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5.恩斷義絕  
   
215.恩斷義絕

耶律野當著可以是諸國權貴的面鬧了那麼大一個笑話,看著被關進籠子里憤怒的撞著籠子想要逃離的白雕被人拿了下去,耶律野一聲狼狽臉色陰沉的嚇人在座的人們望著他狼狽的模樣竊竊私語,定王府的人顧忌著地主之誼還要收斂一些,其他各國來的使者可就沒有那麼含蓄了,幾個西陵來的人甚至笑得前仰後俯起來,這加讓耶律野心陰郁

葉璃將墨寶交給身邊的奶娘抱下去,含笑道:"一點意外各位不必介意,耶律王子不如下去換身衣服?"

耶律泓點頭道:"王妃的是,七弟一時不慎驚擾了王爺王妃還請見諒七弟,快去"耶律泓與耶律野在北戎的時候素來不對盤,是恨不得弄死對方也是輕的但是此時身在大楚倒是沒有打算窩里斗,耶律泓也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聲耶律野臉色難看的對著葉璃和墨修堯拱了拱手,轉身下去換衣服了剛剛的插曲並沒有影響眾人的心,還是耶律泓起身笑道:"既然七弟先一步送上了禮物,王代表北戎和父王也准備了一份禮物給世子,還望定王和王妃不要嫌棄"

耶律泓手一揮,兩個北戎男子捧著一個錦盒走上前來,盒子一打開一片金光頓時照亮了整個宴會也閃耀了所有賓客的眼睛錦盒里放著的同樣也是一直雕,但是和方才那只橫沖直撞的白雕不同,這是一只金雕與幾乎與那只白雕同樣的大,以黃金鑄造的栩栩如生甚至連金雕的眼睛都是以兩顆碧綠的寶石鑲嵌而成只看那兩個北戎男子合力抬著的重量就能看出這絕對不是包金或者鎏金的東西,而是實打實用真金鑄造的一座金雕雖北戎境內金礦頗多,但是北戎送的這份禮物也絕對是夠分量了

墨修堯點點頭笑道:"多謝北戎太子厚禮"一揮手,立刻有人上前來接過禮盒拿了下去,耶律泓也不在意淡淡的一笑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之後各國的使者紛紛送上了自己的禮物,定王府的將領們也不敢落後各自先上了個世子的禮物倒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心意,便是鎮南王送上了四個西陵美女墨修堯也沒有紮一下眼睛全數接受了在場的眾人看著上面的定王和定王妃的臉色便有些古怪起來了葉璃端著酒杯抿了一口,低聲笑道:"王爺豔福不淺啊"墨修堯輕哼一聲,笑道:"能夠娶阿璃為妻,本王自然是豔福不淺的"葉璃微微挑眉,"那十個西陵美女,王爺打算怎麼辦?"墨修堯無所謂的道:"今晚受了這麼多禮咱們重不能不回禮?那個耶律野耶律泓還有墨景黎安溪…安溪公主就免了,一個送幾個不就完了?難道他們還能拒絕本王的還禮不成?"就算不想要他們也只能私下處理了,絕對不可能大庭廣眾的掃他的面子

聞,葉璃不由得唇角不由得抽了一下,"明晰和鳳三的沒錯,王爺真是越來越摳門了"那賭金給兒子辦滿月宴也就算了,就連回禮都要從別人別人送的禮物中出墨修堯笑道:"阿璃這可不能怪我摳門,誰讓咱們還有墨家軍這麼多人要吃要喝呢?嗯…另外前兩日我看到一套從西域過來的首飾很是好看,很適合阿璃花了我足足六萬兩呢"

"哦?送我的?"聽到六萬兩的價碼讓葉璃微微蹙眉,那可是六萬兩白銀不是六萬塊錢啊不過聽到墨修堯送給自己的心里還是有幾分歡喜的,沒有女人不喜歡丈夫送自己禮物的.!~;墨修堯點頭,一邊抱怨道:"這些人真是不懂事兒,墨寶一個屁孩兒懂什麼,生孩子辛苦的是阿璃好不好?要送禮也該送給阿璃才對"

殿上眾人都有些怪異的看著主位上顯然十分和睦的夫妻倆,定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收下了十個西陵美女定王妃居然沒有半點不高興的模樣,甚至看起來比剛才還要開心了真是怎麼回事?看著也不像是裝的強作歡顏啊?

