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2.鎮南王上門談判  
   
212.鎮南王上門談判

葉璃拿著嘯月寶刀躍下擂台,云霆立刻湧了上來眼饞的道:"王妃,您贏來的寶刀能不能借屬下瞧瞧?"那可是北戎有名的寶刀,大楚鑄劍師頗多,有名的寶劍也不少但是鑄刀的工藝卻不如西陵和北戎,特別是北戎本就是善于用刀的,所鑄的刀是各種上品,不用其中著名的嘯月寶刀了葉璃似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云霆頓時響起自己之前惹出的禍事,臉上的興奮頓時變成沮喪和惶恐欣賞夠了他沮喪的模樣,葉璃才含笑將寶刀扔到了他手里云霆連忙謝過,拿在手里細細觀摩,喜愛之溢于表,"王妃的箭法真是神乎其神,屬下萬分佩服"跟在葉璃身邊,陳云由衷的道自從去年在校場比武之後,陳云就對這位年輕的王妃佩服不已,再經過今天的這一幕,是讓人由衷的折服

葉璃笑道:"哪有你的那麼玄?不過是平時多花了一點心思罷了戰場上不需要每個人都去大半夜的射樹上的銅板你們是戰場上殺敵的,不是擂台上表演的人"

陳云但笑不語,明白王妃是在安慰自己只在心中決定回去之後一定要加努力的練習箭術

陳云和云霆住在軍營,與葉璃並不同路,臨別之時云霆只得戀戀不舍的將寶刀還給葉璃看著他那眼巴巴的模樣,葉璃淡淡一笑,隨手將寶刀拋回他手里道:"喜歡就收著"

"啊?"云霆一愣,驚喜莫名旁邊的陳云無奈的白了他一眼就他那副可憐巴巴戀戀不舍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王妃要帶走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他的心上人呢索性知道王妃對自己身邊的人素來十分寬容,才沒有阻止云霆犯傻等到云霆反應過來,心翼翼的捧著刀暈乎乎的問道:"王妃…真的,真的送給我?"葉璃笑道:"我也不是沖著他這柄刀來的,湊巧碰上了罷了何況王妃里也沒有喜歡用這種刀的人你既然喜歡就收著"比起這種帶著一點弧度的彎刀,葉璃喜歡輕巧直刃的匕首和軍刺何況,就那刀鞘上華麗的寶石和裝飾也不適合隨身攜帶當作武器使用等到葉璃的肯定答複,云霆傻乎乎的捧著刀,那模樣恨不得將寶刀放進嘴里啃一口看看是不是真的一般帶著魔獸闖天下站在他身邊的陳云都忍不住悄悄往後退了一步,羞于與他通行

葉璃看著陳云笑道:"本妃記得陳校尉是使槍的,倒是需要一件貼身近戰的兵器防身最近剛得了一把寒犀刃,回頭我讓人給你送過去看看稱不稱手"

陳云大喜,寒犀刃刀鞘雖然不及云霆手里的嘯月華麗,但是刀刃卻絕對不必嘯月差因為他們本就是同一個大師鑄造出來的而且實用性比嘯月寶刀強,因為嘯月後來被北戎王族所獲被裝飾的華麗繁複已經不適合戰場了而寒犀刃卻一直保持著鑄刀師最初的樸素和鋒利,"屬下多謝王妃"葉璃擺擺手笑道:"不必,一件好兵器能夠找到一個好主人就是一件好事本妃先行一步,難得閑暇你們慢慢玩"

"恭送王妃"

葉璃一行人話的地方里擂台並不過十幾步遠的地方,葉璃將毫不在意將嘯月寶刀拋給云霆的行為自然被不少人看在眼里普通百姓自然認定定王妃厚待屬下,仁慈寬容,而身在局中的人卻個個都不由得沉下了臉色

凝香閣上,耶律野和墨景黎不約而同的盯著在人流中漫步而去的婉約背影,耶律野眼中劃過一絲陰沉和怒意葉璃當眾揭穿了呼延律的真實身份,卻又在贏得了嘯月寶刀之後毫不在意的賜給了一個的校尉,這擺明了就是對北戎和他耶律野的輕視

