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  
   
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

原本葉璃以為,經過了在酒樓的事之後,柳貴妃一定會對他們恨之入骨有多遠走多遠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行人離開客棧出了往城外而去的時候正好再次巧遇了柳丞相一行人時葉璃心中的煩躁當真是又上升了一個高度特別是當看到柳貴妃一臉平靜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模樣過來和他們話的時候,葉璃就只剩下無語了

跟在柳貴妃身邊的長樂公主暗中對葉璃聳了聳肩,擠出一個作怪的表對著葉璃笑了笑葉璃眼角微挑,不著痕跡的掃了柳貴妃一眼長樂公主微微的搖頭,望天翻了個白眼葉璃也只得無奈的跟著望天了

"定王,昨晚休息的可好?"柳貴妃走到墨修堯跟前站定,輕聲問道雖然依然是淡淡的清冷神色,卻能讓人聽出其中真切的關心

長樂公主自發自動的站定了腳步,離柳貴妃稍遠一些的地方作賞景狀她父皇真的像母後的那麼多疑麼?那為什麼父皇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愛妃會讓他綠云罩頂,還將她放出來纏著人家有婦之夫?

"反胃"墨修堯冷然道,銀色的發絲在晨光下泛起一圈淡淡的光澤,一轉身丟下還真切的望著他的柳貴妃走到了葉璃身邊重生之旺婦柳貴妃沉默的望著那白發如雪決絕而去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癡戀和悲傷

葉璃側身看向柳貴妃,淡笑道:"柳丞相,貴妃,還請見諒我們王爺平時脾氣沒這麼壞的只是昨兒中午被惡心到了,昨晚和今早都沒什麼胃口才會這樣的"墨修堯直接抱起葉璃將她放到馬背上,然後自己才翻身上馬坐在葉璃身後,一提缰繩當先一步出差時出城去了

身後留下一群人神色各異,其中柳貴妃和柳丞相的臉色尤其難看柳貴妃自不必,柳丞相昨天雖然沒在場卻也是知道在酒樓發生了什麼事的,同樣也覺得女兒做的太過了,但是對于墨修堯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不留面,心中也同樣不悅看了柳貴妃一眼,柳丞相沉聲道:"貴妃娘娘,咱們也該啟程了走"柳貴妃有些不甘的望了一眼前方已經不見葉璃和墨修堯身影的城門,終于還是轉身上車去了

被留在最後的鳳之遙等人面面相覷,好一會兒卓靖皺眉道:"大公子,柳家似乎有些不對勁兒"

徐清塵目光淡淡的掃過前方已經啟動的馬車,唇邊的笑容宛如春風,卻讓人只覺得春寒料峭,"的確有些不對勁兒早就聽聞當年定王騎馬倚斜橋,滿樓招沒想到現如今正當盛年,竟是比當年加會招女子垂青了?"這話得溫和風雅云淡風輕,聽話的人卻聽得背脊一涼

鳳之遙看著那輛風雅精致的馬車,有心想要為自家上司兼好友辯解幾句都不行了,只得默默住了嘴連大楚貴妃都癡迷成這樣,可不是招蜂引蝶麼?見眾人都默認了,徐清塵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話題轉了回去,"你覺得哪兒不對勁?"卓靖想了想,凝眉道:"皇帝派柳貴妃來南詔本身就不對勁另外…柳貴妃未免也太過大膽了一些如今柳貴妃的行若是傳入皇帝耳中,只怕就算皇帝再怎麼寵愛她也會翻臉無的"

徐清塵點頭道:"不錯,她跟如此膽大妄為,必是篤定了這些事不會傳到皇帝跟前那麼…這次大楚派來的使者里面沒有皇帝的人"

