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40.王城之夜  
   
240.王城之夜

見到葉璃走出來,鳳之遙也不再躲閃從屋簷下走了出來這些年葉璃多少也看出來了鳳之遙心里的人到底是誰了,看著鳳之遙平素瀟灑不羈的模樣,也只能在心中歎一聲天意弄人在葉璃看來,雖然鳳之遙比華皇後了幾歲,但是比起墨鏡起來鳳之遙絕對像一個好丈夫只可惜兩人卻是無緣也無份鳳之遙聽了華皇後的遭遇,此時心中自然是無法平靜的

"王妃,咱們是不是去王爺那邊看看?"鳳之遙走上前來平靜的問道

葉璃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雖然她並不擔心墨修堯會受傷什麼的,但是舒曼琳從南疆聖地調了數百高手,在加上她手握數千王城守衛,沒看到結果總還是讓人有些憂心的

此時的墨修堯和徐清塵確實悠閑地坐在南詔城里最高的一座酒樓上悠閑的品酒這酒樓高三層,坐在樓頂上居高臨下幾乎可以俯視除了王宮以外整個王城的任何地方

此時坐在三樓上的也不知是墨修堯和徐清塵,還有同樣在王宮前廣場上消失的墨景黎和雷騰風以及柳丞相和柳貴妃所有人都一邊悠然的品酒一邊關注著城里各處的爭斗廣場上的喧鬧聲太過驚人,沉浸在歌舞美酒中的人們竟沒有發現王城里此時已經是一片腥風血雨

主人家打架打得熱火朝天,客人卻坐在一邊喝酒圍觀聽起來仿佛很不夠意思,但卻是此時最能解決問題的法子了幾方人馬都與這場爭斗中的主角們有些千絲萬縷的關系,自然都不希望對方攙和進去所以只得大家一起喝酒看戲,順便也是牽制對方墨修堯慵懶的靠在窗邊,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里的酒杯,就連看也懶得往外面看一眼,仿佛南詔王權最終誰屬跟他沒有絲毫關系一般

林寒走進來走到墨修堯身邊低語了幾句,原本還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的墨修堯眼神一閃立刻來了精神,"王妃沒事了?"林寒點頭道:"是,王妃已經好了許多是王爺一直沒回去,一會兒就過來看看"

墨修堯掃了一眼樓下,有些遺憾的道:"本王倒是想快點回去,只可惜這里看樣子快不了去請王妃也過來坐坐"眾人這才了然,原來定王一直無精打采的是因為定王妃不在這樣的想法一出,在座的眾人神色各異,有憤恨有沉思也有妒忌的

不到一刻鍾,葉璃就出現在了樓梯口,看著整個三樓並沒有其他顧客,只有幾國的使者各據一桌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墨修堯一見到葉璃立刻起身走上前去,"阿璃,你可還好?"葉璃點頭道:"一切都好,大哥也在這里?"徐清塵點點頭,指了指窗外道:"璃兒過來一起瞧瞧六宮無妃,獨寵金牌賭後"其實這座酒樓就算再高現在畢竟也是晚上,真要看也看不出什麼來眾人都等在這里不動也不過是在等著一個最後的結果和防止對方插手罷了

葉璃隨意的往外面看了一眼便失去了興趣,"大哥,這是怎麼回事?"

徐清塵淡笑道:"南疆聖女突然發難派人攻擊來參加婚禮的幾個部落首領,安溪公主自然要找她討個法,然後就打起來了"事自然不是徐清塵的這麼簡單,舒曼琳讓人攻擊的幾個部落首領都是支持安溪公主的人,其中就有安溪公主的婆家和外祖家並且還在安溪公主接到消息親自前去援助的時候中途截殺婚夫婦安溪公主素來深得民心,手下自然也有大批的忠心之士,于是兩邊人馬好不相讓的動起手來

