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4.滿月宴上的禮物  
   
214.滿月宴上的禮物

知道沒事了,兩位徐夫人和秦箏也就起身告辭了不一會兒功夫墨修堯就已經回來了,看著葉璃一手抱著不肯消停睡覺的墨寶一只手握著一卷書打發時間不悅的皺了皺眉聽到腳步聲葉璃連忙放下書起身笑道:"回來了?可有受傷?"墨修堯輕哼了聲,隨手拎起裹著墨寶的繈褓往床邊走去,看的葉璃嚇了一跳才剛滿月的孩子就算是在繈褓里被那麼拎著也足夠嚇人的看著墨修堯將寶寶放回了搖籃里,墨寶也沒哭還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望著自己葉璃才松了口氣剛想要開口跟墨修堯討論一下

關于墨寶的安全問題面得哪一天自己辛苦生下來的寶貝被他親爹給折騰死還沒等葉璃開口,只見墨修堯悶哼了一聲,靠著床邊坐下,一絲血跡從唇邊溢了出來

葉璃心中一驚頓時嚇得不輕,哪里還記得討論責怪墨修堯這個當爹的事,連忙起身就要讓人去叫沈揚過來看看墨修堯伸手拉住她搖了搖頭,葉璃皺著眉打量了他半晌,除了臉色有些發白,倒也沒有別的地方不妥這才稍微放心下來,抬手為他擦去了唇邊的血跡問道:"受了內傷怎麼不?不是打成平手鎮南王還吐血了麼?"

墨修堯淡笑道:"雷振霆好歹也是天下四大高手之一,跟他動手哪兒能不付點兒代價?"

葉璃沒好氣的看著他道:"所以,鎮南王當著人的面兒吐血,王爺您回來背著人吐血?"墨修堯哼了哼笑看著葉璃也不反駁,他當然不能告訴阿璃,原本雷振霆是沒打算吐血的,只不過最後被他給氣著了罷了所以雷振霆並不是受傷吐血而是被氣吐血了想起最後與雷振霆對的一掌,墨修堯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西陵第一高手果然是名不虛傳,如果論招數使盡全力自己站著雙手健全的優勢或許能勝過雷振霆幾分,但是若論內力的話,似乎還是要稍遜一籌不過無所謂,他還不到三十,雷振霆卻已經有年近五十,他若是比能力還能穩壓雷振霆,那雷振霆這個西陵第一高手的名頭大概就不那麼貨真價實了橫豎不拼內力他也能弄死他只要一想起那個老男人看阿璃的眼神,墨修堯眼中的殺意就控制不住的往外傾瀉墨修堯突然覺得剛才最後跟雷振霆的話太過委婉了,那個又老又丑的男人臉看他的阿璃一眼也不配想到某件事,墨修堯若有所思的抬手輕觸這自己臉上的面具

葉璃奇怪的看著坐在床邊出神的男人,抬手在他額頭上探了探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傷的太重了?"

"沒事"墨修堯微笑,道:"我只是在想明天的宴會不知道雷振霆能不能參加"葉璃在他身邊坐了下來笑道:"那有什麼好想的,所謂宴會不過是這個過場罷了"真正重要的事都是宴會前和宴會後解決處理,滿月宴也不過就是擺給普通人看的擺場罷了至于鎮南王能不能參加這種問題,修堯應該不會沒分寸的將鎮南王打得臥床不起?

這一日,汝陽城里再一次沸騰起來鎮南王和定王的比武雖然大多數人都沒有看到,但是整個汝陽城里卻沒有人不知道的以至于比武結束之後無論是支持哪一方的人都變得垂頭喪氣暗暗心疼起自己的荷包來了也只有坐莊的韓明晰俊美非凡的容顏笑的越發的勾人誰讓定王親口承認和鎮南王打成平手了呢,誰都沒贏最後贏得自然就是韓明晰了

坐落在離定王府不願的韓府是韓明晰在汝陽城里的落腳之處此時韓明月正對著一桌子的銀票銀錠和各種玉佩珠寶等等笑開了眉眼鳳之遙坐在一邊斜睨著樂不可支的韓明月不爽的嗤鼻韓明晰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他身邊坐下笑道:"鳳三公子怎麼有空來我這寒舍啊?"鳳之遙瞥了眼桌上還沒來得及收好的東西,問道:"賺了多少?"

