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5.宮門前眾民請命  
   
205.宮門前眾民請命

堂堂一國之君大白天的在宮里失蹤了絕對不是個事,整個京城和皇宮戒嚴挨家挨戶的搜索盤查自不必,宮里知道內的人們是一片驚慌

早已在後宮中頤養天年不在過問世事的皇太後也出來了,在場的同樣還有皇後和柳貴妃禦前侍衛統領和禦前侍候的太監總管以及皇帝始終前召見過的柳丞相跪了一地太後沉著臉怒斥道:"大半天的,皇帝好端端的就不見了,你們這些人都是干什麼

吃的?皇家還養著你們有什麼用?"眾人哪里敢辯駁,只能一個勁兒的求饒其中柳丞相覺得自己最是無辜,他只是求見皇上商議一些事而已,皇帝失蹤了和他有什麼關系?只因為他是皇帝失蹤前最後見的人,自然也就脫不了干洗了

"給哀家仔細的查一定要將皇帝平安救回來至于你們的命等皇帝回來了再"太後冷聲命令道,眾人連連稱是太後發泄過了怒火,才看向跪在地上的柳丞相問道:"丞相,皇上最後見你了什麼?"柳丞相道:"啟稟太後,只是討論了一些朝

政上的事,並無其他特別之處"太後豈會看不出柳丞相的敷衍之詞,眼神一沉冷冷道:"仔細"柳丞相猶豫了一下,道:"因為早朝的事皇上發了一通怒火,倒是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明日早朝再議"倒不是柳丞相有心對太後隱瞞什麼

而是對徐家的處置乃是絕密只要皇上還沒下旨,那麼就絕對不可以透露出來,否則到時候麻煩的就是他們柳家了

太後有些懷疑的打量著柳丞相,柳丞相一臉從容和真誠的任由他打量混跡朝堂一輩子的老狐狸,真的想要隱瞞點什麼的時候怎麼會讓人看出破綻來?

最後太後也只是煩悶的揮退了眾人,看著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太後身邊侍候的嬤嬤才心問道:"太後娘娘,你看皇上的事…"太後閉目養神,淡淡道:"哀家早已退居後宮,哪里管得了這麼多這些事自有皇後和朝臣操心黎王如今在哪兒?"嬤

嬤低聲道:"黎王殿下與皇上協議停戰之後,答應今年會回京城為太後祝壽,算算時間,這個時候黎王殿下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太後點頭,"很好,傳信給黎王讓他入京另外,黎王留在京城的那個…叫葉瑩的,不是懷孕了麼?"

嬤嬤點點頭道:"太後的是,葉妃為黎王殿下生了一個兒子,如今孩子已經快一歲了"

"派人照看著一點"太後吩咐道,揮揮手讓嬤嬤退下想起自己的兩個兒子太後臉色不由得一沉旁人都她命好,在子嗣頗為艱難的先帝後宮中唯有她生了兩個孩子,其中長子是成為一國之君,而她也母以子貴的成為了太後但是誰又知道自己

的這個大兒子,生性多疑就連她這個生母也處處防備,生怕她權力過大威脅了他若不是如此,她安安心心的做個太後,又何必與兒子一起算計著皇帝這些年她在宮中看似尊榮無比,實則不過是面子上好看罷了皇帝便是為了一個寵妃也能時不時的

頂撞她這個親娘,後宮的權利她是分毫也沾不上這讓勾心斗角專營了一輩子以為從此可以順風順水的太後如何能心甘

辭別了柳貴妃,皇後回到自己的宮中原本平靜的容顏露出一絲擔憂和困惑之色揮手讓跟在身後的宮女嬤嬤們退下,皇後推開門走進自己的寢宮走進房中,看著眼前的安靜的房間皇後走到桌邊坐下,淡淡道:"出來"

過了片刻,鳳之遙從鳳床的簾幕後面走了出來靜靜地看著她皇後秀眉淺皺,鳳之遙不待她話,開口道:"我來拿一樣東西,馬上就走"皇後一怔,不解的道:"拿什麼?"鳳之遙道:"墨景祈八年前交給你保管的一個白玉盒子"皇後沉思了片刻,抬起頭來看著他道:"是你抓了皇上?"

"是"鳳之遙承認道,"你想叫人來抓我麼?"

