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1.再見長樂公主  
   
231.再見長樂公主

徐清塵果然就聽在永林等他們

眾人趕到永林城的時候,清塵公子正一身月朗風清悠閑寫意的坐在永林城里最好的茶樓里喝茶看到他們進來,徐清塵微笑道:"我等了你們半天了,已經讓人包下了一個客棧,咱們在永林歇息一天在出關如何?"葉璃笑道:"大哥想得周到,我和修堯也是這麼打算的"眾人入了座,徐清塵挑眉笑道:"看起來大家路上沒盡興?"

一聽這話,鳳之遙立刻滿腹的怨氣,抱怨道:"可不是麼清塵公子你不知道,咱們一路上邊走邊等,結果都過了云瀾江了那些膽鬼也不見有那個追上來害的本公子滿心期盼"這幾年日子過得太過安甯了,在西北就連剿個匪都有人搶著去,以至于西北境內現在連流寇都沒有了真是…手略癢啊,"墨景祈這讓當真沒趣,他若是下道明旨截殺咱們那些將領哪兒敢不從的?本公子也好體會一把萬軍叢中吐出重圍的感覺啊看看現在,下面的人偷工減料…若是讓墨景祈知道咱們未折一兵一卒就

出了碎雪關,不知道會不會氣死?"

徐清塵搖頭笑道:"鳳三想太多了墨景祈是不可能發明昭的一旦發了明昭公告天下,就等于正式向墨家軍宣戰只怕還等不到殺了我們,墨家軍就要陳兵飛鴻關了若是傾其所有當真能殺了王爺也就罷了,萬一讓王爺會到了西北……"定王和近百萬墨家軍的怒火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承受得起的中國少年的甲子園聽了徐清塵的分析,鳳三只能為墨景祈的膽表示遺憾

"啟稟王爺,樓下大楚使者求見"侍衛上來稟告道

"大楚使者?"鳳之遙有些詫異,看了看墨修堯和葉璃問道:"現在這種形,大楚使者還能來求見王爺?"徐清塵淡然笑道:"鳳三不妨猜猜大楚的使者是誰?"鳳之遙看著他道:"難不成清塵公子已經見過了?"徐清塵搖頭道:"見倒是沒見過,不過可以猜測一二南詔發了國書正是邀請各國君王權貴參加安溪公主的大婚大楚不可能派太低級的使臣過來,但是…以墨景祈的個性是不會親自前來的"墨景祈平生最是自重身份,又警惕自身安危別到這千里之外的南詔來了,墨景祈這一輩子連京城一百里外都沒有去過平時除非必要,否則絕對是呆在侍衛重重守護的皇宮之中絕不會出宮半步

"黎王與南疆有些瓜葛的事墨景祈是早就知道的隨意這次他也一定不會讓黎王搶了先整個京城中既能讓墨景祈信任有上得了台面的人就只有柳家了"徐清塵淡淡笑道,只會笑容里卻多了幾分冷意當初墨景祈突然決定拿徐家開刀,這里面絕對少不了柳家人的挑唆墨修堯凝眉道:"柳淳風?"鳳之遙眨眼,"柳淳風是誰?"卓靖低聲笑道:"鳳三公子,柳淳風就是柳丞相,柳貴妃的父親"也不怪鳳之遙不知道,柳貴妃雖和墨修堯等人差不多年紀,但是柳淳風本人的年紀其實也就別華國公那麼兩歲在鳳之遙的記憶力,注意到此人的時候他就是柳丞相了,自然沒記住他到底叫什麼名字了

徐清塵點頭道:"不錯,我猜大楚的使者正是柳淳風"

葉璃微微蹙眉,側首看著身邊的墨修堯,"難不成王爺和這位柳丞相還有什麼交?"墨修堯嗤笑道:"定王府和柳家素來不和,哪兒來的交?"當年墨流芳還年少的時候,柳家還不是現在的柳丞相當家而是已經去世的柳老太爺柳老太爺年過六十才登上丞相之位,上面卻壓著一個才不過二十來歲的攝政王墨流芳,這讓本就有些肚雞腸的柳老太爺怎麼能忍得下這口氣那些年里沒少給墨流芳使絆子,因此,定王府和柳家關系也就從來沒有好過這也是為什麼當年柳貴妃一心癡戀墨修堯,卻不僅是墨修堯對她無意,就連柳家的人都沒人同意這門親事,而是毫不猶豫的將她送進了宮中的緣故