"定王妃,你認為安溪公主和南疆聖女誰勝誰負?"對面的墨景黎突然開口問道

所有人立刻將目光射向了葉璃,葉璃平靜的看了墨景黎一眼,卻見他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眼中隱隱有些挑釁之色葉璃只覺得好笑,平淡的道:"誰勝誰負豈是本妃了算的?不過有一句話得好…得民心者的天下孰是孰非,也是南詔王室和南詔百姓的事,與咱們這些外人實在是沒有什麼關系"

安溪公主這些年來一直治國有方多有嘉惠百姓,想必也不是舒曼琳那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所謂南疆救世主的名頭可以輕易動搖的只要今晚安溪公主能夠稍勝一籌,以後在南詔安溪公主的地位再難被人輕易動搖葉璃看了一眼墨修堯和徐清塵,徐清塵淡淡一笑臉上沒有絲毫擔憂之色,葉璃心中不由得也沉靜了下來

得民心者的天下…在座的眾人都在心中細細的回味著這句話若有所思

"璃兒這話得精辟"徐清塵含笑贊道葉璃有些汗顏,她所的不過是前世人人皆知的一句俗語罷了墨修堯得意的笑道:"阿璃的話自然都是有道理的"

徐清塵不屑于眼前這一臉得意的幼稚男人爭執,何況他的是璃兒的好話,只當沒看到他得意洋洋的臉在座的誰都不是不知世事的無知少年,對葉璃這句話的體會也是各異的

偏偏卻有一人對此不滿,冷冷道:"照葉姐這話的意思,誰得了民心誰就該得天下,那豈不是大楚皇室早就該讓位給定國王府了?"比起民心,大楚皇室雖然是大楚正統,卻是拍馬也趕不上定國王府

當場所有人神色都有些詭異的看向柳貴妃,眼中竟是嘲諷和輕視明明是一句沒有異義的精辟之語,偏偏能被這女人曲解成這個樣子,該這柳貴妃果然跟墨景祈是夫妻麼?

其實柳貴妃這話一出口就知道不對了,她原本並沒有想要什麼只是看到葉璃隨意的一句話就得到清塵公子的極力稱贊,還有在座眾人驚訝豔羨的眼神,在看到墨修堯挽著葉璃一臉得意仿佛比自己被人稱贊了還高興的模樣,心中就忍不住一陣陣抽痛,刻薄的話語連腦子都沒有過就吐了出來

葉璃神色自若的看著柳貴妃,淡淡道:"柳貴妃這話,是自承當今皇室非民心所向麼?既然貴妃自己知道,就該恪守內帷,勸諫君王勤修內德,而不是在這里隨意揣測,胡亂語我西北璃城與你大楚已經毫無瓜葛,就算柳貴妃自覺楚皇無能不配為君,要禪讓帝位也與我們王爺沒有關系"

罷,目光平淡的從對面的墨景黎臉上掃過果然看到墨景黎神色微變墨景黎一向冷肅的臉上難得的綻出幾份笑意,看上去卻有些讓人覺得不適,"原來柳貴妃在心中是覺得皇兄不配為帝的?本王現在才知道,如此貴妃,真是大開眼界"

"你胡什麼?"柳貴妃怒視著墨景黎,墨景黎這幾年連墨景祈的面子都是看心給,怎麼會懼怕柳貴妃冷笑道:"難道剛才的話不是柳貴妃的麼?"

"娘娘"柳丞相也有些不悅的看著女兒,雖然有些心思自己知道就可以,柳貴妃的行太過了,現在絕不是他們能夠得罪定王的時候而顯然,得不得罪定王的底線就在定王妃身上,得罪了定王妃只怕比得罪了定王被人還眼中火年代偏偏這個女兒看不清形勢胡亂語的挑戰定王妃的底線,"娘娘只是一時失,還請黎王慎"

墨景黎不屑的輕哼一聲一時失?柳貴妃那個女人他也不是第一次認識,一向目中無人的仿佛世人都只配當她腳下的塵埃她看不起他那個皇帝哥哥認為他不配當皇帝,墨景黎還真沒什麼好懷疑的

那邊墨景黎和柳貴妃父女爭口角,這邊墨修堯卻殷勤的為葉璃倒茶,拉著葉璃毫不顧忌的著甜蜜語,幾乎閃瞎了在場所有沒人愛沒愛人的人們的狗眼

雷騰風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笑道:"定王和定王妃感真是好,實在是讓王羨慕的緊"就算你們感好也不用在大庭廣眾之下表現?

