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0.刺客來襲  
   
230.刺客來襲

"關珽,你要殺誰?不如給本王聽聽?"

關珽乍然看到從里面走出來的一頭白發的墨修堯心中也是一驚但是這一次他卻並不怎麼懼怕墨修堯,在關珽心中他如今是大楚的忠臣,皇上的心腹,而墨修堯卻不過是個人人唾棄的叛臣賊子重要的是現在這城內外至少有三千精兵,而墨修堯統共也不過才幾十個人就算墨家軍再厲害,關珽也想不出占著如此優勢的自己有什麼理由失敗的所以,在最初的一驚之後,關珽看向墨修堯的神色又重變得囂張而猙獰起來,那雙因為這幾年暴飲暴食臉上堆滿了肥肉而顯得的眼睛里充滿了怨毒和嫉恨

不錯,是嫉恨這世上包括身為一國之君的墨景祈在內,估計沒有幾個男人不嫉恨墨修堯的坐擁定王府和墨家軍這兩個當世橫的勢力,天下數一數二的蓋世武功,俊美出眾的容顏,還有一個讓所有有野心的男人都羨慕的妻子和可愛的兒子世人實在時找不到理由不去嫉妒墨修堯的

但是關珽對墨修堯的嫉恨卻遠在所有人之前當他還跟在少年的還是皇子的墨景祈身邊的時候,意氣飛揚風采絕倫的定王府世子就是他羨慕和嫉妒的對象那邊在剿匪的山下,墨修堯一身白衣策馬而來,二話不拿著鞭子狠狠地抽了他一頓讓他當著幾千兵馬的面前顏面盡失從那時起關珽就對墨修堯生出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嫉恨和怨毒,他恨墨修堯的出身首長大人,嬌妻來襲墨修堯如果不是定王府的世子,他怎麼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抽他鞭子?他如果不是墨攬云的後人不是墨流芳的兒子,他怎麼會有那麼好的資質?所以,當初看到定王府倒黴,他也是最高興的人之一

"定…墨修堯,你這亂臣賊子還敢踏足大楚的土地?今日本將軍定要將你碎尸萬段以報皇恩"關珽指著墨修堯義正詞嚴的叫道墨修堯漫不經心的瞥了關珽一眼,淡淡道:"墨景祈用人倒是越來越不挑了,讓一個瘸子在外領兵,就算他不擔心你再從馬上跌下來,也該擔心一下底下將士的安危"鳳之遙揮動著折扇笑嘻嘻的接話道:"可不是麼?關將軍這個身殘志堅的模樣肯定沒法子走著上戰場要是從馬上掉下來砸到旁邊的士兵可怎麼是好?嘖…話皇帝也太不懂愛惜士兵了"

"你們…你們"關珽氣的直喘氣,他最恨的就是別人提起自己的腿他是個武將,腿瘸了等于什麼都完了即使是文官,為了朝廷的顏面也不可能讓一個瘸子入朝為官的所以皇上念著昔日的誼才將自己派到外面來領兵的其實是領兵真正上戰場的事也輪不到他不過是掛個虛銜罷了雖然他這幾年過得也算不錯,但是西南邊陲怎麼比得上楚京的繁華而這一切…都是定王府的人造成的雖然關珽不知道他當初被馬踩斷了腿是定王府為了推慕容慎鎮守碎雪關所為,但是卻依然一心一意的將這個罪名按在了定王府頭上不過,關珽的理由是他是墨景祈的親信,所以墨修堯處心積慮想要除掉他,"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給我放箭射死這些逆賊"關珽終于忍不住暴怒起來厲聲吼道

