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25.秦箏出閣  
   
225.秦箏出閣

最後雷騰風的事以鎮南王的妥協圓滿解決,其中包括西陵與墨家軍簽署了五年之內的休戰契約,還有西陵與西北貿易互通,並且建立直通西域的商道的協議以及西陵每年低價出售給西北一定數量的銅礦和鐵礦作為這次雷騰風在西北行事的補償等等來了一趟西北,可是沒占到半點便宜的鎮南王第二天一早就帶著雷騰風離開了璃城回西陵去了只是原本浩浩蕩蕩而來的隊伍,回去的時候只剩下了不到一半的人馬

北戎的太子和七王子以及大楚的黎王要怎麼談判葉璃和墨修堯都沒有過問,而是交給徐清塵和徐鴻羽去處理了葉璃和墨修堯都對兩人的能力有著十分的信心,自然不會擔心他們讓墨家軍吃虧鎮南王離開之後,寄住在定王府的凌鐵寒兄妹三人也一起告辭了雖然久病未愈的病書生臉色看上去還是一樣難看,但是聽他的吐息似乎比從前好了很多凌鐵寒和冷流月之間似乎還是有些古怪的僵硬,不過那不關葉璃的事

沒幾天功夫,徐清塵和徐鴻羽就搞定了剩下的幾個人這一次墨家軍不僅得到了無數的實質上的好處,讓各國的權貴都明白了一個道理,即使墨家軍如今只是占據了大楚還不到六分之一的領土,但是同樣不是那麼好得罪的自從墨修堯宣布與大楚脫離關系之後各國間就有些搖搖欲墜的平衡再一次微妙的保持了下來萬象神眼

"啟稟王妃,黎王和黎王妃來向王妃辭行"送走了一大群難纏的人,葉璃清閑下來便逗著墨寶玩耍已經快兩個月了的墨寶越發的長得雪玉可愛,白嫩嫩胖嘟嘟的臉蛋上鉗著兩個黑水晶一般的大眼睛,每每水汪汪的瞅著葉璃的時候就讓人忍不住將他抱入懷中親了又親聽到青鸞的稟告,葉璃才坐起身來挑了挑秀眉問道:"向我辭行?"她怎麼不知道在外人眼里她這個定王妃比定王加重要了?若是因為她和葉瑩的關系,從頭到尾她跟葉瑩可從來沒有過什麼姐妹深青鸞點頭道:"黎王妃確實是這麼的王爺一早就和徐二公子出城去了想必也來不及回來給黎王送行了"葉璃莞爾一笑,墨修堯分明是知道墨景黎今天要走的若是有心送行他壓根就不會出城去

想了想,葉璃揮揮手道:"罷了,請黎王和王妃在花廳稍作"

青鸞領命去了,葉璃換了一身衣裳才轉身出門還沒走出里間後面的墨寶便呀咦呀咦的叫了起來,誰也聽不明白他在叫些什麼聽到聲音葉璃回頭去看,的肉團子躺在繈褓里,伸出手對著葉璃笑的可愛,嘴里還不停地咿咿呀呀的著別人不懂得話林嬤嬤笑道:"世子怕是舍不得王妃呢"葉璃看著寶寶眼巴巴望著自己的模樣,心中也很是愧疚寶寶出生快兩個月,她陪著寶寶的時間卻其實並不多甚至有時候一兩天看不見也是常事,難得墨寶每次看到她還能這麼親近的沖著她笑心的將寶寶從搖籃里抱了出來,葉璃柔聲笑道:"寶寶乖,和娘親一起出去好不好?"