素來驕傲的耶律野再一次在葉璃手下碰了個釘子,這讓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耶律野站起身來想要從窗口躍下去追逐那已經漸漸融入人群中的身影卻突然察覺一道陰冷的視線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意射向自己順著目光的來處望去,對面的街角上一處敞開的窗戶里,一頭白發如雪的男子神色清冷一動不動的盯著他耶律野心中一

驚,強自按捺住心中的寒意慢慢的坐了下來對面的墨修堯看著他坐了回去,唇邊勾起一絲冷淡的笑意舉起手中的酒杯朝他舉了舉耶律野冷哼一聲,端起跟前的酒杯猛的一飲而盡

"定王妃不愧是當世獨一無二的奇女子,王佩服"清淨的廂房里,北戎王太子耶律泓看著墨修堯笑道剛才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底下的擂台上,竟沒有發現北戎太子和定王爺在街邊二樓的廂房里觀看墨修堯輕哼一聲,冷漠的容顏卻多了幾

分暖意,顯然耶律泓的恭維讓他十分滿意容華公主坐在耶律泓身邊,昔日名動京城美豔驕傲的皇室郡主到了北戎那異國他鄉卻反而多了幾分女子的溫婉和柔媚容華公主柔順的靠著耶律泓不時為他斟酒,微微斂起的美眸卻多了幾分複雜和苦澀

就在兩年以前,她還絲毫都不曾將定王妃放在眼里然而就只是這區區兩年的時間,她與定王妃的差距卻已經大的讓她連相提並論也覺得慚愧的地步看著方才定王妃在擂台上鎮定從容的風姿和那就連北戎最好的神箭手也難以媲美的箭術,容華公主知

道定王妃是自己這一生也無法媲美的人物

廂房的門被人從外面輕輕推開,葉璃含笑站在門口道:"耶律太子,本妃打擾了?"

耶律泓一怔,很快笑道:"豈敢,王妃駕臨王不勝榮幸快快請進"葉璃踏入室內,走到墨修堯身邊墨修堯伸手扶著她坐下,柔聲道:"隨便找個人陪他玩玩就是了,阿璃怎麼還親自跟他較上勁兒了?"葉璃笑道:"我不過是想看看北戎第一神

箭手到底有多厲害罷了"耶律泓舉杯笑道:"讓王妃見笑了,王敬王妃一杯那呼延律雖有北戎第一神箭手之稱,那卻不過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如今的呼延律……"耶律泓搖搖頭笑道:"咱們不提這般掃興的人,來,王妃,王爺,請"

葉璃執起酒杯淡笑道:"太子請,太子妃請"

定王世子的滿月宴前幾天,整個汝陽城里就一片歌舞升平尸道聖王而在這歌舞升平的背後又有著一些約定和協議暗中默默達成比如與南詔通商和每年從南詔購買大批的藥材再比如從大楚某糧商處秘密購入大批糧食或者與北戎王太子暗中達成的邊境暫時的安定協議等等,都在人們不知道的時候默默地進行著所以比起外面歡樂祥和的人們,定王府的人卻比平常忙碌幾分

"啟稟王妃,鎮南王及鎮南王世子求見"葉璃難得空些在房里陪著寶寶已經差不多滿月的寶寶沒有剛出生的時候那般嗜睡了,睜著滴溜溜的圓眼睛望著葉璃,黑黝黝的眼珠子如蒙著一層水光一般水汪汪的看的葉璃心中軟綿綿的只覺得怎麼疼愛這寶寶都是不夠的聽到林寒的稟告,葉璃皺了皺眉問道:"王爺可在府中?"林寒道:"王爺今早陪清塵公子出城去了,此時還未回來是否…請鎮南王明日再來?"定王府上下對鎮南王都是沒有半分好感的,當初王妃墜崖的事是讓如卓靖林寒等人一直耿耿于懷,自然不會希望葉璃再去見鎮南王