"讓他上來,本王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事兒要求見本王"墨修堯淡淡吩咐道

不多時,人就被引上了茶樓,果然是一年須發花白的柳丞相柳淳風雖然年事已高,但是身體和精神卻似乎不錯,一雙有些渾濁的眼中也帶著精明的光彩只是站在他身邊的人卻讓眾人一怔,站在柳丞相身邊的卻是兩個女子年長的那位一身白衣如雪,絕美的容顏上帶著淡淡的冷漠,不是柳貴妃是誰?雖然柳貴妃如今已經年過三十,但是時光似乎對她格外的厚愛,看上去依然與五六年前沒有太多的變化站在柳貴妃身邊的卻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少女穿著一身鵝黃色繡著粉白芙蓉花兒的羅衣,已經漸漸長開的容顏已經有了幾分隱約可見的絕色風華可以想見,再過兩年少女的姿容絕對不在柳貴妃之下,那一雙清澈靈動的水眸是透露出柳貴妃絕不會有的純澈和靈秀看到葉璃,少女臉上一喜不由得上前一步輕聲叫道:"定王妃……"

葉璃微微一怔,看著那與華皇後和華天香都有幾分神似的容顏,心中一動道:"長樂公主…"

見葉璃記得自己,長樂公主歡喜的連連點頭,舉步想要往葉璃跟前走去身後柳貴妃輕咳了一聲,淡淡道:"公主,身為一國公主當注意禮儀,不要失了體統讓皇上蒙羞"長樂公主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柳貴妃,笑眯眯的道:"多謝貴妃娘娘提醒,不過方才並不是本公主想要上來的,而是貴妃娘娘提議上來的不是麼?本公主只是想和定王妃敘敘舊,卻不知道貴妃娘娘上來是想要跟誰敘舊?"柳貴妃臉色一變,定定的盯著長樂公主長樂公主也不懼怕,毫不猶豫的看了回去好一會兒才聽柳貴妃道:"本宮自然也是想要跟定王妃敘舊"

葉璃站起身來,淺笑道:"難得在這邊境城還能遇到故人,既然貴妃和公主都想要跟本妃敘舊,不如咱們換個地方聊聊?也免得…壞了貴妃的名聲洪荒祖巫燭九陰傳"長樂公主歡快的拉起葉璃的手笑道:"定王妃,好久不見我還以為咱們再也見不到了呢咱們去別處話"完拉著葉璃就往旁邊的廂房走,茶樓的樓上都被徐清塵包下來了,倒也不用擔心她隨處走闖到別人的房間里去拉著葉璃走了兩步,長樂公主有回頭看了看還站在原地沒動的柳貴妃,眯著彎彎的水眸笑道:"柳貴妃,你還不走?本公主就算名聲稍差一些也沒什麼,皇帝的女兒不愁嫁麼不過柳貴妃若是…咯咯…不知道父王喜不喜歡聽到有人一支梨花出牆頭呢?"

"你胡什麼"柳貴妃臉上一,看了一眼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紫衣銀發的男子一的跟了上去

身後,鳳之遙這才回過神來,指著長樂公主消失的方向咂舌道:"那丫頭是長樂公主?"墨修堯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垂眸飲茶,"你有什麼意見?"鳳之遙訕訕無語,他能有什麼意見,雖然他只見過長樂公主一兩次,但是還記得當初那個被華姐姐寵溺保護著的公主天真可愛的模樣曾經他甚至是嫉妒著這個公主的,因為她得到了那個人全部的寵愛和呵護只是現在這是女大十八變麼?那個天真可愛的公主竟然也能隨口吐出這麼辛辣的嘲諷來了

