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26.時光荏苒,父子爭斗  
   
226.時光荏苒,父子爭斗

秦箏和徐清澤的婚禮過後,璃城似乎徹底的平靜了下來任是外面的世界里北戎耶律泓和耶律野如何明爭暗斗,墨景祈和墨景黎如何面和心不合,還有鎮南王看似鞏固的統治下西陵皇族的蠢蠢欲動都絲毫不能影響西北這一方平靜的天地有數十萬墨家軍的守護,定王是任用了徐清塵等一批年輕的有才之士大力革,整個西北的百姓們在定王府的守護下只覺得無比的平靜和樂如果曾經他們還為與大楚決裂之後的命運感到憂慮的話,現在即使是讓他們重回歸大楚只怕大多數人也是不願意的在百

姓心目中,能夠讓他們過著太平無憂的日子的定王和定王妃才是他們真心擁護的人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一轉眼五年的時光便從指間流過

定王府里

穿著一身墨色繡銀絲龍紋錦袍的孩童慢悠悠的在回廊上走著白嫩的臉雖然極力做出肅然的神卻依然可愛的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捏他,孩兒長著一雙黑黝黝的如黑珍珠一般漂亮的眼睛,在配上那一臉肅穆仿佛大人一般的神色,是顯得如雪雕玉琢一般的精致,年紀就已經顯露出了令人驚歎的風華和俊美跟在他身後的人卻一個個都是愁眉苦臉欲又止的望著眼前的主子,一副又想勸阻有不敢開口的模樣可憐摸樣仿佛感受到身後的怨念,孩兒回過頭瞥了一眼身後跟著的眾

人,不屑的輕哼一聲道:"本世子了讓你們不用跟了,怎麼?本世子話不管用?"

眾人只覺得背脊一涼,心中忍不住淚流滿面:世子,你這話的語氣到底是跟誰學的啊?很嚇人有沒有?

"那個…世子,王爺吩咐世子將楚史中的定王傳抄寫十遍,王爺回來要檢查山村桃源記最章節"隨從連忙開口提醒道

圓溜溜的眼兒微微眯了一下,孩兒平靜的道:"本世子知道了,你們退下,本世子要去給母妃請安"眾人相顧而視,不知該如何處理不讓世子去給王妃請安,那肯定是不行的世子孝順母親誰也不能一個錯字但是如果讓世子去了,王爺布置下來的功課八成就能被世子給賴掉到時候王爺回來倒黴的就是他們

"哼"世子重重的哼了一些,他就知道他那個父王安排這麼多人在他身邊是沒安好心的母妃是他的,豈是那個老男人搶就能搶的?不屑的瞥了一眼一眾隨從,世子一甩衣腳步輕快的往母親所在之處去了

書房里,葉璃坐在書案後面認真的看著剛剛呈上來的折子五年的時光並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甚至比起五年前,如今剛剛年過雙十多年上位者的經曆讓她多了幾分奪目的雍容貴氣葉璃合上手中的折子,抬頭看著站在跟前的秦風問道:"墨家軍的改變和整頓幾乎都已經全部完成了,麒麟如何?"秦風含笑道:"王妃請放心,如今麒麟麾下一共擁有兩千名戰士每一個都是我們精挑細選認真培養出來的精銳中的精銳"葉璃含笑道:"精銳不是出來的,幾年西北太過平靜了墨家軍

剛剛完成整編,這幾年有多了許多從未上過戰場的兵我只怕墨家軍的戰力不升反降"

秦風笑道:"這個王妃多慮了,雖然兵們都沒有上過戰場,但是王爺和諸位將軍們也都是嚴格訓練從未有過松懈至于經驗的問題,上過一兩次戰場自然就能適應了"葉璃點點頭,抬眼看了秦風一眼秦風跟著葉璃好幾年,對于葉璃的神變化也有了幾分了解,有些好奇的道:"王妃可是有什麼想法?"葉璃輕叩著食指,點頭沉吟道:"確實有一些想法,不過能不能實行還有待商榷"秦風恭敬地道:"屬下願聞其詳"

葉璃抿唇笑道:"為了避免將士們久不經沙場,手腳生疏不如…來一次軍事演習如何?"