現在雖然才八月,但是西北的天氣卻已經涼氣來了林嬤嬤一聽葉璃要抱墨寶出去,連忙又給加了一個柔軟暖和的毯子過起來,一邊心地囑咐不要讓世子吹了涼風受寒葉璃一一應了才抱著墨寶出門去了

葉璃抱著墨寶走進花廳卻只看到了坐在花廳里出神的墨精黎,葉瑩卻是不知去向葉璃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招來站在門口時候的丫頭問道:"黎王妃去哪兒了?"侍女恭敬的答道:"啟稟王妃,方才黎王妃想要出去走走,去花園那邊了奴婢這就去請她過來?"葉璃點了一下頭,卻被里面起身的墨景黎叫住了,"等一下,不用去叫瑩兒葉璃,本王有些話想單獨跟你談談"葉璃轉身看著眼前依然冷著一張臉倨傲的看著自己的男人心中只覺好笑一揮手讓侍女退下,葉璃踏入廳中問道:"黎王有什麼事想要和本妃談?"

墨景黎皺眉看著葉璃懷里的墨寶和跟在葉璃身後的衛藺與青玉,有些不悅的道:"我想單獨和你談"

葉璃不解的看著他,"現在並沒有外人,有話直便是"墨景黎也明白葉璃是不會和他單獨相處的,只得忍下了這口氣重坐了下來葉璃在主位上坐下,心的將墨寶放在懷里,輕輕遙遙他的手,引得墨寶咯咯的露出無牙的笑容這一幕母子溫馨的形,看在墨景黎的眼里卻是格外的礙眼輕哼了一聲看著葉璃道:"當初退婚的事是本王不對,本王在此向你賠罪"

葉璃一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一臉肅然的墨景黎回頭去看衛藺和青玉:墨景黎腦子沒壞?衛藺和青玉也是一臉見鬼的模樣,他們都不是第一天認識黎王了若他會使什麼陰招他們相信,若是他會當面給人賠禮道歉,還真沒人見過看到三人不可置信的神色,墨景黎臉色加難看起來葉璃也沒有心和他扯這些陳年舊事,只想趕快打發了他便淺笑著點了點頭道:"已經是過去的事了,黎王不必在意"墨景黎認真的注視著他道:"怎麼可能不在意?當初的事我的查清楚了是葉瑩為了加入黎王府故意敗壞你的名聲若不是如此,如今你應當是黎王妃"葉璃頓時覺得無語,同時覺得認為過了這兩年多經曆了許多事墨景黎會有些改變的自己蠢透了

"黎王,我想有一個問題你從來沒想過如果我不願意退親…你當真以為那門親事會那麼容易被退掉麼?"那可是先皇在世的時候親自賜下的婚事,豈會有那麼容易退就能退的?

"你是什麼意思?"墨景黎不滿的望著葉璃,從葉璃的話里他自然聽出了對自己的不屑一顧葉璃輕柔的抱著墨寶,淡淡笑道:"沒什麼意思,本妃只是想告訴黎王殿下,發生過的事已經發生了,這世上沒有什麼如果,也沒有什麼是應當的雌蜂帝國最章節黎王若是沒有其他事,可以請回了王爺今早出城公干,就不送黎王和王妃了"墨景黎不甘的瞪著葉璃道:"你原本就是本王的王妃"

葉璃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王爺想要如何?"

"你跟本王走,本王保證你成為黎王嫡妃"墨景黎道

葉璃平靜的打量了墨景黎許久,方才不屑的嗤笑出聲察覺了葉璃笑聲中的輕蔑和不屑,墨景黎有些惱羞的道:"你笑什麼?"葉璃收住了笑容,平靜的問道:"黎王殿下,你敢在璃城里帶著我走麼?"聞,墨景黎臉色一變飛快的看了一眼站在葉璃身後的衛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變幻不定葉璃悠閑的靠在椅子里,摟著墨寶一邊逗弄著,一邊笑道:"黎王這些到底有什麼意思?還是黎王的膽子和魄力已經大到了敢在西北搶定王妃的地步了?若真是如此,到時讓本妃刮目相看了但是…便是如此,本妃又為何要跟你走?黎王嫡妃?很值錢本妃很稀罕麼?"

墨景黎緊緊地攥起放在身側的雙手,緊盯著葉璃道:"墨修堯就對你這麼好?你就這麼甯願不顧一切的跟著他?他只不過是在利用你而已"葉璃抬眉淺笑道:"修堯自然是對我好的天下誰不知道,我是他唯一的妻子,執掌著定王府和墨家軍一半的權利,手握天下最神秘精銳的麒麟這些…你能給我麼?你敢給麼?難道黎王不是想要利用本妃?不是想要我身後的云州徐氏不是想要我手中的麒麟?"

