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5.幽羅冥花  
   
235.幽羅冥花

這次南下因為本就存著玩樂的心思,墨修堯一行人倒是各國來參加婚禮的人中來的最早的一波了但是南詔王城里除了各族人交往頻繁本也沒有什麼可玩樂的,墨修堯看著據安溪公主的婚期還有幾日,便拉著葉璃往南詔境內別的地方去游玩了

因為墨修堯早就存著甩來其他礙眼的人只帶著葉璃一起四處游玩的心思,因此還不到三就起身帶著葉璃出了驛館出城去了以墨修堯的武功修為,他想要避開什麼人自然也沒人能發現得了他所以等到早晨驛館里其他人發現王爺王妃都不在的時候,只看到桌上留著一張寫著"數日即歸,勿念"的字條這才明白王爺是帶著王妃出游去了,找不到兩人蹤跡的眾人也只得留在城中安心等待以王爺和王妃的本事在南疆想必也沒有什麼人能夠為難他們

卻墨修堯和葉璃離了南詔王城,原本也沒什麼目的的只是隨處游走看著哪兒風景秀麗便留下來賞玩一番,倒是這幾年里難得的悠閑自在

這日,兩人在一處森林里抓到了兩匹野馬,一時興起便直接來了一場賽馬剛剛抓到的野馬並不那麼聽話,葉璃騎著的野馬在森林里一陣胡亂狂奔,墨修堯禦馬之術要強一些,便騎著自己的馬也跟了上去好容易等野馬跑盡興了能聽從葉璃的意思放慢了腳步,墨修堯也策馬從後面追了上來一雙厲眸盯著葉璃的馬兒恨不能將它碎尸萬段

這匹野馬性子雖野卻也有幾分靈性,察覺到墨修堯的殺氣立刻不安的在原地踏動著腳步,卻再也不敢往亂跑了葉璃跳下馬背笑道:"你也不用生氣,這馬兒還未完全馴服,它若是肯那麼聽話反而落了下乘"墨修堯何嘗不知寶馬多半性子桀驁,只是關系到阿璃的安慰一匹寶馬也就算不得什麼了若不是擔心傷到阿璃,剛才在後面他就直接一劍劈了那撒腿狂奔的野馬

看著墨修堯神色陰郁的盯著那匹野馬的模樣,葉璃不由得莞爾一笑拉了一把墨修堯不讓他再看那不安的看起來又想狂奔而去又不敢真的跑掉的可憐馬兒看看周圍郁郁蔥蔥的樹林和草地,地上還開滿了一朵朵粉的淺藍的白色的鵝黃的野花,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仿佛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鋪著鮮花的綠色地毯

"好漂亮啊,修堯這是什麼地方?"無論是西北還是在楚京葉璃都沒有見過這樣清而自然的美麗墨修堯看看四周,微微皺眉道:"那匹烈馬一路狂奔了近兩個時辰,加上我們之前一路游玩,這里應該已經在南詔王城五六百里以外的地方了士子風流最章節這里…應該是在南疆聖地附近"

"咦?"葉璃有些吃驚,南疆聖地就連對許多南疆人來都是個神秘的地方,不過定王府早些年就有意平定南疆自然也不會不去查探,倒是也不用太過驚訝了

墨修堯拉著葉璃往前走,一邊道:"既然來了,咱們就去瞧瞧"葉璃皺眉道:"擅闖南疆聖地,是不是不太好?"若是讓南詔人知道了定王和定王妃私闖南疆聖地,不但對他們影響不好,安溪公主臉上也不好看墨修堯淡淡道:"不被發現就不算擅闖,我答應沈揚替他帶幾株幽羅冥花回去"

對于沈揚,葉璃也很是感激不僅因為他放棄了神醫的名聲十幾年如一日的留在定王府為墨修堯的毒操勞,因為墨寶生下來的時候其實也有些體弱能夠長到如今這樣活蹦亂跳的模樣也多虧了沈揚聽是沈揚想要的東西,葉璃自然義不容辭,何況她其實也對那所謂的南疆聖地很有興趣

