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7.初到西北,寶取名  
   
207.初到西北,寶取名

徐府的血案雖然被墨景祁強力壓制不許百官們議論,但是這種事又怎麼可能真的壓得住?沒幾天功夫皇帝派人暗殺徐家滿門並放火的消息就傳遍了京城內外並有向整個大楚蔓延之勢而同一時間,清云先生在驪山書院宣布因皇帝無端屠殺徐家子孫之故,徐氏一族將遷往西北避難而驪山書院同樣會在西北繼續開設,在書院就讀的學生不遠遷往西北的可以選擇大楚其他學院,而願意繼續在驪山書院學習的學生同樣可以前往西北學習等到朝廷派人來到云州之時,整個云州徐氏早已人去樓空,只留下一座空蕩蕩的書院在驪山之上收到消息墨景祁勃然大怒,命人放火燒毀了驪山書院,並且昭告天下徐氏勾結定王謀逆,下令途徑西北的各州府攔截通緝但是徐家由墨修堯專門派出的暗衛沿途保護,根本不進大城各地衙門懾于定王之威也未必真的敢為難徐家,竟然徐家一路平安無事的出了飛鴻關往汝陽而去

汝陽城城門口,葉璃和墨修堯攜手站在城門外,望著遠處漸行漸近的馬車隊伍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們到了…"雖然早就等到了暗衛傳來的消息,但是沒看到人平安到達汝陽總是讓人不放心的此時看到車隊的蹤影,葉璃只覺得這些天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墨修堯含笑看著她道:"早就了沒事,偏你自己要提心掉膽的擔心,差點連鳳三秦風他們都嚇到了若是再讓下面的人看到泰山崩于前都不變色的定王妃還有這麼擔心害怕的模樣,不知道要嚇到多少人"葉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所為事不關己關己則亂,只要一想到這次事關整個徐家她又怎麼能不擔心

馬車還沒到城門口,葉璃便放開墨修堯迎了上去前面趕車的是定王府的暗衛,見到迎上來的人立刻停住了馬車回頭道:"王爺和王妃來迎接清云先生了"

第一輛馬車車門被打開,徐鴻羽當先出來,與趕車的暗衛一起從車里扶出以為須發皆白的青衣老者

葉璃站在馬車跟前,看著眼前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老人,只覺得眼眶一眼淚不自覺的已經掉了下來無敵飛升眼前的老人形容清癯,蕭疏淡遠一頭白發卻絲毫不見蒼老頹然之態,反而雙目湛然有神看到站在馬車前的葉璃,老者面上露出一絲懷念和慈愛的意味,顯得神態和藹氣質出塵仿佛神仙中人

"阿璃……"墨修堯走上前來,看到葉璃怔怔的望著清云先生直掉眼淚,心中微微一酸無奈的笑道,"清云先生到了,怎麼哭了?"

葉璃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早在母親過世之前外祖父就已經回到了云州中間又隔著葉璃恢複了前世的記憶竟越發的顯得與外祖父許多年不見了一般此時乍然見到了人,童年時外祖父將自己抱在膝頭念書的景便又湧上了腦海,竟然不自覺的流出了淚來,"外祖父…璃兒拜見外祖父"葉璃一跪下,墨修堯也沒有猶豫,一掀衣擺便跟著葉璃往地上一跪清云先生連忙上前拉起兩人道:"王爺,萬不可如此"墨修堯淡淡一笑道:"清云先生是阿璃的外祖父,自該見禮"清云先生看著墨修堯年紀輕輕滿頭白發卻比自己這個七旬老人還要白,也不由得長歎一聲,看向葉璃欣慰的笑道:"好孩子,許多年不見外祖父差點以為再也瞧不見你了今生咱們祖孫還能再見,便是福份哭什麼?"

