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2.開解勸慰  
   
202.開解勸慰

清晨,聽到外面輕巧的腳步聲,葉璃睜開眼睛側首看了一眼身邊的空位,昨晚墨修堯並沒有回來

青霜端著水走進來,看到葉璃醒來連忙上下水盆,心的扶著葉璃坐起來,輕聲笑道:"王妃醒了?"葉璃點點頭,問道:"王爺昨晚沒回來麼?"青霜點點頭道:"聽青玉和青鸞姐姐王爺昨晚歇在書房了要奴婢去請王爺過來麼?嬤嬤吩咐了,王妃現在要坐月子,可不能下床"葉璃搖搖頭,看了看自己有些無奈,這個時代坐月子什麼的實在讓人有些受不住,不過她也並不打算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側首看看搖籃里依然睡得沉的包包不由笑道:"寶寶怎麼還在睡?"魏嬤嬤端著一盅粥走了進來,聽了這話不由笑道:"王妃年輕沒帶過孩子自然不知道這剛出生的孩子每天吃了便是睡世子睡得多才長得快呢"

葉璃含笑接過青霜遞來的熱毛巾擦了臉和手,又用溫水簌了口才從微微手里接過粥嘗了一口,清淡宜人的味道讓葉璃微微舒了口氣,"世子的奶娘可安排好了?"

魏嬤嬤笑道:"早就准備了四個奶娘,都是知根知底的,王妃放心便是了"聞,葉璃微微蹙了下眉道:"四個太多了,先留下一個兩個就行了除了平時喂奶的時候,其他時候還是將世子送到我這兒來"魏嬤嬤有些為難的看著葉璃,雖然她也是王妃的奶娘,但是不讓奶娘太過接近世子她也是贊同的免得將來世子跟著奶娘長大了反而和王妃不親但是由王妃親自帶著,只怕王爺會不高興

葉璃淺笑道:"就這麼辦啟靈天鑒章等到孩子滿一歲了就差不多該斷奶了到時候安排奶娘去別處就是了"她可沒有打算讓奶娘帶著孩子長大,跟沒打算讓一群奶嬤嬤丫頭圍著孩子可別將來養出一個賈寶玉來了魏嬤嬤聲提醒道:"王妃親自照顧世子,王爺只怕會不高興"葉璃笑道:"不礙事,平時奶娘和林嬤嬤替我搭把手就是了等他大點兒了就不用人照顧了"魏嬤嬤這才應下了,俯身抱起看著將要醒來的寶寶出去找奶娘喂奶去了

喝完了一碗粥,葉璃將碗遞給身邊侍候的青霞,問道:"昨晚可有發生什麼事?"

青霜回道:"昨晚住在南苑的蘇老大人似乎病了,王爺請了沈先生和林大夫去替他診治,聽病的極重"青霞也點頭道:"王爺昨晚回書房之後就一直沒有出門,聽早上送早飯去的也被攔在了外面"葉璃皺了皺眉,沉思了片刻道:"青霜,你再去一趟廚房,給王爺送一份早膳過去,就是我吩咐的另外,去請秦統領過來,就我有事要問他"清霜點頭應道:"奴婢這就去"

"屬下秦風,求見王妃"不多時,秦風已經在門外求見葉璃輕聲道:"進來"葉璃和墨修堯素來都不太講究那些虛禮,如今葉璃不方便出門,秦風便站在房間里那副江山煙雨圖屏風邊上回話秦風也明白葉璃想要問什麼,不待葉璃細問便將昨晚的事仔細的了一遍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對蘇醉蝶的處理,蘇醉蝶苦苦支撐了大半年,卻終究還走到了盡頭倒是臨死前她還是將那道太祖旨意的下落了出來如果墨修堯不想要那東西,那麼對蘇醉蝶來那就不是他的保命符而是一張廢紙罷了那東西如今依然留在楚京都城,當年蘇醉蝶在韓明月的幫助下匆匆離經,根本沒有時間去尋那被她藏起來的東西何況,那東西帶著她身上只怕像是一個催命符

