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8.主仆重逢  
   
198.主仆重逢

命人送了德王和瑜王回客院休息,葉璃扶著丫頭的手從後面走了出來,淺笑道:"一晚上不見,德王倒是變了不少"

墨修堯起身扶住她,揮揮手讓丫頭退下道:"能從先帝手下全身而退還能安穩這麼多年,德王也是修成精的老狐狸了只不過這幾年有些得意忘形了罷他以為管著宗室里的那些破事,墨景祈稱他一聲皇伯父就真的是敬他如伯父了?"殊不知,墨景祈最恨的就是那些壓著他的老臣和長輩,不用人挑撥只要逮到了機會墨景祈都想將他們給做了

"他如今拿出大義好好語的勸本王,本王就算不給他面子,少不得也要平安放他們回楚京的"

緩緩坐了下來,葉璃回想起方才兩個王爺的表現若是為墨景祈做客的還真是缺乏幾分服力,只是照本宣科的了墨景祈的之意,然後意思意思的全了墨修堯兩句罷了,顯然兩人誰都不想真的惹惱了墨修堯葉璃淺笑道:"你原本就打算放他們回去?"墨修堯微微點頭,在他身邊坐了下來道:"這兩人雖然成不了什麼大氣候,不過若是只想給墨景祈找點麻煩的話卻也足夠了這幾個月本王不想理會他們"低下頭看著葉璃圓鼓鼓的腹部,抬手輕輕撫了一下正好碰到腹中寶寶踢腿墨修堯挑了挑眉,看到葉璃微微蹙眉,道:"這子真是不知安分,生出來了須得好好調教"

葉璃哭笑不得,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只要墨修堯在身邊特別是動手撫摸的時候,肚子里的孩子就會變得格外活潑無奈的道:"還是個胎兒能懂什麼,王爺倒是越發的稚氣了"墨修堯劍眉微揚,心中打定了主意等孩子身下來必定要好好的教訓一番

沒幾日,德王和瑜王便向墨修堯辭行准備回京了,但是蘇哲卻真的病得極重瑜王親自去看的時候蘇哲已經瘦得皮包骨頭了,整個人陷入昏迷之中那模樣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得假的,別是回京了只怕就是照顧不好受點風寒也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二王都知道,西北絕不是他們可以久留之地只得向墨修堯辭行先行一步,回京之後稟告了皇上等蘇哲病好一些了再派人來接回京墨修堯自然也不會留他們,兩人與莫漸帶著墨汁為何只剩下不到半數的侍衛,也不追究什麼當天就啟程走了墨修堯聞也只是淡然一笑,派了張煜和駐守汝陽的呂近賢親自送兩位王爺離開出城

昏暗的地牢里,墨修堯倚坐在椅子懶洋洋的看著眼前被綁在木樁上一聲血汙的中年男子挑眉笑道:"禦林軍副統領?皇上的心腹加愛將薛成良?還有…太後的表侄,皇上的表哥?墨景祈可真舍得下血本,居然將你派到西北來了?"男子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白衣白發仿佛纖塵不染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恐慌在地牢里這樣陰暗肮髒的地方,這樣的白色顯得加讓人心中生寒墨修堯毫不在意,淡然笑道:"聽薛統領素有大內第一高手之稱,武功也不過比沐擎蒼差了一線這麼多年只是屈居一個禦林軍副統領,可真是屈才了"薛成良猛的抬頭,他在京城中一直沒什麼名聲這麼多年也一直任著毫不起眼的禦林軍副統領沒想到墨修堯竟然也將自己查的一清二楚

墨修堯靠著椅背斜眼看著他道:"進了我汝陽城,薛統領總不會還幻想著能夠平安出去?本王不會讓人對你用刑,估計酷刑對你來也沒用你打算自己還是本王想辦法讓你?"

薛成良冷笑一聲道:"汝陽城是王爺的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爺以為占了汝陽就是你的了?真是想不到定國王府居然會出了一代亂臣賊子卻不知道墨攬云和墨流芳九泉之下有何面具再見太祖和先皇?"墨修堯並不在意他的怒罵,眼眸清冷如雪,"沒想到薛統領倒是難得的忠君愛國之士,真是讓人本王佩服不已不過就是不知道薛統領的那位顏知己還有剛出生未久的公子是否也是忠君愛國之士?"

