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24.世子淪為盜墓賊  
   
224.世子淪為盜墓賊

"啟稟王爺,不好了"璃城驛館內,侍從難得面帶慌亂的敲開了鎮南王的房門不多時,房門從里面打開,鎮南王神色陰沉的站在門口盯著眼前慌慌張張的侍從,寒聲道:"出什麼事了?"侍從喘著粗氣,結結巴巴的道:"世子世子出事了…世子被定王府的人給抓了"鎮南王心中一沉,下面的人自然不會無的放矢,但是這兩天卻完全沒有聽過璃城或者璃城附近有任何兵馬調動的況,騰風怎麼會……

"還有什麼,一並來"鎮南王沉聲道

侍從連忙道:"跟著世子出去的人全部都失去了聯絡,聽今兒一早,定王妃親自押了一群人回府下面的人來稟告看到了世子爺還有北戎的太子,七王子以及東楚的黎王"鎮南王劍眉深鎖,"抓了這麼多人,定王府想要做什麼?"是定王府想要和各國開戰,鎮南王決計是不信的別的不,墨家軍縱然再厲害也抵不過三國聯軍同時攻擊正思索著定王府此行的目的,下面有人送來一張帖子,"王爺,定王定王妃請王爺過府一敘"鎮南王接過帖子淡淡道:"本王知道了,下去"

屏退了報信的下人,一邊侍立的隨從心翼翼的問道:"王爺,咱們去麼?"

鎮南王翻看著手里素雅大氣的帖子冷笑道:"騰風在人家手里,能不去麼?"

定王府里,韓明晰正滿臉怨氣的對著葉璃抱怨自己昨天的遭遇葉璃含笑看著他義憤填膺的模樣笑道:"明晰,都是誤會一場我替他們跟你賠不是還不成麼?"韓明晰瞥了一眼坐在一邊淡定的喝茶的墨修堯,輕哼了一聲嘟噥道:"什麼誤會分明是有人算計我"明知道麒麟的人要抓人還跟他可以去那里撈一筆,分明是不安好心他也是個白癡,居然相信墨修堯會給他指點財路,墨修堯分明只會剝削他好不好?葉璃掩唇笑道:"明晰,這事兒當真是誤會麒麟的事是我臨時下的決定,就連王爺也不知道"韓明晰知道葉璃不會為了這種事騙他,只得哼了哼自認倒黴

墨修堯放下茶杯,挑眉看著他道:"雖然如此,你不是也撈了不少麼?有什麼可抱怨?"雷騰風等人派進去的人可是幫他們把皇陵里的機關陷阱都躺的差不多,後面再進去的定王府眾人可是一路直闖毫無阻礙這其中韓明晰自然也得了不少好處韓明晰想了想剛剛從外面搬回家的各種珍寶古玩金銀珠寶,心中的火氣也沒那麼大了警惕的瞪著墨修堯道:"那些東西都是我的,你休想染指"墨修堯不置可否,他如果真的想要還愁弄不來韓明晰手上那點東西麼?完全沒必要當著阿璃的面兒跟韓明晰爭吵

坐在一邊看戲的徐清塵見他們吵完了,才含笑開口道:"璃兒,你抓回來的那些人有什麼打算?"那些可都是各國舉足輕重的人物,也正是因此處理起來才麻煩,輕不得也重不得葉璃笑道:"大哥有什麼意見?"徐清塵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選在腰間的美玉,沉思了片刻道:"我看璃兒也沒有要對他們如何的意思最後只怕還得放人關鍵就是怎麼個放法…還有咱們能夠得到多少好處?"葉璃笑道:"大哥心里有數便好|i^咱們也不指望能得到多少好處,這一次也不過是打算一次性將這些人送出西北罷了他們在西北也折騰的夠久了"徐清塵臉上閃過一絲了然的神色,這一次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多的還是想讓給過忌憚西北的勢力,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回頭便跟爹和二叔一聲"葉璃點頭道:"那麼跟各國談判的事就有勞大哥和舅舅了"

