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09.姐妹再見  
   
209.姐妹再見

距離定王世子的滿月宴還有幾天的時間,但是汝陽城里卻都已經先一步熱鬧起來了因為去年的西北的戰亂讓許多西北的富商都逃到了關內去了,因此也導致了整個西北商業方面有些停滯不前甚至倒退這一次,墨寶才剛剛出生定王府就公告天下大肆為世子慶賀有因為前朝寶藏和傳國玉璽的關系源源不斷的有人湧入西北,還不到一個月時間汝陽城似乎有慢慢繁榮起來了之前西北第一大城信陽化作了一片火海,又因為如今定王府駐留在汝陽城,汝陽成儼然有漸漸成為西北第一大城的趨勢城里的百姓們是為了招呼八方來客,早早的打理了自家的地方,准備趁著這一次的熱鬧賺上一筆

定王府里,因為有了徐家幾位的加入,墨修堯和葉璃都感到輕松了許多徐家除了清云先生年事已高只是在府中頤養天年,不時去看看在府中養病的蘇哲以外,從徐鴻羽徐鴻彥到徐家五位公子,即使是最的徐清炎也能跟著徐清柏幫一些忙了徐鴻羽和徐清塵原本就是不世出的奇才,有了他們墨修堯立刻毫不客氣的將西北大半的事務都扔了過去,日子過的很是輕松愜意

"璃兒,這個東西是你寫的?"寬闊的書房里幾張桌子並在一起形成一個寬大的桌案,上面整齊有序的擺放著各種文件卷宗幾個人圍著桌案坐著一邊處理手里的卷宗一邊還能不時的上幾句話雖然大家都有各自的書房,但是一般況下還是都喜歡在大書房里處理公事,既不顯得冷清無聊,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還能夠征求一下別人的意見迷婚計,禦用俏佳人徐清塵手里拎著一番寫著關于西北商業方面計劃的卷宗抬頭問道

葉璃從折子之間抬起頭來,有些茫然的望了徐清塵一眼,不知道他的是什麼坐在她身邊的墨修堯瞥了一眼道:"關于西北商業發展的計劃"

"啊…是我寫的"葉璃這才想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也只有個大概的想法而已,對這些並不熟悉之前不是交給明晰和冷二辦去了麼?"墨修堯道:"冷二回關內去了,韓明晰一個人既要管西北還要管與南詔北戎的事,根本忙不過來就先擱著了"聽他們這麼,其他人也抬起頭來看相徐清塵徐清塵將手里的東西遞給徐鴻羽,大家傳看了一圈徐鴻羽點頭贊道:"璃兒的想法到時穎可以試試看或許可行"徐家雖然是書香門第但是卻並不迂腐,自然明白商業對于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意味著什麼比起富饒的中原和江南地區,西北本就不算豐饒就連糧食也較為貧瘠,若是不能另辟蹊徑,總有一天墨家軍會因為西北的貧困而漸漸的消亡剛開始看到葉璃每天與墨修堯同進同出處理著西北的政務和墨家軍的軍務的時候眾人還有些驚訝,但是看著墨家軍的將領們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卻又讓眾人感到十分欣慰璃兒有足夠的才華和能力,最重要的是定王願意給她信任和空間展現她的能力,這讓徐家眾人對墨修堯的感官能好了許多

卷宗在眾人手中傳遞了一圈,徐清柏對這份計劃卻最有興趣原本他當初被外放到西南地區去,正准備大展身手一番卻又被召回了京城,現在看見這份計劃立刻想起了當初剛到西南想要一展抱負的感覺,"璃兒,你是怎麼想的?"