"這怎麼可能?"鳳之遙道墨景祈的疑心病有多嚴重他們可都是親眼所見,鳳之遙很懷疑這世上到底有沒有墨景祈真正能信任的人就算他再信任柳丞相,再寵愛柳貴妃也絕不可能不在他們身邊安插人手徐清塵低頭沉思了片刻,道:"那麼就是墨景祈以為自己安插了人手,但事實上…那些人本身就不是他的人柳家…想干什麼?"鳳之遙搖搖頭,清塵公子想不明白的事他想不明白,扯過旁邊的馬匹一躍而上道:"回頭再想,再不走王爺王妃都要過碎雪關了"

墨修堯一行人在碎雪關並沒有受到任何刁難,與柳丞相一行一前一後出了碎雪關出了碎雪關以後便是南疆的土地了,南疆人民風彪悍而且善于驅使毒物,他們雖然不怕但是也不想招惹麻煩一路上不再停留馬不停蹄的直奔南詔都城墨修堯一行人都是其中快馬而行,而柳貴妃一行人卻是帶著馬車的,所以一出了碎雪關就將他們遠遠地甩開了如此一來一路上倒是清淨了不少不過幾天時間一行人就已經到了南詔王城前

南詔王城依然如多年前一般的繁華喧鬧,只在城門口就看到穿著各異的各族人等絡繹不絕許是因為安溪公主的大婚,雖然南疆有許多偏遠的部落並不歸屬南詔統轄,但是安溪公主大婚這樣的大事許多部落首領都會給面子前來的,所以南詔王城里是比從前熱鬧了許多同樣,城里城外守衛王城的侍衛也多了不少墨修堯和葉璃到來,安溪公主自然是親自出城來相迎的葉璃剛躍下馬背,安溪公主就已經領著人迎上前來笑道:"定王府,許久不見王妃風采勝從前了"葉璃淺笑道:"公主過譽了,恭喜公主大婚"

安溪公主臉上的笑容微淡,卻依然還是含笑接受了葉璃的賀喜,側身看了一眼身邊的青年男子對葉璃和墨修堯道:"定王,王妃,這是我的未婚夫普阿"

葉璃抬頭去看那青年,是個與安溪公主年齡相當的年輕人身材高大修長,幾乎和墨修堯差不多的身高,不過不同于中原男子的膚色,麥色的膚色讓他顯得加精壯英武硬挺的臉上帶著一點僵硬和不易察覺的窘迫,葉璃直覺的覺得這個青年是個心思淳樸的老實人倒實在是不想安溪公主會看上的人在萌獸世界的日子

青年對著墨修堯和葉璃點的點頭,了幾句葉璃完全聽不懂的話,聽起來並不是南詔通用語倒是墨修堯對著青年點點頭,也回了幾句那青年顯然對眼前這個白衣男子竟然會自己的語感到驚奇,看著墨修堯的目光也立刻變得熱了許多安溪公主對葉璃笑道:"普阿是南邊以為部落族長的獨子,他們部落與我外祖父的部落時代交好我時候也見過他幾次,只是他們有自己的語文字又曆來排外,他的南詔語也是剛學的,估計你也聽不明白

他剛才跟你們歡迎你們"

安溪公主與葉璃話,其他人自然也聽見了普阿看了看安溪公主,臉上閃過一絲不解安溪公主對他低語了幾句,普阿這才抬起頭來對葉璃點頭笑了笑,用有些生硬的南詔語道:"歡迎你們"葉璃聽著那生硬走調的南詔語,的比她還生硬,聽起來也讓人捉急果然是學的點頭用南詔語回了一句,"多謝,恭喜"青年顯然聽明白了葉璃的話,對眾人的神色也加溫和起來的,對著安溪公主嘰里咕嚕了幾句安溪公主含笑對葉璃道:"他你們都是我的朋友,你們很好"葉璃忍不住莞爾一笑,覺得這個青年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配不上安溪公主

他們這邊寒暄完了,跟在後面的徐清塵等人才跟了上來徐清塵含笑看著安溪公主道:"公主,恭喜"

