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20.搞定病書生  
   
220.搞定病書生

葉璃很快就將絹帛上的文字翻譯了出來還好這一次高祖皇帝沒有再坑人,真正的寶藏地點就在西北境內距離璃城也不是十分的遙遠,但是現在顯然並不是一個適合去挖寶藏的時機,至少要等到還停留在西北暗中尋找寶藏的各國權貴紛紛退去了之後再葉璃將譯出來的文字交給墨修堯,墨修堯也只是看了一眼記在心里,隨手便將譯文連帶原本的藏寶圖都燒了個干乾淨淨不留絲毫的蹤跡

閻王閣一干人等被葉璃安排在府中西北角的一個不大不的院子里,如今璃城雖然還算不上百事順暢,但是比起外面的一片亂象卻是難得的安甯,葉璃也沒什麼大事便將注意力轉到了碧落花上面,首當其沖的自然就是要搞定病書生這個欠抽的貨

用過早膳,葉璃前往閻王閣等人住的院子拜訪時凌鐵寒和冷流月正在過招病書生獨自一人坐在一邊目不轉睛的望著在園子里飛騰閃挪,打得興起的兄姐神色陰沉,扶著椅子的手狠狠地抓著扶手仿佛要將那木的椅子抓出幾條印記來葉璃含笑走到病書生身邊,漫不經心的淺笑道:"早就聽冷閣主雖是女子卻也是江湖上有數的高手,如今一看,與凌閣主果真是一對佳偶"

病書生臉色的肌肉扭曲了一下,抬起頭陰測測的看了葉璃一眼葉璃因為前世的職業,什麼樣的凶神惡煞心里變態的沒見過?病書生這點功力根本還不夠讓她看在眼里笑眼彎彎的看著病書生笑道:"起來也奇怪哈,冷閣主今年也有三十出頭了?一個女兒家這個年齡還沒成婚,凌閣主當真是耽誤人家了回頭還是跟我家王爺提一提,請他提醒凌閣主一聲才是三閣主,你是不是?"

"葉璃"病書生咬牙,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一拿開手手心里染滿了斑斑血跡

那邊凌鐵寒和冷流月自然聽到了動靜,連忙終止了比武掠了回來,"三弟,怎麼了?"凌鐵寒沉聲問道重生之王牌黑客病書生卻並不領,抬起頭來怨恨的看了凌鐵寒一眼,起身回屋里去了凌鐵寒皺了皺眉,對冷流月道:"流月,你去看看他"冷流月沉默的點點頭,收起手中的一雙短刺轉身進屋里去了

凌鐵寒隨手拿起放在一邊的布巾擦了擦手,轉身對葉璃道:"王妃,三弟的身體當真不好,還請王妃口下留"葉璃挑眉一笑,原來凌鐵寒看出來病書生之所以突然咳血是被她氣得了葉璃也不推卸,衣一拂在凌鐵寒對面坐了下來笑道:"凌閣主,縱然三閣主跟你是親人你也不能太過偏頗本妃昨兒也被三閣主氣得不輕呢這口氣若不能出出來,本妃真是日夜寢食難安"凌鐵寒無奈,自家義弟那張嘴別是外人了,就是他這個當大哥的有時候都想狠狠地抽他一頓看著葉璃歎了口氣,凌鐵寒道:"王妃是在奇怪在下為何要一直護著三弟什麼?"

葉璃微微點頭,她確實有些好奇以凌鐵寒的個性和性,應該絕技不會喜歡像病書生這樣偏執陰沉又心狠手辣之徒倒不是凌鐵寒本人有多麼的慈悲為懷,而是凌鐵寒這人雖然身為閻王閣閣主,但是卻比起一些一臉正義暗地里男盜女娼的正派人士要光明磊落的多這樣的人,必定是不會喜歡心理陰暗扭曲的人的

