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3.夜入深宮,故人再見  
   
203.夜入深宮,故人再見

定國王府世子的誕生以極其張揚的姿態在短時間內傳遍了天下,甚者,定王決定為世子大辦滿月宴,廣邀諸國權貴名人再加上之前流傳的傳國玉璽和前朝寶藏出現在西北的消息,一時間無數的人紛紛湧向了大楚西北

楚京徐府

徐清彥看著手里的信函神色又驚又喜,就連拿著信箋的手也不由的有些顫抖徐清柏坐在一邊,看著徐鴻彥難以自制的激動模樣,不由奇道:"二叔,二哥那邊可是有什麼事?"徐清彥將信箋遞了過去道:"璃兒生下了一個男孩兒……"在外面曆練了不少時候,徐清柏顯然比從前加穩重了許多,聽了這消息唇邊卻也不由得染上了幾分喜色黑道王妃:冷面王爺也認栽結果徐鴻彥遞過來的信仔細看了一遍笑道:"真是太好,祖父知道了這個消息一定很是高興"徐鴻彥連連點頭,去年璃兒遇險失蹤之後父親一度身體就變得極為不好,好不容易得到璃兒平安的消息才好了起來如今璃兒平安生下一子,父親知道這個好消息之後一定會萬分高興自己做了外曾祖父

站在門口的管家看了看難得的有些失態的老爺和四公子,提醒道:"老爺,四公子來送行的那位還在門外等著"雖然璃兒姐生了孩子他也很高興,但是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總不能讓人家信使就在那里干等著

徐鴻彥這才回過神來,點頭道:"重賞…不,快請送信的人進來,老夫還有些事想要問問他"

總管應了聲,這才趕快出門去請不多時,一個衣著平常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對著徐鴻彥拱手一笑道:"徐大人,四公子,許久不見"徐鴻彥一愣,看著青年男子抬起頭來露出有些微亂的發下俊美的容顏,不由驚道:"鳳三公子?"青年人正是本該在西北的鳳之遙,不等徐鴻彥請坐鳳之遙就走到一邊的椅子里歪了下去,長長的歎了口氣抱怨道:"為了趕在消息被送回京城之前回來,本公子一路上可是跑死了三匹駿馬累死我了…"世子出生第二天他就出發了,只用了三天時間趕回京城,相比現在世子出生的消息都還在半路上呢

徐鴻彥怔住,看著鳳之遙有些回不過神來還是徐清柏開口問道:"鳳三公子,難道除了璃兒表妹和外甥的事以外,還有別的事"鳳之遙扯了扯嘴角,勉強撤出了一絲笑意卻像是苦笑道:"若是沒事,這個時候王爺哪里肯放我回京來逍遙?"雖然其實回京城也未必就比在西北輕松就是了徐鴻彥也回過神來,聽了鳳之遙的話連忙問道:"可是出了什麼事了?"鳳之遙也顧不得要水,直接抓起旁邊的一壺涼茶對嘴灌了一口才看著徐鴻彥道:"王爺和王妃希望徐大人和四公子隨在下離開京城前往西北"

徐鴻彥神色一凜,他與徐清柏是現在徐氏一族唯一留在京城的人,白了就是朝廷的人質一旦他們未經皇帝允許離開,那麼徐家和皇家也算是徹底的撕破了臉了一看徐鴻彥的神色,鳳之遙遍知道徐鴻彥的為難之處,沉聲道:"不瞞徐大人,定王府和朝廷決裂已經是無可挽回之勢如果徐大人和四公子還留在京城只怕會對兩位不利"徐鴻彥皺眉道:"我們走了沒什麼,在京城的也只有咱們一家幾口罷了但是徐氏一族在云州百年之久,皇上若是要找麻煩在哪里找不到?"鳳之遙重抽出一封信函遞過去道:"這是王爺和王妃親手所書,同樣一封在下已經親自送到了云州清云先生手上只是在下無暇在云州久留,清云先生和鴻羽先生此時想必也已經有了決斷"