韓明晰挑了挑眉,得意的比了個數鳳之遙頓時羨慕嫉妒恨了,狠狠地瞪著韓明晰,"五萬兩?"其中還有他的八百兩呢韓明晰輕蔑的掃了他一眼,笑道:"鳳三公子你也太瞧不起定王和鎮南王了?五萬兩算什麼?五十萬兩"鳳之遙立時呆滯了,原本的羨慕嫉妒恨立刻變成深深地仇視,看韓明晰的眼神像在看一座高高的金山,重要的是那金山是別人的|i^難怪這世上那麼多人喜歡開賭場,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啊不,韓明晰連本錢都不需要,簡直就是無本萬利韓明晰有些惋惜的歎道:"

只可惜定王和鎮南王都是私下約定的比武要是來一次決戰什麼的…提前兩個月在整個大楚或者西陵廣而告之那麼……"別五十萬,五百萬不定都能有了啊失去了這樣一個巨大的賺錢機會,讓韓明晰深感心痛也許韓家人天生就有賺錢的天分,這一年多以來,韓明晰覺得自己漸漸地能理解兄長當年那死要錢的個性了

鳳之遙不滿的瞪了他許久,才漫聲道:"王爺要你盡快把該給他的錢送過去"聞,韓明晰大怒,一臉警惕的盯著鳳之遙道:"憑什麼?這是本公子自己的賺的錢"鳳之遙嗤笑,"別傻了,如果不是最後王爺當著所有的人承認平手,你以為你能通殺?王爺了他只拿你五成"以鎮南王當場吐血的模樣,王爺如果硬要他贏了也沒人能夠反對提起這件事,韓明晰的怒意倒是消了許多,有些好奇的問道:"最後定王到底跟鎮南王了什麼?"雖然他的武功不怎麼樣,但是見識還是稍微有一點的原本最後一掌之後鎮南王也沒怎麼受傷,至少還不到當場吐血的地步接過定王在鎮南王耳邊了一句什麼,然後才看到一口鮮血從鎮南王嘴里狂噴而出那分明是被氣的

鳳之遙懶洋洋的道:"我怎麼知道?給錢,本公子沒空陪你數錢"

"所以,你是替定王過來問我要錢的?"韓明晰恨恨的道早知道他是這個來意進門的時候就該讓人將他趕出去鳳之遙挑眉笑道:"有什麼問題?不然我告訴墨家軍所有人是你和王爺暗中勾搭控制輸贏?"墨家軍眾人是不敢去找王爺麻煩,但是絕對可以踩死韓明晰想起那些輸了錢一臉怨氣的武夫,韓明晰敢怒不敢憤憤不平的從桌上分出了二十五萬兩讓鳳之遙帶走將錢收起來,鳳之遙心滿意足的起身告辭了王爺答應了將他那八百兩還給他,他不貪心別輸錢就成了

韓府里,當韓明晰正在為剛剛大幅縮水的進項哀怨不已的時候,墨修堯坐在自己的書房里看到鳳之遙送到跟前的銀票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鳳之遙不解的看著他問道:"韓明晰那里二十五萬,還有城里其他零零碎碎的賭局一共將軍四十萬兩阿堯,你要這麼多錢來干什麼?"最重要的是,定王需要用錢哪兒沒有,需要用這麼方式來賺錢麼?墨修堯悠閑的看了他一眼道:"下注最多的是誰?"鳳之遙笑道:"那還用問?當然是那些各國來的使臣和權貴了汝陽城的百姓再多每個人也不過一兩半錢的能有多少?我暗中打聽了,

墨景黎可是押了整整五萬兩賭鎮南王贏嗯…安溪公主也押了三萬兩,不過是押王爺你贏"這還是和墨家軍關系不那麼糟糕的人,至于西陵人和北戎諸如七皇子之類的,還不使勁的押鎮南王贏?就算只是為了爭口氣他們也想要聲勢上壓倒定王府一籌只可惜他們不知道最後是王爺通殺了

墨修堯道:"那這些錢辦墨寶的滿月宴啊,難不成還要定王府出錢不成?"

鳳之遙默然,定王府世子的滿月宴不就該定王府出麼?王爺你摳門也要有個限度好?

墨修堯可不在乎屬下的腹誹,他為什麼要拿自己的錢去招待那些他看不順眼的白癡?揮揮手道:"去,把前直接撥給周煜,這些事不都是他在辦麼?如果還有剩下的,就當包發給城里的百姓好了"鳳之遙心中默默拜服,所以王爺你不僅僅揍了鎮南王一頓出氣,而且還將為世子辦滿月宴要用的錢都賺回來了,剩下的零頭還可以用來收買人心麼?跟你老人家比起來,韓明晰賺錢的能力簡直就是個渣啊

整個汝陽城鬧騰了將近半個月,定王世子的滿月宴總算是如期舉行了其實所謂的宴會無論是滿月宴生日宴婚宴就算是登基大典的宴會左右也不過就是那麼回事,其別也只是排場的大而已這次的宴會和上次一樣,依然是擺在汝陽城城東的城樓上