墨修堯贊同的點頭道:"俗話娶妻當娶賢,身為男人取一個好妻子實在是太重要不過的事運氣好的,比如本王娶到了阿璃運氣不好的……"

剩下的話墨修堯倒是沒往下,但是在場的人卻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那個運氣不好的人在個人心中自有人選不約而同的看向葉璃,也不得不在心中承認墨修堯的確是運氣好

定王妃定王妃不只是容貌清麗氣度天成,是能文治國武能安邦如今西北最令人忌憚的麒麟便是定王妃一手調教出來的,徐家四子五子在北方帶領百姓開墾荒地種植農田,將原本荒蕪的北方治理的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據也是定王妃的提議就算沒有這些,單單只定王妃有徐鴻羽徐鴻彥兩個舅舅,和那五哥表哥,若是讓人知道徐家將葉璃看得如此重,只怕全天下的男人都要爭著搶著想要娶得佳人歸了

而自從墨修堯和葉璃成婚之後,原本還隱居定王府雙腿殘疾容貌半毀百病纏身的墨修堯,不過區區幾年時間已經割據西北,身體健康就連兒子都有了,這是何等的運氣這其中墨修堯一共也不過付出了一頭白發的代價罷了重要的是,自從頭發白了之後,墨修堯仿佛加風騷耀眼了

饒是葉璃也被墨修堯的厚臉皮的有些臉,臉上平靜如水私底下卻伸出玉指毫不留的在某人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墨修堯立刻垮下來臉來,"娘子……"

見兩人越鬧越不像話,徐清塵輕咳了一聲提醒兩人現在還有外人在注意形象

葉璃也懶得再理會耍寶的墨修堯,看向依然兵戈不斷的某處問道:"舒曼琳調動了南詔護城守衛?"徐清塵淡淡點頭,笑道:"璃兒不必擔心,安溪公主也不是任人欺負的柔弱女子,這次來參加婚禮的幾個部落,普阿家還有安溪公主的外祖父家都帶了不少人來"

"那里…墨修堯,你不講信用"坐在窗口的墨景黎盯著某處許久,突然回頭沖著墨修堯厲聲道墨修堯懶洋洋的將自己的頭靠在葉璃肩上,瞥了墨景黎一眼滿臉不解的道:"什麼意思?"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你敢那些人不是你西北的人?不是麒麟?"聽了他的話,其他人也立刻站起身來走到窗口仔細望去果然看到一隊人在亂軍之中勢如破竹,所到之處所向披靡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們向前推進的驚人度即使敵人是高于他們數倍的人,也絲毫也無法阻礙他們的腳步所有人齊齊的看向墨修堯,除了西北除了麒麟沒有人有那樣的戰力

"哎喲,被發現了呢阿璃,該怎麼辦?"墨修堯也不推脫,眨眨眼睛無辜的看向葉璃

葉璃忍不住莞爾一笑,現在是在黑夜中,即使舒曼琳手中有數千之眾如果麒麟想要不被發現是絕對不會露出蹤跡的這分明是墨修堯故意為之,這是…要給安溪公主撐腰的意思了?

墨景黎怒道:"墨修堯,大家好了誰都不能插手南疆的事,你這麼做分明就是毀約"

墨修堯輕蔑的撇嘴,本王就是毀約了你又想怎麼樣?咬我?清楚的讀出了墨修堯臉上表的含義,墨景黎臉上的肌肉不由得抽搐網游之帝皇歸來雷騰風倒是還有些理智,原本他就沒打算插手南疆的事南詔和西陵有大片土地接壤,多少年來摩擦不斷,原本就做不了朋友鎮南王早就有了些打算,如果短期之內還不能打開大楚的話,那就要先從南詔入手了所以,南詔在誰手里對他來都沒什麼意義

