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99.寶的名和出生  
   
199.寶的名和出生

不多時瑤姬就被外面的侍衛帶了進來,看到眼前的消瘦蒼白的女子葉璃也不由得心中一歎眼前的瑤姬比起一年前那個雖然憂傷倔強卻依然容光四射的女子當真是恍如兩人原本精致容顏和如雪的肌膚因為長時間的影響不良而顯得消瘦蠟黃,只能隱約從那優美的輪廓看出曾經的絕美風姿一頭秀發也只隨意的用布巾系著,枯黃干燥的垂在身後瑤姬手里抱著一個繈褓,看那孩子倒是被照料的孩不錯,有五六個月大的模樣

揮手示意秦風先退下,秦風猶豫的看了瑤姬一眼微微皺眉雖已經將瑤姬的事查清楚了,但是王妃現在可是十分關鍵的時候萬萬不能出半點差錯想到此,秦風便有些後悔這個時候用這見事打擾王妃了他只想著擅自救了瑤姬帶回來需要稟告王妃一聲,卻忘了王妃如今生產在即,只要瑤姬不出什麼意外晚些時候稟告也是可以的看著秦風猶豫不決的模樣,葉璃淺笑道:"你先出去,我跟瑤姬姑娘話兒"

秦風只得退到了門外等候,葉璃有些歉意的對瑤姬笑道:"讓你見笑了"瑤姬搖頭淡笑道:"秦大人對王妃一片忠心,真是好生讓人羨慕"

葉璃看著瑤姬抱在懷里的孩子,瑤姬時不時的低頭看著他輕輕晃動著,帶著些病態的容顏上也滿是慈愛的神色,"這孩子……"瑤姬將孩子緊緊的抱在懷里,淡聲道:"這是我的孩子快滿半歲了,叫做沈靜安你我這名字取得可好?"葉璃點點頭,道:"這孩子隨你姓?"葉璃仿佛記得瑤姬曾經提過她原本姓沈,名叫沈瑤

似乎想到了什麼了,瑤姬沉默的點了點頭

看著眼前原本絕色無雙的女子變成如今這般狼狽的模樣,葉璃心中惋惜不已,"我記得你離開京城時手中當有不少銀兩,如何就落得如今這般境地?"傾城坊被秘密賣給了葉璃得到的錢絕對足夠瑤姬和孩子錦衣玉食的過一輩子瑤姬苦笑,輕撫著沉睡中的孩子道:"瑤姬自負樣樣不輸于人,但是離開了傾城坊才知道自己除了歌舞什麼都不會我雖厭惡風塵舞姬的身份,但是這些年也確實是這個身份讓我自在的活著若不然只怕早便被人買回府里去做侍妾去了原本以為與沐揚雖然修不成正果,好歹算是好聚好散,誰卻知道……"

原來,瑤姬離開京城之後因為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只得在京城附近找一處偏僻的地方住下來只等孩子生下來了再啟程前往將來從開始卻不想她暫住的那個鎮附近的幾處莊子都是沐陽侯夫人娘家的,其中竟有管事認出了瑤姬的身份稟告了沐陽侯夫人當時瑤姬肚子已經有六個月打了,沐揚正隨著葉璃征戰西北未歸沐陽侯夫人雖然輕視瑤姬的身份,但是當時西北戰事卻是危機頻傳,沐陽侯夫人只怕兒子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倒也沒有打了瑤姬的孩子的意思,只是讓娘家的人將瑤姬看管起來以瑤姬的聰慧怎麼會猜不到,不管沐揚能不能回來,孩子生下來之日只怕便是自己喪命之時只得用身邊的錢財賄賂看守她的人,伺機逃走卻被抓了回來沐陽侯夫人娘家的人便將瑤姬身邊的錢財收刮了一空,就連半個銅子也沒給她留下等到模樣回來的時候瑤姬已經快要生產了還是負責照顧瑤姬的婆子心軟悄悄給沐揚報了信沐揚趕到的時候正是瑤姬生產的那天,若不是沐揚來得快,闖進了產房只怕當天瑤姬就要血崩而死了