當墨修堯牽著葉璃的手步上城樓之上的主位時,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愣在了當場素來帶著半邊銀質面具的墨修堯終于取下了那陪伴了他近十年的面具,但是暴露在人們眼前的卻不是原本以為的猙獰的傷痕和面孔燈火燭光下,銀白的發絲隨意的披在身後,只有一條銀色的絲帶將發絲隨意的挽起幾縷銀絲掩映下是墨修堯英挺而俊美的容顏坐在下面的人們別是猙獰的傷疤就連細的傷痕也未能看見展現在所有人眼中的分明是一個雖然有些蒼白卻絕對英挺俊逸的美男子此時在場的俊美男子自然是不好但是能夠稍微與高台之上那一襲絳紫色王侯服飾仿佛高不可攀的白發男子相媲美的也只有一身白衣神色淡然的清塵公子徐清塵了只是清塵公子神色淡然,一襲白衣仿佛天人降臨,清如蓮靜如月而那白發男子卻仿佛是最鋒利的劍,最尊貴華麗的寶石,高山之巔最寒最冷的冰雪即使是他的笑容也仿佛帶著令人畏懼的寒意和威壓

"不愧是定王,如此風采除了定王妃這世間還是何人能夠與之相配?"即使一顆心都掛在徐清塵身上,安溪公主望著墨修堯也不得不感歎道

聞,墨修堯抬頭看著于墨修堯並肩而立的葉璃,淡淡一笑眼中滿是欣慰之當初璃兒被指婚給墨修堯,他們徐家不是不內疚的璃兒被指婚給定王的原因如果黎王的遺棄要占五成的話,他們徐家也至少要占一半如今看到定王能夠健康健全的與璃兒站在一起,徐家眾人自然是萬分歡喜的

"安溪公主之有理,早就聽聞定國王妃風采過人果真是名不虛傳"另一邊北戎太子耶律泓接口道,抬頭看著也而立的眼里滿是贊賞的意味葉璃自然是個美麗的女子,但是她的容貌卻稱不上傾國傾城真正吸引人的是她無形之間流露出來的氣勢和神采站在墨修堯這樣的人身邊,即使是天下最美的女子也極為容易淪為陪襯但是葉璃卻不會,她只是從容的站在墨修堯身邊,唇邊帶著溫婉而淡雅的笑容清麗甯靜的容顏加上那悠遠而沉靜的眼眸,仿佛是一株絕世牡丹靜靜的綻放誰牡丹一定是富麗堂皇華麗逼人的?秀麗端莊大氣天成,分明就是百花之王的風姿

"見過定王,定王妃"

"諸位免禮"墨修堯牽著葉璃,大一會朗聲笑道:"多謝諸位不願千里而來參加兒的滿月之宴本王與王妃之望今晚賓主盡禮,大家不醉不歸"

"定王,今晚既然是世子的滿月之宴,卻不知咱們是否能有幸見一見世子?"立刻有人問道,雖然都知道這所謂的世子滿月宴不過就是個幌子,但是既然來了總不能連世子的模樣都沒有見過?墨修堯淡然笑道:"這有何難?"乳母心翼翼的抱著繈褓登上高台,葉璃含笑接過孩子低頭一看,難得天色已晚墨寶竟然也沒有睡著真的圓圓的眼睛水汪汪的望著葉璃,也不知是他真的能看到認得葉璃還是熟悉她的氣息,一到了葉璃懷里立刻咯咯笑了起來葉璃將他微微托起好讓下面的人們也能看看墨寶的模樣,家伙也不怕生,乖巧的躺在葉璃懷里睜著大眼睛望著下面的眾人完全不在意一起他根本就看不到下面的人和物

"世子真是鍾靈毓秀靈氣逼人啊…"眾人交口稱贊著座下耶律野朗聲笑道:"定王,不知世子可取了名了?"

墨修堯淡淡笑道:"自然取了,清云先生親自為兒賜名上禦,下宸"

墨禦宸其實墨寶的名字在場的不少人已經從各種途徑了解到了,但是親口從墨修堯的口中出來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南詔與大楚文化習俗完全迥異對此倒是沒有太多的感覺,只贊道好名字北戎乃是塞外蠻族,即使學習中原到底也有限真正受到震撼的倒是西陵鎮南王和大楚的墨景黎了

禦宸,這樣的名字幾乎是毫不掩飾墨修堯對這孩子的期望或者他自己的雄心墨景黎抬頭仰望著一臉閑適的攬著葉璃坐在高高的主位上的墨修堯,心中心潮湧動他一直搞不明白自己對墨修堯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清楚的指導自己是多麼的妒忌墨修堯不錯,就是妒忌即使同樣的割據一方,他也不敢光明正大的給孩子取這樣的名字所以,墨修堯的兒子叫墨禦宸而他的兒子只能排在皇室子孫這一輩的字叫墨云霄即使他們同樣跟墨景祈隊里,墨修堯可以光明正大的邀請諸國權貴,儼然一副王者派頭而他卻只能暗中與各國權貴接觸定王和黎王,在各國權貴的眼中從來都不是在同一個水平線上的不用,此時墨修堯擁入懷中的那個美麗淡雅的女子,曾經應該是他的妻子然而即使是心中妒忌的仿佛流淌著毒汁,此時他卻也只能安靜的坐在下面看著墨修堯的風光和得意

