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0.招供  
   
200.招供

定王妃平安誕下一子的消息飛快的傳遍了整個汝陽城不只是定王府的人們歡欣鼓舞,汝陽城的百姓同樣也是張燈結彩的仿佛過年一般雖然百姓們對這位定王妃也只見過那麼一兩次,但是在西北百姓的心目中定王妃的地位卻未必輸給定王多少這自然是定王府的宣傳工作做的極好雖然西北以外的地方不少百姓因為墨景祈的旨意對定王和定王妃頗有誤解,但是西北的百姓卻都知道,定王府當初懷著身孕還帶著墨家軍將士抵抗西陵入侵,最後甚至墜入懸崖若不是定王妃如今西北也不能保持著這樣的平靜安穩在這亂世之中,誰能夠給百姓們安定平穩的生活,誰就是他們的再生父母因此,聽到定王妃平安產子的消息,對西北百姓來歡喜的竟不下于過年

定王府里,最靠近葉璃臥室的花廳已經擠滿了人瞪著穩婆將已經洗乾淨用大色的繈褓包起來的寶寶抱出來時眾人立刻一擁而上徐清炎蹦的最歡快,沖到最前頭叫道:"快讓我悄悄外甥長什麼樣兒?"穩婆笑道:"世子長得自然是好得很,將來長大了一定與王爺王妃一般皆是人中龍鳳"徐清炎歡喜的就這穩婆的手低頭一看,頓時呆住了眼前這個通通的,皺巴巴的東西就是穩婆的長得好的未來人中龍鳳?在座的雖然都算是當世俊傑,但是見過剛出生的嬰兒的卻委實不多就連徐清澤和徐清鋒也沒見過徐清炎剛出生的樣子都是快滿月了才抱出來見人自然是白白嫩嫩的眾人回頭看看坐在一邊的墨修堯,沉默不語

還是墨總管一臉歡喜的道:"世子果真和王爺剛出生的時候一模一樣,定王府終于有後了"平日里嚴肅的老臉也多了幾分笑意和慈愛,站在一般的阿謹眨巴著眼睛好奇的望著穩婆手里的還沒睜開眼睛的娃娃

徐清炎有些不信的問道:"墨總管,王爺剛生下來的時候也是這樣…"彤彤皺巴巴的像個猴子?

墨總管理所當然的道:"剛生下來的孩子自然都是這樣的,過些日子張開眼了張開了自然就是個白嫩嫩的娃娃了狂仙"

鳳之遙有些羨慕的看著彤彤的娃娃,歎道:"這才不過兩年時間,王爺竟然已經有了兒子了,真是讓人羨慕"墨總管笑道:"鳳三公子和王爺同歲,若是早些成家,只怕公子都會跑了"鳳之遙眼神微黯,笑道:"哪兒有那麼容易啊,像王爺和王妃這樣遇到個合適的人可不容易"

眾人笑鬧著看完了孩子,讓讓出路來將孩子抱到墨修堯跟前,笑道:"王爺快瞧瞧世子"

墨修堯淡淡的瞥了在睡在繈褓里彤彤皺巴巴的東西,從眼睛到神無一不透露著嫌棄,淡淡道:"丑"于是,寶寶雖然既看不見也聽不見不記事,但是定王府世子寶長大後卻依然知道了他爹這輩子對他的第一個字就是嫌棄他長得丑父子之仇由此刻便已經接下

瞥了一眼兒子,墨修堯發現腿雙腿已經好了很多了便站起身來問道:"王妃可好?"穩婆連忙笑道:"世子出生的很是順利,王妃也沒受什麼苦這會兒正休息呢"在穩婆看來,王妃生第一胎從陣痛到孩子出生才兩個多時辰,真的不算受了什麼苦但是在墨修堯看來可不一樣他只知道阿璃足足痛了幾個時辰才將這個長得丑兮兮的子生出來輕哼了一聲道:"本王去看看王妃"罷拂往房間里走去身後穩婆也不由得感歎王爺和王妃真是深意重,這世上不忙著看出生的兒子卻忙著去看妻子的男人可著實不多

確定了自家外甥不是個長得丑的,徐清炎歡喜的繼續往前湊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寶寶皺皺的臉,"外甥,我是舅舅哦"鳳之遙翻了個白眼,道:"現在他能聽得懂麼?"著也不甘寂寞的俯下身來盯著娃娃瞧,"嗯?王爺時候真的長這個樣子?墨總管?"墨總管仔細端詳了片刻道:"剛出生的孩子,大抵都是長這個樣子?"

