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7.病書生的怨毒  
   
217.病書生的怨毒

墨家軍宣布與大楚決裂的消息如風一般的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大楚和周邊各國其影響之巨大絕對是墨景祈所始料未及的,不只是覺得被騙了的黎民百姓文人雅士們對朝廷十分不滿,就連吩咐到各地的王爺也隱隱開始躁動起來不用周邊各國越發頻繁的兵馬調動不北戎這樣的北方想過,就連北方一些部落也開始不時的在邊境上挑釁楚京里的君臣們或許還在憤怒咒罵著,但是大楚各方邊境的百姓卻已經切身的體會到了失去了墨家軍對大楚來意味著什麼

"墨修堯好一個墨修堯…好一個定王府總有一天朕要將你滿門抄斬"禦書房里,墨景祈瘋狂的砸著房里的擺設這一次他被墨修堯徹底的弄得毫無還擊之力墨修堯在兒子的滿月宴上扔下這麼大的一個天雷,等到傳到楚京的時候基本上也就等于已經傳遍的天下別墨景祈想要做什麼反駁或者反制了,每天只要一上朝就有無數的文人士子們的集體上書,而那些折子是上書不如是質問偏偏西北那邊給出來的證據確鑿,條理分明沒有絲毫的破綻,他就是再怎麼辯解也顯得蒼白無力,每天只要一看到奏折墨景祈就忍不住頭疼而這些文人和百姓們在被君王的欺騙的憤怒和失去了墨家軍的擔憂中幾乎集體忘記了定王府宣布脫離大楚有什麼大義上的問題了

"來人傳朕的旨意,立即調集五十萬大軍討伐叛賊墨修堯"被憤怒沖昏了頭的墨景祈高聲怒吼道現在他什麼都不想去思考,他只要將墨家軍斬盡殺絕,將定王府滿門抄斬不留全尸方能解他心頭之恨

站在角落里的柳丞相看著墨景祈這瘋狂的模樣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勸道:"皇上,如今北戎人在邊境上虎視眈眈,西南與西陵接壤之處也不太平而且…定王…"還不待他完,墨景祈打斷他道:"是叛賊墨修堯"柳丞相點頭道:"墨修堯派遣二十萬墨家軍駐守飛鴻關,咱們想要…只怕沒那麼容易還請皇上三思"西北境內的墨家軍至少有四十萬以上,雖然大楚的兵力是墨家軍的數倍,但是真正能和墨家軍抗衡的卻沒有幾個若是想要掃平西北,大楚就要有賭上整個國家的覺悟但是無論怎麼看,這顯然是不值的

墨景祈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正是因為他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加憤怒

"滾都給朕滾出去"墨景祈怒吼道隨手抓起案上的東西就扔了過去柳丞相一大把年齡,雖然飛來的硯台並沒有砸到他卻也嚇了一跳看了一眼撐著桌案滿臉怒色陰霾的墨景祈柳丞相步退了出去

定王府,葉璃接過卓靖送上來的信函挑了挑眉信是譚繼之派人送來的,為的自然是提醒葉璃該將被他們囚禁多時的舒曼琳給放了雖然沈揚和林大夫都已經驗證了從楚京拿回來的碧落花確實是真的,但是在藥沒有研制出來之前,葉璃還是毫不在意的扣住了舒曼琳沒有放人卓靖問道:"王妃,是否回信?"葉璃含笑將信折好裝了回去,笑道:"告訴譚繼之不是本妃不肯放人,而是南詔安溪公主現在就在璃城做客萬一被她知道了南疆聖女在這里的消息似乎不太好請他再等一些日子,只要安溪公主一離開西北,本妃立刻放人請他盡管放心,這幾個月咱們可沒有虧待舒曼琳"

卓靖點頭,想了想問道:"這幾日各方勢力都暗中在西北亂竄,就連王府也不得消停咱們是不是將傳國玉璽的消息放出去?"