但是他手下的將士們卻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聽話,畢竟定王府的聲望在大楚延續百年在軍中是一個永久不滅的神話,並不是墨景祈想要破壞就能完全破壞得了的如果給墨景祈二三十年時間,也許可以將定王府在大楚的聲望完全抹殺掉,但是五年畢竟是太短了而且當初西北宣布與大楚決裂的時候那封告天下書可是傳遍了大江南北的普通百姓將士或許不同什麼大道理,但是也明白是皇家對不起定王府並不是定王府對不起大楚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定王沒有立刻率領墨家軍揮兵京城為父兄報仇,這才百姓們看來已經是定王寬宏大量還念著上百年守護大楚的誼了此時關珽要這些將士立刻射殺墨修堯一行人,這些將士縱然不念著定王府的聲望也要掂量一下定王府那神出鬼沒的神秘麒麟

墨修堯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圍著客棧周圍的士兵,原本還握著弓箭猶豫的士兵在這淡淡的一眼之後也不由自主的放下了弓箭

關珽一看士兵竟然不聽自己指揮,是氣得臉色發黑,怒吼道:"放肆你們也要跟著造反麼?還不將這些逆賊處決"

下面的士兵自然是左右為難,他們不想也不願與定王府為敵,但是關珽是他們的上司,即使這個上司並不得人心但是他們依然必須聽從他的號令鳳之遙含笑走出了人群,笑眯眯的對眾人道:"其實大家也不用未來,這個問題是很好解決的"眾人疑惑,不知道眼前這風流倜儻的衣公子准備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只見鳳之遙袍一揮,一條長鞭從中射了出來,直撲關珽而去眾人不過閃神之間,關珽已經被長鞭捆了個結實直接從人群中拉到了鳳之遙跟前也怪方才關珽受了那黃瓜襲擊之後發現人

太多了不方便自己閃躲于是讓人散開了一些,不然的話鳳之遙這一拉也未必能將他從人群中拉出來

低頭看著被自己用鞭子捆得結實的關珽,鳳之遙拿折扇撐著下巴笑容可掬的道:"這不就解決了麼?這姓關的咱們帶走了,你們回去如實上報就成了放心,他回不來了"

眾士兵猶豫了片刻,終于還是讓出了一條路來原本關珽帶著他們來此並沒有經過駐守西南主帥靖邊將軍的同意,而是接了墨景祈的密旨暗中行事的所以如果他們回去稟告關珽被人抓走了,靖邊將軍也不會責罰他們如此又免了和定王府交手,確實是兩全其美士兵們覺得滿意了,關珽可不這麼認為鳳之遙話里是什麼意思關珽自然聽得明白,要是真的被定王抓走了自己這輩子可算是到此為止了,"你們敢本將軍回去以後一定要稟告皇上將你們所有的人滿門抄斬"這話不還好,一完士兵們退得快了走在最後的副將還朝鳳之遙等人拱手道:"此時關系我們幾千將士的身家性命,還請王爺費心處置"墨修堯微微眯眼,淡然道:"放心,本王不會連累你們的痞女杠上九千歲最章節"副將心中一喜,"多謝王爺"

看著大楚的士兵退去,鳳之遙拎著關珽回頭問道:"王爺,咱們是不是先離開這里?"幾千士兵入城,這麼大的事是絕對瞞不住的他們還是先離開這里為好

墨修堯點了點頭,道:"用過膳了的話就離開"

一行人拖著一個被幫成粽子的關珽出了城,還在客棧的時候關珽就不停地叫罵,鳳之遙嫌他叫罵的不堪入耳,隨手從桌上拿起一塊抹布就塞進了他嘴里關珽被油膩膩的抹布熏得直翻白眼只能嗚嗚的亂叫了

出了城還不到十里,當先開路的秦風突然停了下來後面的眾人自然也跟著停下,警惕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秦風冷笑一聲道:"出來,連藏都藏不好還學別人跟蹤偷襲?"話音未落,幾支利箭便嗖嗖的朝秦風射了過來秦風連馬都懶得下,坐在馬背上側身讓過了射來的長箭四周的路邊山坡上樹上紛紛躍出了許多黑衣蒙面的身影鳳之遙靠著卓靖喃喃自語,"我就知道這一趟南詔之行不會那麼痛快不過…大半天的穿著黑衣蒙著臉真的沒問題麼?"這大白天,到底還有什麼眼色比黑色醒目啊?卓靖抽了抽嘴角,嫌棄的離鳳之遙遠一些,淡淡道:"殺手一般都喜歡黑衣蒙臉"