抬頭看到所有人都盯著自己,葉璃只得放下手中的折子要卓靖取來了一副地圖掛在一邊的牆上,又讓人送來了沏的茶水認真思索了一番組織語才道:"西北面積不足大楚的六分之一,人口是還不到整個大楚的一成雖然洪州有西北糧倉之稱但是和中原江南甚至有天府之稱的西南比起來依然不足如果只是和平時期倒也無所謂,咱們只需要少量的進口糧食就足夠養活西北的百姓和將士但是事實上的況是,最糟糕的況是咱們有可能同時面對大楚,北戎,西陵三國過三百萬的大軍而即使是沒有戰爭,三國只需要聯合封鎖西北的糧食,經濟等等方面西北就算不會立刻陷入困境也只會變得越來越貧窮,同樣的墨家軍也會變得越來越弱,消亡只是遲早得事"

眾人漠然,葉璃所的都是事實,在座的人並非不知而是從來沒有人將這些數據這麼清楚的列出來擺在眼前因為清楚反而顯得加觸目驚心

鳳之遙皺眉道:"如果咱們主動出擊呢?擴大西北的地盤?"

徐鴻羽凝眉道:"並非不可,但是…西陵土地本身就貧瘠,他們的糧食多的來自大楚南詔西方諸國,而北戎是大片的草原荒漠,北戎人以牛羊為主食大楚…暫時不能動一旦墨家軍對大楚動手,很有可能會引起西陵北戎和南詔同時對墨家軍發難其實以墨家軍的矯勇,鳳將軍所的也未必不行,只是損失肯定巨大老夫想璃兒的意思應該是緩慢圖之"葉璃點頭道:"不錯,咱們若是將西北弄得千瘡百孔,最後收拾爛攤子的還是我們自己除非咱們能夠在半年之內拿下西陵或者北戎任意一國,否則的話,對方一旦反噬起來也足夠墨家軍消受的"墨家軍不是任何一直軍隊,他們看似強大無比實則危機重重因為無論是誰想要起來爭霸天下或者做什麼,力量不夠強大的時候都只會被人無視,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可以連橫合縱而墨家軍,從一開始就被定在了所有人的對手的位置上無論是西陵還是北戎沒有誰會和墨家軍合作,如果可以選擇,他們甯願不計一切代價先消滅了墨家軍再

徐清炎歪著身子伸長了脖子去看徐清柏手里的東西,一邊問道:"璃兒姐姐早就考慮了這麼多,那一定有辦法解決了?"

葉璃無奈的笑道:"想要解決這些問題一時半刻哪里辦得到?不過之前命人勘查過整個西北境內,除了洪州附近,其實在甘州也就是閔江中游是大片的平原地區,無論是土質和水質都極好只是這里與北戎接壤,所以人煙稀少大片的良田無人耕種"徐清柏若有所思道:"璃兒的意思是將百姓遷入甘州開墾田地?那必須有大批軍隊駐守邊境,隨時防止北戎人肆掠"

墨修堯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現在墨家軍還有幾十萬大軍閑著無所事事呢我的六指王爺何況,將來墨家軍定然還要擴大的,不愁無人駐守"葉璃也點頭道:"如果百姓們不放心,可以由墨家軍先行開墾土地,或者是與百姓一起耕種"

"墨家軍與普通百姓一起耕種?"眾人皺眉,都有些遲疑

徐清塵劍眉微挑,笑道:"璃兒的想法很不錯幾十萬大軍暫時似乎用不著打仗,用來種地也很不錯如此一來,墨家軍有自己的糧食收成,也可降低百姓的賦稅"

徐清柏點點頭,難得的有些急躁的問道:"那璃兒,你這上面的什麼商業樞紐又是怎麼想的?"

葉璃按了按太陽穴,整理了一下絲路才道:"這世上並非只有大楚北戎西陵南詔這些國家,西陵以西還有無數的國甚至可能有咱們不知道的大國只是因為路途遙遠所以一般人並不知道咱們西北現在處于諸國包圍之中,如果咱們將東楚,北戎,南詔的東西經由西陵銷往西方的國家,在將對方的東西帶回來賣給大楚或者北戎人甚至引導那些國家的商人前來…時日依舊,汝陽,甚至整個西北必定會成為東西方經濟和交往的重要地區……"徐清柏是聰明人,自然是一點就通,笑道:"璃兒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可要算我一份"