"啟稟王妃,鎮南王到"外面侍衛在門口稟告葉璃和墨修堯對視一眼,均是一笑墨修堯起身道:"他來得倒快,阿璃,咱們出去見見鎮南王鎮南王還是本王親自和他談的好"葉璃也贊同這鎮南王雖然只是個王爺的身份,但是和其他人不同,他可以對西陵產生最直接的影響因為整個西陵就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的這樣的人,自然比北戎太子或者大楚黎王要難搞一些

兩人相攜到了大廳時廳中卻是沒有半個人影,反倒是外面傳來了打斗聲踏出大廳一看,院子里兩個人影時起時落糾纏不休卻是鎮南王和凌鐵寒正在過招,已經吸引了不少過往的人們駐足觀看凌鐵寒跟人動手可沒有什麼你少了一條胳膊我讓你一步的話,你少了胳膊那是你自己沒本事所以下手掌勢如排山倒海絲毫不留余地葉璃倚在墨修堯身邊看著兩個激烈交手的聲音,一邊聲問道:"若是與凌鐵寒交手,你有把握贏麼?"墨修堯專注的看著眼前的戰況,許久才沉聲答道:"沒有凌鐵寒資質悟性勤奮絲毫不缺,這些年來一直苦練不綴若是沒有這十年的傷病我或許能夠勉強勝他一籌若是現在…只怕還要略遜一些"墨修堯的天賦確實是世間少見的,但是再好的天賦也經不起這十年的耗費事實上墨修堯的武功還能維持再如今的地步,已經是不知道花費了多少汗水和辛苦才得來的了

"如今,凌鐵寒可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高手了……"看著眼前的兩人交手,墨修堯輕聲歎息道

"你是……"葉璃一怔,墨修堯接口道:"鎮南王不是凌鐵寒的對手,沐擎蒼不是"墨修堯也自承不如凌鐵寒,凌鐵寒確實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高手果然,在凌鐵寒毫不留而鎮南王明顯又有些不在狀態的形下,很快鎮南王就開始呈現出頹敗之勢但是凌鐵寒卻顯然沒有點到即止的想法,依然毫不留的一味猛攻看的葉璃也忍不住為鎮南王默哀,她今天請鎮南王來定王府的本意絕對不是讓凌鐵寒修理他,她只是想要讓事早點結束而已,一切都是巧合……

"凌鐵寒跟誰過招都下手這麼狠?"葉璃皺眉問道,想起之前墨修堯和凌鐵寒還有一場約定的比武就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墨修堯莞爾一笑,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絲毫不顧旁邊觀戰的人們側目,低聲笑道:"凌鐵寒又不是傻子,真跟我拼命就算我比較慘他也不會好到哪兒去"他們之間的差距可還沒到能夠讓凌鐵寒一面倒的壓制他的地步若是發揮常的話誰輸誰贏也未可知,凌鐵寒想要跟他拼命只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何況…你別看他們打得這麼厲害,凌鐵寒沒盡全力,雷振霆也還留有余地"葉璃指了指剛剛被拍了一掌行動明顯遲緩了一些的據留有余地的鎮南王,問道:"你是在暗示我凌鐵寒和雷振霆有私怨麼?"