葉璃連忙摸了眼淚,笑道:"璃兒失態了,外祖父還有舅舅們都來了,咱們一家團聚哪兒能哭外祖父舅舅和舅母們一路都幸苦了"後面的馬車里,徐清塵扶著徐大夫人,秦箏扶著俆二夫人也走了下來,後面還跟著徐鴻彥徐清柏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都笑了起來還沒來得及話,城門口傳來一聲歡呼,徐清炎已經如一陣風一般的刮了出來,人還未到聲就已經先到了,"祖父,父親,母親你們可來了,兒子想死你們了"

"哼"看著一臉歡騰的兒子,徐鴻羽淡淡的輕哼了一聲徐清炎頓時便焉了,可憐巴巴的摞到徐清柏身邊聲叫了聲四哥徐清柏無的伸手拍了拍他的頭,徐清炎瞄了一眼還盯著自己的父親加往徐清柏身後躲了躲徐鴻羽看到他這副模樣就來氣,眼睛一眯張口就要訓他清云先生看著見到自己父親就如老鼠見到貓兒一般的孫子,含笑道:"罷了,有什麼事回頭再"徐鴻羽自然不會違背父親的意思,恭敬地點頭道:"父親的是"

"璃兒見過大舅母,二舅母"葉璃這才上前向兩位徐夫人見禮,又含笑與徐清塵等人打了招呼,"大哥,三哥箏兒姐姐"看到秦箏的到來,葉璃加高興,回頭看了一步而來的徐清鋒和徐清澤徐大夫人拉著葉璃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當初咱們離京的時候璃兒還是各女娃呢,如今卻自己都有了孩子了一轉眼好多年了…"葉璃淺笑道:"確實好多年了,兩位舅母一路勞頓了,咱們先回城歇息"

知道清云先生喜歡清靜,墨修堯二人並沒有安排許多人前來迎接而是只他們兩人帶著徐清鋒等人在城門口親迎一行人回到定王府,墨總管便帶著眾人迎了上來,府中早已准備好了院子以及梳洗用品,只等眾人先梳洗歇息一番晚上再宴請汝陽城里的官員武將為徐家人接風洗塵

徐清柏含笑看著葉璃道:"璃兒表妹,這些都不急,咱們可都急著見見外甥呢?"

葉璃莞爾一笑,回頭吩咐青鸞道:"快去請乳娘將寶寶抱過來"

青鸞含笑而去,葉璃親手扶著清云先生在首座上坐了下來,又親自奉上了清茶眾人各自落座,徐清澤三人又重向祖父父母行了禮清云先生看著幾個兒孫臉上的笑容也多了幾分慈愛,雖然離開徐家幾代長居的云州,但是如今卻能一家團聚卻也是一件很讓人高興的事看著徐清鋒笑道:"鋒兒好幾年不見,看上去倒是精神了很多"比起徐家其他四個公子,徐清鋒算是徐家的異類不是他不會讀書,而是他不愛那些之乎者也的東西所徐家並不會輕視自己的兒孫,但是總不是那麼自在的如今看起來徐清鋒倒是鋒芒畢露,英姿勃發清云先生看到自己的孫兒如此模樣也很是欣慰

徐清鋒笑道:"祖父的是,孫兒在璃兒妹妹軍中,可是學了不少東西這還多虧了璃兒妹妹呢"眾人都有些驚訝的看向葉璃,葉璃連忙擺手笑道:"這都是三哥自己的能力,我可沒有幫上什麼忙"這也是實話,將徐清鋒扔進麒麟葉璃就沒有再過問了位面開拓者最章節這不僅是因為要給秦風絕對信任和權力,也是為了徐清鋒好在麒麟那種地方如果還要靠關系過那還不如不去,省得哪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幸好徐清鋒也是個倔脾氣,跟其他都是墨家軍精銳出身的人比起來,普通兵營里出來的徐清鋒並不占優勢,但是他卻一聲不吭的咬牙堅持了下來,就連秦風都對他頗為贊賞