"軍事演習?"秦風有些奇的道,雖然聽起來很是陌生,但是只從此意上也能聽出王妃的幾分意思其實各國訓練軍隊都有一些演習,比如水兵演習,排兵布陣,各軍隊操練等等,但是秦風總覺得王妃必然會給出有趣的做法葉璃點頭一邊思索一邊笑道:"不錯…秦風,你回頭看看西北哪一塊兒地方適合這種大規模的演習"秦風挑眉,"需要很大的地方麼?璃城五十里外建的墨家軍校場應該夠大了"葉璃搖頭,笑道:"我要的不是那種地方,是戰場"

"戰場"秦風一驚,"王妃的意思是?"

葉璃點頭笑道:"不錯,地形複雜,幅員遼闊足夠支持一場真正的戰役的地方我要一場多兵種多軍種的聯合演習不只是墨家軍,還有黑云騎,包括麒麟都必須要參加"

秦風在心中描繪著葉璃所的景象,突然覺得熱血沸騰立刻朗聲應道:"王妃請放心,屬下一定找到合適的地方"葉璃滿意的點頭道:"很好,你去忙,這件事我回頭和王爺商量一下在這之前…保密"

"屬下遵命"秦風英挺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這幾年確實是有些太閑了雖然演戲不是真的戰場,不過聽王妃的寥寥數語,秦風便覺得很有趣

"母妃……"門外傳來孩子輕巧的腳步聲和軟綿綿撒嬌一般的呼喚

葉璃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溫柔,剛抬起頭就看到自家的寶貝一臉委屈的走了進來,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站在一邊的秦風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退到了旁邊,"屬下見過世子"墨寶發現書房里還有外人,臉上委屈的表稍微僵了一下葉璃淺笑道:"寶寶,怎麼了?"墨寶直接忽略過秦風,轉過寬大的書案撲到葉璃懷里臉在葉璃身上蹭了蹭,"母妃…我不叫寶寶宸兒長大了……"

葉璃伸手抱起墨寶讓他坐在自己懷里,抬手點點他的腦門笑道:"好,抱歉母妃又忘了僵尸女友宸兒來找母妃有什麼事?"不得不,潛移默化的能力是恨可怕的當初墨寶剛生下來葉璃還記得以後要多叫墨寶大名兒,免得名流傳太廣了以後兒子覺得沒面子可惜還不到墨寶有能力抗議的時候,墨修堯將將兒子的名擴散的整個墨家軍都知道了若不是墨寶的大名當初多少還引得了不的震動,只怕現在所有人都以為定王府世子姓墨名寶了

墨寶這才滿意的在娘親懷里蹭蹭,滿足的聞著娘親身上淡淡的香氣,眨巴這大眼睛道:"孩兒來陪娘親用午膳"葉璃往外看了看天色,側首看了一眼秦風秦風低頭輕咳了一聲強忍著笑意道:"回王妃,這會兒剛過了巳時"葉璃低頭看著墨寶挑眉,"做了什麼壞事?"墨寶嘴一憋,可憐巴巴的抬起手伸到葉璃跟前,"娘親,孩兒手疼……"

葉璃無奈,"你父王有讓你干什麼了?"

"父王要孩兒將定王傳抄寫十遍,不寫完不許吃午飯嗚嗚…宸兒的手要廢掉了……"楚史中的定王傳一共有八篇,其中每篇最少兩三千字,一共就有近兩萬字如果寫十遍的話就是二十多萬字墨寶抖了抖,緊緊地抓住娘親不妨打死也不能寫,他的手會殘掉的所以才趁著父王不在跑來向娘親求救

後面那句寫不完不許吃飯絕對是他自己加上去了,深知自己兒子的德行的葉璃無奈的微笑不過對于墨修堯罰兒子抄寫那麼多東西還是頗有微詞的,墨寶還不滿五歲,連筆都還握不怎麼穩二十多萬字就是尋常人抄寫也要寫上不少時間,不用是個連字都沒認全的孩子了想了想,葉璃道:"那麼就改成抄寫定明王傳一遍"定明王,即第一代定王墨攬云,諡號明看到墨寶眼中綻出歡喜的光芒,葉璃慢悠悠的加了一句道:"寫完之後所有的字都要會念,等你爹爹回來了去他面前念一遍可知道?"