"讓開讓開"沈揚與林大夫並肩而來,睨視著圍觀的眾人,"老夫要給世子檢查身體,閑雜人等讓開些"眾人雖然不甘,卻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沈揚熟練地從穩婆手里接過了孩子

墨修堯重走進房里,丫頭們已經將房間收拾乾淨了葉璃背靠著軟墊坐在床上,臉色有些蒼白氣色卻還不錯林嬤嬤和魏嬤嬤正陪著話,魏嬤嬤坐在床邊手里還端著一碗粥正在要喂葉璃看到墨修堯進來,兩位嬤嬤連忙起身見禮墨修堯擺擺手問道:"阿璃怎麼樣?"林嬤嬤笑道:"王妃身子好,沒什麼大礙剛生完孩子的女人如王妃這般精神的可不多見王爺放心便是了"墨修堯接過魏嬤嬤手里的粥道:"你們下去,本王陪著阿璃就是了"兩位嬤嬤皆是一笑,看了看葉璃轉身走了出去王爺沒有在外面看世子卻急著進來看王妃,是看重王妃的意思她們自然也為王妃高興

看著墨修堯認真的端著粥想要喂自己,葉璃無奈的道:"我自己喝救可以了"其實也就是生孩子哪兒會疼的煩躁,都已經生下來了對她來也就沒什麼了哪里還需要人喂飯?墨修堯一讓,避開了葉璃自己要端的手,拿著勺子心的將粥遞到葉璃嘴邊葉璃沒辦法,只得張嘴吃了一邊問道:"看過寶寶了嗎?林嬤嬤和魏嬤嬤都長得和我時候一樣好看雖然…我沒看出來…"那皺皺的一團,她實在看不出來和她哪兒像或許是她時候也長成這樣?嬰兒不都是長得差不多麼?墨修堯想起墨總管的話,嘴角抽了抽點頭道:"看過來,很好看"葉璃含笑看著他,懷疑的挑了挑秀眉墨修堯道:"只要是阿璃生的,好不好看有什麼打緊的"

等到葉璃吃完了大半碗粥,出去的林嬤嬤才抱著寶寶走了進來葉璃方才也只看了一眼孩子就被抱出去了,此時再見到寶寶只覺得一股奇異的感覺自心中升起這孩子是她和墨修堯的孩子,是她親身的骨肉,也是她在這世上最最親近的人輕輕松松林嬤嬤手中抱過孩子,葉璃偏著頭看著他通通的臉和緊閉著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笑愛憐的伸手戳戳寶寶的臉,再捏捏手,只覺得看著這的東西,心中突然充滿了柔軟的憐愛和喜悅墨修堯看著葉璃臉上淺淺的笑容,再低頭看看她懷里沉睡中的娃,只覺得這子無比的刺眼

"看看,這是咱們的寶寶以後會叫你爹叫我娘,喜歡麼?"葉璃將寶寶送到墨修堯跟前,含笑問道

墨修堯點點頭,伸手要接過孩子,"你剛生完孩子,不能累著了網游之同居美女我來抱"葉璃懷疑的看著他,"你會麼?"這幾個月,墨修堯對這孩子一貫不怎麼熱心跟不用提前去學怎麼抱孩子了墨修堯猶豫了一下,雖然他覺得怎麼抱都無所謂,但是看著抱在繈褓里的東西,好像脆弱的稍不注意就會弄壞了他雖然心里不太待見這個未來非常可能跟他爭搶阿璃的家伙,但是也知道阿璃非常喜歡他看著他猶豫為難的模樣,葉璃不禁莞爾一笑,將寶寶遞到他手里笑道:"這樣抱著…輕一點…"細心的指導了一番才將寶寶放到了墨修堯懷里墨修堯低頭看著懷里的東西只覺渾身都不自在