"之前聽璃兒領兵打退了西陵幾十萬大軍,咱們還嚇了一跳看起來咱們徐家確實要出一位女將軍呢"俆二夫人與葉璃加熟稔一些,開起玩笑來也沒什麼顧忌葉璃無奈的笑道:"二舅母你也來打趣璃兒,我哪算什麼將軍啊"墨修堯含笑看著葉璃淺笑道:"阿璃確實不是將軍,不過阿璃卻比是個將軍厲害"聞,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世子來了…"林嬤嬤抱著寶寶走了進來,十分難得的寶寶竟然還醒著葉璃起身抱過寶寶,看著寶寶已經張開了被養的白嫩嫩的臉蛋心中喜愛極了轉身抱到清云先生跟前笑道:"外祖父,你瞧瞧寶寶"清云先生也是有五個孫兒的人,對抱孩子自然不陌生伸手接過孩子抱在手里,仔細看了看又看看葉璃和墨修堯道:"這孩子長得倒是像璃兒一些"墨修堯含笑點頭,心中倒是著實不以為然凡是見過墨寶的人,跟墨修堯關系親的都他像墨修堯,跟葉璃關系親的都像葉璃不過墨修堯可不在乎這鬼像誰葉璃含笑看了墨修堯一眼,心中明了他在想些什麼倒也不點破

其他人礙著清云先生抱著孩子,也不好意思搶著去看但是眼神都忍不住往這邊瞟,就連做的最近一向端坐不動的徐鴻羽都側過了身子去看清云先生懷里的孩子這麼多雙眼睛灼灼的盯著自己,清云先生怎麼會感覺不到,笑著將寶寶遞給了旁邊的徐鴻羽笑道:"瞧瞧,這孩子生的好模樣"

孩子一到徐鴻羽手中眾人可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徐清炎直接拉著徐清柏過來看了,雖然他早就見過寶寶了但是墨寶越長越可愛,每天都變個樣子怎麼看也看不夠徐清塵也站起身來走到父親身後看他懷里的寶寶,還是徐大夫人發話道:"你們這麼多人圍著孩子,孩子怎麼會舒服?老爺也不會抱孩子,還是給我抱"于是寶寶又從徐鴻羽手中到了徐大夫人手中,然後圍觀的人變成了俆二夫人和秦箏

墨寶在眾人手中傳來傳去,竟然也不哭倒是讓徐大夫人嘖嘖稱奇道:"這孩子倒是乖巧,當年咱們家就是最不愛鬧的清澤可也沒這麼聽話"

一邊兒墨修堯嘴角微微抽了抽,嫌棄的盯著徐大夫人手里的那的一團聽話?每天晚上哭個不停非要阿璃抱著的鬼是誰?

徐鴻羽含笑道:"孩子叫什麼名字?"

徐清炎搶先答道:"墨寶"

徐鴻羽一愣,嘴角抽了下這是什麼名字?

葉璃抿唇笑道:"還沒來得及取名字呢,正想等著外祖父來了為寶寶賜名,只是取了個名叫著"她能告訴外公和舅舅寶寶他爹取名字的趨向就是讓寶寶長大了怎麼丟臉怎麼來麼?

清云先生微楞了一下,對此倒是很是高興低頭想了想道:"既然如此,就叫…禦宸如何?"

禦,有統領統帥之意宸者,帝王也在場的誰不是飽讀詩書的人,這樣的名字倒是讓眾人皆是一愣

徐清柏微微蹙眉,猶豫了一下問道:"祖父,這名字是不是……"

清云先生淡然笑道:"一個名字罷了,老夫覺得這孩子適合這名字而已"墨修堯淡淡一笑,點頭道:"清云先生的是,一個名字而已本王的兒子難不成還用不起一個好名字?"眾人默然,這是一個名字的問題麼?只怕就是皇帝的兒子也沒人敢用這個這樣的名字徐清柏有些疑惑的看了神態自若的祖父一眼祖父乃是當世大儒,不會不知道這個名字的含義,也絕不會不知道何為禁忌既然父親大哥和定王都沒有反對,想必大家都是心里有數的于是也一笑道:"是孫兒想差了"

徐大夫人見眾人都沒什麼意見了,慈愛的看著懷里的寶寶笑道:"寶貝兒,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墨禦宸了英雄命運禦宸……"

墨修堯斜了寶寶一眼道:"徐夫人不必客氣,叫他墨寶就行了"墨修堯不遺余力的破壞著兒子的名聲,務必在墨寶能夠開口話之前將他這個名兒釘死徐大夫人一愣,看著懷里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的寶寶笑道:"寶…嗯,果然是個寶貝"一邊的葉璃無奈的掩面:寶,娘對不住你……

等到女眷和寶寶都下去休息了,大廳里才安靜了下來清云先生側首看著並肩而坐的墨修堯和葉璃,眼中閃過一絲欣慰,問道:"王爺,你當真已經下定了決心?"