被毫不留的拆穿了意圖,墨景黎的神色很是難堪好半天才咬牙道:"墨家軍可是與整個天下為敵,葉璃本王是為了你好,你不要不識好歹"

葉璃淡然道:"黎王的盛本妃心領了黎王妃也等久了,兩位還是盡快啟程,本妃就不送了"眾人將目光轉向門口,葉瑩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外,神色古怪的盯著他們墨景黎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起身道:"瑩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葉瑩定定的望了他許久,方才淡淡道:"剛才王爺,和三姐告別完了,咱們是不是該啟程了?"墨景黎有些不甘心的看了葉璃一眼,卻見葉璃正低下頭逗弄懷中的寶寶,只得點頭道:"走"也不跟葉璃告別,越過葉瑩率先走了出去葉瑩回頭看了看葉璃,神色複雜的道:"三姐,告辭了"葉璃點點頭,沉靜的道:"不送"

著葉瑩走出門口,葉璃才輕輕歎了口氣旁邊侍候的青玉輕聲寬慰道:"黎王那種人一向自以為是,王妃何必為他生氣?"葉璃搖搖頭笑道:"我哪里是為他生氣只是有些感概罷了想當初葉瑩還在閨中的時候是何等的得意嬌慣如今卻是……"其實早在墨景黎出讓葉璃成為黎王嫡妃的時候葉瑩就已經在門外了,若是以葉瑩從前的性子必然免不了一陣哭鬧而現在即使面對這種問題,葉瑩也已經學會了沉默看來這世上卻是是沒有什麼人是永遠不變的

青玉笑道:"從前四姐是尚書府千金,昭儀之妹,又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美女,自然是不可一世何況當時黎王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王爺罷了但是現在,黎王卻是占據了大楚最富饒的半壁江山與皇帝分庭抗禮,葉家卻早已衰敗,四姐哪里還敢和黎王鬧?如今的黎王怕也不是當初那個事事向著四姐的如意郎君了"葉璃莞爾一笑,可不是麼?墨景黎就連來西北都帶著棲霞公主,可見葉瑩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不過爾爾若不是因為葉瑩和自己的關系以及為墨景黎誕下一子,只怕如今已經被墨景黎不知道丟到了哪一個角落里

璃城在各國的使臣離開後漸漸回複了平靜,但是同時也有不少商人前來璃城甚至整個西北安家落戶,曾經因為逃避兵災逃入關內的百姓也漸漸的有許多重搬了回來,整個西北在定王府眾人的努力下並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宣布與大楚決裂而亂起來,反而漸漸的布上了正軌等到葉璃真正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徐清澤和秦箏的婚期終于到了

雖然徐清澤是徐家這一代第一個成婚的人,但是徐家上到清云先生下至徐清澤秦箏自己都強調婚禮從簡秦箏拜了張起瀾將軍為義父,便從張將軍府上出嫁了為了秦箏的婚禮,原本遠在大楚的慕容婷也拋下了冷皓宇匆匆的趕來,正好趕上了秦箏出格的日子

張將軍府里,專門為秦箏准備的閨房中,葉璃和慕容婷看著剛剛換上了大嫁衣顯得格外嬌豔奪目的秦箏我的女子異能隊慕容婷拉著秦箏贊歎道:"幸好我趕上了,不然可就錯過了箏兒這麼美麗動人的時候真是看的我都心動了,只怕徐二公子那個木頭都要看傻了"

"慕容……"秦箏羞了臉,瞪著慕容婷嬌嗔道火的嫁衣是將她映得人比花嬌為了徐清澤和秦箏的婚禮,一貫穿著素淨的葉璃也換了一身明黃色繡芙蓉連枝的衣衫站在秦箏跟前騙著頭看了看,點頭笑道:"慕容的不錯,果然是人比花嬌能娶到箏兒姐姐二哥可真是有福氣了"秦箏無奈的看著兩人,不依的道:"璃兒,連你都來調侃我…"葉璃連忙掩唇笑道:"我可不敢,過了今天箏兒就是我的二嫂了我哪兒敢調侃二嫂…是不是呀嫂子……"

閨房里揚起一陣歡快的笑聲,慕容婷轉身從自己的行李中翻出一個不的檀木盒子遞到秦箏跟前秦箏疑惑的看著她,"這是?"

