙暗中伸手拉住了他,低聲道:"皇伯,有什麼事回頭再,眾怒莫犯竹木狼馬"然後才朗聲笑道:"皇伯父,定王的是這一路伯父辛苦了,侄兒敬皇伯父一杯"墨修堯掃了一眼神色各異的兩人,淡淡一笑也不再理會他們側過投去與底下的將領和官員們笑去了墨景瑜費力的按住要發怒的德王,苦著臉低聲道:"皇伯父,息怒咱們現在人在屋簷下……"德王憤然,不屑道:"那又如何?難道他還敢殺了本王不成?"

那可不准墨景瑜心中暗道,對著德王低聲道:"皇伯父,如今西北是定王的地盤兒,萬一出了什麼意外誰也不能拿他如何啊你可還記得,當初定王妃的事兒…那七千人馬墨修堯可是眼也不眨殺就殺了但是皇上又能拿他如何?"了不起就是發了幾道聖旨,斥責墨修堯如何殘暴如何濫殺無辜但是那有什麼用?墨景祈敢出兵討伐墨修堯麼?幾道聖旨在西北這個地方,只怕還不如草紙管用

德王等在墨景祈這麼疑心病重的皇帝手下這麼多年過來還深得皇帝看重也絕對不會真的笨蛋只不過他身為先帝那一輩兒在世的年紀最長的王爺,連皇帝平時也要稱一聲皇伯父的人,這麼多年也當真沒有和墨修堯正面對上過潛意識里總覺得墨修堯應該敬著自己幾分,何況他天性就是個自恃身份好面子的人,所以被墨修堯這麼冷落著才顯得格外的不冷靜了此時聽了墨景瑜的勸告,看看城樓上一片和樂融融的景象這汝陽城的文武官員分明對墨修堯是聽計從,眼里哪有他們這些皇帝的欽差?城頭上一陣清涼的微風吹來,德王渾身一抖心中頓時清明了許多,也嚇出了一聲冷汗

這十幾年養尊處優的太平日子過久了,他早忘了當年先皇還沒上位的時候諸子奪嫡的慘烈,人也難免驕橫起來此時突然回過神來,不由的開始回想自己這幾年的所作所為,甚至開始懷疑墨景祈派自己來西北是不是就是因為看不順眼自己想借墨修堯的手除了自己墨景瑜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只是看到他臉色雖然難看但是到底冷靜下來了,這才松了口氣端起酒杯欣賞起歌舞來了

坐在上面的葉璃自然也看到了德王和瑜王之間的互動,看著德王陰沉著臉自斟自飲的喝起酒來,雖然不知道瑜王了些什麼,卻也看得出來是在勸德王心中給瑜王打上了一個頗有心計的標簽

"阿璃在看什麼?"墨修堯低頭含笑看著葉璃,葉璃搖搖頭笑道:"沒什麼,你今兒是故意的?"故意這樣刻意的怠慢德王,若不是瑜王攔著只怕德王早就發火了墨修堯輕哼一聲,端了一杯鮮的果汁遞到她唇邊,淡淡道:"德王這個人年紀越大越不會做人了,不先晾晾他他能把鼻孔翹到天上去本王素來不喜歡被別人俯視"

葉璃淺酌了一口酒杯中的果汁,微涼的西瓜汁帶著淡淡的甜味很合她的胃口墨修堯輕聲道:"冰鎮著的有些涼,不過沈先生稍微用一點不礙事可是累了?若是累了咱們就先回去"葉璃搖搖頭道:"一會兒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先退席了好麼?"墨修堯低頭笑道:"這種宴會哪里需要咱們一直待在這里?他們只怕是恨不得咱們早些走了才敢盡興呢"葉璃聞,望了一眼下面的眾人,文官也就罷了,就連那些武將也是規規矩矩的坐著飲酒賞樂葉璃可是見識過這些武將的,平時喝起酒來從來都沒有客氣的果然是礙于他們在這里拘束了呢

扶著葉璃起身,台下眾人將王爺王妃站起身來也都停下來,恭敬的望著上面墨修堯笑道:"本王和王妃留在這里你們也不自在,本王在再敬諸位一杯,然後大家就隨意"罷端起酒杯朝底下眾人敬了下一仰頭一飲而盡葉璃站在墨修堯身邊,同樣端起跟前的酒杯淺笑道:"本妃也敬諸位一杯,諸位隨意"

眾人齊聲謝過,特別是曾經跟過葉璃打仗的將領是興奮不已遠遠地葉璃都看到云霆漲了一張年輕的俊臉,大聲稱謝

揮揮手讓眾人隨意,墨修堯便扶著葉璃一起退席離去了留下眾人繼續宴飲,聽上去果然加熱鬧非凡

下了城樓,墨修堯揮退了隨性的侍衛和服侍的丫頭,扶著葉璃漫步在街道上接到兩旁的燈火輝煌,百姓們都是居家而出成群結隊的玩鬧著張煜這個上任的太守辦事顯然十分的周到,街上不僅僅有供人們觀賞晚了的彩燈,還有各種表演吸引著人們的目光若不是墨修堯那一頭白發實在是太顯眼了,只怕他們兩人走在這歡樂的人潮中也不會有人發現見到兩人的百姓們先是驚訝然後紛紛上前行禮,墨修堯連忙示意眾人不必聲張,牽著葉璃退到了人少的地方,無奈的低頭看著胸前的白發道:"果然還是太過引人矚目了,竟連陪你到街上走走也不行曖昧花都西門慶"

