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7.楚宮暗流  
   
197.楚宮暗流

與我無關?

譚繼之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美麗的猶如九天仙子的女人自從第一次見到柳貴妃,他就覺得這個女人很有意思她沒有野心,完全不在乎皇帝的寵愛,在這深宮之中仿佛一朵獨自綻放在高山之巔的雪蓮,冷漠的傲視著著宮里的芸芸眾生當時他認為這不過是她取寵的一種手段,畢竟皇帝習慣了無數向他獻媚的女人,一個性格清冷的美人就顯得格外的有吸引力了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她是真的不在乎這些皇帝來了她就淡淡的待著,皇帝不來她也無所謂若是她一直就這樣保持下去,他簡直都要佩服這個女人不過終究還是讓他發現了她的弱點——定王墨修堯

柳貴妃是真的很愛墨修堯,而且與蘇醉蝶那個女人待著某些複雜的原因的愛不同,她是單純的只愛墨修堯這個人她甚至可以不在乎墨修堯到底是定王府二公子,定國王爺或者是一個普通的庶民也不在乎墨修堯到底是橫槍躍馬縱橫沙場還是臥病在床雙腿殘疾譚繼之覺得自己都要被她的癡心感動了

可惜,墨修堯的眼里從來都沒有她如果連從和墨修堯青梅竹馬的天下第一美人蘇醉蝶都栓不足墨修堯的心,那麼一個墨修堯看不甚順眼的柳家的女兒又能有什麼指望呢?即使柳貴妃並不比蘇醉蝶有哪兒遜色原本柳貴妃可能毫不在乎,因為她得不到墨修堯別人同樣得不到她甚至可以騙自己墨修堯不是不愛她而是他根本就不會愛但是現在,墨修堯在西北與王妃夫妻深,再過不了多久就連孩子都要出生了,他就不信柳貴妃還能忍得住

見柳貴妃不為所動,譚繼之歎了口氣,拉長了聲音慢慢道:"貴妃娘娘真的甘心如此在這深宮中了卻一生麼?等再過兩個月定王的世子出生了,呵呵…定王必定會對定王妃加死心塌地,到時候只怕當真是世上在無人能入定王之眼了在下聽…當初定王可是許了徐家,今生只得定王妃一人…"

柳貴妃驀地回頭,目光如寒箭一般的射向月光下的男子,"徐家?徐家和修…定王有關系?"

"娘娘該不會也相信什麼徐家然世外兩不相幫的話?"譚繼之笑道:"別忘了…自從定王占據汝陽,就連冷擎宇和沐揚都放回來了,但是徐家老二徐清澤卻一直沒有消息墨修堯既連冷擎宇和沐揚都放過了,總不會是扣押了自己的妻舅?自然是徐清澤自己不肯回來了"柳貴妃淡淡道:"就算如此,那有如何?徐鴻彥在京城,清云先生和徐鴻羽在云州只要這三位不動,徐家便是五位公子都到了汝陽又能如何?皇上不會輕易動徐家的"

譚繼之低聲笑道:"貴妃娘娘不妨給皇上一當年大楚開國之時徐家的事跡,皇上或許便會明白即使徐鴻彥徐清云在手也未必就穩妥了神峰"

柳貴妃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何不自己去跟他?這些日子他正四處派人找你,還以為你被定王暗害了"

譚繼之無奈的聳了聳肩,切齒道:"蘇醉蝶那個賤人將我的身份告訴墨修堯了我一旦再次出現在宮里,難保墨修堯不會將這事透露給陛下"柳貴妃冷笑道:"原來譚公子與蘇醉蝶還有往來,天下第一美人是否名不虛傳?"譚繼之道:"自然不及貴妃娘娘,如今蘇醉蝶那賤人也不知被墨修堯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只可惜我的人始終找不到機會殺了她"提起蘇醉蝶譚繼之就心中暗恨,少年輕狂之時總覺得墨修堯的未婚妻總比別的女人要美上三分,如今看來還是柳貴妃這樣的美人才是真絕色若是這世上有後悔藥,他當年絕對不會去招惹蘇醉蝶那個女人

