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6.西北璃城  
   
216.西北璃城

"大楚皇室殺我父兄,辱我英烈本王與大楚皇室至此恩斷義絕,再無瓜葛"

墨修堯決絕的聲音昭示著從此守護大楚一百多年的墨家軍鐵騎從此與大楚再無關聯大楚西北雖然有墨家軍為屏障阻擋了西陵的步伐,但是南詔和北戎邊境卻再也看不到百年來那永不退卻的黑色身影墨家軍守護了大楚一百年,終于在此夜真正的宣告終止沒有人能夠什麼,甚至連墨景黎和大楚官員的斥責都沒有整個城樓上一片甯靜,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仰望著主位上那一對並肩攜手而立的年輕男女所有人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同一個聲音:這個亂世,真的來臨了

之後的宴會就是慣常的絲竹歌舞,但是在場的人卻是誰也沒有將心思放在場中的妖嬈舞姬,動人樂曲之中幾乎是墨修堯和葉璃一退場,所有人賓客就都跟著退了回去商議對此要緊,這個時候誰也沒有心思再品美酒賞歌舞了

次日一早,頭天晚上定王在城樓上的宣告就迅的被各方人士以各種渠道送向了四面八方但是震驚歸震驚,西陵北戎南詔大楚的使臣誰也沒有在第二天早晨告辭離去定王府里,議事的大堂里一大早就擠滿了人其中有不少人還眼圈發黑一看就是沒睡好覺的墨修堯與葉璃並肩走入大堂,眾人連忙起身行禮,"見過王爺,王妃"兩人落座,墨修堯淡然笑道:"免禮,大家都隨意坐張將軍,還有鳳三,這是怎麼了?昨晚沒睡好?"

鳳之遙翻了個白眼,昨晚別以為只有四國的使者和普通百姓被他們王爺嚇到了真正收到驚喜的是他鳳三好不好?事先王爺根本就沒有半點通知,等到他接到絹帛打開的時候若不是有極大的定力,差點就把手里的東西給扔出去了啊勉強鎮定的念完了上面的字跡,沒有人知道鳳之遙回到座位上雙手還在悄悄發抖焰絕天下鳳三覺得自己被森森的傷害了墨修堯笑容可掬的看著底下神色各異的屬下們,笑道:"怎麼?都嚇到了?怕了?"

"王爺早該如此,咱們有什麼可怕的?"呂近賢朗聲道其他人也紛紛附和,一時間大堂里一片喧嘩,氣氛熱烈

"王爺,如今既然下定決心與大楚決裂,這西北甚至是大楚的百姓對王爺和定王府的誤會可以解了"徐鴻羽淡聲道墨修堯點頭,"先生有什麼想法?"徐鴻羽道:"先發制人,將大楚皇室與定王府之間的恩怨清清楚楚的昭告天下百姓雖然多不識詩書,卻並非不明事理孰是孰非自有公論"鳳之遙贊同道:"鴻羽先生的極是咱們現在昭告天下,等到昨晚的消息傳到楚京,墨景祁那些破事都已經天下皆知了本公子倒要看看他要怎麼力挽狂瀾"眾人也紛紛附議,贊同徐鴻羽所當初墨景祁竭力抹黑定王府的時候定王府卻沒有絲毫的反駁,等的就是今天百姓之前越是痛恨誤解定王府,等到他們得知真相之後就會越憤怒當然這憤怒是針對墨景祁的

墨修堯與葉璃自然也沒什麼意見,墨修堯看向徐鴻羽道:"此時就勞煩鴻羽先生了"徐鴻羽本就是一方大儒名揚天下,此事交給他來辦自然是事半功倍徐鴻羽點點頭應了下來

遣退了一大早就進府來的大將領官員們,只留下了幾個心腹和負責整個汝陽城政務的太守周煜周煜雖然年紀尚輕,但是這些日子處理起名聲政務來不有多出色卻也是中規中矩並沒有出現什麼差錯以他的年紀和閱曆還已經是極好了,而且他為人嚴謹認真讓墨修堯和葉璃都十分滿意