眾人皆是一怔,齊齊的看向座上的墨修堯墨修堯唇角微微扯了一下,笑容冷峭,"本王還需要做什麼選擇?早在十幾年前皇家不是已經為定王府選了麼?"

在座的眾人不由得沉默,權利容易使人迷醉,當年太祖先皇與定國王爺墨攬云盟誓後代永世皆為兄弟,共享大楚江山時未必就是假假意,但是這才不過多少代,兩家就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皇家的手段和行事也確實是太過令人心寒了徐鴻羽看著墨修堯道:"王爺如今可有打算?"墨修堯淡淡一笑道:"打算自然是有的,不過卻需徐徐圖之"

徐鴻羽點頭,"王爺能夠靜下心來,如此甚好"墨修堯如今的形,最讓人擔心的就是沉不住氣剛剛得知了父親和兄長的血海深仇,還有那麼多墨家軍的白白犧牲,能夠沉得住氣的人不多但是西北比起中原和江南來畢竟偏僻貧瘠了一下,如果定王太過心急冒進,萬一墨景祈來個魚死網破的話,最後只會是兩敗俱傷令漁翁得利墨修堯也明白徐鴻羽的意思,淡然笑道:"這麼多年都過了,本王還有什麼等不了的鴻羽先生盡管放心便是,以後西北諸多事宜還要勞煩鴻羽鴻彥兩位先生了"一之下,竟然已經有委以重任的意思徐鴻羽微微點頭,"份內之事"

葉璃開口道:"璃兒在王府不遠處為兩位舅舅個准備了一座府邸,只是時間倉促還有許多地方未及整理,這些日子還要委屈舅舅和表哥們暫且在王府里住下"原本葉璃也想過就大家住在王府之中,畢竟王府足夠大也不愁住不下但是兩位舅舅畢竟都是長者,而且各有了一家人了幾位表哥除了五弟也都到了該成婚的年紀了住在王府里雖然不會委屈了舅舅舅母和表哥們,卻會擔心讓他們心里不自在

徐鴻羽點頭道:"璃兒費心了"

葉璃含笑,眼巴巴的望著清云先生道:"外公就住在王府中可好?璃兒和王爺有什麼事也好隨時請教"

"胡鬧"清云先生瞥了她一眼,輕聲斥道:"哪有外祖父常住在外孫女家里的?旁人知道了還以為你舅舅不孝呢?何況你安排的府邸想必也不會離王府有多遠,想外公了多走動就是了何況…外公在鄉野住慣了,也不甚習慣太熱鬧的地方"

葉璃當然也知道清云先生不會允許,也不沮喪笑道:"璃兒胡鬧,外公和舅舅莫生氣城外五里處的山上有座別院,風景也還尚可王爺前幾日讓人買了下來,就當是璃兒和王爺孝敬外公的外公可不要推辭"

清云先生神色柔和,淡笑道:"外公知道你孝順,外公也不推辭了,正好回頭重將書院開起來"想起已經化為灰燼的驪山書院,清云先生並非沒有半點傷感雖然所有的古籍都帶走了,但是驪山書院本身就是一座足夠古老而蘊含著特殊意義的所在

葉璃點頭道:"外公放心,驪山書院一定會重開辦起來的並且會比從前好"

清云先生點頭,"丫頭的是"

------題外話------

那嘛…今天用了兩個時琢磨墨寶到底叫什麼名字總覺得清云先生起的名字應該不會普通本來比較中意禦軒的,那個投票也比較多不過查了好久都不能確定那個軒字的意思所以只好換了一個字禦宸,威武霸氣有木有?就是有點明著要造反的意思,汗…爬走…

上篇:206.老臣死諫,徐氏離京     下篇:208.各方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