墨修堯顯然很有當特種兵的潛質,方向感好的連葉璃都忍不住要嫉妒拉著葉璃毫不猶豫的在山林間穿梭者,只用了不到兩個時辰就到了南疆聖地的外圍兩人靈敏的避過了外圍的守衛,很快便進入到了聖地入口處或許是幾百年從來沒有被外人侵入

過,這聖地里的守衛並不怎麼嚴謹,兩人也只是稍微費了一點功夫就潛了進去

一進入里面,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大片血的花海純粹的沒有絲毫雜質的色,幾乎將整個山谷的映成了一片鮮,顯得詭異而血腥

"這是…"葉璃看著眼前這火的一片皺眉墨修堯神色平淡,沉聲道:"這就是幽羅冥花"葉璃歎了口氣,輕聲道:"當初我聽幽羅冥花是南疆聖物,還打算帶一些回去看看能不能對你有用,幸好沒有浪費時間"

"嗯?"墨修堯不解,"阿璃認識這話兒?"

葉璃道:"這一大片一大片的怎麼看也不想珍稀的聖物?我倒是知道這話還有一個名字,叫做曼珠沙華,或者是彼岸花"還有個名字叫花石蒜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有碧落花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葉璃不定真的會闖南疆聖地找幽羅冥花如果那時候讓她看到所謂的幽羅冥花就是並不稀奇的花石蒜,她真的會想哭

"曼珠沙華,佛門的名字,天界四華"墨修堯道,葉璃輕松地坐在墨修堯身邊,眼睛習慣了那鋪天蓋地的血之後,看上去倒也挺好看的輕聲笑道:"的確是佛門的名字傳曼珠沙華是長在忘川河邊的黃泉之花,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墨修堯對佛經倒是沒什麼研究,不解道:"為何又叫彼岸花?"葉璃輕聲吟道:"花開無葉,葉生無花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墨修堯聽得皺眉,沉聲道:"我不喜歡這種話"

葉璃抿唇看著他淺笑道:"我也不喜歡這花兒確實有些解毒的功效,不過它本身也有毒但是卻也不算稀罕,只是現在除了這里應該沒有人會大面積的培植江南一帶就算不多,仔細找應該也能找到不少咱們要從這里采回去給沈先生麼?"墨修堯瞥了一眼下面那一大片血色,道:"既然來了,就帶一點回去回頭再讓去江南采一些看看有什麼不一樣"葉璃無所謂的點點頭,這南疆聖地里這麼多,別他們采幾株,就算拔一麻袋帶走也不一定有人能發現

采了幾株彼岸花收好,兩人繼續往深處走去但是奇怪的是似乎越往深處侍衛越少

往里走,那漫天的色花朵似乎漸漸地少了,映入兩人眼簾的是另一種花,如球狀的華麗花朵,色,粉,白色,藍色黃色,絢麗奪目,讓人見之忘憂葉璃卻是眼神一緊,緊緊的盯著眼前的花海墨修堯低頭輕聲問道:"阿璃,怎麼了?"葉璃抬起頭來,取出方才采集的彼岸花看了看,指了指眼前的花海道:"修堯,咱們弄錯了應該那個才是幽羅冥花"

墨修堯一怔,"怎麼?"葉璃沉聲道:"最好是我猜錯了,如果南詔人種植這些花只是為了觀賞還好抗日之鐵血軍魂若是還有其他用處……"

墨修堯問道:"這花可是有什麼不對?"葉璃輕聲道:"這話看上去極美,但若是用在了邪道上後果也是無人能夠承受的這種花可以制成最好的止痛藥"墨修堯不解道:"那不是很好麼?"如今各國所用的止痛藥無非是麻沸散但是配方麻煩不,藥材也不是常見藥材戰場上一般都只有高級將領才能使用,一般的士兵只能活生生的忍痛,忍不住就活活痛死