所有人還來不及多什麼,突然城樓下傳來一聲尖銳的聲音,"聖旨到"

所有人皆是一愣,大多數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這大晚上,傳什麼聖旨的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現在這時候城門應該早就關了?而且這大楚皇帝也忒奇怪了一些,要為定王世子慶賀事先連人影都沒看到,這會兒宴會都進行到一半了才出來嚇人不少人都將目光轉向了墨景黎,卻見墨景黎也同樣劍眉深鎖一臉茫然顯然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葉璃與墨修堯卻是神色從容不便,墨修堯唇邊的笑意深目光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坐在台下的徐鴻羽和徐清塵一眼,徐鴻羽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徐清塵淡然微笑一派霽月風光

不多時,傳旨的人已經走上了城樓為首一人穿著朝廷正二品的朝服,正是當朝禮部尚書跟在他身後的幾個也都是禮部官員,還有幾名禦前侍衛跟隨,一派莊重肅然的模樣禮部尚書雙手捧起聖旨,高舉至頭頂朗聲道:"聖旨到墨修堯接旨"眾人當場一片嘩然,這不是來給定王世子慶賀滿月的,這分明是來砸場子的啊

墨景黎帶著葉璃等人起身跪地接旨,雖然他對自己這個皇帝哥哥也不怎麼感冒,但是現在他還是大楚的黎王,表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至于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客氣了,墨家軍的將領和官員只當沒聽見,該喝酒的喝酒該聊天的聊天所謂聖旨在西北連張草紙都不如至于西陵北戎各國的使臣,是一副看戲的模樣坐在主位上的墨修堯顯然也沒有起身接旨的意思,如此一來倒成了全場只有墨景黎等人跪地的局面,墨景黎心中暗怒也忍不住在心中罵自己這個皇兄多事

顯然傳旨的禮部尚書也沒料到會是這樣局面,看著高踞台上懶洋洋的斜靠在椅子里居高臨下望著自己的墨修堯,禮部尚書沉聲道:"墨修堯接旨"

"念"墨修堯淡淡道禮部尚書皺眉,正想要開口話,只聽墨修堯坐起身來盯著他倒:"要麼念你手里的東西,要麼拿著你手里的東西滾出汝陽城本王今晚心好,不要爾等的狗命"

"放肆"禮部尚書頓時氣了臉,指著墨修堯半晌不出話來墨修堯早被皇帝下旨革去了爵位卻還敢如此囂張,分明是完全不將朝廷和皇上放在眼里,"黎王殿下"禮部尚書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沒有本錢和墨修堯對抗,只得看向跪在一邊的墨景黎墨景黎臉色陰沉,只覺得自己的臉面都被這個皇兄給丟光了站起身來冷冷的看了禮部尚書一眼道:"沒聽見麼?還不傳旨真想被丟出去?"

禮部尚書臉色扭曲了幾下,終于還是忍下了這口氣畢竟皇上派他來就是要傳達這份旨意的,如果還沒宣讀就被扔了出去,那麼回到京城他也絕對討不了好深吸了一口氣,禮部尚書展開明黃的絹帛朗聲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庶人墨修堯膽大妄為擁兵自重,自封王爵謀逆犯上云州徐氏,勾結逆黨,陰謀亂國其罪當誅墨修堯奪其國姓,貶為賤民云州徐氏滿門抄斬欽此"

整個城樓上一片寂靜,就連城樓下不遠的街道上百姓販的叫賣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不由得拿一種看瘋子的眼神看著舉著聖旨的禮部尚書,那玩意兒有什麼用?墨修堯是你想貶為什麼就貶為什麼的麼?就算你墨景祈寫一千道聖旨把墨修堯打入塵埃,人家照樣在西北高高在上傲視王侯徐家是你滿門抄斬就能斬的麼?你倒是先斬一個徐家的人來看看啊?只看坐在前面那一排的徐家的人就知道大楚皇帝這聖旨有多麼的不靠譜了