看著柳貴妃冰雪一般的容顏,譚繼之放柔了聲音道:"貴妃娘娘不妨好好想想除了徐家對貴妃娘娘也並非沒有好處不是麼?只要除了徐家,就等于斷去了定王妃一臂……"見柳貴妃沉默不語,譚繼之明白對方已經有些意動,繼續道:"前朝寶藏就在西北境內,包括傳國玉璽和高祖的兵法以及財富如今大約是全歸墨修堯所有了貴妃娘娘可以將這個消息透露給陛下,也算全了我們一段君臣之義"柳貴妃冷然笑道:"連墨景祈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我要怎麼解釋我是如何知道的?"譚繼之挑眉一笑,道:"如此也不勉強,這事在下請柳大人辦便是了,原本也不該勞煩貴妃娘娘"

"你走"柳貴妃道譚繼之歎氣,"貴妃娘娘真是無…你我好歹也相識多年,在下…"

"皇上駕到"宮門外響起了太監尖銳的聲音譚繼之眼神一閃,"這麼晚了,皇上怎麼會過來?"柳貴妃起身,淡淡道:"他是皇帝,他高興什麼時候過來誰能管得了?"譚繼之無奈的歎息道:"所以這世上人人都想做皇帝,娘娘保重在下先告退了"看著譚繼之閃入黑暗中,柳貴妃低頭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對那個位置有興趣的"如果那個人真的對那個位置有興趣的話,她即使付出所有也會為他實現,只求他能認真的看她一眼…

慢條斯理的整了整衣衫,墨景祈的鑾駕已經到了殿外了踏入殿中,墨景祈看著這一室的幽暗皺眉道:"怎麼不點燈?侍候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只聽墨景祈的語氣,柳貴妃就明白他此時心欠佳都柳貴妃寵冠六宮,皇帝為了她甚至經常和太後對著干但是只有柳貴妃自己知道,那只是墨景祈心好罷了墨景祈心好的時候自然是千嬌百寵,一旦他心不好遭罪的也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所以柳貴妃從來不輕視備受冷落的皇後,墨景祈沒有給她寵愛,卻給了她統領後宮的權利而且也從來不會拿她發脾氣所以,皇後才是這深宮中過得最舒心的人,即使起因只是因為墨景祈防著華家連帶的也不願親近皇後

"皇上恕罪,是臣妾要他們退下的"柳貴妃淡淡道

跟在墨景祈身邊的宮女太監悄然進入殿中,點亮了所有的燭火然後再無聲的退下燭光照耀下殿中一片明亮飄著淡淡的馨香,墨景祈看著柳貴妃道:"這麼晚了,愛妃怎麼還不休息?"柳貴妃神色平靜,淡然道:"窗外的曇花靠了,臣妾一時貪看忘了時辰"

"哦?"墨景祈挑眉,走到半開的窗戶邊,果然看到窗下一株曇花開的正好這才笑道:"倒是朕打擾愛妃賞花的興致了?"柳貴妃沉默不語,竟是默認了墨景祈早就習慣了她的性子,也不在意若是柳貴妃對他太過熱親切,他倒反而要懷疑了看著月下顯得尤為動人的絕色女子,墨景祈眼神閃過一絲欲念,一把攬過她抵著窗沿狠狠地吻了下去激烈的唇舌糾纏直到柳貴妃有些喘不過起來才告結束,墨景祈低頭看著懷中的女子,依然是眼底冷淡無波,仿佛剛才的一切只是他的幻覺一般盯著柳貴妃絕色的容顏,墨景祈臉上的神色複雜難辨既有怒氣和不甘,又包含著深切的迷戀和嫉恨,反倒是讓原本的欲念全然消退了下去

"這麼晚了,皇上有什麼事?"輕輕推開了墨景祈,柳貴妃走回殿中的坐榻坐下問道

墨景祈臉色一沉,走到柳貴妃身邊坐下咬牙道:"華辰封那個老匹夫今天上折子什麼要領兵出征極品公子修仙傳最章節"

柳貴妃不解的抬眼看了他一眼,墨景祈冷哼一聲道:"他想得倒美年紀一大把了就該安分點在家里待著等死,朕看在皇後和長樂的份上讓他壽終正寢墨修堯剛出了岔子他就來肖想兵權,朕早晚要他不得好死"柳貴妃神色平靜的聽著墨景祈怒罵華國公和朝中維護定王府的臣子她不會華國公的壞話,而且墨景祈也並不需要她跟他同仇敵愾的罵華國公,他只是需要一個人聽他話而已等到墨景祈終于罵完了心中的憤怒,回頭看著柳貴妃坐在一邊出神,不悅的道:"愛妃在想什麼?"柳貴妃垂眸道:"皇上今天心不好,是因為華國公的事?"