葉璃笑道:"這也明你受百姓愛戴啊城中百姓極少見到你一時之間自然好奇的很,時間長了他們自然就習慣了"若是一出門到處都有人下拜,那他們也不用出門了在京城的時候達官貴人遍地,百姓們若是見到就拜只怕也拜不過來墨修堯看著葉璃笑道:"既然賞不成燈會,咱們慢慢走回去"定王府離這邊也不算太遠,兩人手牽手挑著沒什麼人的街道一路慢行今晚城中百姓大都聚集到燈會上去了,倒是顯得其他的街道格外的冷清寂靜月色下兩人並肩而行,葉璃輕聲問道:"德王和瑜王,你可有什麼打算?"

墨修堯漫不經心的笑道:"這兩個人翻不出什麼浪來,明天看看他們怎麼墨景祈將全天下的人都當成傻子麼?現在派人來勸本王班師回朝…呵呵…"墨景祈難道會不知道自從他當初斬殺那七千將士占據汝陽之後就已經再也回不去了現在他留在西北朝堂上還能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一旦他真的回去了,等待他和墨家軍的就只有數不盡的彈劾折子以及死路一條可惜…他現在一點兒也不想死,墨景祈若是聰敏的話就不該再來招惹他墨景祈那樣的算計,在墨修堯眼中連末流的算不上如果他以為定國王府世代守護大楚是為了一個所謂的忠烈名聲的話,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那麼…蘇大人呢?"葉璃低聲問道墨修堯對蘇哲的敬重絕對是真的,天地君親師,師生之不比旁的什麼甚至當初墨修堯在那樣的形下被蘇醉蝶背棄,若不是看在蘇哲的面上葉璃也不相信何況,蘇哲唯一的兒子和孫子都是為了定王府而死,這樣的誼蘇哲在墨修堯心中只怕半點不必家人差了

墨修堯沉吟了片刻,低聲道:"蘇老在京城已無牽掛,若是願意留在西北我自然會奉養他終老若是依然放不下朝廷,派人暗中照料著他就是了"

葉璃凝眉,輕聲歎息道:"你知道我的不是這個,蘇醉蝶是蘇老唯一的親人,墨景祈之所以千里迢迢的派個七旬老人過來只怕也是因為這個了罷?這幾日…闖入府中的刺客有半數是墨景祈的人,看起來墨景祈和譚繼之不一樣,他似乎並不希望蘇醉蝶死了"墨修堯眼底掠過一絲猩,淡淡道:"蘇醉蝶非死不可,蘇老不會替她求的"蘇哲為人正直,最是厭惡背信棄義之人當初蘇醉蝶逃離京城是背著蘇哲所為,但是以蘇哲的為人之道了正想之後絕對不會再認蘇醉蝶這個孫女葉璃握住他的手,輕聲道:"蘇大人自幼對你有教導之恩,我不會對蘇醉蝶心軟但是也不要因此而寒了蘇老的心即使蘇老與蘇醉蝶恩斷義絕,到底是他的親孫女也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心中若是存有芥蒂終究是不好"

"那就不讓蘇老知道"墨修堯淡淡道,"橫豎已經僵持了這麼久了,秦風那里依然沒有什麼進展那就不用問了,那所謂的秘密總不會只有她一個人知道,讓秦風了結了她"

"胡鬧"葉璃輕聲道,"蘇大人剛來她就死了,你要老人家怎麼想?好了……"安撫的抱了抱墨修堯,替他拂開耳邊的白發,輕聲道:"蘇大人不僅僅是你的恩師,還是朝中清流,門生故吏無數于于理咱們都改給他個面子"墨修堯冷然道:"難道就這麼饒了她?"伸手緊緊的將她摟在懷中,墨修堯閉著眼睛沉澱心中的殺意他真的不想要這些人還活著…蘇醉蝶,雷振霆,沐陽侯還有墨景祈,只要看到他們甚至想到他們他眼前就會不住的出現阿璃墜落懸崖的景,甚至覺得現在的一切仿佛是一場夢,當他一夢醒來的時候依然是在失去了阿璃的時候

