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0.三國使臣齊至  
   
210.三國使臣齊至

雖然葉瑩與葉璃有些親戚關系,但是葉璃並沒有將墨景黎一行人安排在定王府,而是安排在了汝陽城里專門撥出來的一座別院這里是專門准備拿來接待各國的權貴或使臣的雖然墨家軍與各國關系都不怎麼好,但是戰爭也不是打就能打得起來的,而人與人也不可能完全不交流不是麼這座別院雖然不如楚京的各國驛館都是分開的且富麗堂皇,當時也還算不錯而且足夠大,就算大楚北戎西陵都來人也不用擔心住不下

還未及安排墨景黎一行人住下,墨總管又來稟告道:"王爺,王妃,西陵鎮南王攜鎮南王世子到,還有北戎王太子攜太子妃和七王子到,另有南詔皇太女到"

墨修堯與葉璃對視一眼,這一次四國到都是來得齊,而且派出的都是極有分量的任務倒是給足了葉璃和墨修堯面子,當然也不排除其中有里間大楚和墨家軍的意思墨修堯眼中閃過一絲冷芒,含笑起身拉著葉璃笑道:"看來今天當真是貴客盈門,阿璃,咱們出去迎接"葉璃淺笑點點頭,跟著墨修堯走了出去

定王府大門外一片熱鬧擁擠,也不知是碰巧了還是故意的,三國貴賓都趕在同一個時間到了定王府門口,于是定王府門口就被這些人的車架隨從侍衛等等圍得水泄不通不過有身著黑影,氣勢逼人的黑云騎在府外充當侍衛,這些人當然也別想靠近定王府半步定王府大門從里面打開,墨修堯與葉璃攜手而出陽光下,如雪的發絲閃動著冰冷的光澤,剛剛從馬車里出來的眾人看到都是一愣他們都是各國最有權勢的一群,墨修堯白發的消息自然早就收到了但是就如墨景黎一般此時親眼看到眼前的白發男子卻依然掩不住一絲驚訝之色只是讓人不解的是當初王妃墜崖失蹤定王都沒事,怎麼定王妃回來了定王反而一夜白發了?

"諸位遠道而來,本王迎接來遲還望恕罪"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墨修堯歉然笑道

"豈敢,咱們與定王也算是熟人了,定王何必客氣?這位便是定王妃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一身北戎王族裝束的青年男子身形高大挺拔,模樣有著北戎人特有的粗獷和英挺,看上卻倒是氣勢不凡站在他身邊的是北戎七王子耶律野和許久不見容華公主現在北戎的太子妃

容華公主朝著葉璃點了點頭淡淡一笑,美麗的容顏沒有了從前在楚京的嬌嫩蒼白和精致的妝容,倒是多了幾分潤健康,看來這一年多容華公主在北戎過得不錯話的男子自然就是北戎王太子耶律泓了葉璃淡淡微笑道:"北戎太子謬贊了,本妃愧不敢當諸位遠道而來,還請入府喝杯清茶再到驛館歇息"

耶律泓有些驚訝的看了葉璃一眼,笑道:"多謝王妃"

安溪公主上前朗聲笑道:"定王妃,許久不見別來無恙?"葉璃對上安溪公主爽朗的笑臉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當初她在南詔可是騙了安溪公主不止一次,此時安溪公主還能這般和顏悅色的她話,不知道徐清塵的面子要占多少點頭笑道:"公主姐姐別來無恙,正好大哥也在汝陽,公主倒是可以與大哥敘敘舊了"眾所周知,定王妃娘家並無兄長,能讓她稱一聲大哥的還能有誰?葉璃也不怕將徐清塵在西北的消息告訴眾人,原本就沒有讓徐家人躲躲藏藏的想法既然遲早要告知她現在光明正大的出來也沒什麼果然,聽了徐清塵的消息,安溪公主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愉悅,笑道:"那就多謝王妃妹妹了"

"定王妃,別來無恙?"西陵這邊卻是雷騰風上前打招呼起來雖然各國都對墨家軍有些心結,但是眼前最尷尬的卻是西陵,去年兩軍還打了一場打仗,西陵幾十萬大軍交代在了西北當然墨家軍這邊王妃墜崖失蹤的事就加嚴重了所以,即使雙方暫時放下恩怨粉飾太平,這心里總是有那麼幾分不自在的墨修堯上前一只手扣著葉璃纖細的腰,對上雷騰風笑道:"有勞世子操心,阿璃福大命大好得很"雷騰風也很是無奈,害的定王妃墜崖的人不是他好麼?但是是自己的父親好像也沒什麼差別干笑了兩聲道:"王妃逢凶化吉確實福大命大"

葉璃悄悄拍了拍墨修堯的手背,對眾人笑道:"讓諸位在門口話可是咱們定王府失禮了,諸位請進"墨修堯淡淡的輕哼一聲,瞥了一眼站在一邊打量著葉璃的鎮南王才讓開了身體請眾人入府只聽身後鎮南王淡淡道:"一年不見,定王武功修為越發精深,不知閑暇時可否切磋一二?"眾人看不見的地方,墨修堯綻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微微側首道:"本王隨時奉陪"

"定王妃,許久不見可還好麼?"似乎先撩撥完墨修堯還不夠過癮,鎮南王又見目光轉向了葉璃,含笑望著葉璃問道葉璃淡淡點頭道:"有勞鎮南王惦記,本妃一切安好倒是王爺的傷…不要緊?"察覺的墨修堯鉗著自己腰間的手收緊,葉璃只在心中暗恨當初怎麼就沒能多使一點力直接要了他的命?

