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2.柳貴妃自取其辱  
   
232.柳貴妃自取其辱

晚上,回到房間里葉璃還在皺眉思索著長樂公主的事長樂公主雖然在葉璃眼里還是個孩子,但是其實卻已經真的長大了雖然她不時的挑釁柳貴妃但是卻很明白什麼該什麼不該所以葉璃的問話她也只是隨意的找了個借口帶了過去葉璃也明白她雖然身為公主卻並不自*,倒也沒有勉強

"阿璃在想什麼?"從身後扶住葉璃的雙肩,墨修堯輕聲問道葉璃回頭看了他一眼,淺笑道:"沒什麼…我在想,長樂公主的事"堂堂大楚為了一個南詔公主的婚事讓一個貴妃和一個公主親自前往實在是有些不合常理當然,原本柳貴妃去比長樂公主去不合常理,但是葉璃關心的是長樂公主對柳貴妃自然沒什麼想法了墨修堯在葉璃身邊坐了下來,一邊伸手為兩人各倒了一杯茶,一邊問道:"長樂怎麼了?"

葉璃道:"你難道不覺得安溪公主的大婚,墨景祈自己不來就算了,卻派一個貴妃和一個公主來很奇怪麼?"公主出使別國倒還算是有理可循,但是讓一個貴妃單獨出使別國就顯得格外的怪異了

墨修堯將茶杯往桌上一放,抬眼看著葉璃道:"墨景祈…大概是想要和親"

"和親?"葉璃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誰和親?跟誰和親?"墨修堯平靜的看著她沒有回答,葉璃自己也很快反應過來了,皺眉道:"你是長樂公主?但是南詔並沒有王子,幾乎也沒有拿的出手的貴族需要大楚的嫡長公主去和親啊"

南詔王沒有兒子,甚至連還活著的兄弟子侄都沒有所以安溪公主才成為了皇太女,下一任的南詔女王如此一來,成了公主要跟誰和親?墨修堯淡淡道:"南詔雖然沒有王子,卻還有南詔王"

"你是……"葉璃啞然無聲,也終于明白長樂公主為何聽到她的問話神色那般黯然無光了

雖然當初她在南詔並沒有見過南詔王,但是安溪公主今年已經二十五六歲了,南詔王似乎也是在二十歲左右才有了安溪公主,也就是,現如今這南詔王已經將近天命之年了若真是如此,跟長樂公主比起來,當初嫁給了北戎太子的容華郡主算是幸運的了還有一點,若是兩國真心想要和親,便應當是先呈交國書,兩國權貴朝臣商議之後籌辦婚禮,再由另一方派人來迎親方為正式的和親現在這樣直接讓人帶著長樂公主前往南詔,擺明了就是將長樂公主送給南詔王如此一來,就算將來真的成了婚,南詔人對長樂公主的尊重也是有限的很真不知道這個墨景祈到底是怎麼想的?

"墨景黎暗中與南疆聖女和南疆數個部落皆有關聯,安溪公主因為清塵公子的關系素來也與咱們交好如今大楚內憂外患,墨景祈大概想要與南詔王結盟"墨修堯平靜的道

"結盟?"葉璃挑眉,墨修堯含笑將她攬入懷中,下巴靠在她頭頂淡淡道:"這一代南詔王志大才疏,當年貿然進宮大楚被本王打了回去險些滅國恰恰相反,安溪公主從就表現出極為高明的政治天賦年方十四就能協助南詔王治理南詔,這些年若不是安溪公主南詔也無法再當初的大戰後那麼快恢複起來再有南疆聖女…雖然與政事上並無長才,但是心計手段還有她背後的人都還算不錯當初南詔王接著南疆聖女平衡壓制安溪公主,這幾年聽聞安溪公主和南疆聖女斗得越發激烈了,南詔王被擠在中間只怕也是不好過的"

葉璃了然,原來這既是一個無能的父親與兩個厲害的女兒之間的爭權奪利葉璃點點頭道:"我明白,南詔王畢竟是南詔王,既是他自己沒什麼本事,只要他還坐在位置上就能與安溪公主及舒曼琳分庭抗禮礙于安溪公主和舒曼琳背後的算是有人相助,所以南詔王也打算和大楚墨景祈結盟?話…舒曼琳早該從聖女的位置上退下來去那個什麼南疆聖地養老了?"