皇後起身快步走到他跟前道:"綁架一國之君?你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現在京城和皇宮都已經全部封鎖,我看你要怎麼善後"鳳之遙揚了揚劍眉淡笑道:"我能進的來自然也能出的去何況…墨景祈的命可還在我手里呢"皇後惱怒的瞪了他一眼,搖頭道:"跟著定王這些年你都不自己用腦子麼?你以為所有人都真的希望皇上平安回來?只怕不少人恨不得你能殺了他才好"

"我確實恨不得殺了他才好"鳳之遙恨聲道

"胡鬧"皇後低聲斥道,"綁架皇上肯定不是定王的主意,你這次回來是要做什麼事?"鳳之遙頓了一下道:"奉王妃之命取碧落花"

"碧落花?"皇後皺眉,她于醫道並不了解,自然也不知道碧落花到底是做什麼的沒好氣的看了鳳之遙一眼道:"能讓定王妃派你回來,想必是個重要的東西讓人傳個話進來我難道不能幫你們找找麼?現在鬧的這麼大你才高興?"鳳之遙輕哼一聲道:"不鬧這麼大誰也別想找到那東西墨景祈將碧落花看的極重,這麼多年就連送給他的人和他最寵信的柳貴妃都不知道,他怎麼會告訴你?何況你若是打探碧落花的下落讓他知道了,你自己也脫不了干系"皇後無奈的輕歎了一聲,問道:"這麼你現在已經知道碧落花在哪里了?"

鳳之遙點頭,"墨景祈半年前他將東西交給了你一個白玉盒子你還記得麼?"

皇後低頭沉思了片刻,點頭道:"我想起來了,你等等"轉身走進室內,不一會兒皇後果然捧著一個雕琢的極為精美的白玉盒子走了出來將白玉盒遞到鳳之遙手里問道:"可是這個?"鳳之遙接過盒子,心的打開,里面果然放著一朵淡綠色宛如芍藥的花朵看上去仿佛玉石一般,但是伸手輕觸花瓣卻能明顯感覺到它的柔軟,還有那隱隱的奇異芳香這花兒被采摘下來顯然年深日久但是卻絲毫沒有枯萎凋謝的跡象倒正像是一朵玉花鳳之遙在心中對比了一番沈先生告訴自己的碧落花大概的模樣和形色,斷定眼前這個白玉盒中所裝的確實是傳中的碧落花

皇後低聲道:"東西你拿走,盡快將皇上放回來然後回西北去"鳳之遙收起盒子,深深地望了皇後一眼道:"你當真要一輩子待在這皇宮里?"皇後淡淡微笑道:"我不一輩子待在宮里還能去哪兒?快走,心一些"鳳之遙盯著她,"你就不怕我殺了墨景祈?"皇後搖頭淺笑道:"你不會這麼做的,皇上現在死了對定王府並沒有什麼好處雖現在還沒有人開口,但是想必朝中懷疑定王府的人已經不在少數了若是皇上真的回不來了,不管是不是定王府做的,最後那些人依然會將罪名推到定王身上的"

鳳之遙不滿的哼了一聲卻不能不承認皇後的是事實,轉身道:"我走了"

皇後點頭,"一路心"鳳之遙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笑道:"你知道你那位皇上做了什麼麼?他要抄了徐家"皇後怔住,待到回過神來的時候鳳之遙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得輕歎一聲,美麗的容顏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

有沐擎蒼暗中保駕護航,鳳之遙也是高手一路上即使皇宮禁衛森嚴也依然不驚不險的走了出去兩人回到藏起墨景祈的地方,冷皓宇正坐在房間里一邊盯著墨景祈一邊等消息看到他們進來,冷皓宇連忙起身問道:"東西拿到了麼?"鳳之遙揚了揚手中的盒子,道:"拿倒是拿到了,但是是不是真的卻要皇上親自確認一下才行"

墨景祈臉色陰沉,道:"東西你們已經拿了,你還想要怎樣?"鳳之遙笑道:"我這人疑心病重聽這碧落花不只是靈丹妙藥,是治傷的奇藥只要些許就能令傷口立即愈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墨景祈一愣,緊緊的盯著鳳之遙手里比劃著的匕首道:"你想干什麼?"鳳之遙朝著他露出一個惡意的笑容道:"當然是請皇上試試這碧落花的功效咱們費了這麼多功夫拿到的東西,萬一是個假貨豈不是貽笑大方了?"

墨景祈咬牙道:"朕保證這是真的"

鳳之遙搖頭道:"皇上的保證不值錢"手下毫不猶豫的一刀紮在墨景祈的肩膀上,墨景祈慘叫一聲頓時血流如注鳳之遙意,愉悅的拿刀子比劃著白玉盒中的碧落花道:"這個要怎麼用呢?啊,據好像是要用刀子刮下來的藥粉這麼漂亮的花兒刮了可就不值錢了,就刮下面試試看"墨景祈連忙道:"不能用匕首,碧落花必須用玉盒保存才能不失藥性同樣也必須用玉刀切割"

"哦,多謝指點"鳳之遙翻手將匕首收了起來,又將碧落花裝回盒子里收好,對著冷皓宇道:"金瘡藥有沒有?給他上點兒"