"周大人,西陵和北戎各國使者今日可有辭別的?"葉璃問道

周煜起身恭敬的道:"啟稟王妃,目前尚沒有收到各國使者辭別文書的倒是今早西陵鎮南王世子,北戎七王子還有大楚黎王都一大早就出城去了,是想要欣賞一番西北風光"葉璃莞爾一笑道:"隨他們去,各國使者來者是客,咱們務必要讓他們賓至如歸這方面還望周大人費心一些,有什麼問題派人來王府稟告一聲便是當然,若是有什麼人不守規矩想要在西北鬧事周大人也不用客氣,城外駐紮的黑云騎鷹軍甲師所部兩千五百人隨時聽從你的調動"起黑云騎的編制葉璃不由得皺了皺眉,從前習慣了數字番號,這種五花八門的軍隊名稱讓人有些頭暈黑云騎共五萬左右人分為鷹,獅,虎三軍每軍一萬六七千人左右每軍又分五師,每師三千人左右,駐紮在汝陽附近的正是鷹軍

周煜動容,以自己的年齡和閱曆從未想過竟會得王爺和王妃如此重用和信任,連忙道:"請王爺王妃放心,屬下定不辜負王爺王妃信任"

墨修堯顯然看出了他的心思,點頭道:"本王素來不喜以資曆和年齡用人早前你能以撐得起汝陽城的民生,本王和王妃便將汝陽城托付給你你只管安心形式便是"周煜按下心中的心潮澎湃,恭聲道:"屬下領命,屬下告辭"看著周煜轉身出去,徐清塵笑道:"王爺馭下有方,難怪墨家軍上下眾志成城"墨修堯笑道:"清塵公子客氣了,本王手下都是一班粗人,實話文官也沒有幾個,當初提周煜起來也是迫不得已幸好他為人勤奮嚴謹也還算不錯以後還要清塵公子和兩位先生多多費心"徐清塵挑眉,笑容清淡而甯靜,"王爺信得過徐家?"墨修堯揚眉道:"信不過本王何必如此?何況…若是連徐家都信不過本王還有誰人能信?總不能所有的事都要本王親自去做?墨家軍這些個家伙,讓他們領兵打仗沒問題,要他們去處理政務只怕比要了他們的命還難"

一邊的呂近賢一臉的贊同連連點頭之前剛剛占據西北的時候西北的官員換了一大批,他們這些個將軍也都暫管過一段時間的地方事務那日子簡直就是不堪回首啊

一邊的呂近賢一臉的贊同連連點頭之前剛剛占據西北的時候西北的官員換了一大批,他們這些個將軍也都暫管過一段時間的地方事務那日子簡直就是不堪回首啊

笑了一會兒,眾人的神色又才嚴肅起來起了正事徐鴻羽問道:"如今西北可是真是與大楚劃清了界限,王爺首先有何打算?"

墨修堯恭敬地道:"請先生指點英雄無敵之尸山骨海最章節"

徐鴻羽搖搖頭,道:"王爺不必客氣,想必王爺心中也是有數的何必老夫指點老夫的意見是,第一件事恐怕是要重統一各地官員的官職,以及…王爺對墨家軍如今西北的真正定位"

墨修堯沉默了片刻,道:"重統一官員職位勢在必行,只是先生所的所謂墨家軍和西北的定位,恕本王不解"

徐鴻羽看著他道:"如今西北和大楚再無瓜葛,已無臣屬關系那麼王爺是怎麼打算西北和墨家軍的將來?各據一方,安守現狀?還是開疆拓土…一統天下?"最後一統天下四個字徐鴻羽的極輕,但是聽在眾耳中卻不虞驚天之雷轟然作響或許剛剛與大楚脫離這個並不合適,但是這卻同樣也是最為現實的問題墨家軍割據西北四面環敵如果墨修堯沒有開疆拓土的雄心壯志那麼西北總有一日必須選擇一方強國依附若真是如此,幾乎是等于走回了從前定王府的老路甚至比從前還不如所有,墨家軍只能往前走絕對不能往後退往前,開疆拓土一統天下,這是數代墨家軍先王和將士的心之所向但是多年來受皇室牽制總是功敗垂成但是同樣的,如果現在墨修堯自立為帝,不管他有多少理由,在天下人眼里叛國之名是絕對無法避免的