"胡,閻王閣那麼多殺手,哪見過他們黑衣蒙面麼?"鳳之遙反駁,閻王閣號稱天下第一殺手組織,但是從來不穿制服這明衣著統一對殺手組織是有害無利的

"三流殺手"卓靖平靜的道

聽著鳳之遙和卓靖你一眼我一語的冷嘲熱諷,讓原本應該肅殺緊張的氣氛變得讓人莫名的想笑四周黑巾蒙面的殺手們雖然因為遮著臉看不出神色來但是那一雙雙仿佛要冒出火的眼睛也足夠明他們的憤怒鳳之遙勾起笑容看著對面的殺手,漫不經心的笑道:"其實除了三流殺手,還有一種人必須大白天的蒙著臉"

葉璃含笑接口問道:"什麼人?"

鳳之遙笑道:"見不得人的人,比如…大內侍衛"

殺手們一片沉寂,卻依然掩不住雙眼透露出的驚詫的眼神墨修堯上前一步負手看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殺手們,淡然笑道:"大內侍衛?墨景祈此舉不過是欲蓋名彰,實在是多此一舉"鳳之遙笑道:"可不是麼,咱們定王府已經跟大楚斷絕關系了,墨景祈想殺我們王爺大可以直截了當的派人來就像剛才在城里一樣不是挺好的麼?何必這麼偷偷摸摸的不過麼……"

秦風冷然道:"會被我們當成是大楚想要想向墨家軍挑釁"

眾殺手遲疑了一下,領頭的人舉刀指著墨修堯厲聲道:"定王爺,不必多咱們是奉命而來若不能帶著王爺和王妃的人頭回去,咱們自己便要人頭落地得罪了"罷,舉刀一揮所有人一起向墨修堯撲了過來墨修堯神色淡然,只是隨手一拂衣,猶如實質的勁風立刻將兩個殺手甩到了一邊墨修堯一動手其他人自然也不會閑著,頓時安靜的官道上打殺聲響成了一片

幾個殺手圍攻墨修堯不果,心思一動便將目標轉向了被墨修堯一只手護在懷里一直沒有動手的葉璃身上四名殺手合力拼盡全力的一陣猛攻引開墨修堯的注意力,另外兩名殺手卻趁機劍指葉璃葉璃被墨修堯護在懷中能活動的范圍本就不答,眼看著兩柄劍就能刺中葉璃,持劍的殺手心中一喜卻突然身子一頓只覺得心口一亮,原本在墨修堯懷中的定王妃已經不知去向,自己心口卻插著一柄寒光熠熠的匕首一直纖細如玉的素手握住匕首的柄,毫不猶豫的抽了出來頓時血花噴射,慢慢倒下卻的殺手視線模糊的看著那美麗溫婉的猶如楚京最優雅的大家閨秀的定王妃握著染著自己血的匕首,旋身讓開了另一柄襲來的長劍,如一道淡青色的風掠過,他的同伴脖子上綻出了一條細長的痕……

彈指間殺了兩人,葉璃隨手甩了一下匕首上的鮮血皺了皺眉這幾年到底是缺少了鍛煉,身手都不怎麼靈活了看起來雖然這一世學了輕功和內功,但是只怕也恢複不到前世最巔峰的時候了不過…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將附近的殺手清除的差不多的墨修堯,葉璃抿唇微笑我的富二代女友這一世終究是不一樣的,就算不能真的恢複到最巔峰的時候也無所謂?