薛成良一愣,眼中多了一絲慌張此時他才真的相信墨修堯真的將他的身份查的清清楚楚如果墨修堯拿他的家人威脅他他或許還不在乎,他是薛家庶子薛家主母是太後的親妹妹,從吃盡了苦頭他對薛家包括他的妻子都沒有什麼感,但是墨修堯提到的顏知己和剛出生的孩子確實他的心頭肉一般的存在那是他年少時青梅竹馬,是他今生第一個喜歡的女子,那些年最艱苦的時候都是她陪著他走過的,如今他們還有了一個兒子原本他已經打算這次回去之後就向皇上求得旨意,將她和孩子光明正大的迎回家中做他的妻子

見到薛成良變色,墨修堯墨修堯滿意的一笑,抬起手動了動手指身後秦風拿出一張畫像展開送到薛成良跟前薛成良原本發青的臉色頓時一片慘白,畫像中的人正是他的心上人和兒子不容貌服飾,就連作為背景的庭院都是一模一樣的薛成良震驚道:"這不可能?你不怎麼會……"魔修堯笑容冷漠無,"本王確實不知道薛統領你會大駕光臨來西北但是…本王可沒自己永遠都不回楚京既然如此,咱們陛下身邊到底有些什麼樣的人物自然要好好的弄清楚了"自從出了譚繼之的事之後,墨修堯便命天一閣和暗衛一起重將墨景祈身邊查了個底朝天雖然不能肯定將墨景祈的暗棋全部翻出來了,但是還是頗有幾分收獲的

"你想怎麼樣?"薛成良嘶聲問道

墨修堯起身道:"薛統領十五歲就跟在皇上身邊了,知道的定然不少不用急,你可以慢慢想最多不出一個月,本王保證讓薛統領闔家團聚到時候薛統領再慢慢考慮該給本王什麼答案不遲"罷,墨修堯不再去理會被綁在柱子上渾身血汙面目扭曲的薛成良,轉身往牢房外走去身後薛成良怒吼道:"墨修堯,不許你傷害她們"

"對了,薛統領可千萬別想什麼自殺之類的蠢事本王沒有不殺女人孩子的規矩,或者你喜歡讓令郎替你受罪?"

"墨修堯,你不得好死"薛成良恐懼的看著眼前白衣如雪,白發也如雪的男子,仿佛在看什麼妖魔鬼怪一般

"不得好死?"墨修堯輕哼一聲道:"本王早已死過不下十次了,本王不怕死,薛統領你怕不怕?"薛成良啞口無,他怕死麼?他當然怕他從到大受了無數的苦,終于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他怎麼會不怕死?

蘇哲是在德王和瑜王離開的五日後醒過來的,聽到墨修堯二王已經帶人離開的消息蘇哲愣了一愣,看著墨修堯搖頭道:"王爺何必如此?"墨修堯沉默了片刻道:"蘇老的身體確實再也經不起長途顛簸若是蘇老執意要回去,也要等到身體完全康複了再回去蘇老若是不願住在汝陽城中,城外有處別院可供蘇老暫住"

蘇哲歎息,搖了搖頭沒在多什麼只是獨自一人住在王府清淨的院里養病,看書幾乎足不出戶,也沒有再過問過蘇醉蝶的事

待到孩子滿九個月的時候,一條消息突然傳遍了諸國前朝開國高祖皇帝的寶藏和傳國玉璽就在西北境內前朝開國高祖皇帝可是以為比大楚太祖傳奇的人物,傳他曾經得到過只在野史中又記載的金城寶藏據那是一座黃金修建的城池,可以想見若這個傳聞是真的,高祖皇帝的家底到底有多麼豐厚不用讓諸國權貴趨之若鹜的傳國玉璽,這個消息一出,西北境內立刻便多了各方人馬活動的跡象,讓整個西北原本平靜的局勢立馬變得緊張起來