墨修堯含笑不語,凌鐵寒已經對雷振霆的武功失去了興趣,沒有私怨怎麼會一聽他來了定王府就直接撲過來動手?等到看戲看的差不多了,想想還是不能讓定王府的客人在王府里被人打死,墨修堯方才朗聲笑道:"鎮南王,凌閣主,切磋的差不多了大家就歇手如何?"凌鐵寒往這邊掃了一眼,當先一步飛身往後推去,落到牆頭上站定居高臨下的睨視著鎮南王比起凌鐵寒的瀟灑鎮南王就顯得難得的有些狼狽了唇角溢出了一絲血跡,一手按住剛才受了凌鐵寒一掌隱隱作痛的胸口面沉如水轉過身看向站在一邊觀戰的葉璃和墨修堯沉聲道:"定王,定王妃,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葉璃上前一步,淺笑道:"鎮南王恕罪,凌閣主這些日子在府上做客,失禮之處還望海涵凌閣主,喝不下來一起喝杯茶?"凌鐵寒對著葉璃抱拳,朗聲一笑道:"剛才經過這里正好看到鎮南王進來,一時技癢切磋一二還請王妃見諒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失陪了"葉璃點頭笑道:"凌閣主慢走"凌鐵寒對著墨修堯點了下頭,飛身離開了前院

請鎮南王進大廳坐下,葉璃看著臉色有些難看的鎮南王問道:"王爺,需不需要讓大夫過來看看?"鎮南王輕哼一聲,隨手抹了唇邊的血跡道:"多謝王妃,一點傷"葉璃點點頭,看起來確實傷得不重雖然不知道凌鐵寒為什麼要突然來插一腳與鎮南王結仇,但是葉璃並不反對現在這個結果受了內傷的鎮南王顯然比完好無缺的鎮南王加符合他們的利益

讓侍女上了茶退下,鎮南王看著墨修堯和葉璃,直截了當的問道:"聽犬兒正在王府做客,不知是否可以讓他出來相見?"墨修堯劍眉一挑,雪白的發絲襯得整個人臉笑容都冷漠無,"做客?阿璃,你請鎮南王世子來府上做客了麼?"葉璃搖頭,淺笑道:"我前天就出城巡視麒麟駐地,今天早上才回來怎麼會請了鎮南王世子來做客"聞,鎮南王心中一沉,也明白了雷騰風明明帶了那麼多人為什麼還會悄無聲息的落入定王妃手里了麒麟…定王妃麾下第一勁旅,卻是誰也沒有真正見過其蹤跡,能夠知道的也只有他們從未落空的彪悍戰績

鎮南王微微皺眉,取出收到的帖子問道:"那麼,王爺和王妃這張帖子是什麼意思?不知邀本王來府上有何貴干?"

墨修堯斜倚著扶手,淡淡笑道:"倒也沒什麼大事過些日子本王和王妃將要巡視西北各地,不在璃城所以想要跟王爺一聲,以免到時候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鎮南王垂眸,想了想方才笑道:"原來如此,其實本王和犬兒離開西陵已經將近兩月之久,國內事務繁忙本來也早有告辭之意只是…昨日犬兒外出未歸,只怕還要請王爺和王妃多多費心"墨修堯大方的應承道:"這個鎮南王只管放心,只要世子還在我西北的地界,就算是藏進地洞里本王也能給你找出來"鎮南王心中微沉,了半天墨修堯看似應承了其實什麼也沒答應人被墨修堯抓了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但是只要墨修堯不承認誰也拿他沒有辦法而且他承諾的找人,十天半個月是找,三年五載也是找,定王府能耗得起這個時間,西陵和鎮南王府卻耗不起騰風雖然不是他的獨子卻是唯一一個才能出眾的兒子,無論如何也不能折在墨修堯手里

抬起頭來,鎮南王沉聲道:"兒不懂事,若是有什麼冒犯了王爺和王妃的地方本王代他陪個不是還望定王高抬貴手"這麼,就是示弱了

墨修堯眼神微閃,淡淡笑道:"王爺這話得重了本王仿佛記起來…阿璃昨兒出城的時候遇到不少突然出現在西北行蹤詭秘的人士所以就讓人將這些人拿下了阿璃?"葉璃笑容溫婉,點頭道:"昨兒卻是抓了不少人卓靖?"卓靖想了想,點頭道:"確實有一個自稱鎮南王世子的,不過熟悉與鎮南王世子並不相熟,而且鎮南王世子好好地呆在驛館里怎麼會跑到洪州附近去?屬下以為定然是個騙子,便命人將他一並關押起來了"毫不避諱的話再配上卓靖那張冷肅正直的俊臉,頓時顯得義正詞嚴仿佛真事一般

