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18.閻王閣主  
   
218.閻王閣主

病書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撞飛到對面的椅子里當場便吐了一口血顯然是受傷不輕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墨修堯這一掌絕對是留了的,否則以墨修堯當年一掌能廢了病書生大半武功幾乎震斷了心脈的功力,這一掌下去病書生絕沒有還能喘氣的可能墨修堯滿身肅殺的踏入花廳,盯著病書生的眼神仿佛結了寒冰

墨修堯對病書生滿身殺意,病書生同樣也沒有對墨修堯的手下留有半分感激撐起身來目眦欲裂的瞪著墨修堯,那眼神怨毒的仿佛恨不能將眼前的人撕碎了一般雖然葉璃不能理解,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這世上就是有這麼一種人,哪怕你只是在不經意間得罪了他一點點,他就能恨你恨得要滅了你全家而病書生顯然就是這樣一種想到此處,葉璃也忍不住淺淺的蹙起了眉頭,碧落花的完整藥方只有病書生才知道,如果他當真甯願同歸于盡也要墨修堯死,事還真是不太好辦

墨修堯在葉璃身邊坐下,看著葉璃鎖眉沉思的模樣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面向自己一只手輕觸柳葉般的黛眉,輕聲道:"不用擔心"知道墨修堯不想讓自己擔心,葉璃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兩人這一邊的溫馨和睦鶼鰈深卻深深地刺痛了病書生的眼,他冷笑一聲,尖聲笑道:"墨修堯,你的身體撐不了幾個月了?哈哈…本公子看你還是讓你的女人多擔心一下比較好…咳咳…面得到時候你死了他們孤兒寡母的日子不好過……"

"三弟,閉嘴"在墨修堯動怒之前,門口一個挺拔的聲音飛快的走了進來,龍行虎步氣勢非凡正是當初在南疆與葉璃有過一面之緣的閻王閣大閣主,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凌鐵寒

病書生雖然桀驁不馴,但是對這個義兄卻是極為尊敬的被人呵斥閉嘴若是換了別人只怕就是一把毒砂過去了,但是因為來人是凌鐵寒,病書生雖然神色陰沉卻還是聽話的咽下了到嘴里的話凌鐵寒先是對墨修堯和葉璃點了點頭才走到病書生身邊拉起他的手腕把脈,發現傷的並不重才松了口氣朝墨修堯拱手道:"多謝定王手下留"

葉璃坐在墨修堯身邊,仔細觀察著這個名揚天下的閻王閣主末世重生之縱橫天下上一次在南疆時間緊急兩人也不過是打了個照面了兩句話罷了,根本沒來得及觀察對方

凌鐵寒今年也不過才三十五六,因為內功精湛倒像是未至而立之年,只是他氣度沉穩,舉止之間不經意流露出的豪邁又讓人明白他確實已經一個成熟的中年人至此,當今天下四大高手葉璃可以都見過了年齡最長的鎮南王自是不,在葉璃看來鎮南王像一個政客和將軍而不是一個絕代高手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心境的緣故,其實鎮南王這些年的武功修為一直都是停滯不前的所以才以他明明年長墨修堯等人近一輩的歲數而與他們齊名

至于另一位高手沐擎蒼,年齡似乎和凌鐵寒不相上下,但是沐擎蒼本人被訓練的像是一個沉默的殺人機器,隱藏在無人可見的黑暗里一年年的消耗著自己的生命所以即使沐擎蒼年齡可能還沒有凌鐵寒大,但是卻顯得格外的蒼白和無力如果兩個人站在一起,幾乎很難讓人相信當初他們都是一樣的意氣紛發傲視江湖而四大高手中葉璃最熟悉的自然是墨修堯,即使到了現在葉璃也拿不准墨修堯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但是天縱奇才的名聲絕對是跑不了墨修堯的兄長墨修文人如其名乃是個儒將,墨流芳當年雖然是文武兼修但是也只是一般高手的程度罷了他能打得鎮南王毫無還手之功靠的是運籌帷幄不是面對面的厮殺葉璃甚至懷疑鎮南王武功那麼高是不是就是為了准備刺殺墨流芳才准備的但是墨修堯卻是個例外,他奪得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名號時年僅十四歲雖然排名在最後一名,但是全天下人都明白他才剛剛開始,比起全盛時期的鎮南王,將要踏入鼎盛時期的凌鐵寒和沐擎蒼,墨修堯就連剛剛開始都還算不上如此的天縱奇才,據凌鐵寒曾經當眾表示最多在過七年,墨修堯將會打遍天下再無敵手可惜世事難料,墨修堯十八歲之後的人生開始詭異的傾斜而沉寂了下來