冷皓宇揚了下眉頭,沉默的取出金瘡藥隨意的往墨景祈傷口上撒了一些墨景祈疼的臉色發白,狠狠地盯著鳳之遙道:"朕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鳳之遙冷笑,"有功夫威脅咱們還不如想想你要怎麼回京據我所知不像你回去的人可不少據皇太後已經派人給黎王傳信,要黎王火進京了看來咱們的皇帝陛下也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呢"

"你"墨景祈被他戳中了痛腳,但是人在屋簷下卻也無可奈何

鳳之遙可沒有興趣理會墨景祈的心,心滿意足的收好了碧落花對冷皓宇揚揚下巴道:"他就交給你處置了不用急著送回去,免得咱們還沒走呢就給添堵"冷皓宇笑道:"我辦事你不放心麼?辦你的事去"鳳之遙點點頭,瞥了墨景祈一眼笑道:"看在皇上這麼配合的份上,免費贈送你一個消息怎麼樣?"

墨景祈冷眼看著他,顯然不相信他會好心給他什麼消息

鳳之遙也不在意,微笑道:"皇上的心腹愛臣譚大人的消息哦據,譚大人本姓林,單名一個願字身份是前朝皇室之後呢,皇上你猜林願的這個願字是願什麼呢?總不會是願皇上國祚綿長福壽無雙?",鳳之遙朗聲大笑轉身走了出去,只留下墨景祈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變幻不定

鳳之遙帶著碧落花又從蘇醉蝶臨死前出的地方取回了太祖皇帝留下的懿旨,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京城里除了親近的人,外人就連鳳之遙回過京城的事都不知道冷皓宇也不客氣,將墨景祁在黑屋里關了整整三天,直到第四天早上聽黎王即將進京了才讓人將昏睡中的墨景祁一個布袋套著趁著早上沉悶沒開的時候將人往城門口一扔從頭到尾,墨景祁連自己到底被綁到什麼地方去了都不知道而無論是鳳之遙冷皓宇還是沐擎蒼顯然都不是墨景祁能夠記得住的人,所以這一次他算是白白的吃了一個悶虧

在眾人迥異的眼神中,墨景祁怒氣沖天的回到了宮中也不管前來迎接獻殷勤的嬪妃和朝臣們,怒氣勃發的連下了幾道聖旨一是,通緝膽敢綁架他的亂賊,死傷不論而是徹查所有和譚繼之關系密切的朝臣以及譚繼之這些年來的動向,捉拿譚繼之歸案三是查抄京城禦史府徐家和云州徐氏及驪山疏遠立刻鎖拿徐禦史全家打入天牢"

前面兩道旨意倒還得過去,第三道旨意卻是捅了馬蜂窩了柳丞相拿了聖旨帶著抄家的官員侍衛才剛剛走出了宮門,只見宮門口一邊嘩然上百的讀書人跪了一地齊聲替徐家喊冤柳丞相放眼看去,那其中竟還有不少已經在朝為官之人早知道徐家乃是天下文人之首,柳丞相卻也沒料到竟然會如此得人心皇帝的旨意下了還不到半個時辰呢,這共門前就跪了這麼多人了,若是再過個幾個時辰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不由得又妒又恨將手中旨意一展,柳丞相在宮門口便宣讀起聖旨來了然後皇帝的金科玉律也沒能讓這些讀書人埋葬,紛紛出駁斥

其實不是這些文人善變,而是皇帝這旨意下的實在是有些難以服眾既沒有清楚徐家犯了什麼事,也沒有到底是誰犯了事原本皇帝的旨意能不能服眾關系並不大,因為基本上沒有多少人敢去旨意皇帝的旨意但是壞就壞在徐家的影響力實在太大,徐家曆代大儒輩出,縱然稱不上是至聖先師,卻也可是大楚開國以來大半的文人之師而文人卻有事一種極為奇怪的人看似極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但是有的時候骨子里的傲骨卻又是驚人的堅硬和倔強柳丞相一看到宮門前跪了這麼多人就知道事要壞了跟在柳丞相身後的侍衛也無法可施固然以他們的身手對付這些讀書人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這些人卻又不是他們能夠隨便動得了的沒有皇帝的金口玉,誰敢動這麼多的文人,到時候只怕大楚的半邊天也要鬧翻了過來不可

