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39.長樂無憂  
   
239.長樂無憂

殿外依然打得熱火朝天,殿內卻是氣氛冷凝,寂靜無聲葉璃表平淡的看著眼前比自己要高出一個頭的南詔王,清麗的臉上露出抱歉的神色,仿佛真的在為挾持了南詔王而感到歉疚但是放在南詔王脖子上的匕首卻半點也沒有要移開的痕跡

南詔王只感覺到脖子上的肌膚被冰冷的匕首激得汗毛豎立,"定王妃,你究竟想要干什麼?"葉璃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長樂公主,抿唇笑道:"南詔王何必明知故問,這不是很明顯麼?"

"你是為了這個美人?"南詔王有些不信眼前這個姑娘是大楚的公主,跟西北並沒有什麼關系,南詔王自然不相信定王妃花這麼大力氣闖進來就是為了一個毫無關系的公主,"她雖然是大楚公主,但是對楚皇並沒有什麼價值楚皇已經將她送給本王了"

想來想去,南詔王也只能認為定王妃是想要抓了長樂公主威脅大楚皇帝誰讓全天下人都知道定王和楚皇仇深似海呢?

"這個不需要南詔王操心,南詔王只需要告訴本妃可否可以將長樂公主帶走即可"葉璃也不反駁他的話,淡淡道

南詔王冷笑一聲道:"一個別人送的美人兒,原本王妃想要也沒什麼不可以的但是…王妃在南詔王宮里來去自如,是當我南詔沒人了麼?本王勸王妃立刻放下兵器,本王看在定王的面子上不會為難王妃否則一會兒侍衛進來了王妃可就沒那麼容易脫身了"

這南詔王倒也沒有看起來那麼沒用,葉璃在心中想到面上卻是淡然一笑,"我只怕侍衛沒有機會進來了"不知何時,門外的打斗聲已經漸漸停息下來原本南詔王臉上還有一絲得意之色,但是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如果南詔侍衛勝了,無論如何也會在殿外稟告一聲但是此時殿外卻是一片甯靜,在殿內連半點聲響都聽不到南詔王臉色一變,道:"我南詔王宮有一千侍衛,南詔王城有八千精銳駐守王妃以為你們逃得掉麼?"

"那八千精銳只怕沒空進宮護駕了"葉璃笑吟吟的看著南詔王道:"南詔王是否忘了今晚還有什麼重要的活動?"

聞,南詔王心中咯噔一下,臉色加難看起來他怎麼忘了,舒曼琳准備今晚對安溪動手,他暗中將調動王城守衛的令牌給了舒曼琳若是此時已經……

葉璃輕聲歎息道:"這宮中已經打斗了不少時候了,但是除了原本駐守南詔王寢宮的侍衛以外,根本沒有人進來護駕南詔王不妨猜猜看他們去哪兒了?"南詔王無話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葉璃微笑道:"本妃怎麼會殺了南詔王呢?本妃只是從南詔王宮里帶走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姑娘而已過了今晚,想必安溪公主是不會跟本妃計較這種事的南詔與我西北的友誼也會繼續源遠流長的"她的是安溪公主不計較而不是南詔王,其中的意思南詔王自然明白過了今晚,南詔國將不再是南詔王了算南詔王咬牙道:"定王府是安溪請來的幫手"

"原本不是,現在是了"葉璃並不怕得罪南詔王,得罪南詔王已經不能對南詔與西北的關系照成任何影響了因為今晚之後無論誰成誰敗,南詔的實權都將會和南詔王徹底的沒有關系如果安溪公主贏了,吸取了前次教訓的安溪公主想必不會再姑息舒曼琳和南詔王如果是舒曼琳贏了,南詔王從此也只會變成舒曼琳或者譚繼之的傀儡南詔王錯就錯在選擇了跟墨景祈合作,或許墨景祈是真心想要和南詔王合作的,但是他派來的人,無論是柳貴妃還是柳丞相,看起來都不會給南詔王任何幫助

"這個孽女"南詔王咬牙切齒的怒罵道

葉璃蹙眉看著南詔王,有些疑惑的道:"本妃有個疑問一直不解大唐*力宅男最章節安溪公主現在已經是南詔王名下唯一的一位公主而且安溪公主治國有方又不眷戀權位,有這樣的女兒南詔王應該高興才對何以南詔王卻幫著舒曼琳處處針對安溪公主"讓一個本該被供起來毫無實權的聖女身為如今幾乎可以威脅到王太女身家性命的地位,這其中絕對離不了南詔王的扶持就算舒曼琳也是南詔王的女兒,就算南詔王疼愛舒曼琳一些,也不至于厭惡安溪公主到這樣的地步

南詔王臉上閃過一絲茫然,顯然葉璃問的問題他也不明白他和自己的大女兒怎麼就成了今天這個摸樣?