將天下四大高手一一做了比對,葉璃覺得凌鐵寒才像真正意義上以及人們心目中的絕世高手沉穩,豪邁,行事有度他顯示江湖正派的武林盟主而不是殺人如麻的閻王閣殺手頭子

"三弟身體不好,不知是否可以先讓人找個大夫看看?"凌鐵寒看了一眼一臉陰鷙桀驁雖然礙于自己在場不能開口話的義弟,覺得將他留在這里大約不是一個話的好地方便開口向墨修堯問道墨修堯低頭詢問的看著葉璃,人是阿璃請來的,自然要她了算葉璃微笑道:"當然可以定王府里就有兩位神醫,凌閣主若是不介意的話送三閣主過去便是了"凌鐵寒謝過了,往外面喊了一聲來人立刻又兩名青年男子走了進來聽候命令凌鐵寒道:"帶三閣主去看大夫,若是讓人跑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兩名青年男子神色肅然,自然明白閣主的意思閻王閣的刑罰可不是擺著看的

兩人剛要上前請病生眼神一閃冷聲道:"滾"

"三弟"凌鐵寒沉下了臉,不悅的看著病書生蠟黃中帶點蒼白的臉病書生也知道義兄動了真怒,但是他剛剛被墨修堯打了一掌本就傷的不輕,又被凌鐵寒這麼壓制著不許話心中滿腔怒火和挫敗無法發泄他原就天生的左性子,被凌鐵寒這一壓就連從到大十分敬重的大哥也不管不顧了,冷笑一聲對凌鐵寒吼道:"我的死活用不著你操心你不是嫌我惹是生非麼?死了豈不是乾淨?"聞,凌鐵寒臉色一沉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黑影從外面飛快的掠了進來,人還未站穩就聽見啪的一聲,一個耳光又重又狠的甩在了病書生的臉上,病書生原本囂張的瞪著凌鐵寒的臉立刻被打得偏到了一邊

"放肆還不跟大哥認錯"來人聲音清越卻稍顯冰冷,一身黑衣裹著纖細修長的身形顯得加的婀娜多姿卻是一個二十多歲模樣,容貌秀麗卻面如冰霜的女子葉璃微微蹙眉,心中對女子的身份有了個底——閻王閣二閣主,早年江湖人稱玉羅刹的冷流月冷流月早年以輕功和暗器獨步江湖,能單槍匹馬闖進王府里來,看來輕功的確是很不錯揮了揮手讓門口跟著冷流月追過來的侍衛退下

被人當眾甩了一個耳光,病書生臉上的神色頓時五花八門精彩紛呈原本臉上一閃而過的後悔也頓時消失無蹤,死咬著牙不去看冷流月當然也不會向凌鐵寒道歉凌鐵寒也不在意這個,卻對冷流月的到來松了一口氣道:"流月,你帶三弟去看大夫,別讓他亂跑"冷流月點點頭,側首對墨修堯和葉璃道:"一時急,兩位見諒"葉璃淺笑道:"二閣主輕功卓絕,本妃佩服強婚,綁來的嬌妻不過以後若是閣主再來還是走正門的好,定王府的箭不是每一次都不會離弦的"冷流月一愣,看了看笑晏晏的葉璃點了下頭道:"多謝提醒"然後才轉身對病書生道:"跟我走"

病書生性格古怪,但是對兩位義兄義姐卻很有些感之前一時氣急了和凌鐵寒硬頂上了,這會兒挨了一巴掌也慢慢冷靜了下來掃了一眼一邊看戲的葉璃和墨修堯默默地跟冷流月走了葉璃雖然面上沒什麼,其實心里被病書生氣的不輕若不是因為病書生身後有個閻王閣和凌鐵寒,葉璃當真能對他用刑了此時看到他挨了打這般乖順的模樣只覺得心中舒爽不已暗暗為冷流月那一巴掌喝彩:打得好

少了一個破壞氣氛的病書生,花廳里的氣氛頓時好了許多凌鐵寒有些歉然的對葉璃和墨修堯拱手道:"三弟不懂事,多有冒犯還望兩位見諒"

