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23.新兵們的俘虜  
   
223.新兵們的俘虜

223麒麟兵們的俘虜

一處懸崖下的石壁前傳來一陣歡呼聲,"開了打開了"

圍在山崖下的人們紛紛歡喜起來,雖然找到這個入口已經好幾天時間,但是即使云集了當世最高強的盜墓者和建築高手在一起,他們也花了不少時間才完好無損的打開了這個皇陵的入口官妖畢竟是在外面什麼也看不到,根本無法估計里面的機關到底是什麼樣子,一著不慎就可能讓整個墓道塌陷到時候他們要挖的就不是入口的門而是一座甚至好幾座山了幸好最後有人想到從側面開出了一個盜洞進去,確定了里面的機關的狀況和位置,才將這個隱藏了幾百年的高祖皇陵入口給打開了同樣這也證明了譚繼之並沒有騙他們,所給的藏寶圖確實是一座皇陵的藏寶圖

從里面出來的人滿臉興奮的笑道:"這確實是一座皇陵,地宮離這里還遠得很,這座皇陵非常的龐大快去稟告主子"

不一會兒,各方人馬便已經到齊了,誰也沒有落在誰身後雷騰風皺眉看著眼前的入口,問道:"這就是前朝開國皇帝的皇陵入口?是不是太氣了一點?"人群中一人上前道:"世子有所不知,這座陵墓和一般的皇陵不同一開始就沒有計劃後代祭拜的問題,所以入口才會出現在這種特別偏僻的地方,應該是為了防止盜墓而准備的而且,這里應該也不是唯一的入口,以在下推斷,此處距離地宮中心最少也還有十里之遙"雷騰風這才點了點頭,瞥了一眼同樣站在一邊的北戎七王子北戎太子以及大楚黎王墨景黎,不由得劍眉緊鎖

原本還以為拿到藏寶圖的事是個隱秘,但是找到地方之後才發現這所謂的藏寶圖卻是人手一份當即雷騰風就知道他們八成是被譚繼之給耍了,但是這份藏寶圖卻明顯是真的,他們也已經找到了地方難道…譚繼之想要讓他們互相殘殺然後坐收漁利?想到此處,雷騰風心中一跳倒也不急著進入皇陵了含笑看向旁邊同樣盯著自己的眾人,挑眉笑道:"太子殿下,黎王,七王子,各位有什麼打算?"

在場的眾人神色各異,但是都脫不了對對手的防備和警惕他們都是皇室出身,自然知道進了皇陵會遇到什麼?但是如果讓別人搶了先…金銀珠寶倒是還在其次,若是讓人搶先拿走了傳國玉璽,那就當真是麻煩了

耶律泓呵呵一笑,帶著不同于北方游牧民族的謹慎和精明,笑道:"王不過是有些好奇中原前朝開國皇帝的陵墓白了,派個人進去看看就是了"一揮手,站在耶律泓身後的一隊侍衛打扮的男子已經當先一步進入了走進了入口雷騰風雙眸微微眯起,眼底掠過一道暗芒,點頭笑道:"耶律太子之有理,雖是皇陵到底不祥,咱們這些人卻是不必親身探險罷了,你們也進去看看回去也好跟父王"他身後一群穿著金黃色錦袍的人對著雷騰風一抱拳,也跟著奔了進去在場的耶律泓等人看了也是一怔,那是鎮南王的金衣衛,竟然跟著雷騰風出來了

雷騰風含笑看向墨景黎笑道:"怎麼樣?黎王不進去瞧瞧麼?"

墨景黎輕哼一聲道:"君子不立危牆,區區一座皇陵本王還不看在眼里"一抬手站在他身後的侍衛也跟著進去了旁邊的耶律野自然也不甘落後的派了自己的進入皇陵

遠遠地隱蔽處,韓明晰看著依然盤踞在入口處誰也沒有進去的打算也沒有離開的模樣的一群人,不由得惱怒起來,"這些人什麼意思?不進去也被耽誤別人啊"

"他們不會進去的"坐在他身邊一直沒有開口的韓明月突然開口道

韓明晰一愣,回頭看著韓明月問道:"為什麼?"韓明月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些都是什麼人?不是一國太子就是王爺世子,位高權重他們不是盜墓賊,就算再想要里面的東西也不會親身犯險,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韓明晰低頭一想,不得不承認自家兄長的很有道理,同時也就加沮喪加憤怒了,"那墨修堯是什麼意思?叫我到這里來盯著這些人干看?耍我麼?"韓明月沉默不語,他現在對墨修堯還是眼前這些人都沒有興趣,他只希望自己的弟弟不要進去送死

"韓公子"一個低沉的男聲突然出現在兩人背後不願的位置,韓明晰嚇了一跳一掠而起警惕的面對著突然出現的男子,穿著暗綠色的衣服,臉上也塗著綠色的染料,即使站的這麼久韓明晰也不太能看出來這人洗乾淨臉會是什麼模樣皺了皺眉,發現對方沒有敵意韓明晰才問道:"你是什麼鬼?"男子沉聲道:"麒麟訓練營第十二隊兵校草仙醫奉隊長之名轉告韓公子,麒麟執行任務,請韓公子回避"

"任務?"韓明晰疑惑了片刻瞬間就悟了,指了指遠處的依然對峙著的那群人,問道:"他們?"