在場的誰不是做戲的高手,墨修堯坐起身來輕聲斥道:"鎮南王世子如此大事怎麼能隨便以為?還不去查查看?快去快回"卓靖應了一聲,立刻退下查探去了等到卓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墨修堯才端起茶喝了一口對鎮南王笑道:"王爺莫急,卓靖是阿璃身邊的人,平日辦事也是十分牢靠的這次也是一時疏忽了,想必很快就能搞清楚事的始末"鎮南王怎麼會看不出墨修堯在做戲,但是兒子在人家手上自然是別人什麼是什麼淡淡的笑了一聲道:"如此有勞定王了"

卓靖果然快去快回,前後也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卓靖就從出現在了大廳門口踏入大廳,卓靖上前對著葉璃和墨修堯一拜,開口請罪道:"屬下失職,請王妃和王爺恕罪方才屬下去牢里探了那…確實是鎮南王世子"墨修堯挑眉道:"既然如此,為何還不將世子請出來?"卓靖為難的道:"這……"

"有話直"葉璃道卓靖道:"那些人抓回來之後就交給鳳三公子公子鳳三公子道平身最討厭偷墳掘墓之輩,鳳三公子偷墳掘墓這按律當杖一百流放邊關偷盜皇陵按律當斬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所以…鳳三公子是不肯將犯人交給屬下的屬下辦事不利,請王妃恕罪"看著坐在一邊臉色發綠的鎮南王,葉璃歉然笑道:"鳳三尊王爺之命參與擬訂璃城和西北律法所謂官上任三把火,難免有些轉不開腦筋,請王爺見諒"回頭對卓靖道:"請鳳三過來"

"不用請了,屬下鳳三求見王爺王妃"葉璃話音未落鳳之遙的聲音便在門外響起鳳三公子依然是一身衣,風采翩然儼然一副名門貴公子模樣葉璃道:"鳳三,鎮南王世子在你手里?"鳳之遙揚眉一笑,悠然的揮動著手中折扇笑道:"啟稟王妃,屬下手中沒有什麼世子,只有盜墓賊屬下正是為此事來稟告王爺王妃的,以屬下之見,這些人膽大妄為偷盜皇陵,其罪當斬屬下建議將這些人當眾問斬並將其罪行公告天下"

鎮南王臉色難看之極,若是鎮南王世子真的因為盜墓這種罪名被斬了,那鎮南王府和西陵的臉面就當真是丟的天下皆知了偏偏鳳之遙還得冠冕堂皇讓人無法反駁因為盜墓無論是在西陵還是在大楚確實都是有罪的但是白了,這種罪名其實是針對普通百姓和盜墓賊的皇家就算挖了前朝的墓又有誰能管得了?但是現在雷騰風落在墨修堯手里,這條罪名卻是讓人無可奈何

鳳之遙繼續慷慨激昂的陳詞,"我西北初立,法典未全正應該從重處置以儆效尤況且偷墳掘墓實乃罔顧人倫驚擾亡靈的大罪雖然是前朝皇陵,但是若不從重處置,必然會給世人留下我西北毫無人倫道義之象,還請王爺三思"

鎮南王心中長歎一聲,明白今天是無論如何都要栽了站起身來對著葉璃和墨修堯拱手道:"犬子任意妄為,惹下如此滔天大罪,還請定王和王妃寬恕一二我西陵和鎮南王府願意竭盡所能賠償定王府和西北損失"

聞,葉璃和墨修堯對視一眼,會心而笑肯認輸,就是好事

上篇:223.新兵們的俘虜     下篇:225.秦箏出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