之後因為模樣的堅持,瑤姬和孩子被安置在了沐陽侯府的一處別院然後沐揚便于那位孫家姐成了婚,瑤姬休養了幾日在沐揚來看她和孩子時提出要沐陽侯府將她的錢財還給她然後她會帶著孩子離開沐揚卻是什麼也不同意,而沐陽侯夫人娘家根本不承認拿了瑤姬的錢瑤姬當時便氣得險些暈了過去,她這麼多年存下的積蓄,還有賣掉傾城坊的時候葉璃也沒虧待她不算那些首飾珍品,只銀票就足足有二十多萬兩沐揚為了防止瑤姬拿了錢設法逃走,竟也默認了自己外祖家的法如此一來,瑤姬身上竟然連半分錢也拿不出來,跟不用什麼買通別院的看守逃走了

只是瑤姬性子也硬,每次模樣去看她兩人總是吵鬧不休而沐揚經常去的別院的行為自然引起了過門的世子夫人的懷疑于是沐揚被對此已經很是不滿的沐陽侯指使出去公干之時,瑤姬和孩子險些被餓死在別院里沐揚回來自然又是一番大鬧,然後將瑤姬母子接到了自己名下的一個院子里瑤姬花了一個多月功夫放軟了身段降低沐揚的防心,之後趁著沐揚醉酒帶著孩子和幾件不算值錢的東西逃了出來一路往西至于後來追在她身後想要搶孩子的人到底是沐揚派來的還是沐陽侯府派來的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了

看著眼前大腹便便卻依然容光煥發的葉璃,瑤姬苦笑若是定王妃遇到這樣的事,定然不會如自己一般的狼狽被關在別院險些餓死的那段日子,瑤姬終于明白只憑自己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根本就是白日做夢這麼多年之所以風風光光不過是頂著個第一舞姬的名頭和沐揚鳳三暗中的維護罷了沒有了這些,她也不過是個在這世間寸步難行的無用女子罷了

聽完瑤姬的講述,葉璃也不知道該歎還是該怒沉吟了片刻,葉璃問道:"你以後有什麼打算?照你的法你的錢財都被沐陽侯府娘家的人奪去了,這個我可以讓人幫你取回來以後你又有什麼打算?"瑤姬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孩子,抬起頭來道:"瑤姬求王妃為我這孩子找一個好人家收養不求榮華富貴,只要父母雙全家中和睦就行了"

葉璃皺眉,不解的道:"你這是做什麼?你若不願要這個孩子,當初又何苦將他帶出來?若是留在沐陽侯府,沐揚念著你們的感總不會虧待了孩子的"瑤姬苦笑,看著葉璃道:"我也聽聞過王妃娘家的事,如王妃這般身為嫡女出身大家的姑娘尤被繼母苛待何況是我兒這樣的?那孫姐恨不得殺了我兒,沐揚又能看顧他多少?何況…有個做過舞姬的母親終究不是什麼名譽的事,瑤姬只求他一輩子平平安安的便好"

葉璃有些為難,低頭想了想道:"我如今行事也不怎麼方便不如你現在汝陽城里住下來,好好考慮一下將來有什麼打算再?你若是執意如此,回頭我讓人替孩子找個好人家便是"

瑤姬大喜,含淚道:"沈瑤謝過王妃"她雖然的決絕,但是正要離開離開十月懷胎的孩子卻也是萬分不舍的葉璃多給她一段時間考慮,雖然她心中早已下定了決心,但是能多陪著孩子一段時間總還是好的

命秦風帶著瑤姬出去安置,葉璃正低頭思索著瑤姬的事時墨修堯漫步走了進來看著葉璃秀眉微鎖,墨修堯連忙坐到她身邊查看,"怎麼不高興了?哪兒不舒服麼?"葉璃搖搖頭,倚在墨修堯懷里將瑤姬的事了一遍,最後歎道:"沐揚這事做得也太不成樣子了"不只是對瑤姬,對那過門的孫姐同樣也是就算追殺瑤姬的人是孫姐派來的葉璃都不會感到太過驚訝