還記得安溪和自幼就喜歡跳舞唱歌性張揚的棲霞不同,她性格爽朗行事卻十分沉穩,才十三四歲時就能幫助他處理朝政許多他自己都覺得焦頭爛額的事讓她接受了她也會處理的妥妥帖帖當時他只感謝上天給了自己這樣一個聰慧的女兒,就算沒有王子也沒有遺憾了所以他封了安溪為王太女,看著安溪一步一步辛勤的治理這國家得到百姓們的擁戴

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當初的那種喜悅和欣慰卻漸漸地變了味道每當看到百姓們見到女兒是露出的崇敬尊敬的神色時,他的心中莫名的開始感到不悅他辛辛苦苦治國幾十年,百姓們總是這不好那不好,即使見了他也是畏懼服從躲過崇敬愛戴為什麼他的女兒能這麼輕易地的道自己一輩子也沒有得到的東西?

看著南詔王變幻的神色,葉璃覺得自己已經明白了因為嫉妒,不是因為擔心安溪公主篡權,也不是因為他疼愛舒曼琳,僅僅只是為了嫉妒一個父親嫉妒自己的女兒所擁有的治國才能和百姓的擁戴,所以就千方百計的給女兒出難題甚至放任別人對她下殺手還推波助瀾葉璃搖頭,看著南詔王道:"如果安溪公主真的敗了,南詔該何以為繼?南詔王,你當真想清楚了麼?"

南詔王臉上的神色猙獰,呼吸漸漸急促起來葉璃卻在這時候放開了南詔王走向旁邊已經自己站起來的長樂公主,輕聲笑道:"公主,咱們走"

長樂公主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南詔王,卻不知道南詔王在想什麼臉色猙獰扭曲卻仿佛沒有看到她們一般葉璃笑道:"不用擔心,咱們走"拉著長樂公主直接從殿門走了出去

殿外,原本守護寢宮的侍衛和聞聲趕來的侍衛都已經被解決了,另一撥人卻還生下了七八個,秦風和卓靖站在門口等候著葉璃出來

"公主……"兩人一出來,幸存的那幾個人中為首的一個就立刻沖了上來卻被卓靖上前一步拉住了那人連忙道:"公主公主,你有沒有事?屬下無能…沒能早些將公主救出去"長樂公主有些遲疑了看了他好一會兒才道:"你是…楊侍衛?"

男子一把拉下了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剛毅又有些熟悉的面容葉璃凝眉回想了片刻就想起來了,這是皇後宮中的侍衛統領葉璃道:"先出宮再"那楊侍衛顯然也是認識葉璃的,恭敬的道:"多謝王妃出手相助"

一行人出了宮,果然一路上幾乎沒有遭到任何阻攔而宮門外的廣場上依然熱鬧歡騰,但是仔細去看的話就會發現,該在那里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葉璃一行人幾乎沒有耽擱的回到了驛站之中,還沒來得及問話,那楊侍衛便當先往地上一跪,跪倒在長樂公主跟前,道:"屬下無能,讓公主送了驚嚇這是解藥,請公主快快服下"從中取出一個綠色的瓷瓶捧到長樂公主面前葉璃皺眉道:"公主,你中毒了?"

一路上長樂公主神色如常,身體也沒什麼異樣,根本看不出有中毒之兆長樂公主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楊侍衛悲憤道:"若不是因為那些毒婦給公主下了毒,我等怎麼會這麼晚才救下公主這種毒只有那個毒婦才有,一旦我們救下公主她就會立刻毀了解藥所以一路上我們只能設法先得到解藥才能救回公主這才讓公主被送進了王宮"

"是柳貴妃?"葉璃問道,"你們怎麼拿到解藥的?"