慕容婷道:"我臨走的時候,秦夫人派人送來的是當初走的匆忙,也不少有什麼動作連嫁妝都沒有給你,這些都是秦夫人和秦大人親自去辦的,是給你的嫁妝"閨房里原本歡樂的氣氛漸漸的淡去,秦箏捧著盒子眼淚頓時低落了下來慕容婷立刻慌了手腳,連忙掏出自己的手絹為秦箏拭淚,"那什麼…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怎麼能哭呢?我…我不是想要惹你哭的啊…阿璃…"勸不住秦箏,慕容婷只得無措的看向葉璃她真的不想惹秦箏哭,但是秦家給的嫁妝肯定必須在行禮之前交道箏兒手里啊

葉璃走到秦箏身邊坐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安慰道:"箏兒姐姐,別把妝哭花了秦大人和秦夫人要慕容千里迢迢將嫁妝送來是他們的一份慈愛之心,你應該高興才是啊"

秦箏連連點頭,但是眼淚又哪里是止就能止得住的?葉璃輕歎了一聲,拍拍秦箏笑道:"算了,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哭完了咱們再來畫一個加漂亮的妝容只是可別將眼睛哭腫了,要是嚇到我二哥可不得了……"

"噗哧…"聽著葉璃的勸慰,慕容婷先憋不住噴笑了起來,瞪著葉璃道:"阿璃,你到底是在勸箏兒還是在笑話啊?"就連秦箏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秀美的容顏多了幾分窘迫當著葉璃和慕容婷的面,秦箏心翼翼的打開這代表著父母心意的盒子秦大人和秦夫人顯然想的很周到,主要是山高路遠慕容婷也帶不了太多的東西所以盒子里最多的竟是銀票除了兩張一萬兩的銀票,還有近千兩的額銀票和碎銀另外還有三個盒子滿滿的裝著各色珠寶首飾有了這些,就算秦箏什麼都不做也足夠一輩子豐衣足食安枕無憂了

秦箏摟著盒子,清澈的水眸中溢滿了淚光低聲道:"爹娘為我做了這麼多,可惜我卻是個不孝的…就連成親都……"

"傻話,只要你好好的秦伯父和親伯母自然就安心了總有一日還會一家團圓的"葉璃道慕容婷連連點頭道:"就是,等你婚禮過後我還要回京城呢,到時候你寫一封我幫你帶回去給秦伯父和秦伯母好了你放心,我們在京城自然會照料兩位老人家的"

秦箏點點頭,擦了淚水有些羞愧的道:"謝謝你們,璃兒還有慕容"

慕容婷豪爽的笑道:"謝什麼?咱們不是朋友麼?"

葉璃笑道:"好了,慕容女俠你朋友馬上要出格了快去將這些東西加到嫁妝單子上去就是箏兒的父母給的陪嫁"秦箏的嫁妝是將軍府准備的,葉璃和定王府也送了不少添妝,本身已經不薄但是到底親生父母給的嫁妝意義不同

慕容婷剛剛惹哭了秦箏,這會兒巴不得有事讓她做,接過葉璃遞過來的單子連忙轉身去辦事去了

兩人含笑看著慕容婷歡快的離去,不由得相視一笑方才的黯然憂傷也淡去了許多

"郎迎親來了,娘子出門了……"門外傳來喜娘喜氣盈盈的聲音葉璃低頭檢查了一下秦箏的妝容,親自取來了並蒂芙蓉的蓋頭為秦箏蓋上,"箏兒,祝你幸福"

"謝謝你"秦箏輕聲道

上篇:224.世子淪為盜墓賊     下篇:226.時光荏苒,父子爭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