男子肅然立定,眼觀鼻子鼻觀心,仿佛沒聽到韓明晰的問話韓明晰眯眼,不爽的看著他問道:"本公子要是不回避你想怎麼樣?"男子也不客氣,抬手往後面打了個響指,"抓起來"即使是如韓明晰和韓明月這樣的高手也來不及反應,十幾個身影無比矯捷的撲了上來,將韓明晰二人包括他帶來的人點穴捆綁塞上嘴帶走韓明晰這一輩子就是少年時被江湖各大門派追殺也沒受過這種待遇,頓時氣得臉色通,即使被反綁住了也不老實不停地掙紮起來身後一個男子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韓兄,這是你自己不肯配合的,兄弟也是沒辦法放心,最多兩個時辰就放了你們兄弟們這也是執行王妃的命令,勿怪啊"韓明晰悲憤的回頭,他也就是隨口那麼一,誰知道這些混蛋上來就動真格的啊

一回頭發現眼前這抹得跟鬼似的人格外眼熟,"嗚嗚嗚…"徐清鋒

徐清鋒對著他露齒一笑,"韓兄,得罪了等完成了任務兄弟請你喝酒賠罪"

"嗚嗚嗚"和你妹的你們徐家一門上下就沒有心眼好的徐清鋒只當沒看見他眼中的怒火,揮揮手讓屬下將俘虜帶下去藏好了別影響人物于是風度翩翩風流半生的風月公子平生第一次真正糟了報應因為韓明晰等人還在人物中,自然沒辦法分出人手將他們押送出去,于是隨意找了個隱蔽的山窩將人一放,砍了點樹枝干草之類的做了一下偽裝便揚長而去了,只留下韓明晰躺在樹叢里瞪著眼睛在心底罵娘

擺平了韓明晰,徐清鋒心滿意足的趴在山坡上觀察對面的皇陵入口那群人的動向不是他想要跟韓明晰作對,而是韓明晰這子選的地方太好了,剛好占了他需要的地兒對著對面那一群所謂太子王爺世子,徐清鋒眼底寫滿了興奮和激動,這樣的日子過起來比在家里做學問啊還是做官有意思太多了,"隊長,外面的人都清理乾淨了,只剩下那些了要不要現在過去?"一個隊員悄悄的摸到徐清鋒身邊趴下,悄聲問道徐清鋒搖搖頭低聲道:"那群人個個身份尊貴也怕死,周圍最少也還有好幾百個侍衛還有那個…雷騰風,耶律泓,耶律野,墨景黎都算是高手萬一放跑了一個可就都前功盡棄了等其他人到了之後一起行動"

"咱們最先到,為什麼……"年輕氣盛的兵心有不甘他們最先到,如果他們自己抓住這些人,那他們這一對便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了徐清鋒抬手往他腦門上拍了一巴掌道:"咱們才十幾個人,面對面對付這麼多人也不容易萬一放跑了一個怎麼辦?別忘了王妃和秦統領的要求"全部抓獲或殺死,漏網一個都算失敗兵摸摸腦門,乖乖的趴下了

不多時,對面山崗上有什麼東西閃了閃徐清鋒眼睛一亮,咬著草根笑道:"看看,哪些人到了?"兵爬起來仔細觀望四周,他們選的位置不錯,不僅將對面的目標看得一清二楚,對面和兩側的山坡懸崖也看的清清楚楚兵嘿嘿一笑,對徐清鋒稟告道:"一到十六隊都到了第七第十五隊分別堵在大河的上下游其他人分散在四周"

徐清鋒滿意的點頭道:"叫兄弟們准備,照原計劃和其他對的兄弟一起包圍住這些人,地毯式向中間推進,不許放過一個所有隊回合之後副隊長指揮,本隊長與其他隊長合力抓住那幾個家伙"

"是"