葉璃贊同點頭笑道:"不然我見譚繼之絆在西北做什麼?將消息傳出去,譚繼之的身份,傳國玉璽的下落還有…他此時來西北就是為了取傳國玉璽和寶藏的既然當初這個消息是他自己放出來的,現在就由他好好的消受"卓靖笑道:"王妃英明"只要一想到譚繼之被各方勢力明里暗里的追著卓靖就忍不住心大好,看別人倒黴果然就容易讓自己高興

"王妃,還有一事…閻王閣病書生出現在西北了今天一早已經進城,在城中的客棧下榻"完了譚繼之的事,卓靖話鋒一轉起了另一件事病書生絕對是屬于定王府重點監控的對象,無論是他的性格還是他和定王府的仇怨若不是看在凌鐵寒的面子以及凌鐵寒和徐清塵的交上,葉璃絕對不會介意先下手為強殺了這個人

"派人盯著他,還有通知凌鐵寒若是他敢在璃城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別怪本妃不給閻王閣主面子"卓靖應聲退下葉璃皺著眉想著碧落花從楚京帶回來已經有大半個月了,沈揚和林大夫每日里閉門不出的研究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有接過雖然平時看不出墨修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葉璃還是明白體內有那麼毒的毒素和舊傷,墨修堯絕對不會有多舒服想了想,葉璃起身往沈揚和林大夫所住的院子走了過去

一進門就聽見沈揚和林大夫你來我往的吵個不停沈揚平日里一貫是一副名士某樣,就是偶爾嘴毒一點也絕少如此毫無風度的與人吵嘴林大夫性格古怪,但是相處了幾個月葉璃也從未見過他如此就差卷起衣跟人打一架了的模樣踏進院中,葉璃笑道:"沈先生,師傅,兩位這是怎麼了?"沈揚輕哼一聲養著下巴傲然道:"本神醫不合鄉野莽夫一般見識"林大夫也毫不客氣,斜眼而視滿臉不屑,"是鄉野莽夫不想跟你一般見識拘泥不化也敢妄稱神醫?這麼多年沒少被你治死人?"

沈揚頓時炸毛,跳起來怒道:"林老頭你別倚老賣老當我不敢揍你?你居然敢汙蔑老夫的醫德"林大夫冷笑,"怕你不成?昨天拉肚子的滋味好受?"

葉璃忍不住掩面呻吟,俗話一山不容二虎,這一個院子顯然也容不了兩個神醫明明剛開始的時候兩個人還聊得恨不得早相識,怎麼才幾個月就到了互相下藥的地步了?連忙拉住看著就要動手的兩個人,"沈先生,風度風度師傅…息怒息怒,有話好好"林大夫輕哼一聲,斜睨著沈揚道:"看在定王妃的面子上,老夫不跟你計較"沈揚哼得比他響,揮手撫了撫衣恢複了名士的派頭問道:"王妃怎麼有空來這兒了?"葉璃無語,我若是再不來你們是不是就互相弄死對方了?

其實葉璃完全是多慮了最近這些日子這兩位經常性意見不合,院子里侍候的下人都見慣不慣了一看到他們吵起來立刻躲得遠遠地免得殃及池魚,既便如此也沒見誰弄死誰

三人坐了下來,沈揚看著葉璃道:"老夫明白王妃所來何意"葉璃點頭淺笑道:"那麼想必沈先生和師傅已經有進展了?"沈揚與林大夫望了對方一眼各自談了口氣,他們之所以天天吵就是因為有了進展但是兩人的意見卻無法統一,偏偏又誰也服不了誰這碧落花的古方已經失傳了將近千年,而且方子極為複雜,其中許多地方也是寫的似是而非,但凡有一個地方弄錯了後果都是不堪設想的聽了沈揚的話,葉璃沉默了片刻,她也明白萬事都沒有那麼容易就能解決得了的何況是一個失傳了千年的古方但是碧落花卻又不是什麼隨處可見的藥材,根本不允許試藥

"沈先生和師傅是什麼意見?"掩去了心中一閃而過的失望,葉璃問道

沈揚贊賞的看了葉璃一眼道:"較為保守的法子,以碧落花入藥可是配制出暫時壓制王爺體內的火寒雙毒的藥,數年之內可保王爺平安無虞"葉璃搖頭,否決的沈揚的辦法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今後的日子不會平靜,一旦到時候墨修堯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那還不如現在讓墨家軍和定王府的人都去死來的舒服一點何況,這世上還要去哪里找第二朵碧落花?沉思了許久,葉璃道:"王爺的身體暫時無礙,有勞兩位繼續研究"其實兩人也同樣不看好保守的療法,只是實在是不敢拿墨修堯的生命開玩笑聽葉璃這麼自然應了下來