"我也要"徐清炎一向奉行跟著四哥走的政策,連忙伸手表決

葉璃笑道:"農業方面已經派了一部分人過去了,至于商業方面…四哥沒有經驗可以問問韓明晰和冷皓宇……"想到忙的團團轉的韓明晰和冷皓宇葉璃有些頭疼,再想起如今不知在哪兒頹廢的某個人,心中有些惋惜當初就不該那麼快弄死了蘇醉蝶,不然的話將會得到一個多好的免費勞工啊

"啟稟王爺王妃,楚京黎王和黎王妃到了"正著,門外有侍衛進來稟告

"黎王?墨景黎?"葉璃一怔,倒是沒有想到他會來汝陽,而且還帶著葉瑩起來,葉璃差不多有近兩年沒有見過葉瑩了原本被墨景祁囚禁了,如今墨景黎回京了而且手握重兵儼然有和墨景祁分庭相抗的架勢,葉瑩身為黎王妃自然是自*了

墨修堯站起身來笑道:"墨景黎麼?既然如此…阿璃,咱們就去迎迎黎王和黎王妃,正好本王也想看看許久不見,這墨景黎到底有多少長勁了"葉璃自然沒有什麼意見,站起身來跟著墨修堯往外走去只有徐清柏還有問題沒有問完有些意猶未盡之意

是迎接,也不過是在墨總管將人請進來的時候葉璃和墨修堯走到大廳門口相迎罷了墨景黎顯然也沒期望在墨修堯這里能有什麼好的禮遇,臉上的神色倒是還算正常剛走近定王府的大廳就看到門口站著的一對璧人墨修堯一身淡紫色錦衣,發白如雪隨意的向後挽起,比起從前似乎多了幾分冷漠和懾人之一葉璃卻是一襲淡青色銀絲牡丹暗紋的衣裙,笑容溫婉依舊,眉宇間卻多了幾分貴氣和嫵媚看著站在墨修堯身邊含笑而立的青衣女子,墨景黎眼神閃了一下,一時間心底不出是什麼滋味

"黎王和黎王妃大駕光臨,歡迎之至"看看沒打算開口的墨修堯,葉璃淺笑道

今年前不見,葉瑩卻和當初名揚楚京的葉家四姐很是有些差別原本總是柔弱無依楚楚動人的神色如今卻多了幾分幽怨和木然,原本澄若秋水的水眸也變得銳利了許多,將原本的柔弱的氣質頓時弱化了不少,沉默的跟在墨景黎的身邊倒是比從前像個王妃了只是葉璃卻沒有錯過葉瑩在看向自己的瞬間眼中劃過的一絲嫉妒和幽怨心中不由暗笑,葉瑩這兩年或許真的受了不少苦,但是她有什麼好嫉妒她的?嫉妒她領兵出征在戰場上出生入死?還是嫉妒她跌落懸崖險些一尸兩命?

墨景黎看了看眼前並肩而立的兩人,淡淡道:"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墨修堯有些詫異的挑了下眉,墨景黎居然懂得好好地他打招呼?看來這一年多當真是學了不好東西淡然的點了下頭淡淡笑道:"多謝掛記"墨景黎神色一僵,頓時宛如吞了一只蒼蠅一般的難看:誰掛記他了?葉璃含笑看了墨修堯一眼墨景黎笑道:"兩位請進綜百次人生最章節"—

進了大廳坐下,葉璃才注意到墨景黎竟然還帶了一個人同樣也是許久不見的熟人——棲霞公主棲霞公主穿著侍女的打扮跟在墨景黎身邊,只是一直低著頭葉璃還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的丫頭只是她卻跟著眾人一起進了大廳,葉璃這才發現不對難怪葉瑩的臉色那麼難看,當初墨景黎離開楚京就帶著棲霞公主,沒想到如今來西北還要帶在身邊,顯然墨景黎對棲霞公主很不一般

賓主落座,葉璃猶豫了一下看著棲霞公主道:"這位……"

墨景黎還沒來得及話,葉瑩開口淡淡道:"一個丫頭而已,三姐姐管她做什麼?"