墨修堯淡然道:"規矩是人訂的"自然也有辦法打破,至少現在舒曼琳還舒服的待在南疆聖女的位置上,甚者還擁有了比從前多的自*和權利

葉璃無奈的歎息,到底這都是墨景祈南詔王這些人之間的權力博弈,而唯一的犧牲者卻是無辜的長樂公主

墨修堯從伸手環住葉璃,將她圈入懷中一只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低聲道:"阿璃心軟了?"

葉璃歎息道:"長樂公主還是個孩子"墨修堯道:"皇家沒有孩子,她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葉璃皺起眉來,轉身看著他道:"長樂公主問我要一把匕首"墨修堯想了想道:"給她"

葉璃點點頭,重靠回墨修堯懷中她無法救長樂公主,如果只是長樂公主這個人,直接讓人將她帶走藏起來也就是了但是長樂公主身後牽扯到的華家,大楚皇室,皇後,還有無數人的命運卻都不是她能夠左右的所以,既然無法救她,那麼…就給她想要的

"修堯,以後我不想讓寶寶跟別人聯姻"靠在墨修堯懷里,葉璃輕聲道

墨修堯輕撫著她的發絲,眼底寫滿了淡淡的暖意,"咱們的兒子不需要靠聯姻做任何事"聞,葉璃不由得舒心一笑,是的,他們的兒子不需要為了任何利益出賣自己的婚姻此刻,葉璃無比的感激當初墨景祈將她指給了墨修堯不僅是因為她自己,是因為她的孩子,"修堯,我又沒有過,能夠遇到你是我這一生最歡喜的事"

墨修堯低頭看著她清麗的雙眸,眼中蘊藏著熾烈的緒低下頭吻住那芬芳的菱唇溫柔的厮磨著,"沒有,以後天天都要"

次日,不僅是墨修堯一行人沒有離開永林,柳丞相等人同樣也沒有離開再一次城里最好的酒樓碰上,葉璃不由得揚了揚秀眉,掃過站在長樂公主身邊的柳貴妃,一手挽著墨修堯的胳膊淺笑道:"貴妃和公主也出來逛街麼?怎麼不見柳丞相隨行?"

柳貴妃沉默的看著兩人並肩而立,葉璃自然的挽著墨修堯的一支胳膊,而墨修堯顯然也沒有任何排斥的神色,低頭看著葉璃的眼神帶著看旁人時從未有過的溫柳貴妃眸光一沉,淡淡道:"家父身體不適,有勞葉姐掛心了"

昨天柳丞相被擠兌的當場昏倒的事葉璃自然也聽了要定王府最能擠兌人的,除了鳳之遙就是卓靖了鳳之遙是光明長大的無所無用奇跡的語攻擊表蔑視,而卓靖雖然當暗衛的時候養成的面癱表,但是他的內心可一點都不面癱記仇就不用了,還有那不時冒出的毒舌吐槽也很容易打擊人柳丞相同時惹上這兩個人還有墨修堯這個從來不約束屬下的不負責任的主子,柳丞相除了裝暈倒也沒有別的法子可以退場了是身體不適,不如是羞于見人?

"原來如此"葉璃對柳丞相到底怎麼了並沒有興趣,所以也只是點點頭笑道:"那就祝柳丞相早日康複我們夫妻還要去用膳,就不打擾貴妃和公主了長樂…你要的禮物我替你准備好了,回頭讓人給你送過去?"這個柳貴妃連個稱呼上面都要做文章,她以為她稱呼她為葉姐她就不是定王妃了麼?長樂公主展顏一笑道:"謝謝王妃"