徐清塵垂眸,淡淡道:"長樂公主現在在宮里的日子也不好過"鳳之遙默然無語,臉色也漸漸沉了下來自從幾年前皇後為徐家求之後就被皇帝奪了執掌後宮的權利雖然其他的一切照舊,憑著皇後這些年在宮中的人脈威望也沒人敢對她不敬但是一個握有實權的皇後和一個被架空了的皇後到底是不一樣的

柳丞相站在一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些人完全沒有邀請他坐下的意思,甚至還當著他的面討論起他的女兒執掌後宮苛待長樂公主的話來了柳丞相頓時氣得胡子一翹一翹的,忍不住插嘴道:"鳳三公子這話得重了,女合適苛待過長樂公主?"原本還激烈討論的鳳之遙和卓靖林寒立刻安靜了下來,卓靖變臉似的重恢複了一臉冷漠側首斜了柳丞相一眼道:"柳丞相,擅自打擾別人話,你不懂禮貌麼?"

柳丞相氣得仰倒,指著卓靖你你了半天也不出話來好半天終于緩過了氣來,才怒氣沖沖的道:"將客人晾在一邊,這就是好定王府的待客之道?"

"受歡迎的才是客,不請自來的……"林寒真誠的看著柳丞相,用表告訴他我們真的沒有請你上來

鳳之遙一手支頤,漫不經心的道:"還有啊,柳丞相本公子不僅懷疑柳家不同規矩,其實整個大楚皇室都不懂規矩?剛才上樓來的時候你們是怎麼走的?柳丞相走最前面,長樂公主走最後"

"有什麼問題?"柳丞相沒好氣的道鳳之遙嗤笑道:"柳丞相,柳貴妃是正一品,長樂公主也是正一品,你這個丞相嘛…還是正一品但是這一品跟一品還是不同的?柳貴妃品級再高也是個妾,長樂公主是皇後嫡女試問,你們家會讓一個妾走在嫡女前面麼?何況是妾的父親?"

"鳳之遙你…你…"柳丞相終于被氣的渾身顫抖起來,指著鳳之遙的手指顫個不停他不能鳳之遙的不對,因為一般況下他這個丞相見到長樂公主也是必須要行禮的而柳貴妃和長樂公主的形,他也無法皇家的規矩和普通人家不一樣因為雖然在宮中長樂公主須對柳貴妃執晚輩禮半禮,但是在天下的文人們看來,身為嫡長公主的長樂公主就是比柳貴妃這個貴妃來的尊貴嫡長公主對貴妃行禮是出于對父皇的尊敬和禮貌,而不是必須

"定王,你就是這麼管教屬下的麼?"柳丞相被氣得口不擇,直接將矛頭指向了墨修堯墨修堯側首,劍眉微揚唇角勾起冷淡的笑意,"本王怎麼管教屬下何時輪到你來置喙的?"

柳丞相終于明白自己在定王府眾人跟前根本就討不到絲毫便宜,不鳳之遙卓靖等人伶牙俐齒,旁邊還坐著一個一直沒開口的徐清塵呢那可是年方十七就辯得當代高僧口吐鮮血的厲害人物于是,柳丞相眼睛一翻直接倒了下去鳳之遙眨眨眼睛,"這樣就不行了?"最近他們遇到的墨景祈的人馬,無論文爭武斗戰斗力怎麼都這麼渣啊?

徐清塵淡笑道:"不是不行,這是最好的退場之法"這明這柳丞相能屈能伸啊,若是強撐下去只怕就正要被鳳之遙幾個擠兌的暈過去了不可思議的聖劍終究還是不能讓個七老八十的老人家就那麼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徐清塵示意站在樓梯口的侍衛讓柳丞相帶來的隨從上來將人帶下去看大夫

另一邊的廂房里,氣氛卻是和外面截然不同長樂公主拉著葉璃嘰唧唧喳喳的個不停,還有些稚嫩的美麗臉上多了幾分天真和真誠葉璃含笑看著長樂公主,眼中也滿是溫暖的笑意幾年不見,曾經還是一個蘿莉的女孩兒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了只有柳貴妃坐的離兩人遠些,表淡漠有些漫不經心的模樣,顯然並沒打算真的和葉璃敘什麼舊