葉璃如今的肚子已經越發的大了起來,九個月之後孩子便隨時都可能降生墨修堯早早的讓人挑選了服侍的人和穩婆留在府里隨時候命不止如此,只因葉璃一貫不喜歡旁人近身服侍,墨修堯專門派人將留在楚京的葉璃原本身邊的人一並接了過來又見墨總管調到了西北,只弄的中原的一攤子事無人料理,鳳之遙咒罵連連的給冷皓宇傳信過去讓他暫代中原的事務

去接人的秦風幾乎是和前朝寶藏的消息一起到的汝陽城,原本陪著葉璃散心的墨修堯接到卓靖送上來的消息臉色一沉,冷聲道:"譚繼之你果然急著找死"葉璃接過信箋看了一眼,推了推墨修堯道:"你快去處理,鳳三他們肯定等著呢"墨修堯輕歎一聲,柔聲道:"我去去就回,你也不要太費神了"葉璃含笑點頭,目送墨修堯離去,才回頭看向一邊的眾人,淺笑道:"乳娘,林嬤嬤,你們可還好?"

兩位嬤嬤早已是老淚縱橫,若不是之前墨修堯在場早就撲到葉璃跟前痛哭起來了,"姐…王妃…老奴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清霜幾個也圍到葉璃跟前連哭帶笑的這話一時間房間里好不熱鬧葉璃含笑看著她們,一轉眼竟然已經有一年不見平時並未覺得,如今乍然見到才發現有多麼想念看著清霜瞪著自己抹眼淚卻不肯開口話的模樣,葉璃含笑伸出手拉了拉她粉嫩的臉皮笑道:"一年不見,青霜都長成大姑娘了"青霜俏臉一,狠狠地瞪著葉璃道:"姐好狠心,這麼久都不來接青霜,青霜再也不理姐了"葉璃歉然,輕聲道:"傻丫頭,跟著我來西北有什麼好的?好好在京城待著不好麼?"

雖然墨景祈下令奪了墨修堯的爵位,卻依然沒敢光明正大的抄了定王府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墨總管依然將府中重要的東西轉移了,當然也包括府中重要的人這幾個丫頭呆在京城有定王府的暗衛暗中庇護著,確實比千里迢迢的跑到西北來強若不是墨修堯直接拍秦風去接人了原本葉璃並未打算將她們接到汝陽來

"林嬤嬤,乳娘,這一路辛苦你們了"看著眼前略有些消瘦的乳娘和林嬤嬤,葉璃是萬分歉疚原本乳娘和林嬤嬤被接到了二舅舅府上,等著局勢平穩一些之後便送她們回云州的如今卻千里迢迢的被接到了汝陽來,與家人分離不西北的氣候條件也不比京城和云州魏嬤嬤擦了眼淚,歡喜的打量著葉璃的腹部笑道:"王妃的這是什麼話,能夠侍候王妃和世子真是再好也沒有了哪來的辛苦?王妃這一年…這麼多事咱們在京城聽了真是寢食難安,可惜離得遠什麼都不知道……"林嬤嬤連連點頭道:"可不是,如今能看到王妃誕下平安誕下世子,老奴將來也能跟姐交代了"林嬤嬤的姐自然是指葉璃的母親徐氏

葉璃握著林嬤嬤的手輕聲道:"既如此,以後還要繼續勞煩嬤嬤和乳娘了長途跋涉你們必定都累了,就先歇息幾日咱們再別的"

林嬤嬤和乳娘雖然不舍,但是他們年齡確實都不了,這一路顛簸確實累得不輕只得讓人帶著去歇息了幾個年輕的丫頭雖然也面有疲色精神卻好的出奇,圍著葉璃又是好奇又是歡喜唧唧咋咋的個不停好容易葉璃才將她們安撫了下來讓人帶去休息看著廳里重安靜下來,葉璃對站在一邊的秦風笑道:"許久沒這麼熱鬧了,還真是不習慣"秦風淡笑道:"王妃不愛讓人服侍,身邊的人也不敢打擾了王妃倒是這幾位姑娘跟在王妃身邊的時間長些與王妃很是親近"葉璃點點頭,轉念問起正事,"一路回來,你可有聽到什麼消息?"