聽著葉璃如此操心別人的事,墨修堯怫然不悅讓她靠在自己懷里輕撫著那圓鼓鼓的腹部道:"這些事讓旁人去辦就是了,阿璃有空操心這些瑣事還不如想想別的"葉璃抬眼含笑看著他道:"想什麼?寶寶的名字你想了麼?"墨修堯皺眉,淡淡道:"取個名字那里就那麼麻煩了?阿璃天天寶寶寶寶的叫,就叫墨寶寶好了"

葉璃嘴角抽了抽,看著一臉醋意的男人笑道:"墨寶寶?你確定取這個名字將來寶寶不會怪咱們?"只要一想到一個長相酷似墨修堯的英俊少年青年或中年盯著墨寶寶這樣的名字就讓人忍俊不禁墨修堯挑眉道:"他敢麼?"葉璃正色點頭道:"相信我,他真的敢"只要是個男人頂著這樣的名字都會忍不住想要以下犯上?不少字墨修堯輕哼一聲道:"那就叫墨寶"葉璃翻了個白眼,決定暫時不跟他談這個問題,萬一這男人脾氣上來了非要叫寶寶墨寶寶或者墨寶之類的名字,她可是爭不過他的反正孩子的大名滿周歲之前取都來得及,要不然請外公和舅舅取也是可以的不動聲色的轉開話題問道:"前朝寶藏的事怎麼樣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道:"還不是譚繼之搞出來的鬼?他以為給本王惹麻煩他逃得了麼?"葉璃好奇道:"你做了什麼?"墨修堯淡淡道:"當然是將他的真實身份告訴咱們的皇帝陛下,順便就當為大楚盡忠一回了"葉璃挑眉道:"譚繼之離開西北之時,應該就已經有了身份曝光的准備?不少字"墨修堯冷笑道:"如果再加上傳國玉璽呢?"

"會有人相信傳國玉璽在他身上麼?"葉璃問道

"總會有人信的回頭派暗衛去追殺譚繼之,不用弄死了,讓他將傳國玉璽叫出來就可以了"墨修堯淡然道葉璃了然一笑,連定國王府都在追著譚繼之要傳國玉璽,那麼對傳國玉璽有興趣的人自然要三思而行了,至于到底相信誰那就見仁見智了

墨修堯摟著葉璃,慵懶的在她肩上蹭了蹭,道:"阿璃現在不用管這些瑣事,只要平平安安的將墨寶寶生下來就好了"趕快擺脫這個討厭的鬼,阿璃就是他一個人的了

"別叫墨寶寶,不好聽"葉璃認真的為兒子的權益抗爭墨修堯無所謂的改口,"墨寶"

葉璃撫額,看著男人固執的俊臉,歎氣道:"名"墨修堯輕哼一聲沒話,等到名比大名還響亮的時候,大名和名有區別麼?于是玉樹臨風,名動天下的未來定王府少主子就擁有了一個讓他一生都擺脫不了的名

秦風這一趟回楚京,接回來的不只是葉璃跟前侍候的人以及墨總管等人,還有那麼禦林軍副統領的愛妾和愛子原本還一直死扛著不的薛成良一看到清秀柔美的愛妾和年方兩歲聰明可愛的兒子就再也招架不住了連刑都不用上,自己直接招了

地牢里,墨修堯依然平靜悠然的坐在寬大的軟榻上,冷眼看著眼前闔家團聚的一幕鳳之遙秦風站在身後看著,安撫了哭泣不休的妻兒,薛成良站起身道:"王爺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但是請王爺無論如何不得傷害我的妻兒"墨修堯皺了下眉,點頭道:"可以本王承諾只要你了本王想知道的,本王絕對不會傷害這對母子身子可以給她們一個安穩的容身之所"

薛成良嘿嘿一笑道:"定王的親口承諾,在下自然信得過王爺你問"

墨修堯一揮手,讓人將那對母子帶了下去地牢里安靜了一會兒才問道:"墨景祈為什麼要花這麼大力氣救蘇醉蝶?"聞,不只是薛成良愣了一下,就連鳳之遙和秦風也不由得一怔鳳之遙看了看墨修堯心中默默道,"王爺,你不會真的還對蘇醉蝶那個女人余未了?不少字"大抵是鳳之遙的表太露骨了,墨修堯斜眼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鳳之遙頓時背脊一涼,輕咳一聲端正了自己的表一臉嚴肅的看著薛成良