墨景祈輕哼一聲道:"華辰封那個老匹夫,朕現在沒空理他譚繼之到現在還沒回來,只怕是被墨修堯給暗中殺了那幾個廢物回來都很多人親眼看到譚繼之離開了汝陽,墨修堯現在倒是長進了,這種花招就想騙過朕不成?"以前墨修堯若是不肯放譚繼之,那定然是死扣著不放了若是想要殺了譚繼之,定然光明正大的一刀下去什麼都沒用如今卻是明面上將人放了,暗地里卻下刀子,這麼多年墨修堯確實長進了不少柳貴妃眼眸半垂,斂去了眼中的神色,"皇上派譚大人去西北自然會想到他可能落入定王之手"

墨景祈低咒一聲,怒道:"譚繼之也是個沒用的不僅自己被墨修堯抓了,就連到手的定王妃也被墨修堯救了回去"起這個墨景祈就氣得肝疼,如果抓到了葉璃,還是個身懷六甲的葉璃墨修堯還不得乖乖聽他的擺弄?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就這麼白白的失去了,讓墨景祈怎麼能不生氣柳貴妃抬眼道:"譚大人素來是皇上的心腹,皇上究竟為何派譚大人去西北……臣妾逾越了,不該過問朝中之事"墨景祈揮揮手道:"沒什麼,朕自然是相信你的傳前朝開國高祖的皇陵和寶藏就在西北,譚繼之此去正是為了此事只是沒想到……"

柳貴妃沉吟了片刻,開口道:"那麼…如今前朝寶藏豈不是都歸墨家軍所有了?"

墨景祈滿臉怒氣,起身道:"正是此事前朝高祖的兵法遺書與寶藏若是真的都在西北,墨家軍的實力必然上層樓該死的譚繼之……"仿佛沒有看到墨景祈的怒氣,柳貴妃繼續道:"而且,只怕不只是兵法遺書和寶藏還有…傳國玉璽…"

墨景祈臉色一變,很快的將目光射向柳貴妃,懷疑的道:"你怎麼知道高祖皇陵中有傳國玉璽?"柳貴妃神色微變,抬頭看著他道:"史書中又記載,前朝高祖當年確實得到了傳國玉璽前朝宮中留下的遺物中也找到過蓋了傳國玉璽的聖旨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是自前朝高祖駕崩之後,世間卻再也無人見過傳國玉璽的蹤跡顯然高祖並未將它傳給後代子孫既然如此…玉璽自然很有可能在皇陵之中總不至于…前朝高祖將玉璽隨意找了條河扔了罷?"

墨景祈仔細打量著柳貴妃,半晌才道:"愛妃倒是極少這麼多話看來…你確實是恨極了墨修堯和葉璃?"

柳貴妃絲毫不掩飾,"難道皇上不恨?"墨景祈點頭道:"愛妃的沒錯,朕也恨"柳貴妃恨墨修堯不愛她,恨葉璃奪她所愛他恨定國王府的實力與聲望,恨墨修堯天之驕子的身份和天縱奇才他是先皇之子,墨修堯只是個王府次子但是從他心翼翼的在宮中掙紮的時候,墨修堯是楚京所有人包括皇子都爭著結交討好的對象他們兄弟之間相互算計為了父皇的寵愛爭得你死我活,就連自己同母的親弟弟都不得不提防的時候,墨修堯卻是肆意放縱,無論闖了什麼禍都有身為兄長的墨修文一臉無奈的跟在身後替他收拾當他徹夜不眠的苦讀,絞盡腦汁的寫出策論文章想要博得父皇的一個笑臉時,墨修堯只需要隨意的提筆揮灑,出口成章就能贏得滿朝上下的交口稱贊不同替自己身為皇子,卻連心儀的女子也對那墨修堯一片癡心…早在他還是皇子的時候他就立下了誓,總有一天他要將墨修堯和定王府踩在腳下

在心中思索著柳貴妃的推論,墨景祈的臉色越發的陰沉如果當真讓墨修堯得到了傳國玉璽,到時候當真是…天命所歸了?看來墨修堯當真是對這個天下有了想法想到此處,墨景祈自然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來便往外走去,柳貴妃也不留他只是神色淡漠的看著他出門,聽著鑾駕起駕的聲音,宮殿中又是一片甯靜