出了沈揚的院子,葉璃心有些沉郁漫步在走廊上葉璃突然頓了下身子,沉聲道:"秦風,去將病書生請過來,本妃要見他"

"是,屬下領命"

病書生毒術方面可是獨步天下,但是武功方面因為身體的原因並不怎麼如意秦風既然知道他的特別與弱點,麒麟想要請一個人來做客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三閣主,許久不見別來無恙?"葉璃帶著人走進花廳,含笑看著坐著花廳里臉色蠟黃神色陰鷙的青年人病書生聞回頭,眯起雙眼盯著眼前氣度嫻靜的青衣女子眼中閃動著惡意的光芒,"咳咳…定王妃?確實是許久不見了怎麼?墨修堯還沒死?"葉璃並不動怒,莞爾笑道:"勞三閣主惦記了,王爺很好否則閣主怎麼會辛辛苦苦的從西陵跑到璃城來?"病書生冷冷的盯著她道:"碧落花在你手里?"當初為了碧落花的下落,他和葉璃派去的人可沒少斗智斗勇,沒想到最後東西還是先一步落到了葉璃手里葉璃垂眸,淡然道:"墨景祈還是譚繼之告訴你的?"

病書生挑眉,葉璃淡笑道:"鳳三從京城回來的時候告訴我路上被疑是閻王閣的人追殺,本妃就猜到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要和三閣主見面了不過……"葉璃話鋒一轉,沉靜的雙眸也染上了一絲寒意,"三閣主敢只身犯險入我璃城,是不見本妃和定王府放在眼里還是認為本妃看在凌閣主的面子上不敢動你?"

一提起凌鐵寒,病書生的臉色也不好看冷笑道:"本公子不需要你看大哥的面子定王妃請本公子來難道不是想要求我的麼?聽神醫沈揚常年住在定王府,怎麼樣碧落花的藥方他研究出來了麼?"葉璃唇邊勾起一絲極淡的笑意,點頭承認道:"三閣主的沒錯,本妃確實是為了碧落花的藥方才請三閣主過來的"病書生陰鷙的臉上擠出一絲惡毒的笑容,"你休想想要我救墨修堯你別做夢了等本公子練成了碧落黃泉,倒是會請墨修堯嘗一嘗"

葉璃平靜的坐在椅子看著他,就連眼波也沒有絲毫動容之處病書生有些奇怪的看著葉璃問道:"你這個女人真是奇怪,你當真是墨修堯的女人?"

葉璃秀眉微挑,疑惑的看著他病書生打量了葉璃半晌,問道:"沒有碧落花的古方,墨修堯必死無疑你就不點都不擔心?聽到我這麼你也不生氣?啊…我想起來,當初在南疆你也聽我過當時居然半點痕跡也不露,墨修堯本人只怕都沒有你沉得住氣"聞,葉璃在心中苦笑她哪里是沉得住氣她是裝著不得不沉住氣,事實上她現在就想狠狠地修理眼前的人一頓可惜她不能

病書生上下打量著葉璃,好一會兒突然笑道:"有了,你如果真的想要救墨修堯也不是不行以後你跟著我,你跟了我本公子可以大方一點饒了墨修堯的命"葉璃眨了眨眼睛,平靜的問道:"跟你?三閣主想要我跟你做什麼?"病書生嫌棄的看了她一眼,嗤笑道:"你不會以為本公子看上你了?以你的身份給本公子當個端茶倒水的丫頭倒還不錯你覺得如何?"