墨景祈當然知道這聖旨沒用,所以今天他派人來並不是真的要斬了徐家滿門,也不是真的想要對墨修堯怎麼樣的他就是想要墨修堯當著天下豪傑和權貴的面丟臉而已

"哈哈……"主位上突然發出一陣清朗的笑聲墨修堯靠在椅子里似乎聽到什麼十分好笑的東西笑的整個人都倒進了椅子里好容易笑完了,墨修堯才靠著葉璃的肩膀坐起來,俯視著下面強作鎮定的禮部尚書挑眉道:"奪其國姓?墨景祈那白癡是不是忘了,本王的姓氏可不是他賜的只不過是不巧和他有同一個先祖而已"

"你放肆居然敢對皇上如此不敬"禮部尚書雖然怒斥,臉上卻也有幾分尷尬之色大楚立國以孝道為先,先祖姓氏除了立了極大的功勞賜予國姓以外,是任何人都不能改的,包括皇帝就算真的犯了滿門抄斬誅九族的大罪也不能隨意改犯人的姓氏何況,墨修堯本來就姓墨,並不是皇帝賜予的姓氏另外,雖然兩家同出一源,但是自太祖開過之後就各立祠廟,墨修堯和墨景祈同姓卻已經不算同祝墨景祈有權利可以將京城的諸多王爺宗親們逐出宗族,卻也管不到墨修堯的頭上去但是再如何尷尬卻也不能容忍墨修堯當眾辱罵皇帝是白癡的

墨修堯淡淡挑眉,絲毫不見怒發沖冠的禮部尚書放在眼里能被墨景祈派到西北來送死的顯然也不是什麼重要角色八成是剛上任的禮部尚書?

墨修堯不跟他計較,下面墨家軍的將領們可忍不了紛紛開口怒罵起來,軍營里出來的大老爺們自然也沒有朝堂上那些學士風流罵個人都要之乎者也的文雅,什麼粗話髒話都敢出口,只怕墨景祈這輩子被罵的都沒有今晚一晚上都墨修堯悠閑地欣賞著將士們的叫罵也沒有約束的意思反正禮受了墨寶的滿月宴就算辦完了剩下的都是娛樂的時間

底下,雷騰風坐在鎮南王身邊皺了皺眉,低聲問道:"父王,你看定王這是什麼意思?"墨景祈這樣鬧傳了出去墨修堯的面子肯定不好看如果墨修堯想要阻止這件事那些個傳旨的官員根本就進不來現在看墨修堯的摸樣不但不打算阻止還隱隱有放縱和火上澆油之嫌這讓雷騰風有些想不明白這墨修堯到底想要干什麼了

鎮南王微微眯眼,掃了一眼主位上面帶微笑眼眸中卻流露出點點寒意的墨修堯再將目光落到葉璃身上,葉璃安靜的坐在墨修堯身邊眸光淡淡的看著眼前的鬧劇,似乎絲毫沒有動怒的意思鎮南王當然知道,葉璃並不是一個沒有脾氣的女子事實上只是她很少發脾氣,但是一旦真正動怒起來,別女子,這世間大多數男子也承受不起而座下的徐家眾人似乎也相當平靜,就連脾氣最大的徐家三公子和五公子都安安靜靜地坐著喝酒,仿佛事不關己一般

沉吟了一下,鎮南王心中一跳沉聲道:"只怕…墨修堯要和大楚真正的撕破臉了"這對于西陵來並不是一個好消息雖然西陵甚至北戎南詔一直都在不遺余力的想要離間大楚皇室和定王府之間的關系但是卻絕對不希望這兩者之間真正的撕破了臉的如果定王府和墨家軍是一柄鋒利無比的劍,那麼大楚就是一個已經有些鏽跡斑斑的劍鞘但是它卻可以在必要的時候遏制住定王府和墨家軍的行動,讓被這把劍的鋒芒逼得無處可退的人們能夠有喘息的余地和反擊的機會就像當年的墨修堯率軍平南,如果不是被朝廷牽制,如今只怕南詔國就算沒有國破家亡只怕也已經名存實亡了而一旦墨家軍真正的脫離了大楚的掌控,那就像是一柄無鞘的寶劍,當它想要揮向某一處的時候,必定會帶來無可避免的毀滅和血腥,並且無人能阻