墨寶眨巴了一下眼睛,但是看到娘親眼中不容改變的神色只得怏怏的答應了從八篇十遍到一篇一遍已經夠好了乖巧的偎近葉璃懷里,"孩兒知道了"

"乖孩子"葉璃揉揉兒子的腦袋笑道

墨寶立刻笑嘻嘻點頭道:"孩兒最乖了,孩兒最愛娘親了"葉璃低頭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笑道:"娘親也最愛宸兒了"

站在旁邊看著母子倆互動的秦風暗暗在心中搖頭世子你每次趁王爺不在就來跟王妃裝可憐套近乎,等到王爺回來又重被趕開還要受罰,真的有意義麼?

"王爺回來了"門外傳來侍女請安的聲音,秦風瞄了一眼還在王妃懷里歪膩的世子神遁走,"王妃,屬下先行告退"葉璃點點頭道:"去"

墨修堯踏入房門,看到坐在葉璃懷里一副乖寶寶模樣的兒子不自覺的皺了下眉一身白衣配著那一頭雪白的銀絲是顯得整個人冷漠而高高在上一般只是看到坐在書案後面的妻子的時候,那略顯冷淡的眼神才多了幾分暖意,"阿璃,再什麼呢?"葉璃拍了拍墨寶,抬頭笑道:"沒什麼,宸兒剛剛過來給我請安呢"墨寶有些不甘願的從母親懷里下來,走上前去給父親行禮,"兒子給父王請安"墨修堯居高臨下的注視了他片刻,俯身將他抱了起來與自己平視,"來給你娘請安?寶真是孝順,父王深感欣慰"被父親抱在懷里,墨寶立刻就像掙紮,但是他那一點力氣哪里掙得開墨修堯的手墨修堯將他抱在懷里,墨寶使勁了全力漲了臉也沒能撼動那兩只仿佛鐵臂一般的胳膊

"宸兒怎麼了?"被墨修堯側身擋住了視線,葉璃並沒有看到兒子的掙紮,只是奇怪一向愛往她懷里撲的兒子怎麼會在墨修堯懷里臉通墨修堯慈愛的看著兒子,笑道:"看來寶已經懂得害羞了,果然是長大了"

葉璃挑了下秀眉,是這樣麼?

墨寶深知無法撼動父親的力量,只得做出害羞的模樣趴在父親懷里,倒是應證了墨修堯的話墨修堯抱著墨寶在葉璃身邊坐下來,葉璃起身替他倒了一杯茶放到跟前問道:"城外的軍營怎麼樣了?"墨修堯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沒什麼問題,這幾年的辛苦總算也不是白費的重生之公主千歲我看秦風剛才匆匆而去,可是阿璃吩咐了他什麼事?"葉璃點頭,將剛才跟秦風的想法重跟墨修堯了一遍墨修堯對此顯然很有興趣,"軍事演習?阿璃的想法總是特別的奇妙比起那些走過場一般的操演演練,這個想法確實有意思的多"葉璃點頭笑道:"這個法子考驗的不僅僅是普通的士兵,還有指揮的將領這幾年不是特意選了一批年輕的將領著重教導麼?也要看看效果到底如何,若是弄了一群指揮紙上談兵的人,還不如直接將他們扔到戰場上去拼殺"