凌鐵寒有些惋惜的歎道:"在下和兩個弟妹從便相識了三弟時候雖沉默寡但是卻並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孩子,也沒什麼本事在江湖上飄蕩自然是吃了不少苦頭有一年…流月生了重病,咱們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但是那點積蓄又怎麼夠看病?三弟為了救流月,便將自己給買了只留下了銀錢就跟著人走了等到流月病好之後我們加入了閻王閣,流月沒日沒夜的苦練武功就是希望有一日能夠找到三弟等到我找到三弟的時候卻已經是一年多以後了那中間三弟受了多少苦沒人知道,當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身受重傷幾乎快要死了三弟本身資質並不算好,就算習武也打不到我和流月的程度根本就不適合閻王閣這樣的地方他傷好了之後,我和流月的意思是希望他從此過一些普通人的太平日子,有我和流月照看著他也不至于被人欺負但是誰知道他……"

凌鐵寒苦笑一聲道:"他根本不聽我和流月的勸告,最後還是自己進了閻王閣以他的資質,若是練武最多也只能成為閻王閣里二流的殺手,很多時候就是被拿來當炮灰的所以他另辟蹊徑專攻毒術,倒是讓他一躍成為了閻王閣里頂級的殺手他雖然對外人狠戾無,但是對自己人卻是極好雖然身為殺手,但是流月到底是女子有的時候還是會心軟三弟便每次都主動替流月接了一些她下不了手的生意"

葉璃安靜的聽著凌鐵寒的話,倒是沒想到如今江湖中最令人畏懼的閻王閣的三位當家還有這樣的一段過去不過也是,天生的變態畢竟是少數,病書生的心理病態也不是一天煉成的,"凌閣主和冷閣主這般容忍他,是因為覺得對不起他?"凌鐵寒沉默,顯然是默認了葉璃的話當年凌鐵寒還年少氣盛,又處在閻王閣那樣的地方,將大多數的精力都花在了提升自己的武技上,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義弟已經變成了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用毒高手

葉璃若有所思的打量著凌鐵寒,問道:"起來三位閣主中就連三閣主今年也該年近三十了,卻都還未成家這是為何?"

凌鐵寒垂眸若有所思,半晌才歎氣道:"在下一心專注武道,確實沒有成家的念頭何況,閻王閣到底做的事殺人的買賣殺人者必為人所殺…還是不要有什麼家累為好倒是…聽王妃今日一,在下才想起來到時耽誤了流月和三弟"葉璃不由得蹙眉,仔細看著凌鐵寒神色坦然又有些懊惱的模樣,看來凌鐵寒確實對冷流月沒有什麼意思病書生暗戀冷流月是肯定的,若是凌鐵寒對冷流月沒有意思事就好辦的多了,只是不知道冷流月又是什麼意思一個女子就算是殺手,也不至于年過三十了還沒有想要心上人?冷流月身邊親近的男子也只有病書生和凌鐵寒,若是讓葉璃選葉璃覺得自己也不可能棄凌鐵寒而看上病書生

"凌閣主當知道本妃的來意?"葉璃輕聲問道

凌鐵寒點頭道:"這個自然這兩日在下和流月也會竭力服三弟將藥方教出來的畢竟這本就是雙方都得利之事,實在沒必要弄得兩敗俱傷"

"那麼…請凌閣主回答本妃一個問題?"葉璃道首長心,暖妻有毒最章節

凌鐵寒一怔,有些意外但還是點頭道:"知無不"

葉璃垂眸,低聲問道:"凌閣主是怎麼看冷閣主的?"