定王府與當今及先帝有殺父殺兄之仇,與大楚決裂為什麼會什麼但是如果反過來覆滅了大楚,那麼就難免會背上叛國的罵名了徐鴻羽平靜的看著墨修堯,這個年輕的定王經曆了無數的苦難,但是他同時也背負著定國王府近百年的榮耀和名聲,他又是否能擔得起這樣的罵名與後果?

墨修堯突然低低的笑出聲來,看著徐鴻羽的雙眸平靜而堅決墨修堯淡然笑道:"鴻羽先生不必試探本王,本王既然能與大楚決裂又何必不舍區區虛名?殺父弑兄之仇,本王必向墨景祁討回"徐鴻羽沉默片刻,起身對墨修堯拱手道:"如此,便請王爺示下"墨修堯沉吟了片刻,開口道:"改汝陽城為璃城,年號永定"眾人一怔,鳳之遙提醒道:"王爺,國號"

墨修堯撇了他一眼,揚眉笑道:"誰要定國號?"

眾人默然,改了年號卻沒有國號這是什麼意思?坐在一邊靜聽的徐清塵抬頭問道:"王爺的意思是暫不登基?"墨修堯混不在意的揮手道:"西北區區方寸之地,自封個皇帝自娛自樂罷了所謂的皇帝虛名本王何須如此?本王所轄之下,本王是王便是王,是帝便是帝"眾人明白了,該年號只是為了跟大楚的紀年區分開來,沒有皇帝自然也沒有國號看到眾人還有些猶疑不定,墨修堯笑道:"本王就算要開國也不能如此寒酸?登基大典什麼的可是花費不菲的皇宮在哪兒?皇城在哪兒?就西北這麼一片兒地方本王可不好意思辦什麼登基大典大家將就著省點錢啊"難不成還要學那些做夢都想當皇帝的笨蛋,隨便占個城就能開國稱帝?若是不能一統天下,他墨修堯哪里好意思自稱開國為帝?

徐鴻羽輕歎一聲,點頭道:"王爺有如此志向自是很好就按王爺所的辦"

徐鴻羽輕歎一聲,點頭道:"王爺有如此志向自是很好就按王爺所的辦"

定王世子滿月宴次日,定王府里再次扔出驚天巨雷以汝陽城為基,定王正式宣告執掌西北飛鴻關以西地區共五州十七城改汝陽城為璃城,改年號為永定自此,飛鴻關以西的西北地方正式的從大楚的版圖上宣告分離

驛館里,鎮南王聽到屬下回稟的消息也是一怔,"璃城…永定…墨修堯這次當真是下定了決心不管大楚了麼?"方才匆匆從外面回來的雷騰風放下茶杯,不屑的撇了下嘴唇道:"若我是墨修堯不立刻揮兵殺入楚京就已經不錯了"對于墨景祁身為帝王卻自毀長城的做法雷騰風既不解也不屑鎮南王看了兒子一眼,淡淡笑道:"你看不起墨景祁,是否覺得如果你是他就一定會做得比他好?"

雷騰風皺眉,他知道父王不會無緣無故問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

鎮南王也並不是真的想要他的答案,輕歎一聲笑道:"有定國王府這樣的屬下哪個做皇帝的都不容易啊官德最章節墨景祁本人又是心比天高偏偏卻又明知自己能力平平的人不瘋才怪"雷騰風皺眉道:"墨景祁身為帝王,為了一己之私陷害墨家軍,難道還是對的不成?"鎮南王笑著搖頭道:"對也成,不對也沒錯定國王府在墨景祁的眼中可比什麼北戎西陵要可怕的多咱們想要攻入大楚總要經曆連年苦戰,如今除了南詔三國實力其實相差並不太遠但是定王府不同,就拿當年的墨流芳來,以他當初的威望只要稍微透露出一絲有當皇帝的念頭,你信不信立刻就會有無數的人前赴後繼奉他為皇?這樣的人…兵不血刃就能奪下整個大楚,你覺得是他可怕還是北戎和咱們西陵可怕?"