薛成良對這個問題很是意外,神色變了變看著墨修堯冷淡平靜的容顏沉默了片刻道:"皇上和蘇醉蝶少年時便相識了,皇上剛剛登基便向蘇大人提過想要迎蘇姐入宮為妃,但是被蘇大人拒絕了"

墨修堯抬眼,淡然道:"你是想要告訴本王,皇上對蘇醉蝶舊難忘所以才派出這麼多人救她?"薛成良沉默,他也明白這個答案有多麼的荒謬墨景祈還未登基的時候他就跟著他了,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蘇醉蝶就是長得再美上一百倍,墨景祈也不會為了她花這麼大的代價僅僅是為了一個漂亮的女人想了想,薛成良問道:"王爺想知道什麼?"

墨修堯低頭打量著修長的手指,道:"比如蘇醉蝶皇上和譚繼之之間的關系"

薛成良皺眉道:"譚繼之是十年前突然出現在皇上身邊的人,皇上十分看重他的才智將他視為智囊至于他與蘇姐有什麼關系我並不知道,不過他們也認識就是了"

"譚繼之的真實身份是前朝皇室遺孤,或者,你告訴本王墨景祈憑什麼那麼相信他好了這個,薛統領不會也不知道?不少字"聞,薛成良臉色一變,震驚的盯著墨修堯而不自知墨修堯冷哼一聲,劍眉微揚寒聲道:"鳳三,把外面那個孩子給本王帶進來"薛成良一震,連忙道:"不要王爺,求你放過那孩子,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墨修堯滿意的點頭,"很好,蘇醉蝶就在本王手上但是這兩個月以來來了無數的人,譚繼之想要殺人,皇上想要救人本王不知道一個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重要了,或許你願意給本王解答?"

薛成良臉色慘白如紙,望了一眼被緊閉著的牢門,他的妻兒就在門外,只要他錯了一句話就會將他們陷入萬劫不複之地無力的閉了下眼,薛成良終于開口道:"我知道的並不太多,只記得當年我奉皇上之命從蘇姐手上拿到了一樣東西然後交給了譚大人"墨修堯眯眼,"什麼東西?"

薛成良道:"我不知道,只是…拿東西是從定王府拿出來的之後譚大人獨自去了北戎,一個月之後…前代定王和墨家軍就在北戎邊境慘敗所以我猜…大概有點關系"完這句話,薛成良仿佛脫力一般軟到在了地上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不是真的喪心病狂沒有半點人性的人當年定王府出事之後他就隱隱有一種感覺,總有一天這些事還會再回來,卻沒想到一等就是十年

牢房里一片沉寂,只聽見不遠處的被燃著的柴火不時發出噼啪的聲響墨修堯垂眸倚坐在軟榻里,幾縷銀絲垂在耳邊,讓人無法看清他臉上的神但是站在他身後的鳳之遙和秦風清楚的看到幾縷銀絲無風而動,強大的迫人的威壓讓兩人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不約而同的側首在對方臉上看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許久,牢房里的三人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只聽墨修堯寒聲道:"繼續"

薛成良臉色慘白,唇邊溢出了一絲血跡他沒想到定王的修為竟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只憑著隔空的內勁就能迫得他內傷吐血搖搖頭道:"我當時只是皇上身邊的隨身侍衛,知道的事並不多皇上之所以要救蘇姐,是因為蘇姐當初似乎從定王府拿了兩樣東西,但是她只給了皇上一件,另外一件依然在蘇姐手里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王爺……"鳳之遙心的叫道沉默的墨修堯遠比暴怒的時候加可怕即使理智上知道墨修堯不會對他們如何,但是…鳳之遙歎了口氣,悄悄握緊了衣中微微顫抖的手指

"秦風,提蘇醉蝶本王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也不管你怎麼做,今天之內讓她把答案吐出來"

秦風心中一凜,點頭道:"屬下遵命"鳳之遙有些擔憂的皺眉道:"王爺,蘇醉蝶的嘴不是一般的硬萬一……"