聽了秦風的話葉璃也是一怔,雖然從譚繼之的事之後,葉璃對這些事心中多少有過一些猜想,但是卻遠沒有真正聽到來得震撼何況其中還牽扯出先皇和攝政王墨流芳的生死,看來皇家對定王府欲處之而後快的日子已經不短了

"王爺可有什麼打算怎麼處理此事?"葉璃問道

秦風搖頭道:"王爺從昨晚之後一直關在書房,並沒有下達任何命令"葉璃點頭,這是對墨修堯來影響無疑是最大的,確實需要時間來思考

直到中午時分,墨修堯才帶著一身疲憊回來看著他滿眼血絲的眼睛,葉璃便知道他必定是整晚都沒睡輕歎一聲也不容他再什麼,輕聲道:"先睡一會兒,有什麼事睡醒了再"墨修堯卻是是累極了,早先因為薛成良的供詞而動怒,之後又因為葉璃生產而繃緊了神經,昨晚又因為蘇醉蝶吐露出來的事而心神震動若不是這些年墨修堯修生養性確實有了不的成效,只怕還不待蘇醉蝶完就一劍砍了蘇醉蝶然後揮兵入關一路殺上京城去了從昨天早上一直到現在,墨修堯就一直沒有合過眼,這一天發生的事卻也太多了,他怎麼能不累

側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側身為他拉好被子的葉璃,墨修堯眼睛開合了幾次終于還是沉沉睡去了

低頭看著沉睡中也不安穩的男子,葉璃只能幽幽輕歎一聲,靠著床頭閉眼思索起西北的事如今當年的事真相大白,能到墨修堯醒來只怕西北和大楚的局勢有要事另外一番景了葉璃卻並不想阻止墨修堯做任何事,和墨家軍一樣墨修堯也壓抑的太久了,而楚宮里那位的作為也實在無法讓人相信他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君王

"大哥…父王…大哥大哥……"睡夢中墨修堯低聲囈語著,仿佛陷入了什麼可怕的夢境葉璃回想起秦風所的蘇醉蝶的公尺,心中一凜,輕輕拍著他身上的被子,低語道:"這不是你的錯,修堯…別怕…不是你的錯…"

"父王,大哥……"

墨修堯醒來,便聽到耳邊葉璃低低的淺笑聲睜開眼睛,葉璃正坐在自己身邊,靠著床手里抱著換了淺紫色繈褓的寶寶逗弄著清麗的容顏上帶著淺淺的柔和的微笑葉璃回頭看到墨修堯睜開眼睛,不由笑道:"行了麼,看看寶寶?"墨修堯坐起身來,看著繈褓里的孩子,正睜著水汪汪的眼睛望著兩人,昨天還皺皺的臉也好看了許多史上最萌劍修雖然還沒到完全的白白嫩嫩但是也和昨天那只彤彤的猴子大相徑庭了

葉璃憐愛的抱著寶寶輕輕搖晃著,這孩子實在是太能睡了,除了吃奶生下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醒著的樣子,"呵呵,寶寶現在還看不見呢,再過幾天就會越來越可愛了"墨修堯沉默的看著葉璃逗弄著孩子,雖然覺得那子格外的礙眼,卻也沒多什麼,只是安靜的看著笑容柔媚多了幾分慈色的葉璃,原本有些冷硬的神色也不由得軟了下來

等到寶寶再次睡了過去,葉璃才招來魏嬤嬤將他抱出去回頭看在墨修堯身邊,看著他依然有些陰郁的臉輕聲道:"那些事都不是你的錯,大哥不會怪你的"

墨修堯一愣,回過神來才明白葉璃的是什麼事抬手揉了揉葉璃腦後的發絲,聲音有些干澀的道:"母妃生下我沒多久就去世了,父王又忙于朝政從可是大哥將我養大的原本我想等大哥繼承了王位我便盡心輔佐大哥,定國王府好幾代都是一脈單傳,到了我們這一代才有了我和大哥我們兄弟自然要齊心協力了,而且以我只能,就算不能掙得什麼爵位,總不至于靠定王府游手好閑當一輩子的紈绔子弟"這些葉璃自然知道,其實墨修文和墨修堯也不過相差七八歲而已葉璃幾乎可以想象那時候才七八歲的墨修文抱著剛剛出生的弟弟守著冷清清的定王府是什麼樣的形也難怪他們兄弟兩個感極好了,只怕在墨修堯心中這個大哥的地位比起墨流芳這個父王也不遑多讓也正是因此,年方十幾歲的墨修堯便已經上了戰場也是為了告訴父王和大哥,即使自己不能繼承王位也能一展抱負,過的逍遙自在