秦風點頭道:"靠近西北的時候確實聽到了一些道消息,不過我們一路一路上不走官路,倒沒什麼重要的消息只前朝寶藏的消息最先或許是從京城開始傳的,但是卻不是從京城傳出來的"葉璃點頭,秦風等人一路度不慢,他離京之時尚未聽到消息,到了西北附近卻已經傳的天下皆知了,這些消息自然不是只從京城傳出來的只怕是四處都有人在暗中散播輕哼一聲,葉璃冷笑道:"王爺的不錯,譚繼之確實是急著找死"

肚子里的寶寶似乎感受到母親的怒氣,葉璃只覺得肚子里連著踢了兩腳皺了皺眉,無奈的含笑伸手安撫著寶寶這孩子還在胎里就活潑的很,將來肯定是個調皮搗蛋的鬼

秦風有些為難的看著葉璃欲又止,葉璃含笑看了他一眼道:"有什麼事直就是了,秦統領還害羞了不成?"秦風俊臉微微了一些,葉璃驚奇的笑道:"莫不是我猜中了,秦統領這一趟撞了什麼桃花運了?"秦風無奈的苦笑道:"王妃莫要打趣屬下了,只是屬下在路上救了一個人,未經王妃允許帶回了汝陽,還請王妃降罪"

"救了一個人?莫非是舊識不成?"葉璃挑眉問道

秦風點點頭,道:"是瑤姬姑娘,王妃可還記得?"

葉璃當然記得,扶著肚子坐穩了身子,葉璃問道:"怎麼回事,你從頭來"秦風這才將事從頭到尾的了一遍原來秦風接了墨總管一行之後帶著人避開官道晝夜趕路,卻在離京城三百多里的一個鎮外遇到了被人追殺的瑤姬是追殺卻也不盡然,當時瑤姬死死的護著一個孩子,對方多的大約是想要搶那個孩子只是瑤姬拼死抗拒最後惹怒了對方才想要殺人奪子的秦風也見過瑤姬幾面,自然不能見死不救這才打退了那群人將瑤姬救起只是瑤姬容貌太過出眾,如今又四處戰亂帶著一個孩子實在是無處可去,秦風這才將人帶了回來

葉璃含笑道:"我當時什麼事兒,瑤姬的事可派人查過了?"秦風點頭道:"當天就命讓暗衛查過了,並無什麼可疑之處"葉璃點頭道:"你辦事素來牢靠,瑤姬也是舊識帶回來就帶回來了只是你可打算好了如何安置?"秦風有些苦惱,他只管將人救回來,哪里考慮過怎麼安置的問題?

葉璃掩唇笑道:"瑤姬被人追殺想必是倉皇而逃的,不然以她之能也不會如此狼狽她若是身邊有些銀兩財物,在城里替她尋一個住處和營生也就罷了你看她……"

"屬下救回她的時候,看到衣衫陳舊,形容消瘦,只怕是沒有什麼銀兩了"秦風恍然大悟,點頭道:"多謝王妃提點,屬下明白了屬下回頭便替她找地方安置屬下也還有一些積蓄倒是不妨給她一些暫用"葉璃恨不得敲一下秦風那榆木腦袋,白了他一眼道:"她一個帶著孩子的孤身女子要怎麼接受你秦大統領的銀兩接濟?她從前雖然是風塵女子,但是現在有了孩子怎麼會不為孩子考慮?好容易在此待下來自然不會重抄舊業,人家女子的名聲還要不要?"除非秦風打算娶人家,不然的話還是不要太過殷勤了為妙

秦風有些萎靡,無措的看著葉璃給錢不行不給錢也不行,救個人怎麼比上戰場還麻煩?

葉璃歎了口氣,道:"請瑤姬姑娘過來,或許人家自己已經有打算了呢"瑤姬並不是那些毫無主見的閨閣女子,雖然只見過幾次,對她的一些事葉璃也不贊同,但是也不妨礙她欣賞瑤姬的特別之處

秦風松了口氣,王妃肯管自然是好的,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安置瑤姬,"多謝王妃"

------題外話------

下章大概就生了~求墨寶大名一只~

上篇:197.楚宮暗流     下篇:199.寶的名和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