葉璃搖頭道:"因為這個一不心就會上癮,基本上很難戒除一旦長期使用,人就會變得萎縮無力,一旦斷掉就會發瘋一般的痛苦可以是控制傀儡的最佳藥品,比什麼毒藥都管用這種東西一旦蔓延開來,就算毀了一個國家也不足為奇"

墨修堯盯著跟前的花海若有所思,許久才抬頭看著葉璃淡笑道:"雖然我不知道阿璃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不過我總是相信阿璃的咱們去里面看看"看著牽著自己的手往前走的白發男子,葉璃心中一跳她在墨修堯面前一直不怎麼設防如果一開始是為了試探,那麼後來就是漸漸地習慣了習慣了墨修堯仿佛毫無止境的包容,她表現出很多原本就不應該是她會知道是事,但是墨修堯卻從來沒有問過她,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幫她圓話或許…她有些明白墨修堯一直以來總是不安的是什麼了

轉過山谷,映入眼中的依然是仿佛無邊無際的花海走了許久,終于在山谷的盡頭看到一座恢弘的宮殿

"有人"墨修堯一把將葉璃摟入懷中閃入一邊的石堆後面,果然不多時就傳來了由遠而近的交談聲那聲音卻是墨修堯和葉璃都十分熟悉的,"本王要的東西,你們准備好了麼?"

冷漠的男聲從不遠處傳來,墨修堯和葉璃對視了一眼,看向那跟著幾個穿著南疆服飾的女子漫步而來的男子——墨景黎墨景黎身邊站著的正是那嬌豔動人的南疆棲霞公主這幾年墨景黎顯然對她極好,明明比葉瑩還要年長幾歲,看上去卻依然嬌媚明豔

站在他們對面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夫人,手里杵著一根外形猙獰的蛇頭手杖看著墨景黎笑道:"黎王盡管放心,咱們聖地所有的醫者一起研究了這麼多年,終于研制出了黎王想要的神藥我保證效果絕對比黎王想要的好"

墨景黎冷然道:"是麼?那麼本王拭目以待希望長老不要讓本王失望"

那長老自信滿滿的一笑道:"這個自然,既然是合作咱們自然要雙方都滿意才行只要黎王遵守承諾就好來人,帶藥人上來"

不多時,幾個身形狼藉的人被人扯著走了過來從墨修堯和葉璃的位置看上去並不十分清楚,但是卻也看到一中一個人身形和模樣應當是中原人只見那人眼神渾濁渙散,面黃肌瘦仿佛渾身無力的樣子整個人神呆滯,口角流誕像是個天生的癡呆傻子

只聽那長老笑道:"黎王看如何?為了保證藥效,咱們還專程找了幾個你們大楚人做藥人"墨景黎仔細觀察了一番那些藥人,似乎很是滿意問道:"不錯,這些人喂了多久藥?"長老笑道:"一個月不到"墨景黎加滿意了,"很好你們的事本王同意了"那長老加滿意,笑道:"黎王果然爽快聖女一定會十分感激黎王殿下的"

墨景黎輕哼一聲,淡淡道:"各取所需罷了將要給本王,本王還要趕去南詔王城"那長老也不含糊,取出兩個瓷瓶遞給墨景黎道:"這是三個月的藥量,足夠黎王施為了吃藥煉制起來極為不易咱們谷中的醫者這麼久也只煉制了這些"墨景黎收了起來,道:"多謝長老,本王告辭"長老笑道:"我讓人送黎王出谷"

等到墨景黎帶著棲霞公主離開,長老身邊跟隨的女子才問道:"長老,黎王求這藥是要給誰用啊?"

長老冷笑一聲道:"還能給誰用?這些中原人心腸一貫歹毒無比,就連自己的血親也不肯放過也不知道那大楚皇帝和黎王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他要如此折磨自己的兄長斷界位面交易所最章節你們這些丫頭可不要和中原人牽扯太深,哪天被他們害了都沒出哭去"

幾個女子咯咯笑了起來,"咱們才不怕那些中原人呢咱們用毒蛇咬死他們,要不然也學黎王給他們服一些忘憂散,看他們還要不要乖乖聽話"長老一邊含笑訓斥著幾個女子,一邊帶著人往宮殿里走了進去

殿門外,聲音漸漸地遠去墨修堯和葉璃站在石堆後面將目光轉向那一片美麗的花海,"忘憂散?墨景黎拿來給墨景祈用的?"