葉璃放下墨寶,淡笑道:"不必了,如今是在定王府,本妃若是拒而不見反而顯得膽怯了"

林寒默然,退到門外等候葉璃出門

不多時,葉璃便已經安置好了墨寶帶著青鸞等人踏出了房間往前廳而去

定王府大廳里,雷騰風平靜的坐在鎮南王下首打量著大廳的陳設平心而論,汝陽的定王府並不及楚京的定王府宏偉壯麗,因為從改建,甚至連楚京的定國王府那古老沉郁的氣韻也是沒有的倒是多了幾分西北的粗狂樸素和自在鎮南王同樣也在打量著整個大廳,不過他的目光卻多的盯著門口的方向聽到門外環佩叮咚的聲響,鎮南王眼睛也見深邃犀利起來

葉璃踏入大廳,朗聲笑道:"本妃來遲,讓王爺和世子久等了墨總管,怎麼沒給客人上茶?"跟在葉璃身邊的林寒面無表的看了一眼空坐的鎮南王父子倆,淡淡道:"回王妃,墨總管去安排人為清云先生布置居去了"雷騰風也知道他們父子在定王府不受待見,心中苦笑著對葉璃笑道:"王妃不必客氣"葉璃嫣然笑道:"禮不可廢,最近府里忙得很,墨總管也難免有些疏忽,世子見諒林寒"林寒點點頭,到門口吩咐了一聲門外侍候的丫頭上茶

待到上了茶水,葉璃抿了一口清茶才看向鎮南王笑道:"兒滿月宴將至,今日本妃與王爺都有些忙碌,若有怠慢之處還請王爺勿怪"

鎮南王深深地看了葉璃許久才移開眼神,笑道:"怎麼會?王妃安排的周到,本王只覺得賓至如歸"對于鎮南王的客套葉璃自然也不會當真,賓客安置方面她根本就沒有過問過卓靖和衛藺素來都是睚眦必報的性子,想必也不會真的將他們安排的賓主如歸停頓了片刻,葉璃開口問道:"王爺和世子來訪,可是有何要事?"

雷騰風笑道:"確實有些許事想要與定王溝通一二不過王之前兩次求見定王都被拒之門外,不得已才來打擾王妃,還望王妃見諒"葉璃眨了眨眼,想起墨修堯只要一提起西陵和鎮南王有關的東西就黑臉,雷騰風去求見還真有可能被他拒絕現在很多時候墨修堯任性起來是完全不講道理的不過對此葉璃卻沒有絲毫的不悅,她心中清楚墨修堯之所以如此任性無禮的對待西陵人並非只是因為如今西北和西陵的對立,多的是因為她國與國之間打得你死我活是常事,打完了照樣在酒桌上你來我往一副兩國友誼源遠流長的模樣因為國家之間本就沒有永久的敵人和朋友,反倒是私人的事容易讓人記恨

含笑看著雷騰風,葉璃疏無歉意的笑道:"修堯這些日子忙的頭昏腦漲的,世子見諒"

雷騰風自然不能不見諒,等到葉璃問道:"世子有什麼事與本妃也是一樣的"的時候,雷騰風看了一眼坐在一邊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父王,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王偶然聽定王與北戎南詔都達成了通商協議……"葉璃挑眉,偶然這個詞倒是用的妙,想必西陵在各國都布下了不少的細作才能有這樣的偶然平靜的等待雷騰風將剩下的話完雷騰風心中頗有些無奈,他實在不太喜歡和葉璃話,因為葉璃這個人接觸幾次之後你很難將她當成一個普通的人來對待無論什麼時候你都很難從她眼中臉上看出什麼意外的緒來,仿佛真的就是一個溫婉無害的名門淑女一般仕途梟雄你永遠無法從她臉上看到諸如好奇,驚訝,擔心之類的緒來,這樣的人談判的時候給對手的壓力實在是無法想象的,因為你永遠無法探知他的底線也許他的底線與你的距離只有毫厘之間,但是給你的感覺卻仿佛還有千里之遙