葉瑩坐在墨景黎身邊,自然將墨景黎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唇邊掀起一絲嘲諷的笑意,抬起頭看向葉璃卻又變得滿是苦澀曾經她為自己拉下來葉璃加入黎王府感到無比的得意,甚至偶爾還為加入定王府的異母妹妹感到過一絲同但是現在,同為王妃,一個坐在千萬人之上,執掌著龐大的墨家軍和定王府,擁有著最優秀的丈夫全部的寵愛和真心一個卻帶著病弱的孩子被囚禁于京城,如今好不容易出來了丈夫身邊確實妻妾成群幾乎早已沒有了自己的位置到底誰才是那個需要同的人?

"墨禦宸?好名字"鎮南王目光在葉璃懷中的孩子身上流連了片刻,出聲贊道

墨修堯也不客氣,坦然應道:"本就是好名字"

耶律野起身笑道:"定王世子滿月,王特意從北戎為世子帶來了一份禮物,還望定王不要嫌棄"

墨修堯居高臨下看著耶律野,淡淡笑道:"七王子遠道而來,本王怎會如此不知禮?本王就替兒謝過七王子了"

耶律野一笑,抬起手對著空中吹起了奇異的哨聲只聽空中一聲嘯鳴,一個黑影從空中飛快的沖了下來直直的朝著墨修堯和葉璃所坐的位置而來台下眾人忍不住驚呼出聲那黑影出現在火光下時才看清原來並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直渾身雪白的大鳥,雙翅展開,一雙厲爪找火光下閃動著凌厲的鋒芒直撲高台上的三人

就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那白色的大鳥仿佛撞上了什麼東西一般在離兩人還有幾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然後堅持不懈的晚點沖撞但是它面前分明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仿佛是一片無形的高牆擋在了它跟前這時眾人才看清楚這竟是一只白色的大雕

白雕被無形的屏障阻隔,根本無法接近葉璃和墨修堯卻也不肯離去反而拼命地沖撞鳴叫起來葉璃微微蹙眉,伸手掩住墨寶的耳朵,目光冷凝的盯著那白雕道:"閉嘴"

猶如實質的冷意即使是驕傲的白雕也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後卻加大聲的鳴叫起來墨修堯冷冷一笑,"放肆"廣一拂一卷,即使是強悍的大雕也被他卷住然後甩了出去甩出去的方向卻正好是耶律野坐的地方眼看著白雕毫無反抗之力的被砸了過來,耶律野只得起身飛快的往後退了幾步,白雕正好落到了耶律野空著的椅子里面被摔的暈頭轉向的白雕此時哪里分得清楚人,剛剛飛起身來便想著耶律野沖了過去

耶律野大驚,這白雕乃是北戎草原上最凶猛的飛禽,就連狼群對它也懼怕不已若是被抓上那麼一爪子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耶律野連忙吹起哨子想要控制白雕,但是白雕剛剛被墨修堯摔得狠了,眼前一片金星旋轉,聽到哨聲便習慣的向前沖去,耶律野無法只能施展輕功往一邊退去于是眾人就看著耶律野被自己送來的白雕追的四處跑,只得面面相覷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當沒看見

墨修堯眯眼欣賞著眼前的鬧劇,葉璃抱著墨寶同樣淡淡的看著不時伸手逗你著睜著大眼睛的家伙兒墨修堯剛剛那一卷一甩可沒有那麼簡單,葉璃就坐在他身邊,清楚的看到將那白雕卷入中的同時墨修堯將一些奇怪的藥粉灑在了白雕的身上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只看白雕現在的表現也能猜測出一二來最妙的是,白雕這麼東撲西撞的飛著,就算稍後將它抓住了它身上也未必還能找到什麼藥粉重要的是,白雕是北戎人送來的,就算有什麼也是他們自己的事

看著耶律野被暈頭的白雕狼狽的追逐著,葉璃淡淡笑道:"好了,來人手下七王子的禮物"

"是,王妃"兩個暗衛越眾而出一左一右的夾擊向白雕如果那白雕飛在半空中他們自然是抓不住,但是此時白雕身體沉重根本就飛不起來幾個回合下來,兩人便合力將白雕拿下關進了下面人送來的結實的籠子里在場的眾人才這才松了一口氣

上篇:213.比武賭局     下篇:215.恩斷義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