"可是……"雷騰風想要開口反駁鎮南王截斷他的話道:"你是否想墨流芳和定王府並沒有君臨天下的野心?"雷騰風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鎮南王笑道:"如果你是墨景祁,你當真相信定王府那樣的存在不會對自己產生威脅?"

雷騰風凝眉思索著,將自己完全帶入墨景祁的位置想了好半天,抬起頭來卻已經是神色灰白滿頭大汗鎮南王了然一笑道:"明白了麼?定王府的錯不是他們有野心,而是他們太強大無論任何一個帝王都無法容忍這樣的存在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如果當皇帝的本人足夠強大還可以心的維持平衡甚至壓制住他們可惜啊…偏偏大楚皇室一代不如一代,墨攬云的後人卻一代比一代強這大概就是命"

雷騰風垂首道:"多謝父王指點,孩兒想得太簡單了"

鎮南王輕歎道:"你還年輕"雖是如此,心中卻還是不無遺憾的騰風與墨修堯年齡相差無幾,與能力和影響與墨修堯比起來卻是相差甚遠並非他的兒子不夠優秀,而是墨修堯太過優秀了

"父王,墨修堯此舉……"雷騰風皺眉道,"墨修堯此舉似乎沒有登基稱帝的打算"

鎮南王點頭道:"他若是打算登基稱帝咱們這次來就不是參加定王世子的滿月宴而是直接參加登基大典了這也是墨修堯的聰明之處,你看著,這幾日汝陽城里的消息傳出去之後整個大楚的風向都會立刻偏向定王府,但是如果墨修堯在此時稱帝卻又大為不同很多事過猶不及這也同樣明,墨修堯此人不僅僅能力出眾而且也有足夠的耐性這世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經得起皇位的誘惑的"

雷騰風默然,史書上記載的那些占據著方寸之地便稱王稱霸的人數不勝數只讓後人覺得滑稽可笑,但是若真的置身其中,又有幾個人經得起皇位的疑惑?雷騰風心知,至少自己是不能的

"咱們是否趁此機會發兵……"

鎮南王抬手,道:"傳令回去西陵邊境大軍全數撤退三十里"

雷騰風不解,"父王?"

鎮南王沉聲道:"咱們與墨修堯和談"雷騰風皺眉道:"墨修堯此舉勢必會激怒墨景祁,一旦墨景祁揮兵西北我西陵正好趁虛而入父王為何會想要與墨修堯和談?"鎮南王不屑的嗤笑,"你以為墨景祁當真敢跟墨修堯動手?他若是有那個膽子也不必等到今天就算墨修堯之前沒有該年號又如何?墨家軍占據西北本就是事實,墨景祁想要出兵討伐絲毫不缺乏理由,但是你看他敢麼?最多派點兵力做做樣子罷了,短時間內墨修堯不會跟他計較到時候墨家軍掉過頭來,要對付的就是咱們了"

雷騰風道:"我西陵也不怕墨家軍"

鎮南王笑道:"不錯,咱們不怕墨家軍墨家軍就是再厲害也無能以區區西北之力掃平西陵但是如果北戎和南詔再插一手你怕不怕?"誰都不是省油的燈,趁火打劫也不是只有他們會用

雷騰風默然無語

------題外話------

親親們,有投票滴就投那個風云人氣~大家悠著點兒啊,多留點點數繼續支持某鳳也好啊~木辦法,鳳也不是大神,那啥啥獎重在參與100點一票真心貴~

上篇:215.恩斷義絕     下篇:217.病書生的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