安溪公主眼底閃過一絲苦笑,微微垂眸道:"多謝,謝謝你能來"徐清塵含笑道:"能來參加你的婚禮我也很高興"安溪公主很快就調整過來了,點頭笑道:"好幾年不見,我也很高興見到你來這是我未婚夫普阿"

安溪公主側首又用另一種語跟普阿介紹了徐清塵

徐清塵被稱為大楚第一公子自然不是白叫的用葉璃的話,如果墨修堯和徐清塵站在一起,人們第一眼看到的必定是墨修堯,但那絕對是因為墨修堯那一頭白發而人們最後目光停留最近的卻絕對是徐清塵當然這其中不乏有葉璃故意貶低自家夫君的意思,但是至少也明徐清塵和墨修堯站在一起也絕對不會比對方遜色

其實若單以容貌而論,徐清塵未必比鳳之遙加俊逸,也不必韓明晰容貌精雕細琢一般的俊美他甚至對衣著飾品都不怎麼將軍衣服就是眼色樣式都最普通的白衣,也不愛像鳳之遙一樣隨時隨地華麗的描金折扇不離手偶爾手里拿的也只是他書房里隨便畫的一把折扇腰間懸著一方少年時祖父贈送的玉佩,多少年也不見怎麼換但是只要他一站在人前,人們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移到他的身上不舍離去徐清塵總是給人一種脫離塵的清雅脫俗,但卻不是仙人的那種高高在上而是一種讓人不由自主的心悅誠服並且感到溫暖舒適的感覺這世上大多數的優秀男子跟徐清塵比起來都太具有威脅性了,總是讓人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戒備和疏遠只有徐清塵…即使是葉璃也從來沒有見過如徐清塵這樣的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並感到溫暖安甯的氣息的男子,即使是知道徐清塵的手段的人許多時候都忍不住想要被他吸引

普阿看到徐清塵也是一怔,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還有多釋然與黯然交錯的東西他朝著徐清塵點了點頭,同樣了句歡迎他懂得的南詔語其實並不太多,徐清塵溫文一笑,用普阿的部落語問候了他同樣是那個部落的語,墨修堯的發音和安溪公主很相似,應該是屬于外族人學出來的標准語,而從徐清塵口中出來的卻又似乎格外不同,像是跟普阿一樣的,但是聲音卻加悅耳

看著年輕人臉上淡淡的黯然,葉璃忍不住將頭靠著墨修堯的肩膀不想抬起頭來見人大哥,你還敢渣一點麼?你看不上人家安溪公主就算了,現在還來打擊人家的未婚夫是什麼意思啊?

"阿璃,累了麼?"墨修堯關心的問道,徐清塵打擊了誰他不關心,橫豎打擊不到他

葉璃虛弱的點了點頭,有些同站在徐清塵身邊黯然無光的青年人安溪公主看著葉璃和墨修堯交握的雙手,眼底劃過一絲豔羨,笑道:"咱們只顧著在這里話了,還是快些進城去我已經讓人准備好了驛館,若是再這里站下去,指不定將咱們南詔城里的姑娘魂兒都勾沒了,到時候可就麻煩了啊"

安溪公主的一點不錯,他們一行人雖然沒有當在城門口正中央,但是無奈這一行人實在太過引人注目了眾男爭春最章節從墨修堯徐清塵,到鳳之遙卓靖林寒秦風,隨便扔一個出去都足夠讓一大票姑娘動心此時城門口早就站了不少妙齡的姑娘南疆人素來熱,若不是有王城的守衛攔著,不定已經沖上前來示愛來了

進了城,安溪公主直接將一行人引到了離王宮和公主府都不算遠的驛館里墨修堯一行人一路勞頓,自然不會一進城就進宮去見南詔王安溪公主親自將他們引入驛館中一座早就准備好了的院子里安頓下來,又吩咐的驛館的仆役好好侍候見安溪公主這般費心,葉璃心中是對自家大哥的不厚道感到不好意思了