"只管我當初太看蘇醉蝶那個賤人了若不是因為我…"當初蘇醉蝶確實在他面前提過關于定王府王位的事當時他狠狠地訓了蘇醉蝶一頓命她以後不得再提這件事就放到腦後了當時他想的是以自己和大哥的感又怎麼會被一個女人挑撥,沒有想過蘇醉蝶會有什麼陰謀手段卻沒想到竟因此為定王府和大哥埋下了禍根,連他自己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葉璃輕聲歎息,柔聲安慰道:"大哥不會怪你的,修堯…這不是你的錯墨景祈既然早有對付定王府和大哥之心,就算蘇醉蝶沒有那個心思也未必不會讓他們找到其他機會"將葉璃摟在懷中,墨修堯恨聲道:"墨景祈本王定要他生不如死"葉璃含笑拍著他的肩頭,輕聲道:"無論你做什麼,我還有墨家軍所有人都會支持你的"

歇息了一會兒看到墨修堯平靜了很多,葉璃才問道:"修堯心中可有什麼打算?如今西北的事也是不少最近進入西北的各路人馬可是往常的好幾輩了只怕洪州附近都要被那些人翻了遍了"可惜這些人卻不知道,想要從西北進入高祖皇陵根本是妄想除非強行挖開陵墓,否則就算是譚繼之來了也只能從別的地方繞路進去如今在西北,除了墨家軍誰敢大張旗鼓的開掘陵墓墨家軍當然也不會萬挖掘前朝高祖陵墓,雖然前朝已經滅亡了,但是前朝高祖卻是一個流傳後世的大英雄,何況挖墳掘墓這種事,無論是挖睡的墳掘誰的墓,名聲都不會好聽的橫豎皇陵就在西北境內,離汝陽城也不算太遠除了譚繼之和林大夫,沒有人比葉璃清楚里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了東西放在那里也跑不了她自然也不急了

墨修堯冷笑一聲道:"墨景祈既然如此心急,本王自然也要送他一份大禮還有那些心急著想要傳國玉璽的人…也一並接收本王的大禮好了"

看著墨修堯冷笑的臉,葉璃有些好奇的道:"什麼大禮?"墨修堯笑道:"到時候阿璃就知道了,對了,那子滿月要不要請清云先生和鴻羽先生來西北?"葉璃有些猶豫道:"祖父和大舅舅只怕是多有不便"如今若墨景祈沒有派人監視外祖父和大舅舅只怕是連剛生下來的墨寶也不信的雖然他們也安排了人保護驪山書院的安全,但是無論是光明正大的走還是暗地里走驪山書院少了這樣兩個人物絕對不可能不引起注意的如果可以,葉璃當然希望將外祖父和大舅舅一家都接到西北來,但是以外祖父的性子肯定是不會肯的因此,貿然皆他們過來反而是將他們撤入這些爭斗的漩渦中

墨修堯輕聲笑道:"前些日子我看了你以前寫的關于治理西北的構想,其中教育確是極為重要的但是西北地方偏遠,不及云州文人輩出,曆代都沒有出過多少名人雅士網游之一刀奪命以後咱們就算想要開辦書院只怕也找不到好的先生教導,這事還要求助清云先生和鴻羽先生才好"葉璃臉上微,道:"我也是胡亂寫了一些,若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墨修堯笑道:"怎麼會不妥,我的阿璃果然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奇女子不僅能上馬殺敵也能治國安邦跟阿璃比起來朝廷那些什麼丞相尚書簡直都是酒囊飯袋"被墨修堯這麼毫不客氣的贊美,葉璃越發顯得不好意思了當初她寫那些東西的時候確實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西北戰後必然一片狼藉無論是她還是墨修堯其實都沒有治理地方的經驗,與其到時候一團亂還不如先考慮好以免到時候措手不及只是後來的事卻不是葉璃能夠預料得到的了,也幸好西北所受的重創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嚴重,而墨修堯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了飛鴻關以外的所有地方,讓整個西北的戰後形都得以緩解了許多