楊侍衛道:"那毒婦讓人將公主送進宮里便認為解藥可有可無了,但是即使如此,我們依然死了七八個兄弟才取得了解藥,幸好趕上了…否則…我等便是萬死也無顏面對皇後娘娘和老國公了原配寶典"

葉璃挑眉道:"是皇後派你們來救公主的?"楊侍衛正色道:"這是自然,屬下一個都是皇後娘娘的心腹,深得娘娘恩典還有幾個兄弟是昔年受過華國公恩典的原本我們想要在路上下手,但是卻始終無法取得解藥,也不敢貿然動手害了公主的性命屬下多謝王妃相助之恩"

長樂公主聽到母後的消息早已經淚流滿臉,捧著藥瓶連忙問道:"我母後如何了?"楊侍衛遲疑了一下,道:"皇後娘娘…屬下離京時皇後娘娘依然被軟禁在宮中不過公主請放心便是,老國公早有安排皇後娘娘也過,即便不得自*皇上就算是為了面子也會保她性命無憂只請公主以後不要再回楚京了這是皇後娘娘托屬下轉交給公主的"

楊侍衛又送上了一個精巧且平凡無奇的木盒子長樂公主愣了愣打來來看,盒子不過一寸左右寬,四五寸長,打開以來里面折疊著幾張銀票,銀票上面只放了一只精巧華麗的發簪和七八顆夜明珠雖然沒看到銀票的面額,但是只看那幾顆夜明珠就知道,其中任何一顆就足夠長樂公主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了,"定王妃…母後,母後不要我了?"長樂公主捧著盒子低聲問道

葉璃輕聲歎息,"你母後是為了你好"長樂公主不是被送來和親的,而是被墨景祈送給南詔王的這就注定了長樂公主以後將永遠無法以公主的身份出現在楚京和世人面前否則,到時候…墨景祈既然能狠下心將女兒送給南詔王,自然也狠得下心腸要她的命

"我知道……"長樂公主捧著木盒道,卻依然忍不住嗚咽著哭了起來從此之後她就再也不是大楚的長樂公主了,想必父皇很快就會讓人傳出消息,長樂公主病逝了從此,她可能就再也見不到母後和外公了,她只能獨自一人無名無姓的在外面飄蕩

看著長樂公主悲傷的模樣,葉璃伸手揉了揉她的發絲道:"好孩子,別難過等南疆的事了了,你跟我們一起會西北?"

長樂公主猶豫了一下,還是拒絕了葉璃的提議,"多謝定王妃,只是我身份不便只怕會給你和定王叔帶來麻煩"葉璃含笑道:"南詔王宮都闖了,這算什麼麻煩?回頭我讓人來看看這個解藥,公主先好好歇息其他的等你定王叔回來再這里沒有人敢隨意闖進來的"

楊侍衛聽了葉璃的話也是一喜,皇後娘娘和老國公最不放心的就是長樂公主獨自在外面生活雖然也作了安排暗中保護公主,但是如今這世道亂就亂除了西北誰敢十拿九穩的哪兒就是安全的?原本他們也打算暗中將公主送到西北民間隱姓埋名的生活,有了定王妃的邀請自然對公主好一些,"屬下代皇後娘娘和老國公謝過王妃"

葉璃擺手道:"我們王爺尊皇後娘娘為姐姐,華國公又是看著王爺長大的,華家大姐是本妃的好友,長樂公主自然也不是外人"

楊侍衛再次謝過,長樂公主望著葉璃道:"我已經不是公主了,母後為我取了名叫無憂,王妃叫我無憂便是了"無憂長樂,可見皇後娘娘的一片愛女之心

葉璃含笑點頭道:"好,無憂肯定累了,先回房歇息"

長樂公主,無憂點點頭跟著侍衛去了還空置著的房間一關上房門便倒在床上咬著被子嗚嗚的哭了起來她咬著被子在屋里哭,卻不知道屋外的人都是內力精湛的人,自然聽得清清楚楚葉璃回頭看著站在不遠處屋簷陰影下的鳳之遙無聲的歎了口氣

------題外話------

嗚嗚…今天親戚家串門,又去醫院看了一位要做手術的長輩,回來好玩昨天的節大概…可能是有那麼一兩點不合理的地方啊嗚…阿璃和修堯沒帶多少人來南詔,原本埋在南詔的細作也真滴不能為了長樂這個公主就給扒拉出來至于為嘛明知道長樂有危險還不事先安排…官方解釋是阿璃和修堯之前都以為根本不會那麼快,誰知道柳貴妃會在那個時候把人直接送進宮私底下的解釋是…鳳…臨時性腦抽了…

上篇:238.混亂新婚夜     下篇:240.王城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