"你沒有提徐家的事"譚繼之的聲音在殿中響起嫁值千金最章節

"你還沒走"柳貴妃沉下臉,不悅的道知道自己不受待見,譚繼之也不勉強道:"馬上就走,看來陛下也對傳國玉璽有了興趣?"柳貴妃輕哼一聲道:"你之前沒有告訴他傳國玉璽的事,你以為等他回過神來不會懷疑你麼?"墨景祈別的不會,懷疑人是最擅長的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不管對不對他都先懷疑了再譚繼之不在意的道:"給他鞍前馬後十年,我也累了正准備換個身份呢以後只怕沒那麼多時間來見貴妃娘娘了,真是讓人不舍啊"

"滾"柳貴妃冷冷道

譚繼之輕歎,走到柳貴妃身邊撩起她的一縷秀發輕聲道:"若幽,等到將來我們得到了天下,我定將墨修堯和葉璃交給你親自處置……"

"滾"

汝陽城里

墨修堯靠著坐榻漫不經心的看著眼前的德王和墨景瑜昨晚蘇哲突然重病,今早連床都起不來,自然無法出席此時的會面,而莫漸則是仿佛被人遺忘了一般,只坐在一邊當個陪客一晚上不見,德王的神色卻是收斂了許多,墨修堯暗暗點頭,這才是當初那個在先帝爭位的厮殺中全身而退的德王這些年的養尊處優只怕讓他忘記了什麼叫皇家的謹慎

低頭抿了一口茶,墨修堯問道:"德王和瑜王此來,可是皇上有什麼旨意要給本王?"

德王和瑜王對視一眼,都從墨修堯的話中聽出了嘲諷旨意瑜王拱手道:"定王見諒,本王和伯父也只是奉命而來傳達皇上的意思想必昨天王爺已經聽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請王爺即刻回京,當然之前皇上盛怒之下下的旨意雖然不能撤回,但是皇上自然會重將屬于王爺的一切都還給王爺"瑜王也不敢多什麼,只將墨景祈的意思了出來,別的話確實一句也不肯多

墨修堯朗聲一笑,道:"皇上的意思本王明白了但是只怕不能如皇上所願"

瑜王心中一沉,定王這是鐵了心要和大楚鬧翻了?

墨修堯抬手制止了他想要開口的意思道:"請瑜王回去轉告皇上,皇上之前所作所為墨家軍上下銘記于心就算本王願意冒險相信皇上一回,只怕墨家軍將士也是不會答應的"瑜王有些困難的咽了口口水,艱難的道:"定王府曆代忠心為國,王爺何必如此決絕?便是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只要王爺出來,本王定會轉呈皇上,一切再議便是"墨修堯挑眉道:"再議?瑜王好意本王心領了同樣瑜王也可以轉告皇上和朝中眾臣,只要本王在一日,西陵必不會從西北入侵大楚"瑜王心中發苦,只要墨家軍在西北,西陵自然沒有機會從西北入侵,但是西陵和大楚西南也有地方接壤啊雖然路途比西北艱險數倍,但是只要有心如今西南邊陲兩軍對峙依然是大楚偏弱,西陵想要從西南入侵大楚也未必不能

德王正色看著墨修堯問道:"定王,你心意已決?"

墨修堯垂眸淡然笑道:"本王只是想給墨家軍和妻兒一條活路而已定王府曆代捍衛大楚,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本王總不能讓定王府自本王這里絕後?若是如此,本王將來泉下有何面目再見父王兄長和定王府曆代祖先?"

德王沉默良久,點頭道:"好,本王和瑜王勸不住你皇上的旨意咱們傳到了,別的就不多了只盼定王莫要忘了定國王府和墨家軍男兒終究是大楚的子民"

墨修堯含笑不語

------題外話------

那嘛…柳貴妃這人稍微有點複雜她對權勢啊金錢啊,美男啊木有興趣親們可以理解為由愛生恨之前鳳也過她不是好人,不過這人至少比蘇醉蝶要那麼一點她是真滴喜歡墨修堯假如墨修堯肯喜歡她的話,她肯定願意毫不猶豫的拋棄貴妃之位啊,權利啊,甚至是家族包括兒女跟墨修堯走這樣的人不好…有時候很嚇人~不過挺可憐的~

上篇:196.月色夜曇     下篇:198.主仆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