摟著葉璃背靠著床頭坐著,墨修堯凝眉思索著,一邊道:"其實我還是希望清云先生和鴻羽先生能夠到西北來,還有徐大人和清塵公子以後西北的事肯定越來越多,定王府門下若是武將自然不少,但是起真正能治理地方有經綸濟世之才的人物卻是半個也沒有"定王府本就是軍功起家,雖然曆代定王都是文武兼備之人但是屬下們依然是以將領為主畢竟定王府不是朝廷,不需要那麼多的文官治理地方或者上朝參政葉璃想了想道:"大哥如今在西北,派人給他傳信只要他收到了總是要來看看孩子的但是外祖父和大舅舅卻沒有那麼容易離開云州了要不…我親自去一趟?"

"不要"腰上一緊葉璃重被拉回懷中,墨修堯下巴撐在葉璃肩頭上,沉聲道:"清云先生的事我會親自修書給老人家與他商量,你哪兒也不許去"葉璃挑眉,這也太霸道了一些還不待葉璃話,墨修堯蹭了蹭下巴,剛剛還霸道無比的聲音立刻顯得無比的委屈和心,"阿璃,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咻——一只箭射入心房,葉璃臉上一黑這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恥了?

"阿璃…你又要離開我…不然你去哪兒我都跟你去好不好?我怕…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就把墨寶扔了讓他變成沒爹沒娘的孤兒,到處流浪吃了上頓沒下頓…"葉璃忍不住伸手在某人的腰上掐了一把,"那是你兒子,你到底和他有多深的仇啊?"墨修堯才不在意這個,痛的咧嘴也依然不改前,直到發現葉璃微微眯起的眼眸中透出一絲危險的寒光才不甘的住了口問道:"那阿璃不會拋下我?"葉璃歎了口氣道:"不會,我就是隨口你和寶寶都在這里我還能去哪兒?"

墨修堯這才心滿意足的摟著葉璃,如果清云先生不來,過兩年他就悄悄把墨寶送給他阿璃是他一個人的

看著懶洋洋的摟著自己的墨修堯,葉璃無奈的在心底歎息了一聲,將剛才的話題撿起來繼續道:"你方才的意思是寶寶的滿月你想要大辦?"

墨修堯笑道:"本王的世子出生自然應該大辦,那些人不是千方百計想要來西北探寶麼?與其讓他們躲躲藏藏的暗地里來,還不如咱們光明正大的請他們來本王倒要看看他們能找到個什麼樣的傳國玉璽來"就算真有傳國玉璽,沒有他的同意他倒要看看誰能把東西從西北帶走

葉璃心中一動,道:"你是想…"

墨修堯陰森森一笑,"不是得傳國玉璽者得天下麼?那就看看這些人到底誰能搶到玉璽,誰又能搶到天下"葉璃低眉沉思了片刻道:"玉璽若是從定王府流出去可不是什麼好事有了…"想起自己從皇陵里帶出來的那一方明黃色的絹帛,葉璃突然展顏一笑看著墨修堯道:"我都忘了當初還從皇陵里帶出來一份藏寶圖"

------題外話------

墨寶童鞋的名字就按投票算啦其實如果不寫墨寶的故事的話他的大名使用率真心不高啊哈哈每次寫到墨寶的時候老是想起一個畫面那嘛…景色如畫的湖面上,英俊瀟灑風流不羈的墨童靴躺在畫舫上摟著絕色的花魁聽曲兒好不自在突然某人大吼聲——"墨寶,你娘叫你回家吃飯"哦嚯嚯~

那嘛,今晚有事出門,回來的晚,親們的留來不及回複,見諒哈~

上篇:201.驚天之秘,蘇醉蝶的結局     下篇:203.夜入深宮,故人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