聞,墨景黎臉色沉了沉,棲霞公主的神色也不好看原本以棲霞公主的身份,做個平妃綽綽有余偏偏當初在婚禮上那麼一鬧,棲霞公主只得匆匆假死聊了此事原本葉璃以為墨景黎應該會盡快另外弄一個身份給棲霞公主,沒想到竟然到現在還是妾身未明見墨景黎不話,葉璃也不在意了命人上了茶來

"定王如今這副模樣,倒是嚇了本王一跳"墨景黎道,定王白發的是雖然早就有所耳聞,但是親眼看到墨景黎還是有些驚訝的側首看了一眼坐在墨修堯身邊的葉璃,在心中評估著看起來葉璃對墨修堯的重要性比他們所以為的為重要

墨修堯毫不在意,隨意的將垂到胸前的發絲往後一拂,笑道:"花開花落,生老病死尋常而已,何必在意?倒是聽黎王這一年多在江南很是春風得意?"

墨景黎扯了扯唇角,道:"定王過譽了,哪有定王盤踞西北自在"兩個男人你來我往的打起機鋒來了,若是從前墨景黎未必有那個勇氣和底氣和墨修堯周旋但是現在不同,墨修堯盤踞西北,他卻占據江南比起西北的貧瘠富饒的江南顯然有優勢一些

葉璃含笑面向葉瑩,微笑道:"四妹妹這一年來可還好?"

葉瑩神色複雜的望著葉璃,輕哼一聲冷笑道:"三姐姐難道不知道我被皇上囚禁之事不成?階下之囚能好到哪兒去?"下之意,竟像是在怪葉璃當初明知道她被墨景祈囚禁卻不肯相救葉璃也不在意,她和葉瑩可沒有什麼姐妹深之只是舉手之勞她救她也就救了,但是當時葉瑩可以是墨景祈挾制墨景黎的人質,自然是重兵把守她又豈會去費那個心思犧牲自己的屬下?面對葉瑩的質問,葉璃面色如常,安慰道:"如今四妹和黎王夫妻相逢,又有了黎王世子,以後的日子總算是苦盡甘來了"

聞,葉瑩臉色一黑神色加難看了葉璃稍微一思索立刻明白了,想必是墨景黎並沒有立葉瑩所生的孩子為世子的意思也是,墨景黎還年輕,想要孩子什麼時候會沒有?而葉瑩如今可以除了自己這個異母的姐姐以外根本就毫無根基了,甚至連普通的官宦人家也比不上而自己這個姐姐偏偏還跟她關系不好,甚至兩家還是對頭墨景黎當然不會考慮立葉瑩所生的孩子為世子只怕已經在打算著重選一個家世好的女子為妃的事了

這些事,葉璃自然也管不著索性不問拉著葉瑩起了其他事來葉瑩沉默的聽著葉璃話,許久才突然問道:"三姐姐為什麼要讓父親告老還鄉?"

葉璃挑眉,這是在質問啊?

抿唇淡淡一笑,葉璃笑容有些冷淡,"父親年事已高,在朝中基本上也算是升到頂點了,急流勇退有什麼不對麼?"

葉瑩咬著唇,怨恨的看了葉璃一眼沒有人知道她被從囚所放出來之後知道父母親人都不在京城時是什麼感覺王爺對她也再不像從前那般細心呵護,只是冷冷淡淡的,就連對她的孩子也沒有正眼看一眼若是父親還在,還是尚書又怎麼會這樣?

葉瑩的不甘和怨恨葉璃當然明白,心中冷笑如果葉尚書沒有告老還鄉,只怕早就被墨景祈給弄死了,哪里還等得到葉瑩出來原本以為葉瑩經過這一年多的磨難長大了,如今看來還是那麼幼稚無知

上篇:208.各方反應     下篇:210.三國使臣齊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