察覺到墨修堯身上傳來的冰涼孤寂的味道,葉璃抬頭就看到他茫然中帶著一絲絕望的神色葉璃心中一疼,連忙將他的手捧在心前,柔聲道:"好了,是我不好是我想的太多了,你不喜歡我讓秦風去殺了蘇醉蝶就是了"墨修堯將眼前的兒攬著懷中,深深地吸了口氣,聞著熟悉而清幽的馨香,原本陰冷的心頓時好了許多他喜歡阿璃什麼都順著他的模樣,輕輕在葉璃的發絲間蹭了蹭,墨修堯輕聲笑道:"我知道阿璃是為了我好,蘇醉蝶的事橫豎也不著急"他當然知道,阿璃是為了他才出這番話來的定國王府原本就是四處樹敵,如今隱隱和朝廷鬧翻是可以這世間只要掌權的都會拿他們當仇敵這種況下,越多的人支持他將來墨家軍都會好過一些而自從清云先生退出朝廷以後,朝中清流可以便是以蘇哲為首,雖然沒有多大的實權,這些人卻掌握著天下的路和輿論彪悍奪舍手劄一旦他和蘇哲反目成仇,只怕天下大半的讀書人都會對他沒什麼好感

葉璃眸間閃過一絲銳氣,輕聲道:"蘇醉蝶和蘇老大人的是交給我來辦以後不會讓你再見到她了"葉璃發現,她顯然錯估了蘇醉蝶對墨修堯的影響並不是她懷疑墨修堯對蘇醉蝶還有余,而是蘇醉蝶顯然會讓墨修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進而嚴重影響他的心緒既然如此,她就不能讓蘇醉蝶再活著了無論是什麼原因至于蘇哲那里…如果蘇老大人真如墨修堯的那般,也許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王爺,王妃"兩人回到定王府中坐定,卓靖和林寒顯然早已恭候多時

墨修堯轉向兩人,依然一只手扶著葉璃的腰不放,問道:"府里如何了?"卓靖稟道:"王爺料事如神,德王帶來的侍衛還有這兩日陸續從各地到達汝陽的人,早前圍攻太守府"對方選的時間顯然很不錯,今晚全城皆歡,城東是熱鬧喧天,太守府鬧出那麼大的動靜竟然一直沒人察覺

墨修堯挑眉笑道:"哦?圍攻太守府?"林寒道:"因為王爺和王妃突然搬了府邸,對方顯然並沒有察覺所以才強闖太守府想要救出蘇醉蝶"因為遷居的時候並沒有大動干戈,基本上就是王爺王妃帶著各自的行禮就搬過去了,所以無論是跟隨德王前來被攔在城外的侍衛還是早就潛伏在城中的人竟都沒有發現,不用蘇醉蝶早就在一天前被他們暗中移到別處去了

"救?不是滅口?"葉璃挑眉問道

卓靖道:"屬下確定對方並未打算將蘇醉蝶滅口對方這一次派出的皆是武功極高的高手,闖入地牢後至少有三次機會可以殺死牢中的替身但是對方卻一心只想將人帶出去,並未下手"

"有趣"葉璃低眉沉吟,墨景祈的人想要救蘇醉蝶,這個從哪一方面都不過去啊如果蘇醉蝶知道什麼不該知道的秘密的話,墨景祈應該只會想要滅口才對這樣來救人花的代價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墨修堯握著她的手笑道:"阿璃不必如此煩惱,他做得越多錯的越多早晚咱們能知道是為什麼可有留下活口?"卓靖點頭笑道:"啟稟王爺,這次收獲頗大領頭的竟是楚京里禦林軍副統領還有幾名江湖上有名的高手,都被扣了下來"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這麼些日子忍著那些廢物隔三差五的鬧,終于捕獲了幾條大一點的魚兒沉聲吩咐道:"他們就不用審了,墨景祈不會告訴他們什麼的把那個副統領的人頭給墨景祈送回京城去至于那些江湖高手,倒是可以好好地問一問"江湖中人一向不愛受朝廷拘束,就算是殺手也是收錢殺人,極少聽從朝堂號令墨景祈竟然能一次調動這麼多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總該有些原因的

"是"

"起禦前侍衛統領和高手…那個冷擎宇和沐擎蒼現在在什麼地方?"葉璃開口問道

墨修堯笑道:"冷擎宇回京城了,雖然這人傲氣不知變通了一點,不過比起朝著那些老*巨猾的東西還算是個人看在冷二的面子上本王也得放他一條生路至于沐擎蒼…就在汝陽阿璃想要見他麼?"沐擎蒼可不是別人,不僅僅是沐陽侯的私生子,還是天下五大高手之一,墨修堯自然不會把他放到看不到的地方若是被人鑽了空子可是麻煩多多葉璃想了想道:"我確實有些事想讓他去辦,不過沐擎蒼這人不好控制,再等等再"

墨修堯也不在意,點了點頭正要什麼,門外侍衛稟告道,"啟稟王爺,蘇哲大人求見"

墨修堯一怔,這才想起來蘇哲年事已高受不住長途跋涉早就勞累不堪,因此就沒有參加今晚的接風宴而是在府中休息坐起來來看了一眼葉璃,沉聲道:"快請蘇老進來"

------題外話------

在30和31之間漫步滴娃,嚶嚶…難道偶真滴只能看著二字頭眼饞麼?求票票求撫摸~

上篇:194接風夜宴     下篇:196.月色夜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