"閣主不必在意,咱們留著令弟倒也不全是因為凌閣主的面子"葉璃微笑道凌鐵寒自然明白葉璃得意的意思,閻王閣的面子固然要給,但是堂堂定王府也絕對不可能懼怕閻王閣最重要的還是病書生手里握著的那一份碧落花的完整古方凌鐵寒有些無奈的苦笑道:"實不相瞞,在下此次前來西北也是為了此事"病書生能得到定王府拿到了碧落花的消息,凌鐵寒當然也能得到但是凌鐵寒和病書生不同,他不恨墨修堯,與墨修堯無仇無恨也無利益關系,墨修堯的生死對他來沒有任何影響若是墨修堯當真英年早逝了不定還要歎一聲天妒英才既然如此的況是兩方都需要碧落花來救命,定王府有藥材而閻王閣有古方,為什麼不各退一步得個雙贏的結果?和自家義弟的性命和身體健康比起來,義弟那點莫名其妙的仇恨在凌鐵寒眼里就加的不值一提了

葉璃挑眉問道:"那個方子凌閣主也有麼?"凌鐵寒坦白的搖頭,正色道:"這個定王妃盡管放心,方子在下一定會交出來的,畢竟這不只是關系著定王的安危同樣也關系著我三弟的性命"別的不,若是定王真的死了,就算三弟沒病死只怕定王府也不會放過他葉璃笑看著他懷疑道:"碧落花只有一朵,凌閣主難道沒想過若是藥不夠要怎麼辦?"

凌鐵寒笑道:"在下不懂醫毒,不過三弟既然打算將碧落花一半用來制藥一半用來煉毒想必是不會不夠的而且…在下並非必定要碧落花,只是希望三弟的身體能好一些罷了他從受的苦比別人多得多所以性子才別旁人古怪了一些,自從受了傷以後又越發孤僻了,都是在下這個做兄長的教導無妨,還望兩位海涵"病書生的問題並不是如墨修堯中的毒這般絕對,他的身體都是因為重傷所致碧落花雖然是最好的解決之法卻未必是唯一的解救指法以定王府的能力天下間什麼藥材找不到,什麼名醫請不到?凌鐵寒曾經就多次想親自前往定王府請沈揚出手替病書生診治,卻被病書生就激烈反對甚至不惜離家出走,所以才只能作罷

葉璃自然明白凌鐵寒的意思,不禁對這個江湖上首屈一指的殺手頭子多了一分好感不管凌鐵寒和閻王閣是干什麼,至少凌鐵寒對病書生這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弟弟卻是真的好以病書生那樣的性格,絕對不是什麼討人喜歡的主兒,凌鐵寒還能這麼細心的為他著想實屬不易還有病書生那性格和毒辣的手段,若不是有凌鐵寒壓制著只怕這些年在江湖上也要闖不少禍即便閻王閣勢大,但是江湖中臥虎藏龍,指不定什麼時候病書生就惹上了惹不起的人物了

"凌閣主當真是個好兄長既然如此,閣主不妨與二閣主三閣主在璃城盤桓一段時間至于古方的事倒是不必急于一時並非本妃不相信閣主,實在是此時關系重大,還是要三閣主心甘願拿出來才好"葉璃對凌鐵寒點點頭,開口道

凌鐵寒沉思了片刻,點頭同意了葉璃的提議他也明白葉璃為何會有此顧慮,實在是自家三弟的性子太過偏激就算有他出面,指不定這個義弟牛心左性的轉不過來,拼著一死也要和定王來個同歸于盡到時候賠上的就不只是定王和三弟的命了,只怕還有定王府和閻王閣眾人的性命墨修堯的況凌鐵寒也知道一些,見葉璃此時居然還能如此不驕不躁,也不由得另眼相看,"如此就叨擾王妃了"

完了病書生的事和凌鐵寒的去留,葉璃便起身將地方留給墨修堯和凌鐵寒話,起身去沈揚的院子里去了剛才雖然那位閻王閣二閣主只是驚鴻一現,葉璃卻突然對這個冷如冰霜的女子起了一絲好奇和興趣本土女主的崛起

花廳里只剩下墨修堯和凌鐵寒兩人,頓時一片甯靜兩個男人同樣的氣勢不凡,墨修堯身上多的是出身王侯之家天生蘊含的尊貴和霸氣,而凌鐵寒則多了幾分江湖中人的灑脫與豪邁以容貌論凌鐵寒略輸墨修堯兩籌,但是凌鐵寒這樣穩重豪邁又不乏灑脫大度的性格顯然比墨修堯容易讓人接近