"那就讓她去死"墨修堯怒道,"如果問不出來,派出所有的麒麟,將墨景祈所有親信全部抓來本王就不信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屬下領命"秦風點頭,轉過身頭也不回的往牢房外奔去

"王爺……"鳳之遙只覺得喉嚨發苦不知道能什麼薛成良吐出來的消息實在是太過讓人震驚了,正為難間,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然後聽到墨總管夾帶著喜悅的聲音傳來,"王爺啟稟王爺,王妃要生了"

墨修堯一愣,突然起身鳳之遙只覺眼前白影一晃,牢房中已經沒有了墨修堯的身影

砰——

原本好好地軟榻瞬間炸開四分五裂變成一堆零碎的廢物看著眼前的一堆零碎和被四處飛濺的木屑打得傷痕累累的薛成良,鳳之遙淡然道:"薛統領安心在這里帶著,王妃誕下世子王爺若是心好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薛成良苦笑一聲,看著鳳之遙道:"多謝鳳三公子寬慰當年那將是之後我有好幾年都一直喘喘不安,總覺得會有這一天在下無求生路,在下妻兒無辜,只求王爺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

鳳之遙沉默,薛成良出來的事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不到王爺親口處置誰也不知道最後會是什麼結果看了薛成良一眼,鳳之遙轉身踏出了牢房

王府主院的庭院中站滿了人,葉璃的房間里房門緊閉只有不是有丫頭端著水進進出出,但是不待眾人探頭去看房門又被緊緊的關上了

守在門外的人們就看到一道白影飛快的掠了過來,只是一眨眼間就已經到了門口墨修堯抬手就想要推門進去,旁邊徐清澤和徐清鋒一人一邊抓住了他的手墨修堯不悅的回頭,饒是徐清鋒這兩個月在秦風手下鍛煉了不少卻也不由得松開了手笑道:"璃兒在生孩子,王爺不能進去"

墨修堯皺眉道:"本王進去看看阿璃"

沈揚冷聲道:"女人生孩子有什麼好看的,產房不能進王爺不知……"冰冷的目光如箭一般的射到沈揚身上,沈揚堅持了片刻便敗下陣來身為醫者的敏銳他清楚的察覺到王爺身上的氣息不對,頓了頓才道:"男子進產房不祥……"墨修堯冷冷道:"本王不怕"沈揚沉默了片刻,終于道:"王妃大概還要一兩個時辰才會生,王爺可以進去看看"墨修堯輕哼一聲轉身推門走了進去

門外,徐清炎不滿的道:"沈先生,為什麼王爺能進去你卻不讓咱們進去?"

沈揚默默地抹了一把汗,道:"因為我如果拒絕的話,王爺會立刻宰了我"比起規矩顯然是性命重要

墨修堯一進門,守在門口的林嬤嬤一愣連忙道:"王爺怎麼進來了…"不待她完,墨修堯道:"本王看看阿璃,一會兒就出去"

完越過林嬤嬤直接轉進了里間,其他人看到墨修堯都是一愣,葉璃正躺在床上,只是剛開始陣痛並沒有馬上就要生的意思,看到墨修堯進來淡淡一笑道:"怎麼進來了?"在穩婆詫異的眼光下,墨修堯走到床邊坐下,臉色的神色有些不安和陰郁葉璃微笑,伸手握住他的手道:"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低頭看著她微微蹙眉的模樣,伸手為她擦了額邊的汗,柔聲問道:"疼麼?"

葉璃微笑道:"還好你出去"

墨修堯搖頭,"我陪你一會兒…阿璃,你一定要好好地"

葉璃無奈的一笑,"生孩子而已,哪個女人不生?沒事"魏嬤嬤端著一碗想弄的雞湯走了進來,看到坐在床邊的人也愣了一下,墨修堯側首問道:"這是什麼?"魏嬤嬤道:"這是燉了幾個時辰的雞湯,王妃好歹和一些一會兒才有力氣"墨修堯伸手接過,道:"本王來喂"魏嬤嬤雖然有心反對,但是看著墨修堯凝重的臉色終究還是將雞湯遞了過去看著墨修堯認真的拿著勺子心翼翼的喂著自家姐雞湯悄悄地擦了擦眼角退了出去無論如何,王爺對王妃總比當年老爺對夫人強上千百倍的,姐的眼光比夫人要好得多