接收到葉璃的歉意,安溪公主無奈的一笑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和墨修堯徐清塵話的普阿,墨修堯和徐清塵兩人都精通不少南疆部落語,跟普阿起來來也沒有什麼語障礙在葉璃的方位看開三人聊得還算談得來,只不過夾在墨修堯和徐清塵自之間的青年人卻也只能顯得加的不起眼了安溪公主無奈的歎息道:"定王和清塵都太過優秀了,想要再找一個跟他們一樣優秀的人實在是難上加難啊我和普阿也算是從認識的,他心腸不壞又一心對我好嫁給他也沒什麼不好的"

葉璃點點頭道:"公主的選擇是對的"

只從普阿的舉止神色就看得出來他必定是將安溪公主看的極重的而且要緊的是他顯然也是知道安溪公主鍾徐清塵的,但是看著徐清塵的眼眸中卻只有一絲黯然和佩服,卻沒有絲毫的妒恨之意,這明這人是個心胸寬廣的人安溪公主身為南詔王太女,將來的南詔王,如果徐清塵本身是南詔人又對她鍾的話自然是絕配但是徐清塵雖然少年時便喜好云游四方,但是最後必然都是會回到自己的家族的而安溪公主身為王太女卻根本不可能遠離南詔跟隨徐清塵回徐家而徐大公子文采風流驚豔天下,要讓他一輩子呆在南詔這樣的地方只怕也不會舒服重要的是…徐清塵這人看似溫暖親切近人,實則性淡然與人疏遠除非是讓他放在心上的人自然是千般維護,但是對于沒放在心上的人卻冷淡的很很多時候在你還沉浸在他的如春風般的暖意之中的時候,其實他早已與你相隔千里了葉璃以為安溪公主如果真的嫁給了墨修堯,也未必會比嫁給普阿感到幸福被愛的人永遠都是比愛人的人幸福的,當然如果既能被愛有剛好愛那個人就好了

安溪公主看著葉璃抿唇笑道:"其實我最羨慕的還是定王妃只怕這天下女子都是羨慕定王妃的"

葉璃回頭看了墨修堯一眼,正好墨修堯也回頭看向她兩兩相望不由得相視而笑,淡淡的溫馨意在兩人之間流傳葉璃回過頭來,看著安溪公主笑道:"公主也可以和我一樣,普阿一定會是個好丈夫的"看著安溪公主,葉璃伸手握住他的手真誠的道:"既然決定了,就放下從前的事好好把握中原有句話叫有花當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用在這里雖然不太恰當不過還是有些道理的普阿對公主有意,公主既然選了他必然也是相信他的既然如此,何不好好經營這一段婚姻?人心都是肉長大,若是等到人心涼了,後悔也來不及了我與王爺當初成婚之前也不過才見過一兩面,你們總是比我們要好得多了不是麼?"

安溪公主點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定王妃,謝謝你"

葉璃搖搖頭,瞥了那邊風流爾雅的清塵公子一眼,挑眉道:"至于那個人,你也別把他太當一回事兒了大舅母在家里天天罵他呢,在璃城里不知道多少姑娘被他無視了我估計璃城如今最少有一半的姑娘天天在家詛咒他"安溪公主聽的有趣,好奇的道:"詛咒他什麼?"

葉璃笑道:"不是咒他這輩子都娶不到媳婦兒,大概就是咒他哪天喜歡上個姑娘人家卻對他不屑一顧之類的反正我要是個姑娘被人這樣無視了,我就這樣咒他"

安溪公主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眉宇間原本的黯然傷神也散去了許多,笑道:"一輩子娶不到媳婦兒太慘了,就詛咒他喜歡上姑娘人家卻對他不屑一顧"

看著安溪公主眼中的笑意和淡淡的釋然,葉璃心中一安,不管怎麼,放下了就好

上篇:232.柳貴妃自取其辱     下篇:234.初見南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