鎮南王似乎也想起了當初葉璃送他的傷口,有些遺憾的笑道:"王妃所賜,實在是讓本王畢生難忘"

葉璃眼眸一沉,淡然道:"是麼,本妃也很難忘,當初一時失手竟然沒能命中目標"

鎮南王笑道:"那麼在下多謝王妃手下留"

終于安置了一行客人,墨修堯和葉璃回到房里只剩下徐清塵一個人了看到他們進來,抬頭笑道:"你們回來了?"葉璃笑道:"大哥還在忙?不去見見你的好朋友麼?"徐清塵揚眉道:"安溪來了?"葉璃點頭道:"現在南詔似乎除了安溪公主也派不出別的有分量的使臣了大哥不去見見她麼?剛才安溪公主臨走的時候可是滿臉失望呢"徐清塵抬眼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然道:"回頭我自會去拜會安溪公主,何必急于一時?"葉璃無奈,他家大哥這種仿佛道骨仙風凡人不可輕犯的神仙范兒實在是很讓人郁悶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不,他連花叢中都不過,就那麼不遠不近不輕不重的看著讓人明明覺得很近很溫和仿佛觸手可及,但是真的接觸起來卻又覺得仿佛在九天之外可望而不可即就連她家大舅母都隱隱擔心大哥是不是什麼時候就看破塵修仙去了倒也不是葉璃非要把大哥和安溪公主湊到一塊兒去,而是這些年能夠接近大哥的女子似乎只有安溪公主一人而已

"西陵鎮南王,鎮南王世子,北戎王太子和七王子,南詔皇太女還有大楚黎王……"聽了葉璃起這次來的人,徐清塵若有所思的道:"就算是為了那個所謂的傳國玉璽,來的人也未免太重了一些"這些人幾乎都是各國最重要的角色,想西陵鎮南王是比西陵皇重要的人物這些人全部聚集到汝陽,若只是為了傳國玉璽似乎有些題大做"葉璃笑道:"大哥和修堯一樣並不將傳國玉璽看得有多重,但是別人卻未必這麼想"所謂的傳國玉璽,得之者可得天下葉璃覺得一直以來其實這是一句反話,應該是得天下者可得之無論是遠一點的古之始皇還是近一點的前朝高祖,誰不是已經將近江山底定的時候才得到的傳國玉璽?若是你還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就算傳國玉璽從天上掉下來落你懷里也只是給人當炮灰的份兒"

"阿璃的不錯,有了傳國玉璽便占著一個所謂的天命所歸何況,據前朝高祖寶藏中還有著前朝高祖的兵法秘籍和開國時候遺留的寶藏"墨修堯淡然笑道在那些人看來最值錢的只怕不是那些寶藏,而是高祖兵法,試問當時論兵法有誰敢與墨家軍相提並論?原本還有一個號稱西陵戰神的鎮南王,但是自從鎮南王敗于定王妃只手,在西陵將士看來墨家軍簡直就是鎮南王的克星了鎮南王一生無敵,卻連連敗于墨家軍之手一敗墨流芳之手還好,畢竟定王府家學淵源墨流芳是一代奇才,但是再拜定王妃之手就不過去了一個十幾歲的書香門第出來的姑娘都能將身經百戰的鎮南王打敗,這不是天生的克星是什麼?

起傳國玉璽這事,葉璃不由得皺眉問道:"譚繼之這次會不會來西北?"

墨修堯點頭道:"舒曼琳現在還在汝陽,除非譚繼之不想要她了,否則他一定會來的"

"舒曼琳?"一邊徐清塵挑眉笑道,他倒是不知道南疆聖女什麼時候跑到西北來了葉璃笑道:"倒是忘了跟大哥,起來大哥和南疆聖女也算是舊識呢,之前南疆聖女還跟璃兒提起過大哥,大哥要不要什麼時候見見?"徐清塵無奈的伸手揉了揉葉璃的腦袋,對墨修堯不悅的眼神視而不見,微笑道:"免了,想必她也不希望還有別人知道她在這里"南疆聖女是不能離開南詔王城的,若是被南疆人知道了,舒曼琳這個南疆聖女也就做到頭了

汝陽城里,從四面八方趕來共襄盛舉的人們讓這個西北原本不算太出名的城市頓時變得繁華喧鬧起來街邊上不知何時出現了許多外地來的商販,對著來往的行人們兜售著或來自關內或來自西陵北戎南詔的各種商品城里的各種客棧酒樓茶樓也都住滿了人每日進城的不只是朝廷的使臣,還有各地的行商,江湖中的俠客,甚至是游曆的行人整個汝陽城呈現出空前的熱鬧和繁華