葉璃喝了雞湯,任由墨修堯陪著了一會兒話,才推著墨修堯出去墨修堯不肯卻被葉璃狠狠地掐了一把,道:"你在這里我容易分心危險"墨修堯這才起身,掃了一眼一屋子侍候著的穩婆丫頭嬤嬤道:"好好侍候王妃,若是王妃有什麼事心你們的命"看著墨修堯走了出去,葉璃才無奈的歎了口氣對一屋子嚇得不輕的人道:"王爺擔心的很了,大家別太緊張了"

林嬤嬤心的替葉璃擦了擦汗道:"王爺這是關心王妃呢,咱們替王妃高興還來不及"

葉璃淡淡的微笑,伸手撫了撫陣陣作痛的腹部剛才修堯的緒實在是不太好,大概真的嚇到了從前聽有的父親嚇得暈倒在產房外面,希望定王爺不會那麼沒用才好

又過了進一個時辰,產房里才忙碌起來等候在外面的人們焦急的聽著產房里穩婆的聲音和葉璃的呻吟比起一般的女人生產時的慘叫葉璃的聲音不算嚇人,但是等在外面的不止,墨修堯,就連徐清鋒徐清澤臉色也是白的一向調皮的徐清炎也沒話了,懨懨的蹲在沈揚和林大夫身邊,每隔一會兒就忍不住問一句璃姐姐沒事?不少字到底要多久才能伸出來?煩的沈揚一腳將他踹開,怒道:"有的人七八個時辰都生不下來,這才兩個時辰不到你急什麼?"頓時,徐清炎的臉色也白了,蹲在門邊一動也不動就怕璃姐姐也要生七八個時辰,那該多痛啊

徐清鋒盡力忽略里面傳來的呻吟聲,笑容有些僵硬的對身邊就連身體都僵硬了的墨修堯道:"大伯母生四弟和五弟的都是我也見過,不會有危險地"

墨修堯目不轉睛的盯著緊閉的房門也不知聽進去了沒有

葉璃記得前世的時候曾經有人討論過,到底是女人生孩子痛還是男人挨槍子痛現在葉璃覺得自己知道答案了,如果挨槍子能夠讓孩子趕快生下來,她甯願挨一槍子,"唔……"一邊的穩婆看著她,連聲道:"王妃,別忍著,叫出來"葉璃默然,叫什麼啊,力氣都花到大吼大叫了哪里還有力氣生孩子?而且就算叫出聲來,該疼還是一樣疼葉璃只能在心中詛咒自己對疼痛的忍耐力好像比前世差了

"快了快了…快,換水來……"穩婆一邊叫著一邊指導葉璃怎麼使勁八月天房間里依然熱得不行,加上人又多只覺得亂糟糟一團熱氣直往身上撲

大約又過了大半個時辰,門外的人們幾乎要等不及了才聽到門外傳來葉璃一聲痛吟墨修堯身子一顫就要往里面沖,驀地里面傳來一陣歡呼,"生了"隨後便傳來嬰兒響亮的哭泣聲一邊林大夫點點頭道:"聽著聲音,孩子身體也不差"沈揚點頭道:"比王爺當年差了點,不過養養就好"

"生了……"徐清鋒只覺得做夢一般,回頭去看身邊的墨修堯,墨修堯愣了片刻抬腳就想往里面沖去卻不想身子一歪毫無預計的往地上倒去,眾人又是一陣忙亂,沈揚毫無意外的道:"王爺太過緊張了,用全身的勁力支撐這兩條腿,這會兒一放松下來能不倒麼?休息一會兒就好,王妃那邊還需要收拾一下呢"

眾人一臉窘色的望著神色自若的沈揚,這絕對是報複

對上墨修堯殺人的目光,沈揚起身彈彈衣上不存在的灰塵施施然的走了他還要去給世子檢查身體呢

------題外話------

親們好熱,給了好多名字,腫麼選捏?選了幾個名字,求投票~

上篇:198.主仆重逢     下篇:200.招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