徐鴻羽疑惑的接過信函展開,皺著眉看了起來不一會兒臉色大變,一向肅然平靜的臉上怒意勃發,許久才怒道:"荒唐竟然有這種事……皇上竟然…實在是……"一掌將信函拍在桌案上,徐鴻彥抬頭盯著鳳之遙道:"鳳三公子,信上所當真?"鳳之遙苦笑道:"徐大人覺得這是能隨便編的出來的麼?"徐鴻彥啞然,信上所的樁樁件件駭人聽聞,又有哪一件是隨便可以編的出來的?只是這樣的事實在是太過讓人難以置信徐清柏看了看顯然氣得不輕的二叔,悄然起身走到書案邊上拿起桌上的信函,不看則以,這一看饒是徐清柏覺得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備也被嚇得不輕皇家的人…當真是喪心病狂至此?同時,年輕的徐清柏也對那位高踞龍椅之上的人和這個朝廷失望憤怒到了極點

垂眸,折好了信函輕輕的放回桌上徐清柏低聲笑道:"二叔…為了這樣的…值麼?"他的父親心懷濟世之才,卻一身不得出仕只能留在驪山書院教導學生他的二叔同樣也是真正的實干人才,卻十幾年如一日的屈居一個禦史之位看著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他們五個兄弟,只能壓抑自身的才華心性然而這樣的壓抑需要多久?他們這一代還是直到徐家覆沒?難怪大哥當初不肯在朝為官,只怕他早已看透了這樣的日子永遠也沒有盡頭徐鴻彥咬牙不語,但是緊緊握起的手讓人明白他心中同樣也是心緒難平定王府和皇室同出一脈,曆代為了大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卻依然是如此下場,不用他們徐家了大楚一朝,徐家除了默默而終早已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鳳之遙沉默的坐在椅子里看著眼前的兩人,這些事心寒的又何止是徐家,即使是鳳之遙這樣的人也忍不住滿心的寒意和憤怒與校花合租:貼身高手最章節

徐鴻彥將信函收起,抬頭看著鳳之遙道:"想必鳳三公子在京城還有別的事要辦,請容老夫考慮兩日再給公子答複"鳳之遙本身確實還有不少事要辦,起身點頭道:"這個自然,徐大人決定了之後只要讓人給在下傳個信便可在下在京城還要提留一些時日,此事並不著急在下這就告辭了"看著鳳之遙往外走去,徐鴻彥皺了皺眉開口道:"鳳三公子"鳳之遙回頭,"徐大人還有和吩咐?"

徐鴻彥歎息了一聲道:"鳳三公子若是方便,就回鳳家去看看這一年多,鳳老爺子來府里問過好幾次你的事父子哪有隔夜仇…需知道,子欲養而親不待…"鳳之遙顯然沒想到徐鴻彥要跟他的是這件事,也是一愣聽到那句子欲養而親不待時神色變了變,臉上的笑容有些苦澀點頭道:"多謝徐人大提醒"他是家中庶子,從便不得父親重視年少時是因為頑劣不羈就差沒被趕出家門去年隨軍出征前是徹底與家中決裂,鳳家早已公開申明鳳家和鳳之遙再無任何關系現在,他還能到哪兒去看看?