"既然兩位也沒用用膳,不如進一起"柳貴妃上前一步,定定的望著墨修堯道

墨修堯視若無睹,長樂公主秀眉淺蹙這里現在雖然沒什麼外人,但是到底還是在外面,她父皇的這位愛妃未免也太不講究了一點,"柳貴妃,定王叔和王妃一起用膳,咱們外人跟著攪合什麼?你若是不想吃咱們就會客棧"

這會兒長樂公主總算明白一向將自己當空氣的柳貴妃為什麼拉著自己出來用膳了還什麼怕客棧里的膳食不合她的口味,這一路上可沒見過她關心她的膳食的若不是她不想呆在客棧里煩悶,誰也和她出來吃飯?對著那張只以為聖潔不可侵犯的臉她才會沒胃口好不好?居然拉著她來跟定王叔和定王妃巧遇若是現在不是在外面而是在宮里,長樂公主早就毫不客氣的斥責她不知廉恥了從前就聽柳貴妃心慕定王叔,卻沒見過她這麼厚顏的非要打擾人家夫妻用膳

柳貴妃卻並不願意聽從長樂公主的勸告,反而定定的望著墨修堯道:"咱們也算是舊相識的,難道就連請一頓飯都不肯麼?"

墨修堯微微皺眉,就在柳貴妃以為他終于松動臉上綻出一絲笑意的時候,才抬起頭來皺眉道:"本王跟你並不熟"柳貴妃臉上還未來得及完全綻出的笑意立刻凝固在了臉上認真算起來,墨修堯和柳貴妃真的不算熟悉年少的時候他早有了婚約自然不會去看別的女子,就算沒有婚約他也不可能回去喜歡一個和父兄不對盤的人家的女兒蘇醉蝶離開之後他因為傷病閉門不出而柳貴妃早就進了皇宮,等到和葉璃成婚之後是眼中再無任何女子,所以,他真的跟柳貴妃不熟

柳貴妃顯然被這句不熟給傷到了,美麗的容顏瞬間變得煞白煞白的,咬牙道:"我…當真就這麼不能入你眼?"

葉璃皺眉,拉了拉墨修堯道:"我餓了,咱們先進去用膳貴妃和長樂公主不如一起來?"倒不是葉璃心軟想要邀請她們,而是他們站著的地方雖然沒什麼人但是到底是酒樓人來人往的地方柳貴妃自己不要名聲無所謂,她卻不喜歡聽到自己的丈夫和什麼女人穿出緋聞來墨修堯點了下頭,拉著葉璃轉身進了不遠處早就定好的廂房走過柳貴妃身邊的時候,只聽柳貴妃低聲咬牙道:"用不著你假好心"葉璃頓住腳步,回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嘲諷道:"那你來還是不來啊?"柳貴妃蒼白的容顏頓時粉,咬了咬牙終究還是舉步跟了上去

墨修堯此人素來沒有什麼待客之道這當然也不能怪他,從到大無論走到哪兒都是別人熱款待他的份兒,能讓他進行款待的人一只手指頭也數不滿所以當柳貴妃和長樂公主慢了幾步進來的時候墨修堯已經將等著他們點菜的二遣走了所點的毫不意外都是葉璃和他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倒是葉璃因為跟華天香很熟才對長樂公主有些了解,又添了幾個長樂公主喜歡吃的菜

所以當一桌子菜上來之後,柳貴妃的臉色加難看了葉璃看著對面臉色陰沉的只挑了幾片青菜吃的柳貴妃有些疑惑起來就算沒有完全按照她的心意點菜這酒樓的菜也不至于難吃到這種地步?葉璃正疑惑,墨修堯已經夾了一些她喜歡的菜放到她碗里,輕聲道:"這酒樓的廚子手藝還算不錯嘗嘗看……"