站在葉璃身後的秦風早就變了臉色上前一步就想要動手葉璃抬手阻止了他的動作,平靜的主,我這人有個不太好的習慣如果我不高興了,就一定會讓別人比我不高興所以…如果我死了丈夫…"病書生輕蔑的笑道:"王妃不是想你要殺我老婆?抱歉得很啊,本公子還沒娶妻"葉璃淡然一笑,接著被打斷的話道:"我就要別人死全家別是你的親人,就算是你認識的人本妃也能殺的干乾淨淨"

"大不慚"病書生眼角微微抽了一下,冷聲道這個女人以為閻王閣號稱天下第一殺手組織,就連西陵皇室都不放在眼中是她動就能動的麼?還是以為他閻王閣三閣主是不經事的孩子隨便嚇唬兩句就可以達到目的?葉璃莞爾笑道:"三閣主就算懷疑本妃的能力也不該懷疑黑云騎和麒麟的能力還是三閣主決意與定王府作對這麼多年,卻連對手的實力都沒有摸清楚過?本妃是不明白三閣主和我們王爺有什麼深仇大恨只得你如此孤注一擲?別的就不,沒有碧落花以閣下如今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能一命歸西的身體,你要怎麼報仇?本妃看三閣主如今的臉色和身體好像比當初在南疆的時候差多了?不知道到時候到底是我們王爺先毒發還是三閣主先病故?"

病書生神色扭曲滿臉怨毒的瞪著葉璃,他從命運多舛以至于性格扭曲睚眦必報要真他和墨修堯有什麼深仇大恨還真沒有,但是論這世上最後墨修堯的人他卻能排到前三就因為當年墨修堯一掌廢了他大半的武功,震損了心脈內傷沉重的從此武功再無寸進,身體也變成了如今病歪歪的模樣但是歸根究底,那也是閻王閣先來刺殺墨修堯才導致了這樣的結果然而病書生就是從此恨上了墨修堯,而且恨得徹骨,不死不休,簡直就和韓明月愛上蘇醉蝶一樣的毫無道理可講

半晌,病書生突然嘿嘿笑了起來,好一會兒才停住了笑聲抬起下巴對葉璃道:"定王妃,你什麼都沒有我就是死也要拖墨修堯陪葬至于碧落花的古方你們也別費心,這世上沒有人能解得出來要是到時候不心將救命的解藥配成要命的毒藥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葉璃靜靜地看了他一會兒,也慢慢的笑了起來,"既然如此,三閣主就暫且在定王府住下來你不妨看看是王爺活得久還是你活得久就算沒有解藥,只要王爺活著一天他就能高高在上呼風喚雨,而你…一年有半年得躺在病床上,除了會搗鼓一些沒什麼用處的毒藥,不過是個躲在凌閣主的庇護之下一無是處的廢物罷了"葉璃的聲音輕柔而緩慢,就連臉上也帶著溫和嫻靜的笑容,然而從口中吐出的話卻仿佛一把把的利刃毫不猶豫的刺向病書生的心肺

病書生驀地睜大了眼睛,瞪著葉璃的眼神不出的恐怖扭曲猛的站起身來朝著葉璃撲了過去,"賤人你胡"

然而他連碰到葉璃的機會也沒有,一道凌厲的掌風將他斜撞了出去,甩到一邊的椅子里還沒等他緩過勁來,門口傳來一個冷冽而滿是肅殺的聲音,"病書生?本王看你不是想做病書生,你是想當死書生"

出現在門口的挺拔男子一些云紋滾邊絳紫色錦衣,白發如雪隨意挽起,只是不經意間便流露出出于眾生之上的氣勢和威儀,不是墨修堯是誰?

------題外話------

劇場:寶成長記

墨寶同學九個月會叫娘

莫寶同學一歲口齒清楚的叫舅舅

墨寶同學一歲半分清楚大舅舅到五舅舅,舅爺爺舅姥姥,太公無壓力

墨寶同學兩歲還不回叫爹,定王大怒

"叫爹"定王一只手勾起墨寶的領子

墨寶眨眼,爹是神馬能吃麼?

"叫父王"定王的手晃了晃

墨寶掛在半空中晃悠,唧嘴,父王能吃麼

"真不叫?"定王眯起眼睛將包子拎到胸前威脅

墨寶憋氣,臉通

"咻——"

定王華麗的王服上頓時濕噠噠一片…

上篇:216.西北璃城     下篇:218.閻王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