傾城坊

換了主人換了花魁的傾城坊依然是京城最負盛名的歌舞坊,只是昔日風流天下知的鳳三公子卻不再是傾城坊的座上嘉賓而只能暗中從後門進入坊中推開回廊深處一間偏僻的房間,房里早有人等在了那里對方看到鳳之遙推門進來,抬起頭來莞爾一笑道:"鳳三,難得看你這副模樣真是讓人……印象深刻"鳳三公子素來是極為張揚的,即使是戰場上也依然是一身色錦衣風華奪目但是如今確實一份平常布衣,就連那張讓人側目的俊美容顏也是做了幾分修飾變得平庸了幾分鳳之遙不滿的輕哼一聲,嫌棄的看了看身上的布衣道:"所以本公子不喜歡做這些暗地里行事的勾當,真是太不華麗了"

"剛剛去過徐府?"年輕人,正是冷家二公子慕容將軍的女婿冷浩宇如今冷浩宇接管了大楚境內定王府屬下的所有產業和勢力,平時也只能隱身幕後不再人前招搖當年楚京里最有名的兩個風流公子竟是同樣的銷聲匿跡了,倒是讓楚京的才女佳人人很是失望

鳳之遙點點頭道:"徐家不用擔心,徐大人和徐四公子都是聰明人咱們要辦的事才是麻煩,之前讓你查的事如何?有消息麼?"

冷浩宇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墨景祁此人疑心極重,碧落花的下落沒有人知道只怕連他的親娘當今太後也不知道"鳳之遙也是歎了口氣道:"沒關系,東西總是在楚宮里的,我就不信將皇宮翻個遍還找不到它"以墨景祁那性子那樣的寶貝也不可能放在離他太遠的地方想了想,鳳之遙道:"先找到太祖的遺旨安頓好徐大人和徐公子,如果到時候還沒有找到碧落花,就讓其他人護送徐家和東西會西北,我留下來繼續找"冷浩宇揚眉,看著他道:"王爺和王妃可沒有讓你留在京城的意思?何況,我最近不會離開京城我去找就是了,你留在京城干什麼?"鳳之遙怒瞪了他一眼道:"我自然會稟告王爺和王妃,你手里那麼多事,讓你找碧落花要找到什麼時候?"冷浩宇無奈地摸摸鼻子,難道他看起來像是分不清輕重不知道該先干什麼的人麼?

看著鳳之遙眼睛動也不動的盯著自己的模樣,冷浩宇認輸的歎了口氣,揮揮手道:"王爺和王妃答應了就成了,我不管你的事"鳳之遙輕這才滿意的輕哼了一聲,拿過桌上的就自酌自飲起來

深夜

幾道暗影飛快的掠過宮牆進入皇宮之中,自從一個多月之前,楚宮的守衛變得加森嚴起來不時就能看到一隊隊的宮中侍衛和太監巡邏的走過但是這些卻半點也難不倒想要進入其中的人,幾個暗影猶如鬼魅一般的避開了巡邏的侍衛往皇宮深處而去

皇後的宮殿里,華皇後換下了白天沉重而雍容的裝飾和華服,只穿著一身輕便的淡紫色羅衣,一頭秀發隨意的用一根紫玉簪挽起,坐在等下握著一卷書出神洗去了那精致而華麗的妝容,皇後美豔的容顏少了幾分雍容貴氣多了幾分柔和與年輕看上去倒不像是一個年僅三十的九歲孩子的母親,到像是一個剛剛二十出頭的美麗少婦

半掩的窗外突然刮過一陣微風,帶起殿中的燭火搖曳皇後一怔回過神來,突然覺得殿中多了一些什麼劍道獨尊猛然回頭卻看到一個挺拔的黑色身影站在不遠處的牆角望著自己皇後心中一驚,連忙齊聲道:"什麼人?"

"是我"黑衣人走了出來,俊美的桃花眼帶著複雜的神色望著燈下的紫衣女子

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聲音讓皇後楞了一下,在看到黑衣男子的真面目時徹底的愣住了,皺眉道:"你怎麼會在宮里?"罷才想起來自己剛才那一聲驚呼只怕會引來侍衛和宮女,連忙走到窗邊掩住了窗戶

"你不用擔心,不會有人來的"黑衣男子正是鳳三公子鳳之遙

皇後松了口氣,看著一身黑衣顯得越發俊美的青年男子不由輕歎了一聲,轉身倒了杯茶指了指一邊的椅子道:"坐下你不是在西北麼怎麼會回來的?又怎麼會在宮里?"鳳之遙看著放在自己跟前的青花茶杯,低聲道:"奉王爺之命回來辦事,順便來看看你不歡迎麼?"突然變得有些幽怨的聲音讓皇後楞了一下,莞爾笑道:"怎麼會?平時也極少有從前認識的人回來看我在這宮中來來去去也就是那麼些人"鳳之遙盯著她,問道:"你這些年過的好麼?"