凌鐵寒劍眉一皺道:"我自然是當流月是我親妹妹……"凌鐵寒反映極快,話剛出口就明白了葉璃是什麼意思沉穩英挺的臉上露出意思驚訝道:"王妃的意思是?"葉璃淡淡一笑剛要點頭,就聽見身後衣袂晃動的聲音,兩人同時回頭只看到冷流月遠去的黑色聲音葉璃無奈的看向凌鐵寒苦笑,看來冷流月是聽到他們的談話了重要的是,冷流月只怕真的對凌鐵寒有心了所以才會在聽到凌鐵寒的話之後傷心而去,"冷閣主對璃城人生地不熟,凌閣主還是先去看看別出了什麼事"凌鐵寒也知道璃城不同于別處,定王府的暗衛,墨家軍黑云騎還有神秘莫測的麒麟全部都云集在這座城池周圍,冷流月若真的惹了什麼事只怕也無法全身而退點了點頭,凌鐵寒起身向冷流月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看著凌鐵寒的身影消失的方向,葉璃臉上溫婉的笑意見見淡去,清麗的容顏漸漸的染上了一層冷酷的顏色原本閻王閣幾個人的感糾葛不該她插手,但是如果這是病書生唯一的弱點的話,她也不介意利用他對冷流月的感達到目的

站起身來,葉璃漫步向里面病書生休息的房間走去還未走進就聽見里面傳來時斷時續的咳嗽聲沈揚和林大夫的沒錯,病書生的病確實是已經病入膏肓了推開門進去,里面的人聽到開門的聲音猛然的轉過身來,卻在看到門口的人是葉璃的時候眼神漸漸的黯淡了下去,"你來這里干什麼?身為王妃連進別人房間要事先通報一聲都不懂了麼?"對于他的無禮,葉璃並不在意含笑走進房間里在他床前不遠處的椅子里做了下來,淡淡笑道:"方才我跟凌閣主話,一時沒注意讓冷閣主聽見了然後冷閣主一個人跑出去了"

"你們到底在什麼?"病書生眼底閃過一絲擔憂,繼而朝葉璃怒吼道

葉璃眨眨眼睛,笑道:"沒什麼啊剛好到凌閣主拿冷閣主當親妹妹看待有什麼問題麼?"

病書生一愣,難得的沒有朝葉璃噴毒液而是低下頭沉默了起來見病書生不話,葉璃唇邊勾起一絲淺淡的笑意正色道:"三閣主,人生在世沒有什麼是能夠兩全的關鍵是看個人的取舍,比起和真心所愛的人共度一生,難道和我家王爺爭那一口氣當真那麼重要麼?若我家王爺和你有什麼毀家滅族之仇也就罷了,但是據我所知你和我們王爺之間除了幾年前的那次交手以外並無任何接觸,甚至你出生的家族也與定王府沒有任何恩怨你有何必如此呢?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句話有時候還是有些道理的你呢?"

病書生猛的抬起頭來,狠狠地瞪著葉璃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極有被葉璃看破了心事的惱怒也有對墨修堯的痛恨和不甘,還有一些不清道不明的自卑和黯然,"的那麼好聽,你還不就是想要藥方麼?"葉璃點頭贊同,笑道:"我這些自然是為了藥方,為了我丈夫的性命難不成還能是為了給三閣主做媒不成?我又不是閑著吃撐了有了藥方,我家王爺保住性命我就高興了,你身體好了要不要去追冷閣主自然是你自己的事起來,若是將來二閣主當真落到三閣主手里,本妃還心中有愧呢"在葉璃看來,性怪異的病書生是一萬個配不上冷流月的所以她也只是以冷流月作為突破口來和病書生談話,而絕不會替他出主意去追冷流月當然,像冷流月那樣的女子必然是心性堅定的,如果病書生自己不能打動她別人出的主意也未必管用

"你"病書生平生最恨的不過是別人他配不上冷流月雖然他心中也清楚自己配不上義姐,但是卻容不得別人出口來

葉璃看看話也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備告辭了,"三閣主自己好好想想是留著性命試試看呢,還是跟我家王爺賭一把看誰命硬我保證…在你死之前為冷閣主找個如意郎君"

靠在床頭上,看著葉璃毫不猶豫的拂而去的聲音,病書生又是一陣猛咳,"葉璃你夠狠…"葉璃確實抓住了他的死穴,他這種人從來就不是君子有成人之美的人,真要他看著冷流月嫁給別人絕對比讓他死了還難受和老師同居:風流學生