安靜的喝了一會兒茶,凌鐵寒方才舉起茶杯對墨修堯敬了敬笑道:"早就聽定王妃乃是當時數一數二的奇女子,原本在南疆也有過一面之緣,今日一見方知名不虛傳王爺娶了一個好妻子,真是好福分"

墨修堯毫不客氣,點頭道:"阿璃自然是個好妻子凌閣主此次前來不會當真只是為了病書生?若是如此,大可不必當初你我有約定,只要他沒真的惹怒我,我不會動他"凌鐵寒含笑看著他,懷疑的道:"方才我怎麼覺得王爺是想要至他與死地?"墨修堯輕哼一聲道:"他想要傷阿璃我會留他一條命"至于怎麼個留法就是他了算了,只留一口氣也算是留一條命

"你我都知道,他根本就傷不了定王妃"不定王妃本身的身手,站在定王妃身後的那位侍衛也不是好惹的以自家三弟沒了毒藥就等于半個廢人的身手,想要傷定王妃根本就是異想天開不過凌鐵寒也沒打算和墨修堯糾纏這個問題,人家要為愛妻出一口氣本就是閻王閣理虧他也不能攔著否則惹毛了墨修堯只會讓三弟加不好過歎了口氣不去想那個讓人頭疼的弟弟,凌鐵寒道:"你不是問我為什麼來璃城麼?剛剛有一筆生意找上了閻王閣"

墨修堯皺眉,"與定王府有關?"

凌鐵寒點頭道:"不錯,雖然閻王閣早就放話不接和定王府有關的生意,但是對方這一次並不是想要刺殺定王府的人,而且開出的價格也十分讓人心動"墨修堯揚眉,神色淡然的看著他閻王閣做的就是殺人的買賣,不殺人還找他們做什麼?若是別的事自然有能比他們做得好的凌鐵寒笑道:"我已經接了"

墨修堯平靜的看著他,凌鐵寒只得無奈的歎氣正色道:"前些日子你不是和雷振霆打了一場麼?對方希望我能和你再打一場估計若不是找不到沐擎蒼的話,對方還會找沐擎蒼來和你打一架"

"理由?"墨修堯問道

凌鐵寒搖頭,皺眉道:"這幾日我倒是琢磨了幾次,你和雷振霆動手大約誰都沒出全力才同時全身而退如果你我真的動起手來,估計是兩敗俱傷的局面不過…時隔十多年,能夠再次與定王切磋,本座還是很是期待的"十多年前凌鐵寒也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真是意氣紛發的時候鎮南王雖然名聲在外但是到底年齡比他們大得多,天下間能與他相提並論的也只有沐擎蒼一個誰知道當時年僅十四歲的墨修堯一身白衣一馬一劍橫空殺出,那年的天下高手論劍不知驚豔了多少人雖然凌鐵寒沒有落敗,但是跟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以一招之差險勝,幾乎打成平手的結局對當時的凌鐵寒來也不是那麼美妙的當時凌鐵寒與墨修堯約定了五年之後再決勝負然後會閻王閣閉關去了,誰知道五年之後出關得到的第一個消息卻是自家三弟不知死活去找墨修堯的麻煩同時也知道了墨修堯重傷殘廢的事當時凌鐵寒的心比當初和墨修堯比武之後加複雜微妙那感覺就像,你辛辛苦苦五年覺得自己終于能夠將自己的敵人殺死了,結果有人告訴你,你的敵人昨兒剛把自己弄死了

"你當真要打?"墨修堯問道

凌鐵寒笑道:"為什麼不打?還是你的身體還沒好全?那就等碧落花煉成了之後再打也來得及本座剛好忘了跟對方確定比武的日期"他之所以接只是因為他想要跟墨修堯過招,所以時間地點自然是由他和墨修堯算

這麼多年過去,所謂的天下四大高手各行其是幾乎沒有碰頭的機會,這讓凌鐵寒早就感到郁悶了他需要和同等級的高手切磋提升自己的武技而這其中墨修堯無疑是一個最好的對手至于鎮南王,聽過之前墨修堯和鎮南王的比武之後,凌鐵寒對他的武功已經失去了興趣鎮南王的武功分明還停留在十年前的程度,若是全力出手,凌鐵寒覺得自己至少有八成把握能夠打贏

上篇:217.病書生的怨毒     下篇:219.高祖藏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