在山崖下的雷騰風等人還在心警惕的試探防備著對手的時候,他們不知道有一對人馬已經悄無聲息的解決掉了他們布在附近的上千人馬並且慢慢向他們靠近著雷騰風靠著一顆大樹坐著,目光不時的在耶律野等人的身上流過在心底盤算著如果最後取出傳國玉璽的不是自己的人那麼他帶來的人馬夠不夠搶回玉璽如果是自己人拿到了傳國玉璽,他們又該如何從這幾方包圍中脫身而出他在想著這些的時候其他人自然也沒閑著,所以他這次一抬頭就對上了墨景黎警惕防備的目光雷騰風對著墨景黎友好的一笑,卻只換來對方默然的無視對此,雷騰風也不介意他和父王早就分析過墨景黎這個人,有志一同的認為此人難成大器也不足為慮釣鼇客

終于墓道里傳來聲響,所有人立刻站起身來緊張的盯著出口處很快就有人奔了出來一聲狼狽的模樣讓人知道他們在皇陵里所遇到的危險必然不是等閑墨景黎上前一把拉住自己派進去的人,厲聲問道:"找到傳國玉璽了?"

"王爺…我們被譚繼之騙了里面…里面根本沒有傳國玉璽"侍衛對墨景黎抓的生疼,卻還是堅持稟告道

眾人臉色一變,很快又有人從里面奔了出來,帶出來的消息卻都是大同異耶律泓的人還捧回了那個仿照的玉璽,但是玉璽的角落那個明晃晃的仿字卻仿佛嘲笑一般刺得眾人眼睛發痛

"譚繼之"墨景黎咬牙切齒其他人臉色也同樣陰沉,特別是聽里面的陪葬品雖然珍貴卻大多是大件的根本不易搬動的東西時,臉色加難看了雷騰風倒也干脆,既然沒有找到東西他就要立刻璃城稟告父王了輕哼了一聲朗聲道:"咱們走回城"原本隱藏在不遠處的侍衛卻沒有絲毫回應,雷騰風立刻察覺不對,臉色也變得加難看了其他人自然也發現不對,墨景黎厲聲道:"來人"山崖下只聽見他的聲音回蕩,原本隱藏在暗處伺機而動的上百侍衛沒有絲毫動靜

直到不遠處傳來一個清朗低沉的笑聲,"在西北的土地上,未經主人允許開墳掘墓各位好歹的膽子,還不束手就擒,等候王爺王妃發落"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這墓難不成是墨修堯的不成?"對方回以同樣的冷笑,"這墓雖然不是王爺的,但是卻在王爺的土地上而且…各位好歹也是各國權貴王孫貴胄,開墳掘墓這等下作的事也能做得出來,真是讓我等佩服啊只是眾位便是喜歡做這樣的事,也不該在西北做還當真以為我們王爺不存在了不成?我數到三,自己走過來束手就擒,否則別怪咱們不客氣了"

雷騰風一笑道:"還未請教各位是哪位將軍座下?該不會是…定王妃屬下的麒麟?如此,王倒是想要領教一二"

耶律野上前笑道:"鎮南王世子的不錯,在下也想領教一下麒麟的身手"耶律泓和墨景黎交換了一下眼神,同樣做出了迎敵的姿態葉璃手下的麒麟出現的太快,也太過神秘如果能趁此機會探一探他們的底也是好事

"那就得罪了"話音剛落,十幾道人影突然騰空而出撲向了眾人他們並不如一般人一湧而上的胡亂混戰,而是仿佛事先安排好了一般,分別幾個人圍住一個人動起手來至于其他的侍衛也很快被隨手撲上來的麒麟隨手滅掉其他人麒麟完周圍礙事的侍衛之後並不再上前參戰,而是十分有序的將戰場中的十幾個人圍了起來,既像是觀戰又像是防止敵人突圍而走

雷騰風揮動長劍與圍著自己的幾個人交手,同時十分敏銳的發現這些人配合的十分默契而且陣型隨時都會做出調整一旦哪一堆稍微呈現弱勢,另外兩隊必定會分出人來加入其中這些人雖然單打獨斗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卻也都不是庸才,別以一敵十即使四個人合力也讓他心中連連叫苦

這場戰斗在一盞茶的功夫之後結束,毫無懸念的四人都統統被俘其中一人對著四周圍觀的麒麟們打了個手勢,圍觀的人們立刻歡呼著向四周散去很快的消失在了山林之中雷騰風低頭看著架在脖子上的短刀和正拿著繩子安靜利落的將自己反綁起來的人,無奈的歎服道:"麒麟果然是名不虛傳"動手捆他的人盯著一臉綠墨的臉,露齒笑道:"多謝世子誇獎,咱們還不算正式的麒麟"雷騰風含笑不語,心中卻是一沉這樣的戰力無論是在哪一國的軍中都是精銳中的精銳,這些人卻還不是正式的麒麟,那真正的麒麟到底有多厲害?看著眼前這些都看不出真面目的臉,雷騰風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寒意