沒人知道凌鐵寒和冷流月了什麼,晚些時候兩人一前一後回到了定王府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晚膳過後,葉璃和徐清塵難得清閑的坐著下棋閑聊病書生讓守在院子里的侍衛送來了一張寫滿了字跡古樸陳舊不知是什麼材質的布帛葉璃展開一看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轉手將布帛遞給身後的秦風吩咐他親自送到沈揚和林大夫院子里去

終于解決了懸在心頭多時的事,葉璃神色也加輕松

徐清塵一邊拈著棋子一邊思索著,一邊道:"碧落花的藥方拿到了,這麼高興?"

葉璃笑道:"當然高興了,難道大哥不高興?"

徐清塵搖搖頭,笑道:"女大不中留"

葉璃被他得一窘,她都已經嫁人兩年多了好麼?徐清塵淡然的落下一子,笑道:"你故意挑起凌鐵寒三兄妹的感糾葛,逼病書生就范這會兒凌鐵寒心煩沒反應過來,等他回過神來仔細他找你麻煩"葉璃渾不在意,抬手落下一子吞掉了徐清塵的幾顆白子道:"凌鐵寒他好意思找我麻煩麼?那冷閣主都年過三十了,整個芳華年齡都耗在他身上了他也該給人一個交代了?"

徐清塵執棋的手頓了一下,含笑看著她道:"我怎麼覺得你這話意有所指?"

被徐清塵這麼似笑非笑的盯著,葉璃立刻覺得背脊一涼但還是力持平靜的道:"難道不對麼?這世道過了三十的女兒家還能找到什麼好人家?不管凌鐵寒知不知道他當大哥的放任義妹年過三十了還沒成親卻連問都沒有問過也太不過去了?的好聽一點,凌閣主沉迷武功不被外物所擾,的難聽一點,耽誤人家女兒家終身的人渣"

"人渣?"徐清塵臉上的笑意深,"璃兒妹妹,你可還有什麼想給為兄的,可以一並出來"

葉璃一汗,心里直罵自己不爭氣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怕徐清塵,而不是怕從就加不苟笑的徐清澤當然這也不是葉璃一個人的毛病,事實上徐家下面三個兄弟都是怕溫文爾雅的徐清塵一些,"我不是大哥你啊,大哥你可別對號入座"徐清塵點點頭,看著葉璃難得心虛的模樣無奈的親歎了口氣問道:"安溪公主找過你?"

葉璃也有些不好意思,徐清塵的感事本就不是她該管的事,"安溪公主沒你的事,但是……"安溪公主身為一國公主,又是王太女南詔人與中原文化截然不同對所謂的傳國玉璽也沒有什麼興趣卻還是長留在璃城是為了什麼葉璃怎麼會不知道?只是徐清塵雖然沒有躲著安溪公主,但是西北事務繁忙也不可能有太多時間作陪每次安溪公主來見葉璃時欲又止的黯然神色還是讓葉璃很是同的

"大哥,你對安溪公主到底是怎麼想的?二哥馬上就要成親了,舅舅舅母應該也催過你了?"想了想,葉璃還是決定問問看徐清塵的意思不僅是因為安溪公主,還有一直期盼著大哥早日成家的大舅母和外公舅舅,"安溪公主年紀也不算了,不管大哥怎麼想的還是跟她清楚的好"

徐清塵點點頭道:"大哥知道了,會處理好的"

"大哥你……"

"我跟安溪不合適"徐清塵平靜的笑道,"她是南疆王太女,終有一日會繼承南詔王位的"葉璃皺了皺眉,拿不准徐清塵到底是有意思還是沒意思,"如果安溪公主願意放棄南詔王位呢?"

"我們只是朋友"

------題外話------

啊啊啊~突然驚悚滴發現一件事,我要給清塵公子找個什麼樣的姑娘配啊啊啊~拒絕人不知可以發好人卡,還可以"我們只是xx""我一直當你是xx"

上篇:219.高祖藏寶     下篇:221.推心置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