殿中的氣氛有些沉重,皇後淡淡笑道:"一國皇後,母儀天下,有什麼不好的?不這個…起來咱們也有許多年沒有見過了"

鳳之遙幽幽道:"十二年…十一年零六個月"

皇後的笑容有些勉強,"沒想到你記得這麼清楚"

一時間兩人相對無語鳳之遙認真的打量著眼前的女子都蘇醉蝶是楚京第一美女,但是在鳳之遙眼里卻從來沒有認為蘇醉蝶有多麼的美麗在他眼中最美麗的永遠是那個曾經溫柔的扶起才九歲的被府中的嫡兄推到在地上群毆的華衣少女是她替他擦去臉上的汙漬,含笑告訴他如果想要不被人欺負就要努力變得堅強是她牽著他的手悄悄去定王府,拜托修堯跟他一起習武也是她在他生了病無人照顧的時候偷偷派人送了藥材和銀兩給他從那時起,鳳之遙的眼中就只有那個溫柔而高貴的女子可惜,他們的距離卻實在是太遠了他是商人家的庶子,即使鳳家是大楚四大富商之一也頂不過一個士農工商,商人最末而她確實華國公府最尊貴的嫡出大姐,後來是先皇親自為當時還是皇子的墨景祁選得嫡妃他們之間,即使是最親密的關系,也只是他叫她一聲鳳姐姐即使是這個稱呼,在他十三歲之後便也不肯再叫了

皇後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他們確實有十二年沒有見過了曾經還顯得稚嫩而秀氣的少年如今已經長成了一個俊美無儔的俊挺男子,鳳三公子在京城的名聲即使是她在宮里也是有所耳聞的她依然還記得那年,她出嫁的前夜下著大雨,那個少年一身狼狽的躲過了華國公府的重重守衛來到她的房門前,滿臉忐忑的問她,"你能不嫁給祁王麼?"

當她搖頭的時候,少年猶如星子一般燦爛的眼眸慢慢的變得暗無光澤那時她尚且不明白少年的心事,只當他舍不得自己這個重疼愛照顧他的姐姐只是看著少年失望的瞥了她一眼黯然而去,不知為何心中只覺得沉悶酸澀的忍不住落下了眼淚慢慢的等她明白了少年當時的失望為何,他們卻早已相去漸遠她是祁王的嫡妃大楚的皇後,他依然是鳳家三公子卻是少年風流名滿京城其實,也許永遠都不見才是最好的

"阿遙,這些年過的可好?"許久,皇後才終于打破了沉寂

"不要叫我阿遙"鳳之遙瞪眼低吼道皇後一愣,驀地想起來當年她也是叫年少的魔修堯阿堯雖然不同字但是叫出來卻都是一樣的,所以每每自己叫他阿遙他總是要發一通脾氣鬧一陣別扭不過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稱呼,所以便一直這麼叫下去了想到此處,皇後不禁抿唇一笑,鳳之遙顯然也想起了少年時候的糗事,神色僵硬的偏開了臉,殿中燈火有些黯淡倒也看不出有沒有臉

皇後起身,淺笑道:"都這麼大了,還要鬧孩子脾氣不成?你這麼晚進宮來定然不會只是看看我而已,可是有什麼事?"

鳳之遙望著她燈下美麗的容顏,突然道:"跟我一起離開這里"

上篇:202.開解勸慰     下篇:204.綁架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