墨修堯點頭贊同,道:"如此極好阿璃將計劃寫出來回頭我看看,然後讓人去准備不過…既然是兩軍交戰必然會有最高統帥阿璃心中可有什麼想法?由誰來領兵?"葉璃含笑點頭道:"我確實想過了一軍由你親自統領如何?"墨修堯一怔,放下茶杯看著葉璃問道:"那麼另一方呢?"葉璃抿唇一笑,道:"另一方就由我來好了張將軍和呂將軍都是老將,由他們做場外觀察和裁判另外也可以防萬一"

墨修堯略一沉思,便點頭同意了葉璃的計劃,笑道:"好,都阿璃天縱奇才,我也想見識一下阿璃是如何領兵的"聞,葉璃只得無奈地苦笑,論天縱奇才這世上有誰能及得上墨修堯?她這個半吊子就不用了不過她也不會安排一場一面倒的演習,至少,兩邊要基本平衡才有趣不是麼?

墨寶坐在父親懷里,騙著腦袋聽著爹娘話,雖然不一定聽得懂卻還是安安靜靜的聽著不時的眨巴一下大眼睛,看在葉璃眼里只覺得萬分可愛伸出手向墨修堯道:"把宸兒給我抱"墨寶大喜,連忙向娘親伸出手,墨修堯微微一側身讓過,讓墨寶離母親遠了對葉璃道:"他都五歲了也不輕,心累著你而且,孩子老讓人抱著也不好,我當年可是兩歲就沒讓人抱過了"

葉璃只得愛莫能助的看著兒子,墨寶在心中咬牙切齒只聽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道:"回城的時候順道去城外拜見了清云先生清云先生墨寶已經五歲,可以啟蒙了"葉璃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的道:"我們不是早就給宸兒啟蒙了麼?"雖然自家孩子還未滿五歲,但是如百家姓千字文之內的幼兒啟蒙書籍卻已經學的差不多葉璃自己前世五歲的時候還在幼兒園里跟著老師做游戲學abc呢墨修堯低頭看著兒子笑的用心良苦,墨寶卻只覺得頭頂上涼風嗖嗖,"阿璃,你是女兒家所以當初徐家教導也不怎麼嚴格但是你可問問徐家幾位公子,哪個不是兩三歲識字四五歲的時候就已經該正式就學了若不是如此,徐家的人何以都是不出二十歲就考取功名?要知道,普通人二十四五能考取功名已經算是極難得了寶既然是定王府的世子,將來要背負的責任原本就比旁人多咱們對他寬松才是害了他"

葉璃無以對,這也算是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麼?誰前世現代的孩子辛苦?徐家的孩子才是真幸苦啊墨修堯這麼一提葉璃也發現,徐家曆代的子孫考取功名的時間幾乎都在二十歲以前,如大哥徐清晨那樣十四歲就金榜題名的,可不是要兩三歲就開始啟蒙?有些不舍的看著兒子,葉璃輕聲歎息道:"我只盼著宸兒能有個快樂無憂的童年"

童年?那是什麼東西?他都沒有的東西為什麼他兒子能有?墨修堯心中一邊生出嫉妒的毒汁,一遍笑顏溫和,"如今這世道,寶早一些懂事總比將來萬一咱們護不住他的時候他還什麼都不懂要好得多不是麼?而且,有清云先生親自教導你還不放心麼?清云先生雖對兒孫嚴厲,但是卻最是疼愛寶你還怕他累著不成?"

葉璃一想也是,若這整個西北誰最寵愛墨寶,那清云先生若排第二就沒人敢排第一就連清云先生的親重孫兒,徐清澤和秦箏四歲的兒子徐知睿也要靠邊站,"也罷,宸兒,去了太公那兒要聽話知道麼?娘親每隔一天去看你好不好?"

墨寶無精打采的爬在墨修堯懷里,心中狠狠地鄙視卑鄙的老爹:不就是想要把我趕出去麼?哼等本世子長大了看你這個老頭子拿什麼來跟我搶娘親娘親…嗚嗚,你要等宸兒長大,宸兒一定會把你搶回來的

------題外話------

一轉眼~墨寶長大了~一轉眼,大家休養生息夠了,開打~*^..^*嘻嘻

上篇:225.秦箏出閣     下篇:227.公主的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