雷騰風也不是第一次這麼郁悶,心底膈應了一下也就不在意了繼續道:"王妃應該知道其實敝國與東楚及南詔之間每年也有許多的交易和往來其中許多貨物都是需要從西北經過的"西陵雖大卻實打實是個物質缺乏的國家,很多東西都需要從別的國家進口當然西陵奉行的是能搶則強,但是總有些東西是搶不夠也搶不到的比如西陵皇族喜愛的綾羅綢緞,茶葉瓷器等等都需要從南詔和大楚購買,這些東西確實西方那些國所沒有的而且到底,西陵人原本畢竟還是和大楚人同出一源的,所以大多數西陵人還是習慣大楚的物產而西北占據著大楚與西陵之間的交通要塞,這些東西想要運回西陵都必須從西北經過至于西南的道路,自古就有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之所,想要入蜀就已經萬分艱難了,還要另外在跋山涉水將商隊送回西陵,那其中不繞的路有多遠,只路上的艱險和匪盜叢生就足以讓大多數商人知難而退

葉璃莞爾一笑,雷騰風只了一句她就明白他們今天的來意了事實上定王府也一直等著他們的到來只是葉璃沒想到不是西陵人想要自抬身價拖時間而是墨修堯給人家吃了閉門羹輕巧的將茶杯放回桌上,葉璃靠著椅子側首看著雷騰風問道:"本妃明白世子的意思了,原本開通上路,兩國貿易往來自是好事,只是…不知道此事對我西北有什麼好處?"一句話,我墨家軍憑什麼讓你西陵的商旅通過?

雷騰風眼神微沉,笑道:"兩國之間即便是戰時也不禁商旅,互通有無是曆來敝國與東楚北戎南詔都達成的共識王妃這話卻讓在下不解?"

葉璃垂眸,淡淡笑道:"既然如此,西陵商旅盡管從西北過去便是世子何故還要特意詢問本妃?"

雷騰風被賭的一噎,所謂的共識真到了執行起來大多數時候不過是一張廢紙罷了商路遙遠路途多事,不定什麼時候出個匪寇,意外啊什麼的誰能得清楚?至少這一年多以來,特別是這半年來西陵到大楚來的商旅甚至比戰時還要少如今西陵皇城里許多東西物價居高不下

只聽葉璃悠悠道:"世子所的戰時不禁商旅之事本妃實在是表示質疑若是兩國交戰自然是恨不得指對方與死地難道那個時候大楚還會同意賣絲綢糧食給西陵?還會同意南詔的藥材從大楚運往西陵?再了,就算這些都無所謂,世子又如何區分這些戰時湧入的商人到底是真正的商人還是細作?"雷騰風愣了片刻,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看向一直靜坐著聽他們話的鎮南王

鎮南王這才抬起頭來凝視著葉璃問道:"定王妃需要什麼條件?"

葉璃微笑,朝身後的林寒揮揮手,林寒乾淨利落的取出兩份折子鎮南王和雷騰風一人一份

鎮南王接在手中疑惑的看了葉璃一眼才低頭打開,半晌方才抬起頭來問道:"以王妃所,我西陵有何好處?"葉璃淺笑道:"西北既然能夠容納四海諸國通商,自然也不能對西陵區別對待鎮南王和世子所的條件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不是麼?"

鎮南王皺眉,沉聲道:"本王需要時間考慮"

葉璃笑道:"這個自然,王爺和世子離開汝陽之前作答就可以"

鎮南王收起折子,起身看著葉璃道:"本王當初的提議王妃當真不打算考慮麼?王妃若是願意到西陵來,本王必以相國之禮待之"

葉璃一怔,不由笑出聲來,正要作答只聽墨修堯的聲音清冷的從門外傳來,"多謝鎮南王好意,本王的愛妃不需要西陵相國之位何況,誰不知道,相國之位在西陵不過是個虛銜罷了"

------題外話------

下一章…腫麼能不打架捏~

上篇:211.擂台射箭,鋒芒畢露     下篇:213.比武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