看著眼前跪了一地不停地磕頭請命的人,柳丞相無奈只得讓人趕快回宮稟告皇帝

墨景祁聽到侍衛的稟告,頓時氣的險些暈了過去也顧不得肩頭的傷勢,帶著柳貴妃匆匆往宮門口趕去這天下人等區分士農工商,士為第一白了曆朝曆代的江山都是由這些讀書人在治理,若是這群人出了什麼問題,這國家離滅亡也不遠了等到墨景祁到了宮門口,前後也不過兩刻鍾的時間,宮門口的人卻已經從方才的幾百人增了一倍有余,而且看起來還有人源源不斷的加入其中

看到皇帝出來,跪求的人群加激動起來,紛紛高呼請皇上開恩,請皇上明鑒,徐家冤枉等等,鬧得墨景祁本就因為這幾天的擔驚受怕有些虛弱的身體一陣陣發暈

"這是怎麼回事?"墨景祁怒道

跪在最前面的一個年輕人高聲道:"徐氏一門自開國便為大楚效忠,曆代徐氏先人是教書育人盡心為大楚培植人才功在千秋請問皇上徐氏所犯何罪竟要滿門抄家?"

墨景祁哽了一下,心中怒火甚,"徐氏謀逆,其罪合死爾等身為大楚子民,竟然還敢為這些亂臣賊子求?"

人群里又有一人抬頭道:"徐氏謀逆,罪證何在?請皇上示下"

聞,跪在宮門前的所有人紛紛高呼,"請皇上示下"意思很明顯,如果皇上真的拿得出徐家謀逆的罪證,那麼他們無話可

墨景祁哪里有什麼罪證?就連他最開始給徐家定的也不是謀逆的罪名,只是被這些士子一鬧,墨景祁心中怒意騰升哪里顧得了其他的,只將那最嚴重的罪名往徐家身上扣何況若是徐家勾結定王什麼,原本定王府在民間的名聲就不弱于徐家,到時候只怕有事一陣鬧騰

"放肆爾等退去,朕恕爾等之罪"墨景祁道

"徐氏無辜,請皇上明鑒"這些人敢到宮門口請命,又豈是墨景祁兩句話就能夠退去的?宮門口一邊嘩然,就連許多普通百姓也紛紛聞訊而來,幾乎將整個宮門給圍的水泄不通如此一來倒是加不好動手了

"皇上徐家何罪皇上要抄沒徐家?"正鬧騰著,突然傳來一聲洪亮的聲音,人群里紛紛讓出一條路來,只見須發皆白的華老國公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上前來墨景祁臉色黑得如墨一般,盯著龍行虎步而來的華老國公,心中暗罵了一聲老不死的華國公上前,掀起衣擺往地上一跪道:"徐家忠義,清云先生是名揚諸國不知徐氏所犯何罪令皇上如此動怒,請皇上示下"跟在他身後的都是一些朝中清流甚至不乏宗室權貴和一些已經賦閑在家的先帝老臣,都是與清云先生和徐家頗有交的人也都紛紛齊聲附和,要皇帝給個明確的答案

墨景祁怒擊,"徐氏謀逆華國公要包庇這些逆賊不成?"

華國公抬頭朗聲道:"徐氏若當真謀逆,老夫願為馬前卒親自將之鎖拿,任由皇上懲罰但是皇上,請問證據何在?"

墨景祁道:"徐家是墨修堯之妻葉璃的外祖,墨修堯如今占據西北,儼然是要與朝廷為敵難道徐家不該抄?"

華國公絲毫不讓,朗聲道:"定王是否與朝廷為敵還未可知,只天下人皆看得明白,徐家從未與定王府交往過密,從未為定王過半句好話皇上只因定王只故,便要抄沒為大楚培養無數賢才的徐氏,實在是難以服眾"

"華國公你放肆"墨景祁胸前不停地起伏,指著華國公半天不出一句話來站在一邊的柳貴妃連忙伸手扶住他,墨景祁深吸了幾口氣正要開口宮門里突然傳來內侍有些尖銳的聲音,"皇太後到皇後娘娘到"

還沒來得及回頭去看,另一處街尾也傳來了高聲稟告,"福熙大長公主到昭陽長公主到"仿佛老天爺還嫌墨景祁不夠忙亂,就在看到福熙大長公主和昭陽長公主的儀駕緩緩過來的時候,另一條街上一陣馬蹄聲傳來,當嫌疑人正是已經有許久不曾回京的黎王墨景黎只見墨景黎飛身下馬,帶著人快步走到宮門口竟是比大長公主還早到一些

"臣弟見過皇兄,兒臣給母後請安"行完了禮,墨景黎起身方才笑道:"宮門口怎麼這般熱鬧,皇兄母後皇嫂還有這麼多人是在做什麼?

------題外話------

有木有親們想修堯和阿璃,按照時間算他們現在在帶孩子,木有啥事啊~京城這一段仿佛又是必須滴~

上篇:204.綁架皇帝     下篇:206.老臣死諫,徐氏離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