凝香閣是汝陽城開不久的歌舞坊,但是卻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躋身為西北第一歌舞坊但是凝香閣與普通的青樓妓院都完全不同,凝香閣的姑娘只賣藝不賣身,與其她是一個歌舞坊不如她是一家酒樓因為這里不止有最美麗的女子,有最好的酒,最美味的佳瑤在這里你可以找姑娘點曲子看舞蹈,但是卻不能要姑娘們陪酒,不用別的什麼業余服務了因此這凝香閣不僅僅是招待男賓,同樣也招待女客

但是人偏偏天生都有這麼一種脾性,越是這不讓你做那不讓你做你偏偏還覺得她是最好的畢竟一樣是聽曲喝酒賞美人,逛青樓和到凝香閣喝茶喝酒痛起來總是後者比較高雅一些而且凝香閣的美人當真是貨真價實的美人,沒有青樓里的濃妝豔抹嬌聲嗲意,一個個容貌秀美的女子略施粉黛穿著同一式同一色的衣衫在凝香閣里…端盤子至于表演琴棋書畫詩詞歌舞的就是美人中的美人了別這些沒多少美人的西北貧瘠之地,就是那江南美人鄉里來的文人詩客也要沉醉于此

葉璃坐在凝香閣二樓的廂房里,靠著窗戶望向外面已經是夜晚了整個汝陽城燈火輝煌宛如白晝正好凝香閣謝對面擺著一個高台似乎在玩什麼擂台游戲樓下人流湧動,似乎比白天還要熱鬧幾分

"這麼晚了,王妃怎麼還出來了?"瑤姬穿著一身色羅衣,原本絕色的容顏也恢複了七八分,看上去雖然還不及從前的絕豔風卻人覺得多了幾分溫柔動人推開門進來,瑤姬背靠著門笑問道葉璃淺笑道:"閑來無事,出來看看你將凝香閣經營的不錯"瑤姬撇撇嘴道:"是不錯,還要多謝王妃憐香惜玉,否則這凝香閣里這麼多的美人兒淪落風塵倒是可惜了"

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誰美人兒就一定要開青樓的?天一閣旗下青樓多得是,犯不著再多開一家而且凝香閣賺的也未必比你傾城坊少?"

瑤姬點頭笑道:"王妃的極是"凝香閣的消費之高昂極是曾經經營著京城第一青樓的瑤姬也不由得咋舌但是偏偏,這幾日生意居然還十分不錯,短短不到半個月就賺的金銀滿缽所以,有一句話的沒錯這人啊…天生就是賤

"你記得想要姑娘陪得,讓他們出門自個去那些勾欄院里凝香閣只提供最美的酒最好的菜,最悅耳的曲子最優美的舞蹈和最精彩的才藝表演,其他的統統沒有"葉璃一邊看著樓下的景一邊吩咐道瑤姬點頭道:"瑤姬明白,起來…今兒白天黎王,還有北戎七王子和西陵鎮南王世子都來過凝香閣呢"

葉璃笑道:"凝香閣崛起的太快,他們不來才奇怪了不用理會他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瑤姬掩唇笑道:"我現在相信王妃的凝香閣是為了賺錢才存在的了不過這段日子就熱鬧,等到這些人走了……"葉璃笑道:"你放心,這次很多人來了就不會走了,過後還會有多的人來的這就需要凝香閣出力了,告訴那些有錢人在汝陽城定居和行商的好處……"

"瑤姬明白"瑤姬走到窗口,好奇的循著葉璃的目光往外望去,"王妃在看什麼?"

葉璃指了指街對面不遠處的擂台,問道:"那兒是在干什麼?"瑤姬笑道:"擺擂台唄,這些日子來汝陽的不但商人多,王孫公子和江湖俠客也多那個擂台都擺了兩天了,不過擂主好像是北戎人贏了獎品是一把鑲滿了寶石吹毛斷發的寶刀一把五十兩銀子一次這兩天擂主可是賺了不少錢"比起一把鑲滿了寶石的寶刀,五十兩銀子自然不算什麼但是如果根本沒有人能夠贏得了,那擂主就等于完全是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五十兩銀子卻足夠普通人家過兩三年了

葉璃有些好奇,"什麼擂台這麼難?"

瑤姬道:"射箭"

"射箭?"葉璃詫異的挑眉,看來這個北戎擂主對自己的箭術是相當的有信心要知道,如今的汝陽是什麼地方?墨家軍駐紮之地,墨家軍精銳的黑云騎有半數都駐紮在汝陽城外而黑云騎所有人都可以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瑤姬望著外面,突然一笑道:"王妃,那幾個是不是你們墨家軍的將?"葉璃往外面望去,果然看到幾個年輕的將已經擠到了人群的前面,真是云霆和當初在墨家軍軍營和葉璃交過手的叫陳云的將,看來兩個人現在關系倒是不錯葉璃在起身來笑道:"走,咱們也過去看看,這北戎神箭手到底有何絕妙之處"

瑤姬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去湊個熱鬧,王妃請"

上篇:209.姐妹再見     下篇:211.擂台射箭,鋒芒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