葉璃輕聲歎息道:"墨景黎這一招卻是夠毒若是墨景祈當真中計,這輩子可算是毀了你看看剛才那些人,一個月前他們絕對都還是正常健康的人"

"阿璃有什麼打算?"墨修堯低聲問道葉璃看了看眼前宏偉的宮殿,低聲道:"咱們進去瞧瞧"墨修堯點頭,抱起葉璃腳下一點便一掠而起飛上了宮殿的房頂落下時沒有帶起半點聲響,就連殿外的守衛也不曾聽到絲毫動靜兩人悄然落地,葉璃皺眉有些不解的道:"南疆聖地應該是幾位嚴密的地方,為什麼咱們一路走來守衛如此稀松?"墨修堯想了想,道:"這地方,高手只怕現在都出去了"

葉璃心中一動,"你是南詔王城?"

墨修堯點頭,"如果這所謂的南疆聖地的秘密就是這幽羅冥花的話,其實有沒有高手守衛並沒有那麼重要只怕真的有人闖入谷中也未必就會找到到底哪個是幽羅冥花"幽羅冥花,傳中的南疆聖物絕不會有人以為南疆聖物是可以長得滿地都是的而且就算被人拔走了幾株,對南疆聖地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看來舒曼琳和譚繼之在南詔王城所圖非,咱們還是早些回去,免得大哥他們擔心"倚在墨修堯懷里等著一堆巡邏的侍衛走過去之後,葉璃才低聲道

將愛妻如此關心徐清塵,即使知道他們只是兄妹之墨修堯也忍不住醋了一下,撇嘴道:"清塵公子智計無雙,有什麼好擔心的?"

葉璃伸手掐了他一把,無奈的道:"大哥哪兒招惹你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誤導我大哥以為大哥喜歡男子的"墨修堯輕哼一聲,聲嘟噥道:"我只是實話實,這樣阿璃你也要怪我阿璃你果然偏心……"

當一個男人幼稚起來的時候是可以毫無底線的,這是這幾年墨修堯給他的經驗葉璃翻了個白眼干脆懶得理會他,心的往前面走去

"何方高人,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驀地宮殿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葉璃心中叫了聲遭,身子卻沒有半分移動,就連呼吸都悄然的放慢了許多墨修堯悄無聲息的靠到她身邊,對著她搖了搖頭葉璃挑眉,看了看四周她們一路隱藏的很好,按理人在殿里就算宮里再身後也不可能發現他們才對

大殿里安靜了一會兒,那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是多了幾分怒氣,"閣下擅闖我南疆聖地,還不出來是要本座親自來請麼?"

對面的房頂上,一個黑影飛身而下,朗聲笑道:"在下西陵雷騰風,冒昧打擾前輩還請恕罪"

殿里的人冷哼一聲,道:"原來是鎮南王世子,我當是誰有那麼大膽子敢擅闖我南疆聖地"

雷騰風笑道:"在下擅闖此處,實在是迫不得已,還請前輩恕罪在下實在是有事相求,還請前輩賜見"幾年不見,雷騰風卻是比五年前加成熟穩重了許多,幾句一也讓殿中的人怒氣了不少,"鎮南王世子居然會有求于本座,當真是稀罕的緊進來,讓本座聽聽看…"

雷騰風笑道:"自然是互利互惠的事,晚輩絕不敢讓前輩吃虧的"

葉璃靠在墨修堯懷中,悄悄地指了指對面的宮殿和院中的雷騰風墨修堯點了點頭,看到雷騰風進去之後放開葉璃,足下一點,入一只鴻雁翩然無聲的落到了那座主殿的房頂上

上篇:234.初見南詔王     下篇:236.打劫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