看著墨修堯僵硬的坐在床邊,半點也沒有平時的悠然隨意,葉璃偷偷的掩唇一笑

定王世子出生,在西北老百姓的眼里估計也和大楚皇太子出生的感覺差不到哪兒去了汝陽城里鑼鼓喧天,炮竹聲聲,仿佛是過年一樣不用世子剛剛出生的消息一傳出來,汝陽太守便宣布了今年汝陽城的各種稅收減半的消息又有各種施恩于民的通告貼在了汝陽城太守府外的公示牌上百姓們自然是歡騰不已,炮竹的聲音想的就連牢房里都能隱約聽見

陰冷肮髒的地牢里,躺在地上的蘇醉蝶有些艱難的動了動身子外面不出傳來的爆竹聲襯得整個地牢加淒冷陰森,也讓她本就不太清醒的神智越加的混亂起來又到過年的時候了麼?她已經快要忘記了自己到底被關在這里多久了唯一能夠記得的就是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著她就有機會離開這里,只有活著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甚至偶爾她還會忍不住想自己當年如果沒有想要的那麼多,現在會不會安安穩穩的做一個定王府的二少夫人,憑著墨修堯的戰功或許會是個大將軍夫人什麼的但是…她想要的不只是那些…她蘇醉蝶貌可傾國,才華出眾,人稱大楚第一美人她為什麼要屈居于那些平庸的女人之下?活下來,離開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蘇醉蝶每一天都這樣告訴自己

哐啷——

地牢的大門被打開,秦風帶著人神色冷漠的走了進來,與他一起的還有卓靖和林寒三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世子出生之際,他們不能先干著去看王妃生的孩子卻要來審這個女人,實在讓他們高興不起來聽到腳步聲,蘇醉蝶爬起身來坐在地上,回頭看著三人笑道:"又要開始了麼?"被汙漬掩蓋了大半的臉上閃動著嘲弄的笑意和得意的神色就算這些人天天拷打她又怎麼樣,還不是拿她沒有辦法?每次看到他們挫敗憤怒的模樣,她心中總會升起一股詭異的快意

秦風隨意的一腳踢開跟前的雜物,冷眼看著她冷笑道:"你當真以為咱們就只有那點手段招呼你?告訴你個好消息,王妃剛剛誕下了世子,這會兒汝陽城里正一片熱鬧呢"

蘇醉蝶眼中閃過一絲嫉恨,沉默不語秦風也不在意淡淡道:"還有一個不太好的消息,王爺已經下了命令,今天之內一定要知道答案"蘇醉蝶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在什麼"秦風毫不意外的點頭道:"早知道你會這麼,所以王爺也吩咐了如果問不出來,你就去死"

"你什麼?"蘇醉蝶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盯著秦風顫聲道

秦風嘲諷的睨視著地上的女人,漠然冷笑道:"忘了告訴你,兩個月前咱們抓到了禦林軍副統領薛成良,你應該認識?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密不透風的,從你這里問不出來,從別人那里還問不出來麼?"

"薛成良?"蘇醉蝶有些茫然,顯然對這個名字並沒有什麼印象秦風低頭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十年前薛成良只是墨景祈身邊的一個隨身侍衛,蘇醉蝶未必記得住他,便道:"十年前,你從定王府拿了什麼給當今皇上,當時就是交給了這位薛統領,你該不會不記得了"

蘇醉蝶驀地瞪大了眼睛,拖著一只有些不便的腿飛快的縮到了牆角,尖叫道:"我不知道你在什麼什麼東西?我沒有從定王府拿過東西"秦風側首看了看身邊的卓靖和林寒,三人自然都將蘇醉蝶暗暗發抖的模樣看在眼底,卓靖撇了撇嘴角道:"拉出來上刑不用憐香惜玉,反正今天過了她就是個死人了"兩個侍衛聽命進來,毫不客氣的將蘇醉蝶從地上拽了起來拖到了地牢的外間

外間的牢房比里間要乾淨也要干燥的多,還放著一排桌案和椅子護花寶鑒旁邊還有人坐著正在磨墨顯然是打算記錄供詞秦風三人坐了下來,翻開放在桌上的卷宗,前面蘇醉蝶已經被人幫到了一根木樁子上秦風冷眼看著眼前肮髒的女人沒半點也沒有當年天下第一美女的模樣,"怎麼樣?蘇姐,你自己還是咱們慢慢的上刑,看看你能熬過幾種刑罰?"