柳貴妃沒理會葉璃,葉璃也沒打算理會柳貴妃原本幾年前最初見的時候,葉璃對柳貴妃還有過幾分好感畢竟在深宮中能有這樣一個個性獨特的女子卻是不容易但是在見過柳貴妃對墨修堯的癡纏和明里暗里對自己的針對之後,葉璃對她的好感就已經蕩然無存了畢竟,就算柳貴妃在怎麼愛墨修堯愛的掏心掏肺,她葉璃才是墨修堯明媒正娶的妻子柳貴妃喜歡墨修堯她沒有意見,但是喜歡到對人家的原配妻子看不順眼各種冷嘲熱諷鄙視威脅就有些過分了特便是葉璃現在一看到柳貴妃冷豔高貴的模樣就容易想起那邊在皇宮里的桃樹林里她對著墨修堯哀求的模樣,不由得心一陣煩悶

"定王妃,聽你生了一個可愛的弟弟?"長樂公主拉著葉璃好奇的問道

葉璃含笑點頭道:"對呀,今年已經五歲了"

長樂公主歎氣道:"定王妃和定王叔生的弟弟肯定可愛又聰明,王妃怎麼不帶著弟弟一起來南疆呢?"

葉璃看著她一臉遺憾的模樣,葉璃忍俊不禁,抬手點點她的鼻子笑道:"宮里有那麼多弟弟,公主還沒看夠?"

長樂公主輕哼一聲,嘴微微一撇道:"母後才沒有給我生弟弟,長樂沒有弟弟"

"好好好,沒有弟弟那咱們寶以後叫公主姐姐好不好?"葉璃不由笑道,長樂公主眼睛一亮,眨眨眼睛笑道:"真的麼?那…我是不是要送弟弟見面禮?嗯…我現在不能去西北啦,王妃幫我帶回去給弟弟,以後弟弟見到長樂才會喜歡我"著低頭看了看自己,毫不猶豫的從手腕上扯下一個精致的玉鈴鐺塞到葉璃懷里

葉璃有些驚訝的拿著玉鈴鐺,極品的白玉精心雕琢而成的龍鳳呈祥圖樣一龍一鳳相互糾纏成為一個的球型從鏤空的龍鳳之間還能看到里面包著一顆圓圓的玉珠雖然只是一個巧的鈴鐺,但是那無與倫比的精致雕工和極品美玉,一看就知道絕對是價值不菲

長樂公主如此大方,就連柳貴妃也忍不住側首看了她一眼,蹙眉道:"公主,這個玉鈴是太後賜給你的"

長樂公主不悅的沉下了臉,道:"皇祖母賜給本宮就是本宮的了,本宮樂意將它送給誰與柳貴妃有什麼相干?"

葉璃伸手拉住長樂公主,微笑道:"好,我替宸兒謝謝公主的禮物起來我也該替宸兒回公主一件禮物才對,不過我隨身還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長樂公主眼睛微亮,眨眨眼睛看著葉璃道:"王妃,不能不能自己挑禮物?"葉璃挑眉笑道:"公主想要什麼?"長樂公主起身,伏在葉璃耳邊低語了幾句葉璃微微皺眉,有些疑惑道:"你要…做什麼用?"

長樂公主抿唇,揪著胸前的辮子笑道:"玩兒啊,別人都不肯給我知道王妃肯定是有的就要一件嘛,王妃,好不好嘛?"

葉璃想了想,道:"我回去找找看,有的話就給你"

長樂公主笑的眉眼彎彎,"我就知道定王妃最好了"

葉璃抬手揉了揉長樂公主的頭發,輕聲問道:"對了,安溪公主大婚,你父皇怎麼會派你跟著來?"

聞,長樂公主原本清澈的眼神微微的黯沉了下去

上篇:230.刺客來襲     下篇:232.柳貴妃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