墨修堯清除了他和葉璃附近的人之後就不在動手了周圍的侍衛也自發自動的將刺客與王爺王妃隔離開來,于是葉璃兩人除了偶爾動手解決一兩個漏網之魚,倒是成為在場的最清閑的人了

"他們在拖時間"葉璃看著周圍糾纏著侍衛們的殺手,皺眉道墨修堯淡淡道:"他們恐怕也沒想到關珽那麼廢物居然會讓咱們出了那座城這會兒人手不夠自然只能拖延時間"想要對付定王府的侍衛,特別是其中還有麒麟的時候,沒有多出三五倍的人手根本就不可能眼前這百來人給眾人磨牙都不夠看葉璃抬頭看著他道:"你是想……"

墨修堯冷笑道:"等不給墨景祈一個教訓他就不知道什麼叫消停咱們雖然不怕他但是蚊子蒼蠅多了也是很擾人的"

見墨修堯如此,想必心中早就有了計較葉璃也不再多什麼靠著旁邊的馬兒觀摩起眾人的打斗定王府的馬兒都是千挑萬選的優良戰馬,即使是現在官道上打成一片,馬群也只是跑到路旁的草地上安靜的吃著野草,半點也沒有驚惶的樣子甚至有幾匹馬還就站在官道上,趁機踩幾個被打倒在地上的黑衣刺客

雖然殺手們極力拖延時間,但是前後也不過一刻鍾多一些的時間,一群殺手就已經全部躺平在地上了跟隨墨修堯葉璃南下的侍衛們這幾天早就受夠了無論走到哪兒都有人在暗處監視的日子,好不容易能夠活動一下筋骨自然是有些收不住手等到停手了還一臉意猶未盡的抱怨對手太弱

墨修堯自然不可能真的停下來專門等待對方找上門來,一行人只好繼續上路至于官道上的尸體卻沒有人理會,反正普通百姓也不會走官道,也就不用擔心會嚇到人了

一行人知道第二天已經快要接近碎雪關了,依然沒有看到人追上來若是墨景祈的人辦事拖拉也不至于拖拉到這個程度墨修堯皺了皺眉,揮揮手吩咐道:"你們幾個回去,將沿途所有陳兵重鎮的副將都給本王綁了"幾個麒麟聽了命令立刻上前,問道:"王爺,殺不殺?"墨修堯淡淡道:"能綁就綁,綁不了就殺"

"屬下遵命"他們麒麟怎麼會有完不成的任務?當下幾個人就決定,一定要將這一路行來十一座大楚駐了重病的城池的副將全部綁回西北去雖然有些遺憾為什麼王爺不是下令綁主將呢?副將什麼的聽起來就沒什麼難度

聞,鳳之遙有些好奇的問道:"王爺,他們不是沒追咱們麼?看起來還是挺識趣的啊"墨景祈肯定不可能只是隨便派一撥人刺殺他們一下就算了,而他們一路上也沒有隱藏蹤跡,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那些鎮守城池的將領陽奉陰違,根本沒打算來追他們

墨修堯唇角掀起一個極的幅度,冷然道:"讓本王空等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鳳之遙不由得打了個寒戰,歸根到底還是墨景祈惹到王爺了?想一想,當所有的副將都突然被綁架消失的消息傳到楚京之後墨景祈會是什麼臉色鳳之遙就暗暗的想樂能夠綁走副將自然就能夠綁走主將,相信他們從南詔回來的時候一路上會順暢乾淨很多

"王爺,前面就是碎雪關你慕容將軍會不會……"

墨修堯搖頭道:"慕容將軍為人正直剛正不阿,墨景祈絕不會下這種指令給他的在碎雪關即使有墨景祈的人想要擅自調動兵馬也沒那麼容易"

鳳之遙點點頭,"的也是"

墨修堯低頭對葉璃道:"咱們在永林休息一天,後天早上出關如何?"

葉璃點頭道:"你決定就好,大哥應該也在永林等我們"看著前面已經遙遙在望的城池,葉璃心中不由感歎轉眼間竟然已經過了五六年了六年前她還在費盡心思的守護著這座城,而現在,這里卻仿佛已經于他們沒有了關系

上篇:229.南下途中     下篇:231.再見長樂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