蘇醉蝶咬牙不語,秦風懶洋洋的靠著椅背笑道:"今天我不急,反正子時之前問不出來,殺了你我一樣可以向王爺交差至于倒時候你是缺了胳膊還是少了腿,相信蘇姐自己也是不會介意的"偏著頭打量了蘇醉蝶許久,秦風指了指旁邊站著的兩個人道:"都蘇姐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稱,如果在這張臉上劃幾刀還會不會有人覺得美?"卓靖撇嘴,不耐的道:"她現在這個模樣哪還像天下第一美人?就算不劃也丑的不行了?"秦風嘻嘻笑道:"怎麼會?咱們這半年可沒有苛待蘇姐的伙食絕對不會讓她面黃肌瘦的,我敢打賭這張臉絕對還是很不錯的"

林寒皺眉道:"那就動手,快點做完了好回去"

秦風揚了下下巴,站在一邊的侍衛了然的抽出匕首往蘇醉蝶跟前走去看著那寒光熠熠的匕首,蘇醉蝶眼中充滿了恐懼她自負天下第一美人,如果臉被毀了…"不要你敢…王爺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敢這樣對我……"

秦風不屑的冷笑道:"愚蠢的女人"

動手的人顯然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特質,手中匕首劃出兩朵銀花,蘇醉蝶只覺得臉上一涼不由得慘叫一聲,"不要…啊,我的臉"兩個十字完美的呈現在她的左右臉上,鮮血沖破傷痕洶湧的流了出來蘇醉蝶只覺的心中一涼,這才意識到秦風並不是在恐嚇她,她的臉真的毀了,"啊啊…我的臉我的臉,我要殺了你們墨修堯,葉璃,你們該死"

站在她跟前的男子毫不猶豫的甩了她兩個耳光,剛剛受了傷的臉再被狠狠地甩了兩下頓時腫起來,鮮血淋漓看上去十分猙獰可怖

容貌被毀對蘇醉蝶的刺激顯然比腿瘸了和天天嚴刑拷打加嚴重之後再繼續用刑蘇醉蝶依然咒罵不休,仿佛嚴酷的刑罰對她來根本不存在一樣就連卓靖也忍不住歎道這樣的女人要是好好訓練作為間諜的話將會是多麼的優秀,至少絕對不用擔心她會因為嚴刑拷打而背叛最後秦風實在沒有耐性了,雖然他還有一些刑罰沒有用來招待過蘇醉蝶,但是實在是過于血腥世子剛剛出生他不想弄得太過了等到子時一過,秦風耐性徹底宣告耗盡,起身吩咐道:"動手,讓她看著自己慢慢地死去好了浪費本統領的時間吩咐下去,按照薛成良的口供,立刻出發去楚京秘密抓捕十年前墨景祈身邊所有親信和譚繼之"

"是,統領"

蘇醉蝶雙手被綁在木樁上,一只手手腕被深深地劃下了一道鮮的血液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滴著,牢房里卻靜悄悄的再也沒有一個人了側首看著血液源源不斷的往外滴,耳朵里也只能聽到血液滴落的聲音漸漸地蘇醉蝶只覺得耳朵里有什麼嗡嗡作響,耳邊突然想起了秦風冷漠的聲音,"王妃剛剛誕下一子,汝陽城里正一片熱鬧呢"一片熱鬧…為什麼她什麼也聽不見?看著地上的血跡越來越多,她清楚的感覺到身體的開始變得虛弱,仿佛都能感覺到血液從脈搏中流出的模樣她甚至覺得自己將會流進最後一滴血才會慢慢死去

"不要…我不要死……"

"救命啊…我要見墨修堯我,我什麼都"門外寂靜無人,蘇醉蝶恐懼的發現自己真的會死在這里,這種恐懼讓她加驚慌起來,甚至覺得自己的血液留的快了,"我我什麼都救命啊…我不要死"

門外,秦風唇邊掀起一抹冷笑,"早不就好了麼?還以為她能死撐著不呢"

林寒道:"大概是這一次她知道自己無路可走了她不薛成良也會之前她不過是仗著沒有別的人知道罷了"

"去稟告王爺"

上篇:199.寶的名和出生     下篇:201.驚天之秘,蘇醉蝶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