"定王,既然咱們有約在先,您貿然出手總該給咱們一個合理的解釋?"雷騰風有禮的道

墨修堯笑道:"解釋?也沒什麼,當然是因為本王答應你們在後答應安溪公主在先而且,本王也沒有打算插手南疆事務,只是安溪公主懷疑有人趁著婚禮來搗亂,問本王要了幾個侍衛保護婚夫婦和來參加婚禮的賓客的安危罷了安溪公主與清塵公子是至交好友,與本王的愛妃也頗有交,這點事本王總不能不允?另外本王也不是白給人的,安溪公主問本王借的護衛每個五千兩白銀,若是受傷或戰死了,每人還須另賠五百兩醫藥費或者一萬兩撫恤金如此公道又劃算的買賣,就算沒有交本王也可以做的"

眾人聞默默在心中吐血

葉璃卻是若有所思,沒想到墨修堯已經自行領悟了雇傭軍的精髓話回來,如果麒麟成為雇傭軍的話…不僅僅可以賺到不菲的錢財,重要的是可以真假增加大量的實戰機會畢竟這幾年西北實在是太過平靜了,再多的訓練也趕不上一次實戰帶來的效果當然這也只是葉璃自己胡思亂想,她是怎麼也不可能將精心訓練出來的麒麟變成雇傭軍的

"阿璃在想什麼?"墨修堯看到葉璃低頭沉思就知道她必定是心中又有了什麼打算,低聲問道葉璃搖了搖頭道:"回頭再"

墨修堯也知道這里不是話的地方,掃了一眼有意無意總是往自己這邊瞄的眾人光明正大的起身摟著葉璃也站在窗邊觀起戰來葉璃經過特別訓練,墨修堯功力深厚,這兩人的夜視能力自然要比在場的人強上許多看著遠處麒麟們的表現葉璃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五年多到底沒有白練,整個麒麟的隊員都基本上以及趨于成熟老練完全可以單獨執行各種類的任務了

墨修堯指向遠處道:"舒曼琳的人開始攻擊公主府了"

葉璃皺眉道:"這個時候,安溪公主應該不在公主府?"

墨修堯笑道:"當然不在這個時候留在公主府等死麼?"安溪公主只怕也沒料到她的父王居然會將調動王城守衛的令牌給舒曼琳面對七八千的將士,還有數百高手,即使是有墨修堯支援的麒麟參戰也只能避其鋒芒根本不可能硬碰硬畢竟墨修堯並沒有帶多少人來南疆,也絕不可能為了安溪公主而動用定王府在南疆的全部力量

"阿璃要不要猜猜安溪公主現在去了哪兒?"墨修堯心愉悅的問道

所有人,除了徐清塵都豎起耳朵聽著這邊的閑聊葉璃皺眉,盯著樓外的景看了許久才慢慢道:"擒賊先擒王"安溪公主此時不在公主府,自然也不可能在城中跟人混戰那麼就只有去找舒曼琳了,只有拿到舒曼琳手里的令牌才能制止王城里這一場厮殺南詔王城的侍衛和其他部落只聽族長的不同,認令不認人,此時沒有令牌就是南詔王來了也未必管用

"舒曼琳在哪兒?"

墨修堯笑眯眯看著葉璃道:"自然是在南詔王宮,那個女人想當南詔王都想瘋了,此時不在王宮還能在哪兒?"

葉璃微微皺眉,南詔王也還在王宮里,雖然有人留下善後不仔細早未必能那麼快找到南詔王,但是如果讓舒曼琳先一步找到南詔王對安溪公主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墨修堯笑道:"阿璃放心便是了南詔王若是識相一些才好呢,若是還想要靠著舒曼琳,只怕…他自己要到倒大黴了別忘了舒曼琳身邊……"

葉璃了然,舒曼琳身邊還有個譚繼之,他可不是省油的燈若是舒曼琳贏了,譚繼之絕不可能讓南詔王活著的若是南詔王死了,舒曼琳的位置也是坐不穩的

上篇:239.長樂無憂     下篇:241.公主登基的前奏