"各位,咱們帶來的人怎麼樣了?"耶律泓出聲問道

其中一人啊了一聲,摸著腦袋想了想道:"上面只交代了幾位大人物要毫發無傷,其他人隨意聽話的都綁了,不聽話的都殺了"耶律泓臉色也不由得變了變,北戎人悍勇之名天下皆知,他們根本就無法相信這麼多北戎高手就這麼悄無聲息的被人解決了色警戒之民國對此,雷騰風心中倒是有了底也不怎麼激動了,只是在心中盤算著這次落到了定王和定王妃手里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參見王妃參見統領"一片地勢平坦的樹林里,葉璃一身白色羅衣,不施粉黛悠然而立身後半步遠站著一身黑衣的秦風和卓靖林寒不遠處是剛剛被人從草窩里扒拉出來一臉憤恨的韓明晰和神色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韓明月

葉璃看著眼前已經經過了一天一夜的行軍和戰斗依然精神奕奕的戰士們,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免禮,這一天你們的表現我和秦統領以及三位教頭都看到了其中的不足之處咱們回頭再,總的來,我們都很滿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齊聲道:"多謝王妃多謝統領指正"他們並沒有想到在他們行軍和戰斗的時候,王妃和統領以及幾位經常訓練他們的教頭都在後面看著,但是能夠得到王妃滿意的評價還是讓人非常高興的

葉璃含笑看著眼前興奮之溢于表的年輕人們,淺笑道:"那麼,現在本妃宣布,你們正式脫離訓練營成為麒麟隊員"

隊伍中又是一陣歡呼,站在葉璃身後的秦風上前一步,不懷好意的盯著這些的興奮的屬下們開口道:"別高興的太早,真正成為麒麟的一員,只意味著你們未來的日子將會比過去加艱苦"

"稟告統領,我們不怕"隊伍中一名士兵上前,堅定的道

"不怕麼?"秦風難得的對著他一笑,士兵只覺得骨子里一陣寒意湧出只聽見秦風的聲音繼續道:"那麼,為了歡迎和慶祝各位正式成為麒麟的一員本統領為諸位准備的賀禮是——為期一個月的野外生存地點,據此三百里東北方向凌云山脈要求,不許以任何方式獲取平民的物資,不許驚動各地駐軍失敗者……"看著原本興奮的表立刻變得痛哭起來,秦風臉不改色的笑道:"失敗者未來三個月洗刷整個麒麟的衣服"所有人心中頓時咒罵不停,麒麟每天無休止的各種訓練,衣服髒到他們自己都不想碰整個麒麟就算沒有上千也有七八百人,讓他們洗那麼多衣服還不如死了算了

秦風顯然並不能體會屬下們痛苦怨懟的心,滿意的看著因為抹了油彩看不出菜色但是卻能清楚看到滿滿怨氣的戰士們,揮手道:"現在,所有人東北方向出發"

"是"

"十二隊隊長留下"葉璃開口道

原本打算跟著跑路的徐清鋒愣了一下,還是留在了原地

"王妃?"徐清鋒不解的道

"三哥,你的訓練結束了"葉璃含笑道徐清鋒知道當葉璃稱呼他三哥的時候就表示他們現在是私人關系,但是徐清鋒卻並不想把這件事當私事沉默了片刻,徐清鋒道:"啟稟王妃,我想留下跟他們一起"葉璃皺眉道:"我們原本並不是這麼的"徐清鋒是半路插進去的,雖然訓練的成績不必別人差,但是從一開始就沒有人打算將他一直留在麒麟甚至連徐清鋒自己只怕也沒這個打算原本他所向往的是縱橫沙場而不是這樣規模的隊伍麒麟是注定了不可能直面正面戰場的而且,因為麒麟的保密性,徐清鋒如果真正的加入麒麟,就表示至少在數年內他無法結婚生子,也不能長時間的和家人相處這大約不是舅舅和舅母願意看到的

徐清鋒正色道:"我已經下定了決心我自認不會比任何人差,請王妃給我一個機會證明"

葉璃微微蹙眉,看向秦風問道:"秦風,你怎麼看?"

秦風挑眉道:"徐三公子的能力毋庸置疑,其實王妃可以等這次三公子回來再決定他的去留,也有時間和徐老先生和兩位老爺商議"

葉璃想了想,還是點頭道:"那好,三哥先去"

徐清鋒聞,臉上一喜對著葉璃和秦風行了個禮轉身去追自己的隊伍去了

上篇:222.麒麟考核     下篇:224.世子淪為盜墓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