葉璃低頭嘗了一口,聞到果然還不錯雖然比不上定王府專用的廚子和凝香閣的大廚,但是絕對比葉璃的手藝好得多葉璃並不是挑食的人,連自己做的家常菜的口味都能吃的香何況是這樣的手藝抬手也替墨修堯夾了一塊烹制的十分入味的雞肉道:"嘗嘗這個,很好吃"墨修堯臉上的神色立刻加溫和了,雖然看著雞肉皺了皺眉,但是卻依然低下頭將整塊雞肉給吃了下去看著墨修堯認真用膳的模樣,葉璃淡淡一笑不時替他夾一些菜墨修堯因為那十年間的傷病吃的東西雖然十分清素,並不喜食葷腥但是葉璃認為雖然多吃素菜是有必要的,但是還是必須葷素搭配所以不時便給墨修堯夾一些肉食幸好墨修堯雖然不喜歡吃這些,但是只要是葉璃夾得他總是會一不發的吃完,幾年下來也就養成了私下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由葉璃給他夾菜的習慣以至于某一次葉璃一邊想著事一邊吃飯忘了給他夾菜,等到發現的時候墨修堯竟然已經吃了大半碗的白米飯,頓時為了某人的幼稚哭笑不得

拿,"定王叔和王妃感真好"長樂公主看看兩人,很是羨慕的笑道雖然見過很多夫妻其中不乏有人前恩愛萬分的,但是長樂公主依然覺得眼前的景是如此的美好而讓人豔羨在宮里,父皇吃一道菜都要讓人試不知道多少道毒,要有宮女太監專門試吃才能放心下咽這種況下,又有哪個妃子或者子女敢給父皇夾菜?至少在長樂的記憶中,母後和父皇從來都是自己吃自己的

葉璃瞥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丫頭片子知道什麼感好不好?你定王叔難伺候得很呢"

"葉姐,你明知道王爺不喜歡吃那些東西,為何還要故意夾給他?"一直沉著臉的柳貴妃突然開口道,並且在眾人的眾人的注視中一些素炒的青筍夾到了墨修堯的碗里,淡笑道:"我記得王爺最喜歡吃青筍的"廂房里立刻一片甯靜,氣氛在順便變得凝重起來原本墨修堯剛剛放下了筷子端著葉璃盛好的蘑菇燉參雞湯再喝,冷不防看到柳貴妃往自己碗里夾菜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喝了一半的湯也不要了揚起碗就朝柳貴妃砸了過去

柳貴妃也不是弱不禁風的女子,一看到湯碗迎面而來立刻側身讓開了可惜桌子原本就不大,兩人離得也不算遠所以雖然讓開了一些但是還是被雞湯淋濕了半邊肩膀那精致的白瓷碗撞到柳貴妃身後的牆上,砰然而碎

"定王,你"柳貴妃怎麼也沒想到墨修堯竟然會如此直接粗暴的對待自己,一時間慘白著一張臉不出話來

看著柳貴妃難堪的臉色葉璃心中沒有絲毫的同之意若不是不想讓自己太過失禮,葉璃簡直想要直接開口罵了:你到底要不要臉?

給人夾菜這種事,不要是現在這個時代,就算是在她前世也是十分親密或者交好的人才做的像柳貴妃這樣的葉璃真不知道她腦子里再想寫什麼玩意兒

"滾出去"墨修堯盯著柳貴妃冷聲道

"你……"柳貴妃難堪的咬著唇,望著墨修堯

墨修堯不為所動,這一次的話加簡潔,"滾"

到底是女子,被墨修堯如此絕的對待,柳貴妃終于還是起身沖出了廂房墨修堯嫌棄的看著自己碗里的青筍,伸手將碗推到了一邊葉璃無聲的將放在自己跟前還沒有喝過的雞湯放在他手輕聲道:"再喝一點"墨修堯這才又端起雞湯慢慢的喝了兩口,原本緊鎖的眉頭也漸漸的展開了

葉璃又從一邊取過還沒用過的空碗,重為他乘了一碗飯才拿起筷子繼續吃自己的

長樂公主笑眯眯的看著兩人,道:"我當然知道定王叔和王妃感好因為定王妃給王叔夾了他不喜歡吃的東西定王叔也會全部吃光但是別人就算給定王叔夾了他最喜歡的菜,定王叔也會砸碗王妃,你我的對不對?"

"人鬼大"葉璃抿唇笑道

上篇:231.再見長樂公主     下篇: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