雷騰風一怔,他身為西陵鎮南王世子自然也能夠想明白這其中關鍵只是他不明白墨修堯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候和大楚決裂,之前墨家軍掙紮沙場卻被墨景祈在背後捅刀子的時候墨修堯沒有發作,葉璃墜崖之後墨修堯雖然殺了七千將士占了西北地方卻也沒有真正的發作就連墨景祈下旨剝奪他的王位之時他都沒有理會,但是今天…看著眼前的陣勢,雷騰風明白墨修堯只怕是不打算繼續忍耐了是因為徐家麼?看著對面坐的神色平靜的徐家眾人從白發蒼蒼的清云先生到年紀最有的徐家五公子,各個都是氣質不凡人中俊傑但是如果墨修堯是為了他們才正式和墨景祈翻臉的也不過去,畢竟徐家人到西北已經有不少日子了

鎮南王冷笑一聲,淡淡道:"墨修堯的沒錯,墨景祈當真是個白癡,他中了墨修堯的計了墨修堯等的就是他當先發難"以墨家軍的傲氣,被墨景祈這樣羞辱若是不發難那才是不對勁

一片喧鬧叫罵聲中,墨修堯平靜的抬手,底下墨家軍將士的叫罵聲頓時定了下來所有人都望著慢慢從位置上站起來的墨修堯還有跟著他一起起身的葉璃這兩個人並肩而立高高在上,讓人突然生出一種仰望的感覺墨修堯帶著冷淡的笑意看著已經氣得臉色發青的禮部尚書,然後目光從墨景黎的身上掃過墨景黎突然心中一緊,緊緊的盯著墨修堯,背在身後的手也悄悄的握緊了墨修堯,你到底想干什麼?

只聽墨修堯道:"墨景祈想要的本王挺清楚了,剛好今天所有人都在這里,本王也有一些話要你聽完了就給本王一個字不漏的帶回去給墨景祈"

身後卓靖捧著一卷明黃的絹帛走了上來,墨修堯隨手接過看了看,連打來都沒有就往下隨手一拋道:"鳳三,念"

原本還在與張起瀾喝酒的鳳三平地躍起,絕豔的衣在空中翻了個身宛如一朵云飄落在大殿中央,手中抓著的真是那明黃色的絹帛

"墨景祈昏庸無道,構陷忠良身為帝王不思社稷安定,先有勾連敵國設計先定王墨修文致使先王猝死邊關,數萬墨家軍無辜葬身後又勾結敵國欲致墨家軍與本王于死地大楚皇室,與墨家軍先有殺父弑兄之仇,後有陷害誣蔑之恨墨家軍世代效忠大楚百死不回,今受此羞辱遭此恨事令先人蒙羞英魂難安至此,以飛鴻關為界,墨家軍與大楚劃界而治,恩斷義絕"鳳之遙念出著絹帛上的自己的似乎是夾帶著內力的不本就一片甯靜的城樓上,就是遠處喧鬧的街道上也瞬間變得一片甯靜鳳之遙清朗沉重的聲音頓時幾乎響遍了大半個汝陽城

"大楚皇室殺我父兄,辱我英烈本王與大楚皇室至此恩斷義絕,再無瓜葛"最後墨修堯的聲音在整個汝陽城上空回蕩城樓上,墨家軍將士起身高呼王爺英明一邊墨景黎眼神複雜難辨,那原本還臉色鐵青的禮部尚書此時卻是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啦啦啦~謝謝親們森森滴愛,咱們就投那個風云人氣獎~

上篇:214.滿月宴上的禮物     下篇:216.西北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